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0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最近,顾昭看冯裳十分不顺眼,因为哪儿都有他!

    耿国公去世那会子,他看他倒是很情深意切,可是自打自己将他全家流放了,顾昭觉着,冯裳挺害怕他的。

    可既然怕了,你怎么见天四处跑,定婴那边也有他,老后家也有他。

    那不是上京最近轻松了么,顾昭也开始进行一些社会活动,这种社会活动的手段通常是以炫耀桃子为核心内容的。

    顾家上下对这个新生的小叔叔感觉十分微妙,毕竟之前没他的时候,想过继给顾昭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

    这日,顾昭再次在定婴家看到了冯裳,而今冯裳早就不若之前那般寒酸了,没了赵元项与耿成的贴补,他又成了定婴家的清客先生,也不知道这厮用的是何种手段,这样的人现在每月在老定这里拿四十贯贴补,老耿以前在乡下给他盖房子,老定更是有钱的主家,直接给他在上京买了一院房子,能有十七八间呢。

    这日是定婴家第四代长孙生日,顾昭照例带了装备齐全的桃子出去炫耀,他好像以前从不在意穿戴吃喝,可是到了桃子这里,他倒是留意多了,因心疼桃子没有妈,他便只要有机会,就把桃子带出去,往当家太太堆儿里一扎,反正不要脸习惯了,他就扎在女人堆儿里很虚心的反复问,何时长牙,何时断奶,何时开始能讲整话儿。

    而这种很繁重的育儿经验,不管是问多少遍他都不腻歪。

    “我说顾老七,你前面坐去,往我家内眷堆儿里扎,你啥意思?”

    定婴很腻歪的看着顾昭,顾昭一只手提着一条布带,布带那头拴着桃子,桃子此时正艰难的在翻定婴家内堂的二门槛,整个的小肉身都趴在门槛上,爬上去因腿儿短他是前不得后不得,正在艰难的喊:“得得得得得(爹)……”

    顾昭也不管他,随他摔打,随他继续爬。

    今儿桃子装备好,穿着一套极其奢侈的小麒麟袍子,他的脑袋上还顶着全铃带角镶玉的麒麟帽,自然屁股后也带着尾巴。

    不用说,现古代童装改良版。

    闻听定婴抱怨,顾昭哼了一声道:“别恶心人,老定你媳妇儿都六十多了,牙都没了,我见见咋了?上次问她周岁半的食谱,她才给了我几个,今儿我再问问。

    定婴气恼:“她都糊涂了,她能知道点啥?”

    “糊涂那也比起咱们老爷们强些,可怜我家桃子没个妈,问问咋了,小气劲儿的!”

    “没妈你再娶啊?不是这样心疼的,见天儿往别人家后宅钻~”

    “我有病!没事儿给孩子找后妈玩儿!”

    “你到底去不去吧?”

    顾昭脖子一拧:“说不去就不去,老耿不在不热闹!”

    定婴看他实在不要脸,只能一甩袖子往前面去了,顾昭抿嘴一乐,继续牵着桃子游荡。

    老耿在多好啊,大家文化水平相当,都是半文盲,就是丢人也有个衬托,现下好了,剩下他,就连个搭话捧哏儿的都没有,笑点都不一样,文人扎堆,一起吟诗作画,琅琅成诵的,他都下不去嘴,去干毛?

    牵着桃子溜达了一会子,桃子已然成功拔了人家七八盆花儿,祸害了四五个大果盘。

    定婴他二儿媳妇站在一边愁死了都,只能小心翼翼的提点道:“哎呀,小心着点儿,甭把小叔叔扎了……”

    人家那也不是心疼桃子,是人家那碗盘儿都是成套的,一套四五百个一样的花色,大盘子本就不好烧,每摔一个,毁的就是一套。

    顾昭那里听得出这些,立马极大方的一摆手道:“没事儿侄媳妇儿,我拴着他呢,扎不到……”

    啪嚓……

    得!又一个!

    好不容易进了内堂,这里面倒也没回避,护帝六星算是通家之好,磕过头的义兄弟也没他们亲厚,因此结婚的没结婚的,这内里的屋子花红柳绿,团团儿的坐了站了一屋子。

    桃子顿时兴奋,发出:“啊……哈哈,啊!哈哈……”的笑声。

    定婴家媳妇儿金老太太坐在正当间,她与自己家老哥哥有些病情一样,老哥哥是全糊涂,这位是半糊涂。

    老太太倒是不胡闹,也很成体统的端坐着,一抬头儿见到顾昭,她打量了半天总算是……又认错了。

    “四官儿,你咋才来,你媳妇儿到半天儿了,才将奶奶还问你来着……”

    顾昭行了个礼,她说她的,自己答自己的。

    “老嫂子好,上次你说的那个蒸面,这小崽子不爱吃可咋办?”

    “吃蒸面啊,多大了你还吃这个,奶奶可做不动喽,回头叫你娘悄悄给你做去,啊!”

    “有新的食方子么,长家的,给抄两张?”

