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9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天承十八年春夏交接,桃子染了百日咳,一到晚上,咳个不停,那咳嗽声扯得顾昭心里撕心裂肺的难受,恨不能替孩子咳去。

    桃子是常嗮太阳,常见风的孩子,顾昭并未像古代的宝贝蛋儿一般在家里精心养育,他几乎把现代人能知道的所有育儿经验都拿来用了。

    奈何,一个小人长成大人,这其中的波折,艰难,是不能用语言来轻易描述的,以前常有一句话,叫生恩大还是养恩大,顾昭现在以个人的立场来说这个问题,这个就是,养恩比生恩大,时间越长,恩情越大。

    一个小儿自几月起,夜夜不得安眠,双足不落地,父母便如身上挂着一块肉到处走一般,最可怕的是,这块肉还要长大……

    桃子病的很重,顾昭本就清瘦,如此便又瘦了一圈去,他不是不信任那些奶娘,他只是认为人的每一天都应该跟自己最重要的人在一起,这样才最正确,不是说你有能力了,就将情感取了巧。

    住在躯壳里的心是不会骗你的。

    顾昭待桃子自然是万分精心,可桃子依旧生了病,最初只是小小的咳嗽……

    五六个太医来诊过了,说是得了风寒,一连好几天,甜的什么枇杷膏、雪梨汁吃下去没见效,顾昭又咬咬牙给娃灌了苦巴巴的药汤子,仍不见起色,眼见小桃子睡不好觉,吃不好饭,一天到晚咳得小脸通红,啼哭声渐渐暗哑下去,若是其它还好说,顾昭能感觉到他的心疼的直抽抽,就恨不得以身代之。

    桃子这一咳便没完没了,从初春竟走到了夏末,到了后来竟是夜里低烧,来来回回折腾个没完。

    到了这个时候,顾昭已然全然不顾,他觉着这时候谁能帮帮孩子,就是给他一半家业他也是愿意的,孩子太受罪了。

    桃子的乳娘见孩子哭得实在心疼,郡王爷又急得没办法,便跟顾昭说:“我们乡下有这样的说法,若孩子不好养,带孩子找棵槐树认个干爹就能顺顺当当,长命百岁。不是奴婢多嘴,这小儿啊,生下来娇娇弱弱,本就难养,可偏偏咱家小世子以后又要抗这么大的家业……”

    可怜顾昭来自现代社会,啥玩意都懂,啥玩意儿都知道,偏偏现在他做了父母,竟什么批判意识也没了,俯视的角度也不见了,一个三十出头的奶娘讲的封建迷信的话,她竟听住了。

    “老话说得好,金木水火土,这五行平衡了,还要讲究个八字儿相合,郡王爷许是小王爷那里轻了一点,依着奴婢看……郡王爷赎罪!”

    奶娘忽然想起什么,顿时脸色刷白。

    顾昭看奶娘有些不敢说,毕竟,这个有关于神婆子,阴阳八卦什么的,到底是犯忌讳。

    他便笑笑道:“你也是为他好,疼他才说,没事儿,你说吧,恕你无罪!”

    奶娘犹豫了一下,又看着桃子可怜,她全家的前程可都压在小主子身上,再者,养到现在,那也是真有了感情,是真心疼。

    咬咬牙,奶娘便低声道:“我们乡下兴这个……因那槐树易种好活,又常常能长千百年,再者,人不好养,树可好种易活,认个槐爹也能骗骗……”

    奶娘指指上天,一脸神秘。

    顾昭这一刻,几乎是没有多想的,他立时便变成封建迷信的拥护者,马上追问细节道:“可有什么讲究?”

    奶娘见堂堂郡王爷都信了,便立时有了些成就感,此时她带着一丝可见的虚荣感道:“那能有啥?不难!也就是找村里识字儿的先生看看,跟着八字儿,算出天气时辰,到时候,寻上红布准备好祭品,到日子带着娃儿,寻有年纪的老槐,围了红布,献上祭品,认了槐爹,以后逢年节,生日都要去献祭……”

    顾昭连连点头,打发走奶娘之后,他正要寻人去找赵淳润问问,却不想,他家阿润竟在下朝的时候指了钦天监的常大人过来。

    直到此刻顾昭方觉悲哀,这古代,就是皇帝的孩子得了病,那也是虐的你不要不要的。

    床上的孩子又咳嗽了几声,顾昭过去低头看他,此时已然会冒几个字儿的桃子可怜巴巴的看着顾昭,这孩子精灵,他先看的是顾昭的手,见没有药碗,小脸上竟然泛出一丝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这才多大?怎么这么聪明啊!怎么这么精灵啊!怎么这么可怜啊!

