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3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这年夏三月,永国公,淮国公,宋国公三个老家伙出京畅游天下,冯裳并未跟随,他只是跟着一干门生旧故在十里长亭相送,位置也不是很靠前。

    在定婴他们的社会阶级里,冯裳只是个太微小的人物,蝼蚁都算不得。

    临出京的时候,定婴将冯裳彻底交托给了自己的儿子定花春,他言,冯先生此人最爱杂学,政见上虽无特长,倒也算是个知趣可爱之人,如此,便帮他安排安排,略照顾下便是。

    定花春满口应下不提,只父一代子一代,他到底是管不管,还未知。

    却说那日十里长亭,喝下晚辈同僚送别之酒,听了七八曲送别音,又写了各种条幅,赋诗三首之后,定婴大声道:人生百年悲欢离合,五十年功名路,腰金玉带数十载福泽,然,人不能空之,自此离别,天高地阔抚景畅观……望诸君保重,某等去也……

    说罢与后唤海他们上车,大笑而去,好不潇洒。

    这些送别的人并不知道,这日清早,太子赵元秀亲手封存了卫国公耿成一案的所有卷宗,有关于冯裳此人,他在案件当中并非没有被人怀疑,可怀疑也有轻重缓急高低之分,参与办案的官员们对冯裳是这样分析的:

    冯裳此人出身寒门,观其履历前朝与他无恩,本朝与之无怨,虽跟两府来往密切,但其背景,其家世,其权利,其钱财都不具备犯案条件……

    简而言之就是,他冯裳乃是一介寒门出身的小清客,凡举作案都要有个条件跟诱因,从太子赵元秀等人的角度去看,冯裳与耿成之间的关系虽是赵元项那边介绍而来,但是他为什么要作案呢?拿什么去作案呢?凭他寒酸的家世?凭他的社会关系?凭他手里都没有的权利?

    如此,冯裳就此摆脱嫌疑,就若昀光自己分析的那样,凭着怀疑谁,放在明面上的冯裳,他都不值得那些大人物去下功夫,实在是一案十关联,冯裳他处处连不上。

    说起来,封存此案还有个最大的原因就是,济北王赵元项总算是醒了,然,他却变成了个傻子,在床上拉尿不能自理不说,智力还不如憨傻了的平国公耿成,竟是连语言能力,饥饱都不知道了。

    实在追不下去了,先帝最后的血脉都成了傻子,再查下去,就是欺负人了。

    那夜昀光死后,一干凶犯在宁郡王府落马,这些人皆是前朝昀光手下二十四衙门下面的太监,严刑之下虽有牵连,但是牵连的人等也多涉及到了前朝的一些旧权贵,这些旧权贵更跟冯裳毫无关系。

    更值得一提的是,除却骨头硬的当下自缢,活下来的几十份口供当中,没有一份涉及冯裳的。

    如此,昀光以自己的死亡完美的结束了此案。

    然,赵元秀他们却也都清楚,侦破此案是个昂长的过程,就如前朝余孽,没有几十年这样长的功夫,你是没办法把那些隐藏下来的线头,一个一个的扒拉出来的。

    还是这个夏季,定婴他们走了,顾昭没有在十里长亭相送,他在距离此地的二十里亭等着,跟他在一起等候的还有穿着便装的赵淳润。

    巳时初刻,二十里亭附近鸟啼绿树,山风轻拂,顾昭与赵淳润在亭内端坐,他们很少出来,更少有这样恣意悠闲时间。

    如此,身后风景不见得顶级,却也被周遭的气氛感染的轻松起来。

    这次出来,顾昭依旧带了桃子,上次定婴家办宴,这孩子还是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冒话,可谁能想到没多久,这娃儿已经开始一段话一段话儿的对这个世界抒发自己的意见了。

    等人的当口,顾昭也是闲的蛋疼,就问桃子:“宝贝儿,爹爹跟爹爹一起掉进河里,你先救谁?”

