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8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那日半夜,桃子不知道如何竟是怎么都不睡,才在怀里困下,被奶娘一抱就哭声震天,抱回来在顾昭怀里颠睡了,再抱走,继续哭,再回……

    周而复始……

    顾昭简直扛不住,只能抱着他倚在床头的木栏上半睡不睡,赵淳润看着瘦了三圈的阿昭,已经心疼暗悔了不知道多少回。

    丑时末刻,熟睡的桃子忽然就若被谁掐了一把般的尖声啼哭起来,顾昭猛一睁眼,站在地上正要继续颠,却不想外面孙希积极喘喘的声音传来。

    “万岁爷,郡王爷!宫内起火!”

    赵淳润猛的坐起大声道:“来人,去探!”

    门口不知道谁应了一声后,顾昭双手紧搂着桃子,心里跳的扑通扑通的!

    他也不知道想起什么来,忽然隔着窗户对外吩咐道:“熄灯!”

    门外得令,没多久,家里所有的灯火全然熄灭,宁郡王府堕入黑暗。

    此时桃子终于不哭了,安慰的握着小拳头睡在襁褓内,顾昭怜惜的用脸贴着他的脸,只觉着心里一片柔软,他笑着道:“这孩子,竟是知道什么了!”

    赵淳润从后面抱住他轻笑道:“孩儿眼清心明,谁能想到这个小东西这般精怪!”

    桃子夜惊这件事顿时令赵淳润觉着,这个小家伙倒是有些来历,从此待他更是不同。

    皇宫内大火越烧越大,暗卫过去探查没多久回来禀道,太监□□了,看方向人流竟是往宫内皇帝修行的大殿去了。

    赵淳润不紧不慢的命人侍奉他穿衣,还不紧不慢的选了衣裳的款式,一边穿他一边轻笑道:“怪不得找不到呢,朕竟不知道他们竟躲在朕的外宫……呵……”

    在一边侍奉的孙希不敢言语,甭管里宫外宫那都是他的错儿,哎!

    顾昭将熟睡的桃子放在奶娘的怀里,命她们远远的抱走莫要惊了。

    待那群人走远了,顾昭这才回头吩咐:“来人,派人守住那边的假山口,侍奉本王更衣!”

    天承帝这些年压根不去后宫,因他废黜后宫,除处理政事,他便在宫内修身养性,拈香念经。

    民间管这位皇帝私下里叫出家皇帝。

    那会子顾昭还嘲笑他倒插门,可不是出嫁到自己家了么!

    宁王府的暗卫从未这般露过脸,他们聚集在院中的假山密道口,不管宫中大火如何燃烧,这郡王府都一片黑暗。

    一直到卯时初刻,天蒙蒙亮那会子,密道口才出现几条人影,暗卫一拥而上捂嘴套麻袋的捆到一边。

    却说,昀光聚拢了自己在外宫多年的力量,带着一二百人在四处点火杀人。

    最初他们还能遇到一些反抗,待杀入内宫之后,却不想内宫是那样的景象,干净!干净的人迹罕见,干净的到处都是空殿。

    宫女,嫔妃,这些曾花团锦簇的景色早就被赵淳润收拾的干干净净,竟只剩了干杂活的内宫宦官。

    原想杀些大鱼搅乱春水的昀光此时方觉不对,却也无所谓,他带着一众太监又呼啦啦的往皇帝修行念经的永安宫杀去。

    这次到遇到了阻碍,一直折腾到天明时分,昀光才杀入永安宫,却不想,这里除却佛像,皇帝竟然不在?

    此时,昀光早就杀红了眼睛,逃了?没门!他安排人一边找密道,一边四处点火……

    毁了吧,毁掉这座深宫!皇上!您看到了么,老奴给您报仇了!

    皇上啊,老奴将这座城烧给您,这是您的东西,现在物归原主。

    炽热的火映红了天空,外宫侍卫的喊杀声隐约着传来,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找到了,在佛像后面呢……皇帝老儿从这里逃了……”

    昀光一摆手,那些人便一跃而入,顺着密道追去……

    昀光抬起头看着纯然慈悲的佛像,他想起很多事情,想起前朝民不聊生,想起家乡饥荒,他阿奶抱着人牙子的腿一边哭一边求道,阿爷行行好,带他去吧,让他活吧,他吃不太多又勤快……

    大雨里,一群小太监跪在青石板上,边上站着提着板子的师傅,一边抽打,一边喊着,跪!起!跪!起……,昀光跌倒在地,师傅提着板子没头没脸的往他身上打,雨水夹着鲜血冲洗着宫里的青砖……

    那一年自己多少岁来着,昀光忘记了,他自己的先帝就如太阳神一般的出现了,前朝灭了……

    那一刻风停了,雨住了,先帝穿着铠甲,手上的冰刃还往下面滴答血,前朝就那样没了

    先帝头顶上顶着金光,救了自己,还给自己起了名字……

    他又想起……先帝拿着毛笔在纸张上写着“昀”!

