当前位置:

第188章 大结局(中)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冯裳与顾昭你一言我一语的相互并不想让,顾昭虽不想触怒冯裳,可冯裳的话不好听,犯了他的底线,他便豁出去了。

    言语之间,难免相冲,冯裳的手激怒之下,不觉便拧上了桃子的脖子,一时间孩子的小脸憋得紫红紫红的。

    顾昭大声叫道:“你作甚?有什么冲我来,要杀要剐随你,别伤孩子,他跟你无冤无仇,冯裳,到了现在我都不明白,你做这样的事情,究竟是意欲何为?耿成老哥人虽粗鲁,可对你也是真情真意,他给你家买田盖屋,看你受气还为你张目……”

    “耿成不是我杀的!!!!!”

    冯裳忽然大叫起来,他狼狈极了:“我没杀他,再者他不该死么……啊,死就死了,他合该找你,找我作甚……昀光杀了他全家,是昀光……”

    冯裳一只手提留着无助的桃子,一只手捶打自己的心口,他最不爱面对这件事,虽然调查了很多年,他一直用罪有应得安慰自己,那是一家子灭门了,还是对他有恩的恩人灭门了,甭管内心怎么鄙视耿成,可冯裳到底不比昀光,那人是杀戮习惯了,他算什么,提着一口穷气儿支撑到现在的酸书生而已。

    顾昭慌忙伸出两只手:“别……你别这样,孩子还小,别晃他……冯裳……算我求你……”

    冯裳阻止了癫狂,他若笑若哭的看着顾昭,他道:“郡王爷,您知道么,我们遥庄有句老话,也不知道您听过没有?”

    顾昭摇摇头,再不吭气了!

    冯裳干巴巴的叨叨道:“报应这句话是穷酸子才说的!富贵人,生来贵重,做了缺德事,他们舍些钱财,修个桥,铺个路,赈个灾施点米粮……如此,他们就心也安了,人也慈相了,您知道么,神仙也看这个的,谁舍的钱多,他们就照顾谁,没钱的下辈子还没钱……”

    副头领在一边看不过去,一把揪过桃子道:“你唠唠叨叨的说什么呢,疯魔一般了,如今还不想着如何出去,什么穷人富人,到了这个时候说这些没用的作甚,真真是叫化子骑马,您零碎多!”

    说吧,他将手里的大刀往桃子脖子上一比,露着一嘴大黄牙的威胁顾昭道:“您老……前边……呃……”副头领身子颤抖,脸对着地便倒下了,在他的背后,一把匕首只露了把手。

    桃子被压在身躯下,小身子颤抖着,顾昭要跑过去,冯裳却一把捞起桃子,随手他拾起地上血淋淋的大刀,刀刃又比在桃子脖子上,也不看顾昭低头他却对副头领的尸首道:“冯某说话,你插什么嘴儿?真真是天生灯草想做拐杖,你也敢做主?六月带毡帽不识时务的东西!”

    说罢,他后退两步,又闻言软语起来:“郡王爷,他个粗人,您甭怪罪!今儿冯某自知必死,但是好歹有些话儿,冯某想问明白,说这些之前,冯某要跟您讲个故事……您一定纳闷,为何是我冯裳步步紧逼,为何是我这样的宦官之后,这般没头没脑的就冒出来了……”

    冯裳陷入了微妙的情感纠葛当中,他又开始讲他的故事了,他如何出生,父母如何慈爱,族人如何恶心,他养父多么的好,死的多么诡异,他是如何孝义,发誓必报此仇……

    顾昭越听越惊,万想不到的事儿,当年老哥哥安排的小卒子,竟引来这样的波折……

    在曲桥岸边的两人都没注意到,自打冯裳弄死副头儿,那一线红的人心顿时就散了,这些人四下看看,相互对对眼,多年合作,便相互意领神会,他们要撤……

    于是,这几人便在院子里转悠着找突破口,他们都没注意到,这突破口没找到,人却越来越少,这顾昭府里的暗卫多年来爬树钻洞,早就在暗地里开垦出无数的根据地,这些人要藏,那是耗子都找不到的。

    院子那头,冯裳总算是唠叨完了自己凄惨的故事,最后他看着顾昭道:“郡王爷,您说,我阿父冤不冤?”

    顾昭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呆呆的看着他。

    冯裳轻笑道:“反正,我也是要走了,今儿我跟您明说,定婴那几个老东西,如今怕是上了路没走多远,如今呢,一家一滴血,加上您家这宝贝儿,我冯裳的家仇,算是了结干净了,您别担心,您还岁数小呢,明儿这个没了,您再要一个也是轻易的……”

    说话间,冯裳手里的刀子便出了力,一丝鲜血从桃子脖子上流出。

    顾昭心神大乱,大叫道:“别!别动手!冯裳!冯裳!害死你阿父的是我!是我!别伤他,别伤孩子……求你了,真的,那什么……真的是我……”

    冯裳的动作停了下来,呆看着顾昭,看了一会他摇摇头笑道:“您甭骗我!当年你才多大岁数,哪有那样的经历,那样的本事,此事怕是你家的老哥哥跟今上谋划的吧?你们啊,都是聪明人,那里管我们这样卑贱之人的性命,我们在你们眼里,亦不过是浮游,是蛆虫,一脚下去碾死无数都不带皱眉头的……”

    此人真真聪明,虽说猜的不准,却也*不离十了。

    顾昭的语言十分急躁:“不是!不是!真是我做的……当日,当日……那什么,记得那神石么?就是人长在石头里的,记得么?”

