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5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凌冽的西风吹鼓归人的衣袖,他们策马狂奔,顾茂丙骑在马上向着大梁的方向一路疾驰,越是接近,他越是情怯。 首发哦亲

    眼见着从寒夜奔到天明,顾允药却带着他绕了神水潭,顾茂丙拉住马头,那马被揪的一惊,稀溜溜一声双蹄腾空起来。

    若是从前看到这样的骑术怕是会有无数人喊好,可如今谁有这样的心思呢?

    顾允药拉住马头,翻身接近顾茂丙道:“小叔叔,我们不去边关,我们去杜勒斯,小叔叔的奶兄在那边建立了大梁七郡商行,到了明年我们绕边界归国……”

    顾茂丙的心忽然猛的一抽,他凝神看着顾允药,顾允药扭脸看那边已然寸草不生,失去活气儿的草原。

    皓拉哈所在的草原一路西北直上便是杜勒斯,还有奥布勒国,奥布勒那边生活着很多红眼绿毛人,而今每年毕梁立用丝绸跟瓷器从奥布勒还有杜勒斯能给顾昭运回最好的紫貂皮,水獭皮,以及无数金银珠宝。

    其实国家与国家的交易才是真正的大头,现如今,在南边那点小打小闹,顾昭已然看不上了。

    奥布勒也罢,杜勒斯也罢,顾茂丙一个都不想去,他就安静的看着顾允药,不说话,也不追问。

    顾允药被他看的没办法,咬咬牙,终于还是说了:“小叔叔,我们这队人来的时候,五爷爷压根不许我们进边关……那些蛮民坏了心肝,将生病的牛羊丢进边城,五爷爷说为了瘟疫不要蔓延到大梁内部,他也不准备出来了……”

    顾茂丙一动不动,只有喉结上下滚动着,眼眶红的要滴出血。

    顾允药咽咽吐沫,回头看看那远处,吸吸鼻子继续道:“七爷爷怕你不回来,原是写了信骗你的,可临出门的时候他还是说,计划若有变动,就叫我带您杜勒斯跟毕叔叔会合,七爷爷……”他哽咽了一下道:“七爷爷什么都安排好了,他叫我告诉你,原朝廷就派你养马,为了马种跟草原亲近是必然的,这个谁也不能说您的不是,再者,七爷爷说,有他呢,天塌不了,他叫你什么也别多想,说……人这辈子除了享福,还要经历磨难,您这大坎过去,今后就万事顺畅了……”

    顾茂丙翻身下马,顾允药刚要阻止,顾茂丙却不容置喙的一摆手道:“先给马饮些水,喂了料,找个凹处大家休息一下,前面就是章凤镇,你们带我的印信去叫些人来……”

    “叔叔!”顾允药忽然插了嘴,他的眼泪终归是掉了出来,一颗颗的从脸上往下滚:“叔叔……章凤镇……”他下嘴唇剧烈的抽搐着:“章凤镇……没人了,死绝了……疫病,蛮人抢掠……没人了啊叔叔……”

    狼!那些俱是狼!

    顾茂丙忽然就想起小叔叔常常跟他说的那些话,以前他不相信,现在,悔之晚矣。

    他想起自己自认悠闲自在的这些年,他做了什么,他拿顾家的资产填补了狼的胃口,养大了狼崽子,这崽子现在翻身咬了他,好疼啊!疼的他都木了……

    顾允药掉转马头,开始安排人手防御,轮换休息。

    顾茂丙在一处高丘坐了一会子,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他忽然将身上所有的部落袍服都脱了下来随手丢到一边,然后身上精光的对那边的允药喊了一句:“允药,把你的衣裳给我。”

    顾允药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从马背上取下自己的包袱双手捧给顾茂丙,顾茂丙盘腿坐在地上翻动包裹里的衣裳,找了最显眼,鲜艳的一套穿上,穿完,他还取出篦梳将自己的头发梳理的利利落落。

    这时候该说点什么好呢?

