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5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济北王从楼上跌落,摔的接连昏迷三日还没醒,如此,打有了济北王府这地儿,他府里就没这样热闹过。

    宗室,朝中大臣,加之今上每天都要赐下东西,加之来看了一次,这里立刻多了许多人。

    他家里也没个做主的,男人伤了天便塌了,徒留后面几位通房小妾,还有个吃奶的娃娃在家里颤颤巍巍的不知如何是好。

    后燕王来了看着实在不像话,便打发了自己府里的二总管来这边帮忙,这才好些。

    今上许是为了体面,难得的他就露了一些慈爱,伤的第二日来看了一次,第三日上午又来看了一次,还在济北王的床边坐了许久。

    大家原以为济北王必死,别无所忌讳的来转悠,生生把探病变成了八卦交流会,后御医再三表示,死不了,看病的便一哄而散了。

    这日一大早,顾茂德也去济北王府转悠了一次,转完,他直接回了家,一进门他便看到妾室江氏在给妻子苏氏梳头,江氏看顾茂德进门,眼圈顿时一红。

    顾茂德不爱看她这副胎像,摆手厌恶的便叫她下去了。

    苏氏心里满意,便站起来亲手给丈夫端了茶,问了外面的事情。

    “老爷,都说那府上不成了?”

    顾茂德摇摇头:“看着倒是重,不成了倒也不至于。”

    苏氏笑了笑道:“呦,这一大早可是白忙活了,我还叫他们把祭棚找出来了呢。”

    顾茂德想了下,忽问了一句:“那顶?”

    苏氏道:“七年那会做的那顶青云纹的,老爷问这个作甚?”

    顾茂德微微摇头,他那里是问这个,他是问钱呢。

    而今他是族长了,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他又生性老实不像父亲活泛,家里经历了一次大分家,除却给茂昌的大头,还有庶子,庶女都分走了不菲的家。

    而今这家里的家学,族中花销,日常婚丧嫁娶,他扛的有些费劲儿。

    再者,而今家里与以往不同,过去小叔叔年年贴补,那都是看着老爷子的面儿,可自打那年大分家,家里乱七八糟没看顾好,老母亲去世之后,小叔叔那头多少便有了怨,这个大头便没了。

    再者,老太太活着那会子拿她自己的私房添家里,可如今老太太的私房是给了茂昌的,因为他袭爵了。

    顾茂德是受过最正统教育的宗族子弟,他稳重心正,什么都按照规矩办,这家便不如以前富裕,亏得苏氏管家很多年,夫妻齐心倒也支撑下来了。

    顾茂德知道小叔叔不爱搭理自己,有气有怨,可是这事儿能怪他么?

    他是顾岩的儿子,自然是要把父亲放在家里孝敬。

    也不知道小叔叔怎么想的,见天来家里不说,还带着老父亲到处跑,有些话小叔叔听不到,可是他却是知道的,外面说他对老国公照顾不周,他到想照顾!可小叔叔让么?

    而今老爹爹吃的用的,具是郡王府送来的,他们夫妇准备的到底也没小叔叔那边好,这一来二去苏氏落了埋怨,女人家想不开,便跟小叔叔有了怨怼,把个顾茂德夹在当中了。

    苏氏熬了几十年才当家,这倒好,而今还有个身强力壮的长辈在脑袋上挂着,她的日子那才叫难受呢。

    不说顾茂德难为,话说回来,这夫妇正在闲话,苏氏忽然又点了个天雷,当下炸的顾茂德又想哭了。

    “老爷……”苏氏咬咬牙,终归还是说了出来:“允真媳妇今儿早上来说,说是小叔叔给允药置了产。”

    顾茂德顿时呆了,他知道,自己一不小心又做错了!

    他是族长好么,小叔叔你要不要每次都这样狠狠的打脸?允药那边夹着个老姨娘,还有老三家的嫡出子女,他这个伯伯就是贴,按道理都不该贴个外室子,难道他不知道允药不好过?他是不能开这个口子啊!

    小半天,顾茂德方说:“怪不得茂明哭成那样,就是不说得罪了那个!”

    苏氏脸色也有些白:“可不是,这一竿子几万里出去,我前些日子还纳闷呢,看着提了一下,这事儿可咋好?”

    咋好?咋也不好,他顾茂德是缺了哪门子的德行,而今见天儿被人这样打脸还不能说。

    屋内安静下来,顾茂德闭着眼睛想了半天才叫人进,命他们去找允药来。

    得,叔爷爷给资产,他顾茂德穷,便给这个孩子找个差事儿吧……

    可,允药到底能干什么呢?