    这屋里莺莺燕燕的一片笑声,桃子看看顾昭,拽拽带子,顾昭松开手,哎呀……立刻的这顿愉快的狂奔……

    桃子而今快一岁半了,这孩子迈腿儿早,说话差点,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蹦。

    父子正在女眷堆儿里玩的愉快,那边有人过来悄悄的在顾昭耳朵边说,书房里,定婴请他过去。

    顾昭左右看看,一伸手儿,他将桃子递给半傻的金老太太,吓了一家女眷一跳。

    顾昭摆手道:“没事儿,没事儿,老太太一辈子带了多少儿女,便是这般了,那也比你们强,小心点子别被桃子捞到小物件咽嘴里就好。”

    这家的掌家媳妇一脸窘然的点点头,看着这位祖宗就这么放心的出去了?

    顾昭出门便看到了定婴的长子,这位叫定花春,顾昭爱管他叫杏花村。

    而今定花春已是快五十岁的人了,他这人天分不错,在顾昭看来,强顾茂德十倍去,人家在工部掌着实权都正四品了。

    若不是定婴压着,这位也是个入阁的。

    定花春见顾昭出来,他也不多言,先是施礼喊了声世叔,接着一言不发的在前面带路,左拐右拐的带着顾昭便去了一处隐秘之地。

    甭说,这地儿顾昭来了这么多次,还是头回来。

    定花春将顾昭带到地方,他也不多言,只是推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他便束着袖子站在门口了。

    得了!进去吧!

    顾昭走进这件小室,一进门便看到定婴坐在正堂的位置,他身边还坐着几个人,这几个人分别是,永国公后焕海,常国公齐元景,淮国公夏侯擢,外加自己的大侄儿顾茂德。

    顾昭一进门,顾茂德赶紧站起来给顾昭施礼,并把自己的位子让了出来。

    顾昭站在那里不动,嘿嘿笑了一声到:“嘿嘿!你们几个族长玩什么呢?我就别掺合了吧……”

    说罢转身要走,后焕海立时蹦起来,一把拉住他道:“哎,我说顾老七,说正事呢,说正事呢,你胡说八道个什么啊,快来吧,赶紧坐下吧……”

    顾昭被他强拉着坐在了顾茂德位置,顾茂德笑眯眯的站在顾昭身后。

    顾昭坐稳了,行了一圈団礼这才指指身后的顾茂德道:“你们几个老东西退忒没意思了啊,我家阿德而今也扛事儿了,把我拉过来也没用,我的脾性你们也知道,我不爱掺合这些事儿,再者,也没这个脑子!”

    定婴笑笑,站起来亲手给他斟茶,斟满茶盏之后定婴才道:“不是什么大事儿,这事儿还非得跟你商议一下,怎么,看不起我!”

    顾昭一歪脖:“说这没意思的话,有啥看不起的?你说说?”

    定婴顿时窘然,虚指指他,背着手回去了。

    齐元景嘿嘿乐几声之后,也指着顾昭道:“好歹你是个长辈儿,当着晚辈儿就别说这些没边儿的虚话了,今儿请兄弟来此处,也不是旁个,乃是有要事需跟弟促坐详谈,快莫要磨牙了。”

    呦,正事儿啊,顾昭做出坐好了姿态,立时不逗了。

    定婴今儿神情十分的犹豫,竟是满腹心事儿的样子,他凝神静坐了一会子这才道:“诸位贤弟,贤侄,老夫往日俗事缠绕,各位多多担待。”

    顾昭他们赶忙道,无事。

    定婴又道:“今日请各位贤弟过来,皆因老夫年迈,已历经三朝,而今老夫年老力衰,怕是已然侍奉不动我主了。”

    呦,这是要退休的节奏啊。

    顾昭眨巴下眼睛,看老后他们不吭气,他便道:“呦,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说起这个?”

    坐在一边的齐元景道:“何止老定,老后,夏侯皆是一个意思,老一辈儿的,今后怕是就剩下你我支架了。”

    后焕海笑笑接话道:“什么叫支架不支架?老耿没了那会儿我就跟老定有了这打算,你们就说吧,人活一辈子呢,瞧瞧老耿,看着倒是吃得好,喝的好,偏偏就是成日躲在这一亩三分地,到死到死啥也空了,那也没去过是儿女都被牵连……”

    定婴点点头,倒是一脸释然之外还带了一些向往道:“还是早年间那会子,也就十四五岁儿的时候,奉父母命携琴负芨,跟着先生也曾天南地北的跑过,那会子人小,能懂什么啊……”

    定婴想起什么来的笑了一声摇摇头:“不瞒诸位,说句不恭敬失礼的话儿,那时候走得一天,累的要死要活,偏我家先生半夜不休息还要弹奏一会子,哎,那时候心里还抱怨呢,现如今想起……”定婴吧嗒下嘴巴:“那样的日子,这几十年了,再没有过了……”

    夏侯擢在一边也是连连点头,他指着外面道:“上次茶会喊你来,你非说在家看孩娃儿?忒不要脸了,看个小娃儿就等你呢?你有奶啊?见天儿不像话,躲在家里好有意思?”