    顾允药负气的哼了一声,转身离开高丘。

    顾茂丙看他走远,这才从丢在一边的衣裳里找到一把套子上镶嵌了宝石的小匕首,然后他找到一块石头,用酒打湿石头的平面,开始一下一下的磨起了刀。

    允药带来的暗卫往那边看了下,便有些不放心,他悄悄走到顾允药身边道:“小爷,我看侯爷有些不对。”

    顾允药回头看看,低头一想咬咬牙道:“一会子,小叔叔若有不对,打晕他带走!”

    “是!”

    却说顾茂丙,他在一边给小匕首开了刃,往靴子里一插之后,他又站起来走到顾允药的马边,一伸手将他挂在马鞍边上的顾家枪取了下来。

    顾允药再也看不下去了,他走到顾茂丙边上小心翼翼的道:“小叔叔,那是我的枪!”

    顾允药摘下墙头的布套,回头笑眯眯的看了一下顾允药,此时,早晨的阳光就照在他的脸上,真是一张如玉一般的面孔,允药的脸颊顿时晕上了红色。

    顾茂丙顿时一乐,一伸手捏捏他的面颊道:“小崽子……你爷爷啊,最爱喊人小崽子!学了顾家枪没有?”

    顾允药有些难过的摇头:“爷爷教了半套,后来……就没教。”

    当初顾岩在巡边的路上教了允药半套枪。

    顾茂丙有些讥讽的一笑:“得了,我这也是……许是上天注定的,我这套玩意儿啊,还是你爷爷教的,等你家大伯跟小叔叔教你?嘿嘿……怕是不能了……谁能想到呢,当年你爷爷传了我,原来等竟是这一天,你说有意思么?”

    顾允药没吭气,只是回头看看那些暗卫,那些暗卫立刻牵马上镫躲了老远,这毕竟是人老顾家的家传绝学,随便看看都是罪过。

    待那些暗卫走远,顾茂丙这才将枪套往风中一丢,将袍子下摆往腰间革带里一掖大声道:“看清楚了!”

    说罢枪尖一抖,一道银光一闪,唰的一声枪便宛若游龙一般的舞了出去。

    老顾家这套枪法是实战枪法,路数不多,但是招招毒辣,皆是要人命的招式。

    顾家这枪法非但好且漂亮,顾茂丙毕竟是学戏曲出身,这套枪法由他舞出来那便有了些细微的改革,越发的赏心悦目,速度也是快了几成,但见他腾跃之间犹如兔滚鹰翻,鲤鱼跃水,银枪舞动之间连成一片,之后舞动的太快,竟人影都看不到了。

    顾允药知道,自己这辈子作为庶子的庶子,还是个外室子儿,许就最后一次学顾家的绝学了,因此,他便凝神细看,就这般,这对叔侄一个学的认真,一个教的仔细……

    一炷香的功夫过去,顾茂丙已然教了三遍,别说,这顾允药也算是个有天分的孩子,这几十招的顾家枪他已然大概记住了。

    如此,顾茂丙这才住了招式,擦擦额头的汗珠道:“允药……”

    “在,小叔叔。”

    “可记得了么?”

    “嗯……差不多了!”

    顾茂丙这才道:“明儿,你若有子孙,甭管嫡出庶出,你都传下去吧,好歹这才是顾家人手里有的本钱,那些富贵总是传不下去的,如若有一日失了富贵,好歹子子孙孙也有些顾命的本钱。”

    顾允药不解,有些困惑的道:“可以么……”

    顾茂丙不在意的一挥手:“怎么不可以,这是我改过的,跟你伯伯叔叔他们学的不一样,明儿你出去就说我教的,看他们如何说。”

    顾允药闻言大喜,趴在地下结结实实的给他叔叔磕了三个响头。

    顾茂丙受了他的礼,复又坐在山丘上,随手拿起一把地上的沙子往满是汗渍的手上搓了搓,干净了一下自己之后这才道:“早年间,小叔叔,哦,你七爷爷老叨叨,说什么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什么速度决定一切啥的,这些年我自己也琢磨着改了一下,其实,家传的玩意儿,也不是不变的,这个要靠踏踏实实的去练,真真正正的走过战场才是正经……”

    说到这里,他想起什么,一伸手他又将脖子上的一个锦袋子取了下来往顾允药怀里一丢。

    顾允药接过去打开袋子,从里面倒出来三个小印,这三个小印却是顾茂丙侯府的印信,边关他手里那些资源的印信,还有南货行的股子印信。

    顾茂丙不在意的道:“便宜你了!”

