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7章 大结局(上)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冯裳端起茶水的手腕微微颤了一下,接着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

    到底,这是昀光养了一辈子的一线红,失去昀光挟制之后,冯裳虽有令牌,有机巧智慧,可他支应不动人家。

    那些人虽是看令牌说话,可,这人也要分是谁呢。

    冯裳满心满眼的复仇,亦不过是家仇,可这些人却是国恨。

    哎,说是起来,这还是《降世录》招惹的灾祸,多少年来,一直支撑一线红的精神力量就是那本神书,更重要的是,《降世录》最后一章“双星降世”中提及,赵淳润与赵淳熙在天上也是亲生的神子,赵淳润的职能早就定好了,他是辅助先帝而来。

    这也是冯裳一直没有怀疑过今上的原由,若是今上搞的神迹,为何要把自己摆在辅助的位置?这不是伪帝么?名不正言不顺的。

    而昀光也一直用这一条蛊惑一线红,今上亦不过是伪帝,必不被上天庇护,大事早晚可成。

    这样的结果,仿若是被上天嘲弄一般,顾昭的出发点亦不过是为了保护家族,可谁能想到呢,它竟然成了赵淳润的梦魇,一辈子的疙瘩,它耍弄了赵淳熙,耍弄了昀光,吓死了冯五狗,接着因果报应一般,而今顾昭的孩子却因为这本书,成了饿狼嘴边的肉。

    还是这本书,因为无法解释的神迹,因为降世录,因为双星降世,赵淳润这些年一直在默默的支持佛教压制神迹《降世录》,这里面无外乎是争个正统的意思。

    所谓皇帝信仰什么,自然兴盛什么,赵淳润对神迹不屑一顾,他是皇帝下面自然也不敢提,这些年对于护帝六星他也是不升不降做了冷处理,他用李斋,用庄成秀也正是这个意思。

    天授帝赵淳熙活着那会子,就为了护帝星还有《降世录》开始建造神殿,可天承帝赵淳润登基之后,就立刻下旨,因连年战乱,以此等大工程与国无助损耗国力云云,这事儿自然就停了。

    若不然那神殿起来,他算什么?怎么算?人赵元项才是正统,他神迹里记载也就是个贤王的位置。

    哎,真是一本杜撰书,开一条阴司路,那路的两边冤鬼无数,荒冢座座埋一路。

    这个结果,怕是顾昭本人想都想不到的吧。

    却说,那蒙面杀了个小戏子,便又带出一个,唱没几句,再杀,再拖出一个……

    冯裳始终不吭气,坐在一边喝茶,一边看天空,他耳边响起上京四面荡起的钟声,他忽然觉着,许是上天看到了他的苦,他的难,便这样的方式相送。

    院子里的杀戮还在进行,那帮人言语污秽,许是害怕,许是发泄,杀戮时蹦的那些脏话一句一句真真是不堪入耳,冯裳皱着眉头,心里生出莫名的厌恶,便将脑袋扭在一边。

    不是冯裳看不起这些武夫,他总觉着这几位是戏文看多了,现在竟想挟天子以令诸侯了,前几日,这几位还将赵元项的儿子偷了出来,拟定了个大大的计划,那计划在冯裳看来简直蠢透了!

    这是谋逆呢!就这样的人能成事?他冯裳不瞎,而今大梁皇帝大势已成,太子贤能,知人善用。

    折腾个鬼啊?

    再走下去便是十恶不赦死无葬身之地的大罪,而且这十大罪一占占了四条,不义,谋反,谋大逆,某叛!

    这是一个黑圈儿,越往前走,冯裳便越恐惧,越觉着人生无望,他本有死志,可而今已然不是死能解决问题了。

    他想,一会子必须表白表白自己,捎带跟宁郡王好好地聊聊……他得告诉宁郡王,他是报家仇的,跟这些人他不是一路的。

    冯裳在那边快速的动心眼子,却不想,身后悠悠传来一声询问:“好喝么?”

    冯裳一惊回头看去,却是一线红现在的副头领。

    “上品,此地怎么会有不好的茶?你也来点?”

    那副头领看看左右,一伸手也把布巾摘了,竟露出一张正经正义,鼻直口方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好面相!

    到了这个时候,这副头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抹了两把脸反问冯裳:“冯头儿,有酒么?”

