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4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赵淳润与自己的老爱卿们在山上仙游,那一路竟有玩赏不尽的美景,几树杨柳轻抚,一路粉蝶翩翩起舞,翡责翠共水天一色,紫燕玉剪山涧一路十里美景。

    赵淳润不是个作诗小能手,他都憋出不少,何况今儿到的人才真心不少,有许多年少的世家子弟今儿都露了脸,山上不断传来大赏的声音,还有喝彩的声音。

    每当有了好联好句,赵淳润都命人写下来,迅速传到山下与顾昭共赏。

    顾昭那里懂这个,只能装腔作势的不断说好。

    后柏小哥好不容易得了烧香的路头,便在一边好生陪伴,顾家与他家是亲家,话题不少,他便问起了家里的亲戚,如此问来问去,便问到了顾茂丙,他这一问不要紧,却立时捅了顾昭心底的伤。

    那之后,顾昭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再也没有说话。

    赵淳润与老爱卿们在山上整整放了一天风,直到傍晚他才浑身喜意的回到山下。

    就这样,定婴他们终于走下了政治舞台,算是完美收官。

    这夜,顾昭辗转反复,一夜难眠,好不容易睡的过去,却梦到顾茂丙浑身是血的与他告别。

    他大喊一声醒了来,醒来之后,他呆坐半响无话,他说,他梦到了顾茂丙,茂丙一身血的在哭。

    赵淳润劝他,梦是反的,既是一身血,想必顾茂丙应该平安。

    他们却不知道,顾茂丙此刻虽真是平安,却是一心的鲜血,日子着实难过……

    草原上……

    洒儿琴圆润低沉委婉的声音从帐子外传来,皓拉哈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清闲的乐声了,欢快的踏歌,粗狂的调子一阵阵的传来,还有喝彩声,还有叫好声。

    烤肉的香气,美酒的香气不断渗入帐篷,每一种声音,每一种欢笑,每一种气味对于此时的顾茂丙来说,都是一次来自灵魂的拷打。

    叫好声里夹杂着一阵一阵的哭泣,那哭泣就如钢刀一般的割裂着顾茂丙的心。

    那哭着的是大梁人,是顾茂丙的同胞姊妹,她们的兄弟丈夫死在草原人的手中,现在她们被掠夺了过来,成了奴隶。

    有人从顾茂丙的帐子前走过,毫不遮掩的吐吐沫,咒骂的声音从帐外传来。

    是呀,这里是白夷都部,西北疆人终于联合了,他们为了生存联合在了一起,先是烧了各地的佛寺,杀了上京来的僧侣,接着开始四处烧杀抢掠。

    这些狼终于是从山上下来了,开始咬人了。

    也许最初的时候,是为了一口饱饭,为了活下去,可是到了后来,就是为了掠夺而掠夺,东西来的那般轻易,这是放多久牧,辗转多少草场,辛苦多少年才能得到的东西就这样靠着杀伤抢掠而轻易获得。

    当心底的恶魔被释放出来,西北疆牧民就再也回归不到原始状态了。

    顾茂丙想起来小叔叔常写信来的话,那些是狼,是其他人,他们现在什么都不懂,可是有一天总有一个契机将他们心底的恶魔释放出来,老天爷会教会他们新的生存方法,这是万事万物的规律,都是注定好了的,谁也改变不了的。

    几声呵斥从帐子外传来,还有皮鞭挥舞的声音,妇人嚎啕声越发大了起来。

    没多久,格儿端着一盘子烤肉,还有奶酒进了帐子,她的脸因为气愤而涨红,看到顾茂丙的脸之后,格儿低下头,态度有些尴尬,更有些其它说不出的心思被她带到了脸上。

    “宛山爸爸,你吃点东西吧,那些牲口我已经叫人吊起来抽了,阿爸要知道他们这样对你,一定会抽死他们的……”说到这里,格儿忽然抬起头,语气里带着一丝哀求道:“宛山爸爸,您是仁义的太阳,不要跟他们计较好么,不要告诉阿爸好么?”

    是呀,是呀,他们才是一奶同胞的族人,自己便是付出那么多,那也是外来的人,更何况还是欺负西北疆人的大梁两脚羊。

    顾茂丙不说话,只是拿起一边的刀子,一边割肉吃,一边想事情。

    格儿一派天真的坐在一边,声音依旧犹如银铃一般,咯咯笑着,还说起了另外一件事:“宛山爸爸,你知道么,依娜怀孕了,是我阿爸的,我阿爸说,家里的小羊羔子太少,以后最好生上一群……”

    说完,她仔细打量顾茂丙,可顾茂丙该吃吃,该喝喝,脸上平静的就若平静的潭面,一丝波纹竟也无有。

    现在其实没有什么事情能打倒他了,他必须吃东西积存体力,他知道,全世界放弃了他,小叔叔也不会,他是小叔叔养大的崽子。

    格儿十分兴奋且幸福的说着部落里的趣事,抢了多少东西,掠夺回来多少牛羊……

    这个还不满二十岁的小姑娘,而今已然将人当成了牛羊一般对待,过去他教了她那么多年的礼义廉耻,而今随着掠夺,她已经变了,再也回不去了。

    顾茂丙塞满肚皮之后,便靠在软枕上懒懒散散的观察她,今儿这小丫头穿着粉红色缎面的袍子,她的脑袋上挂满了银子跟珊瑚镶嵌的首饰,她脚下的靴子用最好的银线绣成云朵,这丫头就是在自己手底下都没有得到过这样的润养。

    当然,她依旧丑陋,五官就像被板子打了一下,平展展的那么凹在面孔下呆着。

    顾茂丙心想,真丑!