    冯裳点点头:“是,此事冯某想了很多年都百思不得其解,那神石,那降世录金册,还有那祥瑞……”

    顾昭一拍手:“简单啊!真是我做的,你那刀先放开,我慢慢与你解释……”

    冯裳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刀放开了……

    顾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却没看到,身后不远处的假山边上,赵淳润挥手撵开暗卫,神色冷然,眉头紧皱的在那里听着……

    顾昭一边解释,脚下一边细微的挪动:“那神石有什么难做的,那法子叫烧烤熏煮法,就是在自然奇石的石面上利用石头特别的惰性物质贴出来的图案,然后将石用烟火熏烧,水火蒸煮,经过秘制的石头,图案就像天生长在石头里一般,根本瞧不出是后天做的……”

    冯裳惊讶的点点头:“竟有这样的法子?”

    顾昭笑道:“这有何难?还有那个祥瑞,那不过就是大海里身体比较大的龟而已……那龟学名叫……还有那金册……”

    顾昭絮絮叨叨的说起自己如何造神迹,如何将南方的祥瑞拉入上京,如何铺线……

    冯裳越听越惊,假山后,赵淳润父子却周身冰冷……

    顾昭总算是将那神迹的事情讲完了,他这也算是一种发泄,多年来,就因为这事儿,他的压力也很大,每次看到阿润梦魇,他都内疚的要死……

    冯裳在心里将那话品了半天,震惊之余,他还是不信:“郡王爷,您这是给旁人顶罪呢,当年您才多大?为何又要做这样的事情?好处呢?冯某看来,得了最大好处的是耿成,是定家,你顾家不过中间而已……再者,您那时候哪里学来的这样的本事?冯某不信……您为何要这么做呢?”

    顾昭抹了一把脸,也罢了,既说了,就说完吧。

    “为什么?为家啊,家族,亲人……还为……为阿润。”

    “阿润?”冯裳一愣,又马上想到了什么,嗤笑道:“您说今上?”

    “嗯,阿润,当年我与阿润结识的时候,他日子很苦,人这辈子总要遇到个折磨你的冤家,我那冤家当日提心吊胆的住在庙里,每天吃苦受罪,还要担心小命随时被人索去,我看着心疼,就那么做了!”

    冯裳十分纳闷,有些不解的看着顾昭,他倒退了两步,又比比刀子道:“我说,您就甭过来了,站那里说话,我听得见,冯某没聋呢!也奇了怪了……世间竟有你这样的人,为了一点儿女私情,竟然干出那么大的事儿,我阿父何辜?”

    “是呀,我何苦来哉,这些年……算了不提这些,冯裳,你放下桃子……”顾昭笑笑,满脸释然的从袖子里忽然亮出一把匕首,他对着自己的脖子一比道:“冯裳,你阿父无辜,冤有头债有主,我顾昭当日害死你阿父,今日一条命还你,这孩子……这孩子无辜,你放过他……”

    冯裳张嘴,正要说什么,他忽然觉着自己被某种力量大力的推了出去,他感觉自己飞了起来,飞的高高的……然后扑通一声,他掉入了曲水。

    范笙抱着桃子,神色有些灰败的看着顾昭,心道,我的郡王爷,您咋啥事儿都说呢,这不是害人么?

    他一咬牙,忽然一伸舌头,挥刀便是那么一下。

    顿时,他满口鲜血,举着桃子送到顾昭面前,捂着鲜血淋漓的嘴巴便下去了。

    顾昭此刻方有些反应,一下子,他软坐在地,傻兮兮的抱住孩子,顿时什么都不想了。

    冬日的寒风吹着,顾昭泪流满面的抱着他的桃子小声的安慰。

    不知道过了多久,桃子又惊又怕,回到父亲的怀里之后,他也是累极了,哭了没几声,便小手紧紧抓住顾昭的衣襟睡着了。

    顾昭想坐起来,一抬脸却看到赵淳润站在他面前,神色冰冷,一动不动……

    顿时,顾昭什么念头都没了,完了!

    他脑袋里就只有这两个字儿“完了!”

    此刻的赵淳润有些万念俱灰,他这一生两起两落,其实有些事情,他早就看开了,甚至,对于这个天下,对于朝政,他都没觉着有阿昭重要。

    可是,他付出了这么多,阿昭就眼睁睁的看着他做了小二十年的噩梦,他于心何忍?

    赵淳润的心里,也是不断的重复这两个字,完了,完了……

    至于完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他们互相看了很久,终于,赵淳润转身向外走去,赵元秀走过来,先是跺跺脚,接着无奈的叹息道:“小爹爹,您看您,怎么什么都说呢!真是……真是说您什么好呢……”

    说完,他回身撵着自己满身伤口的爹跑了……

    天承十八年冬末,皇帝赵淳润将政事全部交托给太子赵元秀之后,打着为前线将士祈福的名义住进了法元寺。

    这一去,他就再也没出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