    顾允药自然知道贴身的印信有多重要,这玩意儿烫手,再者,他实在是没有觊觎之心,这样的便宜他不要!

    顾允药随手将锦带又丢了回去道:“小叔叔还是自用吧,侄儿有手有脚,再者,七爷爷疼我,家业早就给我置办齐全了,也不等您这点儿米下锅,今儿小叔叔传我顾家枪,侄儿已是感恩不尽。”

    “什么吖!”顾茂丙本来心情不好,听到侄儿这般说,又这般做,他顿时乐了:“你这孩子瞎想什么,我是有些打算的……”

    “什么打算?!”顾允药猛的抬头大声道:“侄儿万里疾奔,七爷爷一再叮嘱,人在就有希望,人没了就什么都没了!小叔叔想做什么侄儿今儿无论如何也不能如您的意了!”

    顾允药正要开口劝阻,却不想,那远处仿若有什么东西惊动了他的神思,顾茂丙扭头看看,然后轻笑了一声道:“如不如我的意,侄儿你还真管不到了,这是什么地方,这是那些人生于斯长于斯的大草原啊,我们这一路过来,马儿会拉粪便,马蹄会留下痕迹……好侄儿,逃不过的……他们来了……”

    顾允药大惊失色,上去一把抓住顾茂丙的手腕要拉着他走,顾茂丙却随手在他颈后劈了一掌,将他打晕之后,手指放在嘴下打了个呼哨。

    而今京里的好马都是顾茂丙的马场所出,也是他训过的,他这个呼哨一打不要紧,没多久,那些暗卫便骑着马一起过来了。

    顾茂丙将脖子下的锦囊挂在顾允药的脖子下,将顾允药交托给暗卫之后,他抬头对这些人道:“那些人追的是我!今儿要么大家一起死在这里,要么,我一个人留下,你们选吧……”

    几个暗卫互相看了一眼,终于还是接过顾允药。

    顾茂丙伸手捏捏顾允药的脸颊,叹息了一下道:“你们回了京,就告诉我小叔叔……就说我说的,我姓顾,老顾家没有逃跑的种子……”

    此时,身后黄沙漫天,有声音远远传来:“宛山……你等等我……我找你不着,寻你也寻不到!原来你在这里……”

    天承十八年边关八百里加急,央勃关守关大将顾荣焚城之前上奏:“臣启陛下:

    臣顾荣衔命向西,执戟边陲,尔来三十年矣,国泰民安,几无外患,此民之所幸也,亦将之所憾也。

    今夷狄旱虐,民计维艰,铁骑驽马,直逼我境,烧杀掳掠,祸乱边防,为害四方。我部正统相承,蒙国厚恩,继绝存亡,仁风遐被,介胄之士,饮泣枕戈,忠义兵民,忘身于外。同仇敌忾,共枭敌寇,泄敷天之忿,报忠义之节,全始终之德,除未尽之忧。

    四月余,退敌百次,歼敌千余,胜利在望之际,敌军无良,将腐尸掷于城内,惊觉之时,为时已晚,致使瘟疫肆虐,势如燎原,庙堂虽有良策,犹远水不解近渴,臣等商议再三,待敌再犯,臣将与妻子将士相属,共搏刀口之功名,失城之时,焚我熊熊怒火,与其同归,可绝涂炭生灵之患。

    北望陵庙,无涕可挥,抚今追昔,不堪回顾。唯拼却残躯,与城同归,或可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孝慈遗孤,望陛□□察。