    思来想去的,许是灵光一闪,顾茂德忽想起一件事,而今家里这场大富贵是小叔叔杜撰出来的,当年知道的当事人有四位,他与阿父,小叔叔与茂丙。

    说老实话,这事儿就如一块大石头一般,一直沉重的压在顾茂德的身上,他竟没有一日睡过整觉的。

    而今小叔叔那边他是不担心,可是茂丙呢?这人一去五六年,滞留那边马场不回,人就如风筝一般儿的放出去,顾茂德看不到人,手里不握线就没什么安全感。

    不若,便把允药送过去吧,私下里看着,有什么消息他也能随时掌握一下。

    如此,这夫妇俩在屋子里谈了许久,苏氏便把自己家远房的侄女做主给了允药,顾茂德出去给侄儿跑了关系,弄了个六品推官打发他去茂丙那边当差去了。

    那日允药来,顾茂德关起门来与自己侄儿将当年的事情,半点没隐瞒的全都说了,他爹如何不争气,如何死的,他是如何想的,咱家现在如何,为何不能管你等等之类……

    总归是一条藤上的瓜儿,这伯侄两人都双眼红肿的出了门,允药心里的疙瘩没了,他伯伯又给了他前程,私下里有了吩咐,他便准备成亲,而后满心满眼的准备出去当差了。

    也正是那日,着伯侄二人刚开门出来,眼里的泪才抹干,却不想,那门口定九先生竟趿拉着一只鞋,另外一只也不知道跑飞到了那里。

    跑到面前,他叫道:“国公!出大事儿了!”

    顾茂德到底有些气魄,便稳当当的问他:“先生莫慌,万事有我,你先喘口气,到底出了何事儿?”

    定九喘了一会,扶着膝盖道:“才将……才将……才将街上说,说卫国公府满门都死了!!!”

    “啊?”

    顾茂德大惊失色,先是往外跑,却不想身后定九先生拉住他道:“我也是才将在街上听到,竟不知道真假,只碧落山上冲下好些人,说今儿大早上,老国公带着全家去庙里上香,那边主持也是得了消息的,就大早上在山门外面等,这眼见着时候不早,就打发了知客僧下去寻,这一寻……便寻到山崖下……”

    定九先生面目青紫嘴巴直哆嗦的道:“老国公全家坐了二十多辆大车,一辆没跑,而今都在碧落山梅安崖下呢?那边说……几十口子人,竟没有一人脑袋在肩膀上的……”

    顾茂德浑身都木了,护帝六星俗了讲也是同气连枝,这件事直接打的就是六星的脸,一时间,顾茂德脸上竟火辣辣的。

    他茫然的四处看看,手里无依无靠的,他脚下虚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没多久,苏氏也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虽不是自己家亲戚,这可太吓人了。

    待确定此事之后,顾茂德慌忙换了素色的衣裳,出门先往郡王府跑,到那边之后早有新仔等着,见他来便赶紧私下道:“大爷,七老爷吩咐,教您甭慌,只……此事案情未明,叫家里紧守门户……”

    顾茂德此时顿时得了主心骨,竟是毫无顾忌的拉住新仔的手一叠声的道:“正是如此,正是如此!合该如此,是这个道理……来人!来人!”

    “老爷!”

    “赶紧……赶紧回去,取家里的牌子,去外面调人来……”

    新仔赶紧又道:“您甭急,这边安排好了,七爷的意思,把府外的先接家里去……”

    顾茂德又脚下虚软的往回走,没走几步却被拦住,那边有人道,哪也去不得了,上京四门紧闭,封城了。

    那日,老国公耿成做得一个美梦,他梦见故乡的山上枫叶全红了,红的那个旺盛……那叶子一片一片的连成了火红的云彩,他看到童年的自己在山上跑着,他爬到最高处,站在那里看着远方的官道。

    很小的时候,耿成便那样跑,他爹爹在外征战,每次出门都骗他说,明日就回来。

    结果,明日复明日,他爹到底没回来。

    耿成童年那会,就爱往后山跑,他想阿父归家,自己一眼便能看到他。

    有多少年没做这样的梦了?耿成梦到,他在火红的枫叶里跑着,蹦着,他可以跳很高很高,他跑啊,叫啊!终于攀爬到顶,他站了没多一会,便看到阿父骑着大黑马远远飞驰而来,唤他乳名!

    耿老国公起来之后,泪流满面,他坐在家里犹如有了心事儿一般,心里麻麻的,魂不守舍的,往日最爱跟小儿幼女嬉戏的游戏也不做了,也不叫杂艺来家热闹了……

    这日也是巧,大早上冯先生到了家里,他便与他说起此梦,冯先生是个能够的,当下便给老国公解了梦。

    他道,红乃旺也,老国公家如今连着添丁进口,这是祖宗庇佑的余德,而今这些年多么多人口了,那些旧的不算,新的老祖宗可没见过呢。

    即有这样大吉的梦像,不若去城外法元寺合家给祖宗做几日*事才不枉祖宗托梦一场。

    着啊!可不是这个道理,真是不孝了……

    老国公当下定了日子,打发人上山定了住的客舍,定了第二日便去。

    事便是那样了……耿成带了全家,连主人带奴仆挤了二十辆大车,共有一百三十八口人就这般的上了山……

    这人上去……便没回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