    写完,他笑笑对自己抬头说,昀,是日照,是光彩,以后你就叫昀光吧……

    从此他就有了名儿。

    多少年过去了呢?

    昀光微微的摇头,他都记不得了,这些年,他无数次梦到先帝,他早就想着跟着去了,可又不能去啊!!

    那个不争气的东西,一没本事,二没胆量,而今想起,他竟一丝半点不若先帝,最后闻听大事,竟自从楼顶跃下。

    赵元项不知,他这轻轻一跃,便毁灭了昀光后半生所有的念想。

    昀光就是再恨他不争气,他也是先帝血脉,也是昀光举起的大旗。

    这孩子是他一手养起来的,竟也是他一手逼迫跳楼的,昀光无法面对,万念俱灰。

    想当初,他是如何想的,他得活着,必须活着!先帝爷死了,得有人替他说话啊!他得告诉这天下人,这天下是他的先帝打下来的,为了这天下先帝爷残了一只眼睛,为了这天下,先帝爷呕心沥血……

    他的先帝爷才是正统,那位子上的只不过是个弑兄篡位的谋逆而已,他是伪帝!伪帝!!!!!!!

    昀光想告诉天下人,赵淳润是伪帝,可是又有谁信呢,谁会听他说呢?

    也许,这才是冯裳说了之后,一腔怨气全部泼在护帝六星上的根本原因吧,在昀光看来,六星有今日,全是先帝爷的恩典,恩德。

    可是结果是什么呢,这些人竟无有一位为先帝喊冤……

    昀光一直咬牙活着,他觉着,世上总有报应的,老天爷睁着眼呢!

    他得活着!他要看看这个人的下场,他要看着他不得好死……

    最重要的是,先帝还有血脉,他得守着,他得养着,他得陪着这条根儿一天天的煎熬啊……

    可熬到后来,六星是假的,降世录竟也是假的,闹大最后……赵元项竟跳楼了!

    心有百志,年老体衰,途末奈何……

    身后的喊杀声越来越烈,昀光在屋内找到盆子,给自己端端正正的洗了脸,他将伪装在脸上的假物一点点的抠下,正式露出他大内总管太监的那张真容。

    那些假物在他脸上带了许多年,很多竟如长在脸上一般,昀光仿若不觉疼,连着假肉带他的皮子一起强拉下来。

    鲜血滴答,滴答的从脸上流下……

    昀光端正了自己的衣冠,从一边的神台上取下香,点燃了香,他慢慢的走到院里插好,对着天空嘟囔道:“先帝……昀光老了……等不到下场了……”

    “先帝啊!您的儿子不争气啊!!”

    “先帝啊!您的江山,昀光帮您抢不回来了……”

    “先帝啊!您还记得我吗?可别忘了我啊……”

    先帝啊,老奴老了……老奴就要去了……您可别忘了我,记得老奴啊……

    您可记得接我啊……

    昀光步履的蹒跚的磕了几个头,从怀里取出纸钱四处撒去……

    一边洒,他一边道:“过路的神仙!买路喽……买路喽……”

    他念叨着……慢慢走入密道……

    昀光并没有烧这座宫,许是因为此地有佛,普度众生,他而今要去了,便不敢得罪神仙吧……

    谁知道呢……

    昀光扶着密道的墙,走呀,走呀……前面越来越亮,他沿着光芒而去,终于……他走了出去……

    当眼睛适应了光线后,昀光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穿着四爪蟒袍,相貌俊秀的人……

    此时,顾昭坐在假山外的椅子上已然喝了三盏茶,吃了七八块点心,他等啊,等啊,到了最后,却万万没想到,竟等出一个没有面皮,脸上全是血的怪物!

    吃着点心的手,停顿了一下,顾昭吸吸鼻子,呆呆的看着这怪物……

    他道:“什么鬼!”

    那怪物发出桀桀桀桀的笑声,笑得一会子,他竟无比骄傲的说:“老夫昀光是也!”

    顾昭郁闷的看着他,脸上充满疑惑的问:“昀光又是什么鬼?”