    冯裳摇摇头,取过一个白底荷花碧叶杯帮他倒了一杯,副头领拿起茶杯一口喝下,重重的将茶杯往桌上一丢,大声骂道:“真真是好鞋儿踏了臭屎,谁能想到竟是一对儿兔子,啊呀呸!呸!呸你祖宗的茅厕挂画轴,好臭画!的玩意儿!这真是金蛋打飞禽,因小失了大,倒了背时,这下完蛋他娘的了!”

    冯裳失笑的摇头,扶起荷花杯又给副头领倒了一杯道:“副头儿哪里人?为何要跟着昀光先生做这等大事?”

    这副头儿端起杯子,要喝不喝的坐了一会子,然后轻笑道:“大事儿?哎呦,什么大事儿啊?说句实在的吧,到了这时候也不瞒您冯头儿……嘿!我家里是祖宗八代都在干买鱼放生的营生,这等不知道死活的蠢事儿做的多了,你知道么……”

    副头儿指指皇宫的方向:“当年我家阿爷就是跟着那殿上的老子一起造反的,那时候咱家也举家合力支持新朝,可惜了啊!我家阿爷是井里的□□没见过多大的天儿,当年做的官儿比老顾家那头老狗都大三级!人家老顾家那会子就要了高位,我家阿爷就要了五百亩地,你说恨人不恨人?”

    冯裳微微摇头,他不知道怎么开解这位,仔细想想倒也真是很气人,怪不得愿意做了一线红,想来,这位也是做投机买卖的。

    冯裳在这边跟副头儿有话没话的说着,外面可乱了套。

    顾昭他们回来的也很快,当顾昭着一身铠甲奔入东园,这是轻甲他也跑了个满头大汗。

    他站在园外大叫了起来:“桃儿!桃儿!桃儿!

    此时桃子已然哭哑了嗓子,隔着墙听到父亲的呼喊,便哑着嗓子哭喊起来:“爹……爹……抱抱,怕呢……”

    顾昭在墙外贪婪的趴在墙上听着,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赵淳润拉住顾昭的手不许他进去,顾昭挣脱他的手,一边拽身上的铠甲一边道:“这外面的进不去,里面的不放话,他们即来,肯定是有要求的,你让我进去!”

    “你进去也不顶事儿,你能打还是能说?且等等,我们再想想……”

    赵淳润怎么敢,怎么舍得将顾昭置于险地。

    顾昭语气并不好:“想想?等出事儿了悔一辈子,什么都迟了!”

    顾昭当然不愿意,两辈子就这一个娃儿,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到现在,听孩子哭便是割了他的肉。

    赵淳润知道他恼了,也不生气,只是耐心解释:“我派他们去传暗卫了,你且不要急……”

    “怎么不急,这是我的府邸,怎么……怎么说我也得去吧?阿润……你放心,我只是去拖下时间,必无事的,你就叫我去吧……”

    赵淳润心里很是挣扎,他想了下,回头看看跑进来一头汗,一脸焦急的赵元秀,他便对元秀道:“前几年给你的软甲呢?可贴身穿着?”

    赵元秀点点头,正要脱袍,顾昭却道:“不必了!护住心口护不住脑袋的,过于防备反倒落了下乘。不若这样坦荡荡的进去,反倒好说话。”

    赵淳润心里拧成了麻花,疼得要命,悔的要命,他心疼顾昭,此时却已经后悔当初把桃子带回来,不然也不会养的亲了,倒把阿昭迫到如此危险的境地。

    果然儿女都是来讨债的。

    他拉着顾昭的手道:“不然我去吧,我……朕是大梁皇帝,怎么说也要比你说话顶用……”

    顾昭着急的一把拉住他往一边的假山后带,带过去三下五除二的他就把赵淳润的衣裳扒拉了下来,一边扒拉一边说:“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这是宁郡王府,你出去冒什么头?你这样穿着龙袍到处溜达,明儿事儿没解决,倒给你添了无数麻烦!你不出去,谁知道有个皇帝?真是……再者,你说你是皇帝他们就信?谁见过你?”

    赵淳润轻笑:“你是关心则乱,他们来报说是一群蒙面人,既然不敢露面,不是我们认识他们,必然就是他们认识我们,再……再有,阿昭……不去成么?”

    顾昭抬脸看看自己最最眷恋的人,一抬手搂住他的脖子,狠狠的亲了一下,放开之后,他特别利落的回答:“不成!”