    赵淳润顿时被顾昭的无耻惊呆了。

    有关于称呼,顾昭有意不分大小,这样桃子年幼出去叫错了,大家也会认为是孩子乱说的,才不会深究计较,反正都是爹。

    桃子左右看着,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要掉到河里?还要自己去救?救他是知道的,每次爹爹假装摔倒,假装肚子疼,都会叫自己去救他。

    他每次迅速跑过去救人了,就会得到各种亲亲,还有点心的奖励。

    救人是一件十分好的事情啊,但是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小,两个爹爹先救谁好呢?

    桃子开始很认真的思考起来,顾昭跟赵淳润笑眯眯的打量,只一个很无耻的去抓点心,另外一个从荷包里取出梅子糖拿在手里要吃不吃的。

    太无耻了!孙希都不想看了,只得将脑袋扭到一边儿……

    桃子今儿打扮的十分漂亮,他的脑袋周围全部剃掉,只留中间的头发梳了个朝天辫儿,他穿的是嫩绿色的云绸薄褂子,同色小短裤外加顾昭设计的布凉鞋,脖子上还带着一挂精巧的银锁儿,锁儿上有铃铛,走路的时候还会叮铃作响。

    如此,桃子如今最爱蹦蹦哒哒,有时候能蹦一脑袋汗珠子还乐此不疲。

    有关那双布凉鞋,前些时候阿润还抱怨,好端端的孩子穿一双破洞鞋儿,后来他看顾昭也舒舒服服的趿拉了一双破洞鞋,便也忍耐不住,命人做了几双,一穿之后果然舒服不脚臭,如此,他便穿着在那边皇宫里溜达。

    后来这鞋也不知道怎么流传出去的,总之是皇帝爱穿,自然大臣们也爱穿,慢慢的今夏上京凡举能穿得起布鞋的,脚下都有这么一双。

    桃子看看梅子糖又看看点心,怎么办,都想吃怎么办?孩子很为难的四下看着求救,这亭子里顿时都安静下来,大家都笑眯眯的等着桃子如何回答。

    眨巴着肥脸挤的格外小的一双丹凤眼,桃子很苦逼的求救无果之后,孩子终于挣扎出了答案,脆生生的说:“桃子……桃子跳下肥(水),就变成,变成……嗯……变成农(龙)了……就就……就带上爹爹和爹爹上来(乃)了……”

    赵淳润当下哈哈大笑,搂过桃子左右琴了个响的,又将梅子糖往孩子嘴巴里一塞之后,他回手便抢了顾昭的点心丢自己嘴儿里,得意洋洋的道:“果然是我的孩子,你瞧瞧他才多大,已然会变通了,只这一点,就比他蠢哥哥强百倍!”

    顾昭顿时不乐意了,虽听这话倒是很高兴,变成龙这就不对了,他才不管那边阿润如何高兴,如何抱着他小儿子亲,他一把捞过来桃子开始纠正:“不能变成龙,要变成鱼!”

    桃子不愿意,鱼哪有龙厉害?

    他大声道:“变成农(龙)!”

    顾昭声音也不小:“变成鱼!”

    “农农(龙)”

    “鱼!”

    赵淳润一把捞起孩子,看小家伙眼眶红那样了都,他就白了顾昭一眼道:“你看你!逗哭了都,我的儿子变成龙怎么了?怎么就不能成龙了?明年不成我对外收他做义子!我桃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再不成,明儿叫你哥哥给你封个异姓王也不是不可以,我们本来就是龙!”