    君臣一别,急书却却,倥偬之际,不知莽莽。

    臣顾荣绝笔”

    随绝笔一起来的,还有一封给他京中做官的儿子顾茂驰的绝笔告儿书,那书中道:

    告茂弛吾儿:

    爱儿见信,父早去矣,吾儿莫悲,自狄夷西侵,日夕忧虑,边境扰攘,外寇纷来,倘西户洞开,腹地自危。顾氏累世蒙朝廷官禄,致汝等并列官裳,多事之时,当思报效。

    吾生而为人,天赐姓顾,即为乱世,戎马相伴,恍天地赋命,生于厮,长于厮,终于厮……吾披甲提枪之际,汝母戎装重整,誓与吾并肩相偕,征战沙场。吾儿且看,西风漫溯,红妆素裹,吾儿且听,羯鼓声扬,战马嘶昂,淬火噙恨,且舞它个独一无二,地久天长。

    家事大小,汝独承之,咨尔茕茕,无同生相依,可不深念耶!可不深念耶?

    值此多事,如有差使,尽心向前,不可避事,严慈魂灵,殷殷切切,不负终托,于有荣焉。

    临难死节,我辈殊荣,存心尽公,神明自得,惜东途难归,初心难追……

    父绝笔

    塔塔终于追上了自己爱人,他激动地滚鞍下马,一下没踩好,还打了个踉跄。

    那是他的宛山啊,他就站在高丘,穿着鲜艳的衣裳,笑眯眯的那样站立,他的身姿是那般漂亮,眉眼是那样饱含春意。

    他是舍不得自己么?

    塔塔激动地没法说,他冲过来一把抱起顾茂丙转了几圈之后,又小心翼翼的放下他开始憨笑。

    顾茂丙笑眯眯的看着他,伸出手抚摸着他刺猬一般的乱发道:“你傻笑什么?”

    塔塔挠挠后脑勺:“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

    顾茂丙点点头:“是呀,是呀,我总是舍不得你的!”

    说完,他忽然一伸手扣住塔塔的脖颈,将他往身前一带,张嘴便亲了上去。

    皓拉哈的勇士们在那边顿时大声喝起彩来,他们就爱看热闹,到底是他们的雄鹰塔塔有魅力,宛山竟然舍不得他呢……

    那对情侣亲了一会,忽然,塔塔的身体猛的一抽,然后顾茂丙慢慢推开了他……

    塔塔有些纳闷的看着胸口的刀子,他不明白,他的宛山为什么要这样做……

    顾茂丙看着他,一滴眼泪都没掉,他知道塔塔要问什么,他回道:“我姓顾啊!”

    说完,他一伸手将塔塔胸前的刀子□□,塔塔大叫了一声:“宛山……!”

    一道鲜血在清晨的阳光下喷溅出来。

    顾茂丙默默的看着他,眼睛里只有他,他看不到那边撕心裂肺喊着塔塔名字的皓拉哈人,他也看不到身后的大梁,他就凝视着那双眼睛,一直等到他二目圆睁,断了气。

    接着,顾茂丙将刀身对准了自己的心脏正要扎下去的时候……身后忽然打来一道飞蝗石,将他正要自尽的的手击开……有个女人在身后脆生生道:“大梁一品夫人,央勃关守关大将之妻杜氏阿娇在此,我看那个敢欺负我老顾家的人!!!!!”

    顾茂丙失了刀子,回头看去,却看到,他家五婶婶手持一对铮亮的大弯刀,身穿白孝骑在一匹大黑马上,马上挎着丈夫的银枪,对他笑眯眯的道:“老四家的,有啥想不开的,不就是个丑兮兮,臭烘烘的男人么,你等婶婶过去杀个过瘾再救你出去……你叔叔啊,还在路上等我呢……咱们今儿可得快着点儿……”

    她手指在空中打了个脆生生的响道:“我说孩儿们,今儿,咱可得杀够本儿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