    顾昭哭笑不得,又是难过,又是心酸,想起上辈子小孩子一见白大褂就哭的景象,此时,白大褂换成药碗,药勺子效果竟然是一样的。

    为了哄桃子吃药,顾昭已然神经了,胡说八道不算,他这张云淡风轻的脸,已然能挤出六小龄童的绝技,竟是什么面皮都不要了。

    却说常大人早在宫里听说了宁郡王府的事儿,说老实话,这钦天监人才多,干啥的都有。

    不过这位常大人却是做皇帝出行,大军出征,祭天这样的大事儿的。

    如今陛下忽然指他来,虽他心里不高兴,可到也没带出来,钦天监就是那么个芝麻绿豆儿的前程,五品顶了天了了,得了!就当是结个善缘吧!

    常大人到了宁郡王府,顾昭亲自接待了他,寒暄没几句,顾昭便很直接的说出奶娘的话。

    这位常大人顿时松了一口气儿,心道,奶奶的,老子是算天气儿,算国事的,总算是你家有个章程,这不用担责任了。

    顾昭涎着脸跟这位常大人讲:“大人您一向做的是观天象,测天下的大事,本王这也是……急病乱投医,实在是没辙了……”

    常大人想,这位郡王爷并不像传闻那么可恶,至少这片爱子之心不虚,于是微笑着捋捋胡须道:“宁郡王言重,您一片爱子之心,加之小世子又是独苗儿,难免就慌了心神,老夫看来,这法子却也不错,其实上京周围有这个风俗时来已久,是早就有的法子。”

    顾昭顿时惊讶了,睁大了眼睛问道:“是么?这样啊!”

    常大人笑笑,又摸摸胡须道:“不止槐爹,小臣老家那边还有认石爹,土地爹的,这法子时来已久,想是顶用的,不然也不会传承了这么些年……”

    顾昭松了一口气一般的连连点头,确信无疑,他已然开始自己骗自己了。

    常大人继续道:“槐,树之寿者也,时有千百年之材,且‘槐’与‘魁’相近,兼有举仕夺魁之吉,有如长处,世人依之傍之效之,甚尔认槐为父之事,亦有情由。”

    顾昭听得连连点头,只问:“这认父之礼,可有讲究?”

    常大人道:“自然是有的,劳烦王爷取小世子八字来与下官看看,看完,咱们再做打算。”

    顾昭忙命人回后堂取来。

    这位常大人看了一会便闭上了眼睛。

    顾昭此刻便想,嗯,这会子倒是有些街头算卦的风范了……

    常大人掐算一阵,提笔写:“上京松风河,西岸,出东门,向北二十里,有一株三百年老槐,那边方向与小世子八字互补……”

    常大人如此这般的吩咐了一遍,顾昭自己怕记错了,还命人详细的写了下来。

    却说那一日卯时五更鼓前,天色还黑漆漆的,宁郡王府便倾巢出动大搞封建迷信活动。

    按道理,此时城门还不得开,没事儿,咱家后门大,顾昭怀里揣着一张开城门的手令,穿着棕红色的袍子,带着家里祭祖的时候带的冠子。

    他背着捂的严严实实的桃子,手里举着一个桃树枝枝,那枝枝上还挂着纸剪着的纸钱。

    这钱也是买路钱,不过不用人撒,是随风吹,若有吹出去的,便是路上有et或者什么拿去买烧饼了。

    新仔他们在后面抬着烹好的大牛头,大猪头,大羊头,外加烧鸡,烧鸭,点心等就不一一列举,总之,这挂鬼祟的队伍足有半里地那么长。

    按照常大人吩咐的,这一路,从顾昭到家人是不许随意说话,不许随意与人搭腔的,据说是要骗过上天,如此,这一行人俱都穿着软底儿鞋子。

    因上京是龙宿之地不得惊扰,他们必须步行出京城。

    顾昭出门之后便开始担心,咋办?他见天跟龙同居,早就惊了,这龙还夜夜不得安眠,这可如何是好。

    带着这样的担心,顾昭越发态度诚恳,听着身后包裹里桃子的咳嗽声,顾昭浑身都露着一股子虔诚劲儿。

    都敢编神仙,伪造神迹,假封神,杜撰降世录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虔诚个什么劲儿。

    许,这就是天下父母,跟别人一脸认真的描述,我家孩子是要做科学家的心情是一样的吧?