    顾昭都气笑了:“好像你就能变似的,你给我变个试试……来来来,你给爷行个云布个雨,实在不成给爷打个旱天雷,飞个半圈也成?好端端的人不做,非要做长虫……”

    赵淳润伸手假意的就给了顾昭一个巴掌,桃子立刻不愿意,回手就打了赵淳润两下,顾昭见他动手打人,正要训斥,却不想孙希低头道:“爷!看到那边的车队了。”好端端的,打人家做什么,那么可爱伶俐,说好话还挨打?郡王爷越来越没爹样儿了。

    他们抬眼看去,果然那边官道上,引马已然提前到了,引马之后排排场场的行来十数辆马车,还有列在队伍两边的布衣护卫。

    那队后,跟了很长很长的家族子弟队伍,这些子弟要步行约五十里地相送。

    顾昭看到那边热闹他倒是毫无感觉,可身边的赵淳润却忽然莫名其妙来了一句:“要说子孙旺盛,谁也比不得这三家,上下几百口子无事忙,每天里正事不干哪里都有他们。

    而今看这些子弟吃着家族的钱粮,日日品丝弹竹,走马赌斗,若说出息,还得看庄成秀那几户,好歹都是清寒门里出身,吃过苦,受过罪,懂得进退,知珍惜……”

    顾昭听到这话,便将桃子随手放入一边新仔的怀里,叫他抱着桃子上山去耍子,他自己虽跟着赵淳润往外走,却远远跟在队尾,并不往前。

    他却不知道,那边停下的队伍,定婴一边下车一边跟自己的儿子唠叨:“你看看旁人是如何混的,往日都说他与太子亲厚,而今看来……我主对他也是不一样的,哎,老顾家的人总是跟旁人不同,你学着点吧……”

    定春花远远看了那头一眼,说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可,谁能安安静静的在下面给太子白服务那么些年,七郡每年可以入手多少钱粮,下辖多少商号,联合铸造厂子,人家说不要就不要,说舍了就一点不沾。

    换了他定春花能做到么?定春花自己想了下,却只能轻笑着摇头,非常人走非常路,而今护帝星重新排位,从老到小,人宁郡王怎么算,都在第一,那就是跺着脚,咬着牙去比,也是比不得的。

    定婴他们下了车,一派老态,踉踉跄跄的从那边来,路上后唤海还结结实实的摔了两跤,眼泪吐沫鼻涕横飞的那三个老橘子就半爬了过来。

    “陛下……陛下……”

    赵淳润也不知道是如何了,许是真情流露,许是演戏上瘾,他双手张开,步履飞快的迎接过去:“老爱卿……爱卿……”

    顾昭啧啧了两声,实在不想看了,他么的都是奥斯卡的底子,比他们不过,他就老实点后面呆着吧。

    如此,那边相聚之后开始双手相握,饮酒,写诗……

    你们烦不烦啊……每天搞这些有意思么?

    那边君臣鱼水起了大戏,定婴他们把自己家的爱子,爱孙……一个一个的叫过来介绍给圣上,赵淳润在那边一个一个的考试,赏了一圈儿身上带着的玩意儿,身上不够了,自有人给预备了礼物,临来的时候,他们慢慢拉来一车笔墨纸砚还有各种雅器,赏完东西,赵淳润开始绞尽脑汁儿的夸赞。

    话说,皇帝也不宜做啊。

    这一番墨迹之后,顾昭也过去送了一下,陪了三杯酒,也说了一路平安之类的话,他便让开场子。

    谁都清楚,这是三位国公人生中最后一场政治秀,下次君臣再见面,不,也许下一次,就是得知这三人的死讯,陛下还要哭一次,还要给他们定谥号了,目前顾昭知道他们已然拿下的,是敬有德,让有功,这个顺是有的。

    眨巴眼儿,那边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拢起来,今上便携着三位老臣上了身后的山。

    顾昭不爱去,便坐在亭子里乘凉。

    那三家有子弟围不过去的,便在顾昭附近找机会露个脸。

    这实在是相当有趣的一种现象,仔细想来,顾昭此时可不是已然长成这样,已然成为权贵仰望,常人进步的某种阶梯。

    他坐了一会子,那边许便有人做起诗来,仔细一听,有个声音却分外熟悉,顾昭扭脸一看,呦,还真是熟人。

    顾昭顿时乐了,他将身子歪在亭边栏杆上,对那边喊到:“飞燕子!你过来……”

    后柏心里顿时知道赌对了,他便抬脸一笑,对自家子弟招招手带了一群人过来。

    人过来之后,他态度也是好不潇洒随意,深深唱了个肥诺之后,很是亲厚的道:“小七叔好久没见了,您老倒是清闲,竟不去陪圣驾么?”