    想完他闭起眼,再没搭理她,格儿渐渐自说自话的无趣至极,便站起来,跺跺脚,端着吃剩下的东西出去了。

    最近她总是再生气,这些气大部分冲着顾茂丙,她有些不明白,宛山爸爸明明跟部落最亲,为什么总是因为这些问题而跟阿爸生气,他跟阿爸吵架,还动了刀子,至今不许阿爸进他的帐子。

    为什么会这样呢,那些大梁人不坏么,白夷都的阿爷说,他们是恶魔,只有杀死他们才能向族中赎罪,今年的这场灾难就是祖宗的警告,因为恶魔玷污了草原的天空,只有他们的鲜血才能洗去那些污秽。

    帐子外传来悠长的口弦与牧笛,低沉的丝弦如泣如诉。

    顾茂丙扬天躺着,手臂遮盖眼睛,两行眼泪犹如清泉流下……

    那曾是自己最爱的人,那是自己最向往的自由之地,他……还是太天真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昏暗,帐子里没有点蜡烛,顾茂丙却听到了皮革被割裂的声音。

    他利落的一个翻身坐起,凝神细听,然后压低声音问:“谁?!”

    帐子的缝隙越来越大,一个人拉开帐子的缝隙进来悄声说:“叔叔,是我,允药……”

    总算是来了……

    塔塔带着他的勇士归家,还没到部落,他便看到了无数的篝火,那些篝火的火焰将他的胸膛烧的温暖而热烈,他举起自己的马鞭,大声喊了句:“儿郎们!我们到家了……”

    随着一声欢呼,女人们跑出营地,勇士们将自己的收获丢在地上随族人挑选,他们身后整整拉了几十车的战利品。

    气氛越加热烈,有人唱起酒令歌,将烈酒成罐子的捧出来,塔塔接过一罐,一掌拍开泥封,仰头喝下,喝了一气儿之后,他将罐子掷向篝火,那火嘭的一下越加的热烈了……

    格儿大叫着奔过来,乳燕投怀的扑向自己的阿爸。

    塔塔笑着大声说:“看看这是谁,这是我的小公主!”

    格儿大喜,搂着塔塔问:“阿爸!什么小公主?”

    塔塔将她举得高高的转了两圈之后,放下她说:“等阿爸叫他们打好金椅,织好金帐子,我们就可以立国了,到时候,你就是我小公主!我想好,封你做宛山公主!太阳公主,我的小格儿,高兴不高兴?”

    格儿有些不明白,她揪着自己的辫子问:“阿爸,为什么是宛山?”

    塔塔笑笑,摸着她的脑袋说:“因为你是宛山的孩子啊,你是被你宛山爸爸养大的,做宛山公主不好么?”

    格儿笑笑没说话,显然,她是不喜欢做宛山公主的。

    塔塔没有在意周围气氛多么的热烈,他只略微带着一丝回避看看四周,悄悄拉女儿到一边问她:“你宛山爸爸还是那样?”

    格儿撇嘴,有些不高兴的背着手,用小靴子一边踢脚下的草皮,一边负气道:“嗯!还是那样!”

    塔塔笑笑,回手摆动了一下,很快,有勇士抬着十几捆精美的丝绸,还有成堆的玉器往顾茂丙的帐子走

    别的部落有些不理解,为什么每次皓拉哈打到了最好的猎物,都是要先给那个大梁人那个大梁人住在最好的帐子里,帐子里铺了五层厚的大毛毡子,他睡的床上铺满丝绸,每顿饭都吃六个月以下的肉质最美的羊羔肉,金银珠宝堆满他的帐子,那个大梁人却不许他们天神一般的塔塔勇士进入他的领地,每次都拿臭靴子将他丢出来,可怜塔塔每次都笑的像个白痴。

    白痴塔塔一边走,一边小心翼翼的打听:“你跟他说了么?”

    格儿翻白眼:“说什么啊,阿爸?”

    塔塔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就你阿爷拿的那个主意……说小崽子的……那个事儿!”

    格儿哼了一声:“说了!说了三次呢!”

    “那他?”

    “宛山爸爸没说话,都没看我一眼……阿爸,宛山爸爸不喜欢你了!”

    “瞎说,你宛山爸爸最喜欢我了!”

    “哼,你杀了他部落的人,抢了他部落的牛羊,要是我……”

    “格儿!!!!!”