    说罢,顾昭小跑着就来至东园门口大声道:“里面的人听着,我是宁郡王顾昭,有什么话,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来,只要不伤人性命,一切好说。”

    那里面戏文忽然终止,没多久,有人在院里大喊:“只许你一个人进来!”

    顾昭便故作轻松的双手高举道:“当然,自然是我一个人!”

    很快墙外露了一个脑袋,这人先是看看外面,接着大喊:“那边的人,赶紧退到三十步外!快点!”

    顾昭回过身点点头,他的手举了一会已然困乏,忽他意识到,又不是现代社会,举个屁手啊?真是关心则乱。

    他放下手,看着赵淳润他们带着侍卫退开,赵淳润不动,赵元秀无奈,只能强拉着,哀求了几句,他这才看看顾昭,跺跺脚转身往那边去了……

    顾昭深深的看着那个背影,心里实在舍不得,舍不得的心都疼了,酸了,他大口的吸吸气,咬咬牙,顾昭这辈子从未有过害人的心思,可他现在有了,他想把这里的混蛋千刀万剐了都不解气!

    没多久,那墙内的人感觉安全了,这才命人打开院门,顾昭穿着里面的薄袍慢慢的进了院子……

    此时,院子里一片狼藉,死去的下仆横七扭八的躺着,满地鲜血横流着,血积在一起凝固成紫稠的汤子。

    顾昭沿着自己熟悉的路往里走,他很快隔着河岸看到了冯裳,顿时,顾昭的脚步停了,怎么想,他也想不到竟是冯裳。

    冯裳怀里抱着桃子,桃子见到顾昭立时伸出小手,一边哭,一边喊爹爹。

    冯裳一副看上去十分耐心的样子,他亲手给桃子倒了水,扶着喂他喝,桃子不喝,他耐心的哄着,眼睛并不往顾昭那边看。

    顾昭举目四望,这院里而今竟没有一个活口,最后一个小戏也被杀了……看样子对于这些人来说,下等人也不堪为人,不值得被挟持。

    冯裳紧紧困住桃子小身躯,桃子哭的厉害,顾昭再也不能忍便说:“冯裳,你……莫要孩子哭了,若……若不然,你把我捆起来?”

    冯裳抬脸看了他一眼,笑笑之后道:“郡公爷说的真有趣儿,您这是心疼孩子了?”

    顾昭点点头:“自然……你,你能抱着他站一下么……”顾昭强拉出一些笑容,对桃子道:“乖,宝贝儿,爹在呢,我娃不哭,不哭啊!”

    桃子艰难的伸出手,嗓子已经哑的发不出声音。

    顾昭的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冯裳轻笑道:“可见,这世上做父母的都是心疼孩儿的。”

    顾昭抹了眼泪,恨声道:“那是自然。”

    冯裳又是讥讽,又是惆怅的道:“是呀,是呀,天下父母都是一样儿的,养了孩儿,怕他冷,怕他饿,怕他惊,怕他哭,怕他疼……你看,这样的孩子多好啊,生出来便是富贵的,哪儿像冯某这样的人,十二月贩扇儿一般,出生便开始做背时买卖……”

    冯裳又想说自己那个悲惨苦难的人生了,从哪里说起好呢?千言万语的他这一辈子,他自我怜惜怜悯了一番之后,他忽然露出诡异又讥讽的笑容仰脸道:“郡王爷,万想不到的事儿,您竟是小厮背着芙蓉叫,卖□□花儿的?”

    顾昭一惊只觉着周身都凉了。

    见顾昭不吭气,冯裳便换了一只手抱桃子,他从一边的桌上拾起鹅牌子晃了下:“谁能想到呢,您这样的人,那位爷那样的人,今日若不是这些着了内庭袍子的侍卫,没有他们一路撵着冯某到了这园子,郡王爷,您这买卖做的周密啊,竟然舍得雌伏榻上,靠卖花儿换富贵,您说您是何苦来哉?”

    顾昭看了他一眼,倒是很坦荡的承认了:“没苦,我愿意,我高兴,我自在,那条律法写了不许的,我过我的,不吭不骗,不偷不抢,顾某人这辈子没多大能够,却自认为对得起天地良心,好事儿做的不多,却也有一两件顺应民意的事儿摆在那里,到了这地上我立得住,死了入了轮回,顾某人也是不惧的。”

    冯裳轻笑:“您老这是讥讽我呢。”

    顾昭没吭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