    顾昭招呼他进了亭,一边命人给他斟茶一边道:“我去作甚?人多挤痱子去么?我就说你没变么,前几日还躲在茂昌身边装正经儿。”

    后柏顿时笑了,他伸出手在鼻子下蹭了几下,也有些不好意思,没办法,这位小叔叔打他第一次见面,心里就尴尬,无论如何他也是无法把他当成长辈的,想起这位做的那些事情,他如何不向往,如何不敬佩,大丈夫当如是,可惜了,大了一辈……竟是亲香不起来的。

    听顾昭调侃他,他便无所谓的轻笑起来道:“上面的都是姓定的,姓夏侯徳,我们家吖……那是三等的星星亮不过人家去,既姓了后,那自然是后去的。”

    顾昭笑笑,招呼姓后的子弟都过来,挨个问了名字,也赏了东西,待赏完打发了他们去那边呆着,他才回头继续与后柏闲聊。

    顾昭见后小郎依旧是一派潇洒样儿,便更是喜欢几分,他指指那远去的一群子弟道:“你不去便不去吧,何必拘束子弟,误人前程?叫他们也上山去呗”东西还有半车呢,说不得做得好诗句,阿润也会赏的。

    后柏换了更近的位置坐下,拿起自己穿的布袍衣摆便开始大力扇风,一边扇一边很是无所谓的道:“七叔您可冤枉死我了,人家那些都是文气逼天,海内尽闻的名士苗子,再者……”后柏迟疑了一下,坐过来低声悄悄的问了一句:“七叔……侄儿问您一件事儿呗。”

    顾昭一愣,身体后仰了一下奇怪的看着他:“求我?”

    后柏点点头:“啊!嗯!求您告诉我一句实话。”

    顾昭指指远处的位置道:“坐那边好好问。”

    后柏笑了起来,站起来坐在那边,双手老老实实的放在大腿上。

    顾昭见他坐好,这才问他:“问我何事?”

    后柏看看四周,见十分安全,这才问顾昭道:“七叔,是要打仗了吧……西北那边?”

    顾昭一惊,也四处看了眼,又回头看看后柏:“你怎么知道的?”

    后柏一笑:“我自己推算出来的,七叔不知,侄儿这些年也没啥出息,就在工部混了个不上不下的郎中,协管了一些子杂事儿,偏巧了,军器杂造就是侄儿分管,前几日付季那厮……呃,不,付大人去了,调配了十万担高碳,条子还是侄儿这里出的,您说,我能不知道么?”

    顾昭闻言,到笑了:“你到精怪,十万担也不多啊,你怎么就想到这里了?”

    后柏回话:“是不多,可战车制用的梅花钉呢?那可是三万斤,工部这些年才存了多少斤梅花钉,这不,这些天我们下了条子,遍天下的铁市里正帮着调配呢……七叔,您就甭瞒我了……好歹疼下侄儿,给我家这些可怜巴巴的后辈儿,挤圈儿都挤不进去的后代一个前程吧!好歹咱俩家可是亲家,我妹子可是茂昌媳妇儿,您瞧,咱们可不远呢,有好事儿,您还不得先想我?”

    顾昭不吭气,只是带着一丝丝欣赏的眼神打量后柏。

    后柏收起笑脸,挺直脊梁随他看。

    要说,这京里的世家,有着各式各样的子弟,老一辈儿的而今就若山上的定婴他们,已然是露了疲态,可下一辈儿呢?单从后柏这话来看,这小子倒真是个人才,知道钻营了,还能看出那里有机会。

    难得到了这个时候,他不想上山陪圣驾,却在山下给子孙后代求个正经出身,想靠实打实的的战功进级。

    此一点,便值得顾昭高看他几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