    塔塔大叫了一声,格儿吓了一跳,长这么大,她的阿爸从未这样吼过她,眼泪立刻倾泻出来,格儿抽抽泣泣的道:“阿爸,自从阿妈没了,你就再也没有吼过我,我恨你!恨死你了!你就知道宛山爸爸,宛山爸爸,宛山爸爸是大梁人!大梁人……他不会喜欢你的……阿爷说得对,我们压根就不是一家人……”

    啪!!

    一个打耳光扇在格儿脸上,格儿捂着脸,浑身颤抖的向后走了几步,忽然大哭了一声:“阿爷!!都被你说对了……”

    塔塔看着自己的大手,他也难以置信,自己就这样打了女儿,他房子心口的珍珠一般的宝贝儿。

    心情十分不好的塔塔慢慢走到顾昭的帐子外,他先是大力咳嗽,接着大声说:“格儿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我打了她……”

    顾茂丙最心疼的就是格儿,有好吃的,好用的,他自己不吃不用都先给了格儿。

    而今他打了格儿,想必顾茂丙会心疼吧,现在,哪怕就是一句骂他都听不到了,他的太阳看都不看他,他的烈马驹子骄傲起来,真是受他不住。

    塔塔站了一会,没听到帐子里有响动,便哈哈大笑给自己台阶,一伸手打开帘子进了帐子。

    他进去没多久,便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喊:“来人!快来人……赶紧来人……宛山跑了……顾茂丙跑了……来人啊……都死了么!都瞎了么,那么大的活人不见了,你们都看不到么!”

    部落顿时一片混乱,有喝醉酒的正跟塔塔碰了个正着,塔塔嫌弃碍事,直接一脚踹了过去,将这人直接踹入火堆,这人顿时浑身着火的站起,惨叫起来。

    所有的人都吓呆了,他们看着塔塔大叫着往部落外面跑,一边跑一边叫别人赶紧去找,去牵他的马来……

    却说挨了巴掌哭泣的格儿一气儿跑到白夷都的老阿爷那边告状,这位被格儿称为阿爷的老部落长名叫哈桑,在部落里他是最聪明的智者。

    原本他在帐子里正笑眯眯的听格儿告状,却不想部落外传来吼叫的声音。

    忙乱中他跑出帐子,哈桑却看到塔塔一脚将族人踢入烈火,又拉过自己的马,翻身上马要往外跑。

    虽此时一片大乱,哈桑依旧听出来,那个大梁人跑了。

    他跑了几步,一把拉住马缰绳对塔塔大喊道:“塔塔,你是部族希望,是英雄,是雄鹰,你怎么可以对族人动手,那个大梁人跑就跑了,他跟我们从不是一条心,你就随他去吧……”

    塔塔一马鞭抽开他的手,大声道:“没有了宛山我就是个死人,心都没了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就这样,塔塔骑着疲惫的骏马带着白夷都跟皓拉哈的勇士呼啸着往外追去,没跑出多远,他们又遇到了一行队伍,这只队伍却是苏鲁部落长带领着的黎夷都。

    这支队伍打来了更多的战利品,拉战利品的车子在夜间都能窥视出从这边看不到队尾。

    塔塔拉住马缰绳,对前头的苏鲁道:“你好啊苏鲁老人,路上你们可看到了外人?”

    苏鲁已然半醉,他晃着酒糟鼻子大笑着说:“瞧瞧这是谁啊,这不是塔塔么?来,看看我的战利品,你瞧瞧……”

    塔塔心下一慌,问他:“你们从哪里打来的战利品?”

    苏鲁哈哈大笑着说:“怎么,我们的雄鹰也羡慕了,没关系,我们是血脉兄弟,你去看看,相中了什么,就尽管拿去……”

    塔塔沿着队伍跑了一会,越看越觉着不对劲儿,他拉住一个人问道:“你们从哪里来?”

    这人有些不明就里,便一边挣扎一边大声道:“塔塔,虽然你是部落长,可我们也不归你管!怎么,还没当草原的王,你就对血脉兄弟动了手么!”

    塔塔翻身下马,按住他就是几拳,一边打,一边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问:“我!问!你!们!从!那里来的……”

    这人吓死了,赶紧回答道:“是从章凤镇来的,大头领冤枉啊,那里的人早就死完了!没有人了!他们都得了瘟病死了!我们没杀人,真的,就是捡便宜去了……”

    塔塔惊呆了都:“你……你说什么?谁死了?”

    这人看看周围,周围的人都躲的远远的,谁也不敢来触霉头,他便一咬牙说:“是苏鲁老人,苏鲁老人在一个月前说,既然那些大梁人关了城门害怕瘟病,索性大家就一起生病……大头领,没骗你,我们就是把生病的牛羊悄悄丢进城里了,大天神的光芒不关照那些大梁人,他们闯不过去,他们都死了!我们没杀人,是大梁人自己放火焚城的……那里面的人一个都没跑出去,我们去的时候还可惜呢,好好的一座城怎么就烧了……我们也就是在章凤镇拣点便宜,真的,章凤镇也空了,人都死绝了……”

    完了!塔塔此时都傻了,他清醒的意识到,他们小打小闹的日子算是真正的完结了,草原的灾难这次可是闯不过去了……他的太阳,他的宛山这一次会恨死了他,再也不会原谅他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