    昀光哈哈大笑:“老夫是索命报仇的鬼!”

    顾昭捏捏鼻子,摇摇头:“得了!大太阳底下,甭吓唬人了,还索命报仇呢,都这时候了……”

    昀光笑了一会,开始认真的上下打量顾昭。

    一辈子的深宫生活,见惯了这人世间的种种因果,仿若鬼使神差,昀光忽然就明白了,他若打通任督二脉一般的就明白了……

    赵淳润是如何得到力量的,如何从寺庙里挣脱出来的,他如何上位的,如何驱散后宫近二十年修身养性……

    是呀!他全明白了……

    有人踢了昀光一脚叫他跪下,昀光挣扎的又站起,又被踢倒……

    一直到面前这人摆摆手表示不计较了……

    昀光就那样站着,他歪着头一脸鲜血的指着顾昭笑的撕心裂肺……

    竟是这样啊!谁能想到呢……

    这世上竟有这样的情义,竟有这样的相守,他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宁郡王二十年不娶,为什么赵淳润二十年修佛……

    这世上真的有这样的情感吗?

    他笑了一会,想问顾昭,你求的是什么?想要什么?想等什么?

    可到了这会子,他却什么都不想问了……

    他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哭到最后一口鲜血喷出……

    他躺在地上看着天空嘟囔到:“……先帝啊……老奴就是个太监啊……是么……是啊……”

    顾昭左右看看,有些不明白这人发的是什么疯,怎么就哭成这样了呢……

    他走过去,蹲下身子,捅了捅这人,听他嘟囔了许多话,可是到了后来他就听明白一句……

    “下辈子……就做一只鸟吧……”

    昀光死了,他说,下辈子要做一只鸟!

    顾昭纳闷的看着天空,半响之后他才摇摇头道:“他向往自由!”

    天承十七年的纷乱终于过去,上面说,是前朝余孽祸乱。

    至于为什么要找耿国公下手,自然是护帝六星守护帝星,谋逆之事自然先找六星下手才是正途。

    凶案有了结果,天下太平,于上于下这总算是有个交代了……

    至于真凶昀光,那又是谁?赵淳润怎么可能将他与赵淳熙的恩怨大白天下,这事儿,便只能再次推到前朝身上……

    那些祸乱的太监,当夜就一起处死,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这年年尾,冯裳又骑着他家的老驴走在上京的石板路上,他去了一家当铺,用当铺赎出一个盒子抱在怀里回了家……

    出当铺的时候,一群鸽子飞在上京冬日的天空,冯裳看着天空,嘴巴里念叨了一个名字:“昀光!”

    天承十七年,昀光的遗书是那样写着:

    某顿首再拜,思赞足下:

    与君结识,此乃命定,老夫常想,人生种种,莫若如梦。

    想老夫出生寒微,家业艰辛,前朝净身入宫,得伴敬帝左右,伏先帝之恩,位至三品,总领从官,与闻政事。

    奈风雨无常,乡园多故,遭变之时,横被口语,本欲随驾,以报殊遇,岂意得全首领,委身外园,残喘于世。又闻太子遗世,幸宁心哉。

    事君犹事父与事天,父不可欺,天不可怨,君父之仇,不共戴天,有贼不讨,则故君不得书葬,新君不得书即位。遥当年,燕王借密王之刀,图先君之命,又屠密王,盗得世人之义;又辱主我之命,以厚其德,再广寺兴佛,以彰其仁。临难苟免,非我本怀,偷生视息,更何所待,遂,重招旧部,广纳义士,击楫枕戈,佐我公子,复我家国,雪我旧耻。

    护帝六星,纵有前嫌,国公之案一白,定当同仇,此际,敌散我聚,敌明我暗,务速速根除,一为断敌手足,再可免除后患,诫身后诸公:毋贪瞬息之荣,须恪光复之志。

    承志之心,或为一己之愿,印信之物,藏于上京合安当铺,票据随附。此物本当交付太子,奈太子懦弱,不惜自残以明志。公若无力,尽可听任,自谋生路,从此雨萍风絮,微尘弱草,各无相干。平国公一事渐已败露,未几必寻踪而至,某以破败之残躯,负荷此事,以保万全,切勿心伤,此后多舛,且自保重。

    敬布腹心,伫闻明教,江天在望,延跂为劳,书不宣意。抆血布此,不能更言。

    某此生俯仰诸事,无愧于心,大事终了,是时候面圣了……

    知名不具。

    天承十七年,耿成走了,昀光走了,冯裳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