    大概!

    此时,上京御街两边的一些专门为上早朝大臣服务的早点铺子,才将将开了板儿,虽这些权贵大臣都素日庶民并不得见,可御街两边儿的起大早的铺子,可见得都不带见了。

    却说这天早上,定婴大人起了个大早,他没在家里用早膳,是直接去了御街的,像他这样的国公也依旧有庶民情怀,每次接地气的时间他都十分珍惜。

    没办法,平时前呼后拥的,这样安静的出来,安静的吃一个豆沙馅儿的烧饼,外加一碗豆腐汤,对他来说是一天最清闲的时间。

    加之年纪越发老迈之后,他越要勤奋,越要比任何人都起得早,越要显示自己无需告老,还浑身都有精神。

    定婴大人坐着家里的轿子到了烧饼铺外,才刚刚下轿子,就差点摔个狗啃泥。

    无它!任谁见到鬼子进村一般的队伍,都会唬上一跳!更何况此时天色昏暗,搞不清状况的许还以为是刺客呢!

    定婴大人被人围在中间,支着脑袋看着越来越近的队伍,然顿时瞪大了眼睛……

    顾昭早就看到了前面的大轿子,他心里一慌,便开始默念:

    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他们就这样鬼祟的飘了过去……

    定婴是个有年岁的老人,顿时便明白了。

    可明白了,他也不能失礼啊,于是他扒拉开人群,咳嗽几声对着黑乎乎的天空开始大声道:

    “哎呦!今儿天气不错啊!老夫总是第一个上朝,王记!嗯,烧饼最好吃,尤其是豆沙馅儿的……”

    王尼玛个头!黑乎乎的天气不错个头!

    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又走了没多一会……顾昭顿时发现了个新世界,他看到庄成秀跟云良鬼鬼祟祟的从一个小巷子里出来,一个往街对面的铺子去了,一个一边拍打袖子,一边上小巷子口的马车?

    可怜庄秀成大人一生最重他那张伪君子的面皮,大清早的猛的被吓了一跳,马凳没踩好,庄大人一脚迈空趴在了车上……

    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顾昭继续往前走着……却不想身后传来一声吟诗歌般的声音道:“咳……嗯嗯……今儿天气不错,昨晚我跟云良大人秉烛夜谈,赏月吟诗喝小酒……人生得一挚友!嗯……快哉!快哉……”

    有□□有□□……不对!

    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又走得一会子,迎面遇到一群轿子,没办法,大臣们也爱扎堆上学去……

    这下热闹了,这是一群低阶官员,他们先是观察,接着看到是超品的郡王爷,还是当今最大的宠臣,权势滔天,管着陛下的私库……

    总之招惹不起,他们便急急的的下了轿子,分列两队在路边鞠躬……

    跟送烈士英灵一般的啊……

    哎!你们别看我,我也别看你们……

    看不见,看不见……统统看不见……

    就这样,兄弟哥俩好在路边吃油饼喝油茶的顾茂德兄弟俩果然假装没看到,可怜顾茂德新作的官服,却被他弟弟一口油茶喷个正着……

    这一路真可以说是走的千难万难,好不容易走到上京东门,拿着手令举了个高高,此时顾昭的脸上已然*辣的可以摊鸡蛋了……

    却不想,刚在大臣们面前丢了人,这东门一开,那门外齐刷刷的站了两排人,今儿常大人没算错,吉日!大吉日!因此,这城里的城隍老爷还办了庙会。

    那城门外早就有各路客商,还有等着开城门的来赶庙会的人等。

    于是,顾昭他们继续装聋作哑,很鬼祟的往外走……

    此时,天约莫明了起来,那等待进城的队伍里,忽然拉出一辆驴车,驴车内,冯裳撩着帘子看着天空道:“嗯!今儿天气不错,某本想进城访友,看着天气,却正是踏青的好日子,如此便不去了!踏青去也……”

    顾昭狼狈的上了城门口预备好的车子,车子后现如今还跟了冯裳。

    他们呼啦啦席卷了三十多辆车往城北二十里处,寻槐爹去了……

    不说,古人的智慧,那还真有大智慧。

    虽寻槐爹丢了一次脸,可自打认了槐爹,没两天,桃子他竟然好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