    顾昭不在意的一摆手:“说你的,甭往我身上引,我可怜着呢,我家桃子可怜着呢?没个妈就算了,你们还跟他抢爹?”

    夏侯擢失笑道:“这话品着真不是滋味,啥叫跟他抢爹?我是说,上次茶会,你知道那个冯裳冯先生吧?”

    顾昭心神一动,端起茶盏喝了几口,做出不在意的样子道:“嗯,他怎么了?”

    夏侯擢道:“人家能怎么,人家好不自由,那里都去得,生就的闲云野鹤的好福气,就那天儿人家冯先生说的,去岁他去过离京八百里外的一处回元山,那山上苔封石径,静无犬吠,露滴松枝,花间斜影,过得几山,还能看到满山的梨花尽放,还有平凉溪潭,荷叶宿露,花鸟绕亭……”

    说到这里,夏侯擢站起来看看外面的小花园子,他不屑的撇撇嘴儿:“瞧瞧人家的日子!拿着不多的钱儿,哪里没去过,什么好景致没看过!人家可不白活着,哪都知道,啥都吃过,跟人比比,我们,乡下人尔!我们听的那叫个向往,这倒好,说是大富贵了,啥也有了,可拿着大钱尽修小花园子了!”

    定婴也是连连点头道:“可不,看来看去还也就是这四方天儿,成堆成堆的花钱儿,还不就是出不得京师,就家里这两亩地里瞎折腾!今儿折腾的个青州景儿,明儿弄个甘州石头!

    这不!我们几个商议了一下,那朝上瞧着我主年纪还小着呢,我们怎么折腾也熬不出四朝去!嘿!一咬牙,我们就准备一起告老,收拾收拾,我们也学学人家,一起过过闲云野鹤的好日子不是。”

    顾昭端起茶盏,心下想,这个冯裳倒是个能够的,天生的一个纵横家,到处说闲话骗吃喝的主儿,这顿大忽悠,一忽悠朝廷上少了整三个超品大员。

    后焕海连连点头:“是呀,劳心劳力一辈子,人冯先生说的可真没错儿,你说我们,降世录护身,管他几代帝王去,凭着家里谁去熬着,也不就是这么点儿意思!

    上面一个萝卜一个坑儿的,见天儿窝在那里讨人嫌弃不是,老庄那些年轻辈儿的看我们就愁,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儿的,得了,别熬了,我们啊,集体给人家腾地儿,这人,就得给自己活上几天,才是真有意思不是?”

    顾昭轻笑道:“哦,这是想开了!”好事儿啊,他家阿润早看这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不顺眼了,他得点点火。

    定婴点点头:“是呀,想开了,都六七十岁了,我们身子骨还成,这三朝怕是大梁最颠簸的三朝,也是祖宗庇佑,我们好歹能混个三朝,以后他们啊,怕是没这个好机遇了!”

    顾昭也是点点头,可不就是这个意思,一朝开国,一朝稳定,一朝安了民心开了盛世,这几位怕是要上了史书的,现在收手,那都是名臣的款儿。

    想到这里,顾昭顿时一脸羡慕的道:“这么说,几位哥哥是要相跟着出去玩儿了?”

    定婴脸上泛着红色道:“可不就是要出去玩了么?羡慕吧,嘿嘿,你就甭想了……老夫看你那迁丁司才刚起头,想出去啊!你也去不得!”

    顾昭做出嗔怪的样子:“呸,好端端的喊了我来,哦,这是眼气儿我呢?”

    他做出要走的样子,立时被一边的齐元景拉住:“嘿!想跑没门,喊你来羡慕羡慕是一条,还有几桩事儿要找你呢,赶紧给我坐下吧……”

    顾昭眨巴下眼睛坐下又道:“找我?我能顶什么用处,怎么的?想去绝户郡开荒去?”

    后焕海笑骂道:“都老胳膊老腿儿的,我们有病啊,我们开荒去……”说到此处,他对外面喊到:“都进来吧!”

    这屋内门帘一开,先进来的是定花春,他后面跟着的是夏侯仪他们。

    这几位都是护帝六星第二代的嫡出子嗣,而今竟然顾茂昌也跟在后面,竟是一个庶出的都没有。

    这是什么意思?顾昭不动了,纳闷的看看定婴。

    定婴笑笑,指指顾昭跟齐元景道:“给你们两位叔叔磕头。”

    顾茂德从顾昭身后站出来,排在那队伍里,一起跟着跪下,一起磕了三个头。

    顾昭看老齐不动,他也不动了,反正,老齐本事没他大,老齐都能办,对他来说想必不难。

    这些人磕完头也不动,依旧跪着。

    顾昭就纳闷了:“起来吧!等着拿钱呢?还没到过年呢!”

    定婴笑眯眯的道:“可不能起,你还没答应呢!”

    顾昭失笑道:“你还没说啥事儿,强拉了我,叨咕了一堆儿废话,又架着我跟老齐火上燎烧!说什么事儿吧,朝上的事儿找老齐,借钱找我没问题!”

    后焕海笑道:“不找你借钱,找你借点势。”

    嗯?顾昭顿时纳闷了,他又有哪门的势力值得受这几个响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