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4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冯裳与昀光离开暗室,坐在敞亮的小花园子愉快的深度交流,许是憋的太狠,这两人都有满腹的话要说。

    至于赵元项,他抱着双膝,此时依旧魂飘体外。

    太难以接受了,他这是被抛弃了吧?

    冯裳的话半真半假的,有些是他通过多年来观察推论出来的,有些根本就是胡说八道。

    可这样诋毁当今圣上,赞美先帝的基调却恰恰好的挠了昀光心中的痒痒肉。

    冯裳在耿成家里呆了这么长时间,耿成算是十分了解护帝星与降世录出土过程的,虽当年的事情越传越玄幻,可到底有昀光这样的亲身经历目睹者,两人来回一交流,便迅速推断出了结论。

    有关降世录一事必然有假,虽他们无法推翻那些护帝星的神石,金册并各类神迹。

    可以事论事,在这件事当中解释不清的最大漏洞,就是在冯裳这里,它并不是天衣无缝的。

    当年,冯裳是先出事的,驴惊了,还踢死了人。而冯裳的养父冯五狗是宫中的一个杂役太监,他天生胆小,懦弱良善,那就是极为怕事儿的人,他有什么胆子敢于直接要求觐见天颜?还能说出一番那么有条理的话?

    而当年,昀光去询问冯五狗的上司,调查冯五狗是否在淑华宫做过杂役之事,冯五狗乃是前朝太监,可前朝早就没了,如此这事儿没人能证明,自然就是冯五狗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现下,冯裳说他爹没去过,这是胡说八道,偏孙希也就信了。

    冯五狗觐见天颜之后没多久,冯裳便被放了出来。这事儿必然有鬼,冯裳道他的这件案子当年是五城兵马司直接管理的,释放他的名义用的很奇怪,说是草供有误,当日皆是孩童淘气,屡屡撩拔,惊驴乱踏致命云云,虽罪在幼童自身,念幼童枉死,判冯裳出三贯丧葬费便了。

    待冯裳有了一些权利再去找当年的记录,很奇怪的是,这些东西都蹊跷的损毁于战火,再问当年处理过此案的官员,那就更蹊跷了,死完了……他们都蹊跷的死在新旧朝交替当中。

    线索既断,冯裳转头回去查此事,他认为,谁是当年最大的受益者,谁就是一手杜撰了降世录的阴谋者。

    而后,冯裳细细探究,将定,后,夏侯,齐,耿,顾六大国公家都研究了个透彻并细细观察,他便画了三个圈圈。

    耿成是此事最大的受益者,因为,在此事发生之前耿成不过是个山阳郡的小通判,事发后他一跃成了国公。

    第二个被怀疑者是定婴,因为定婴这老贼在今上登基之后,随之便掌握了本朝最大的权利,而且定婴在六大国公里是最有头脑,最会算计的。

    而第三个被怀疑着便是顾家,虽顾家表面上没有获得最大的权利,可是他家得到的恩宠最多,封爵最多,如果此事是今上的阴谋,那么与顾家联手造假就说的清楚了……

    冯裳不愧是花了十多年研究案情之人,他将此事剥茧抽丝的一点一点掰揉碎了与昀光解释,他道,此事必然是护帝六星私下联合做出的假神迹,更不论,若是护帝六星,今上乃是伪帝,他们为何不说,不做?

    昀光在细细一想,便迅速做出推断,他猛的一拍桌子,冷笑了一声道:“管他们是谁!先帝在位,对这些人多有恩德,这些个忘恩负义之辈,俱都该死!一个都不能放过!”

    冯裳在一边笑的释然,他也是豁出去了,管他是谁,谁害了他老子,这些人他统统不想放过,既找不到正主,那就甭管是谁,统统去死吧!

    坐在一边的赵元项吓的身上一抖,魂魄都飞了……

    这位思维简单的前太子一直就想着,今上登基那会子因自己年幼且身有残疾,方便宜了他,可而今自己好了,那些护帝星自然应该推自己登基,可他这段时间左等右等,也不过是等到了个宗人府的差事,跟昀光叔说了,他总是说叫自己不要着急,他自有办法!

    就是这样的办法么?

    赵元项被身边那两个疯子的言论吓的是魂魄一会子飞出去,一会子被吓回来,来来去去,简直生无可恋。

    他浑浑噩噩的溜达到了一边,那边两人正说的热闹,竟谁也没在意。

    赵元项此时的帝王梦已然醒了,没错,他从未这样清醒的正视过自己。

    自己是谁?亦不过是先帝留下的一条残根余脉,当年父皇留下的力量俱都掌握在昀光叔叔手里,他亦不过是个傀儡罢了。

    赵元项的皇帝梦终于还是醒了,他终于拨开面前的迷雾,看到了他的叔叔赵淳润任贤图志,百学开馆,识大体,弃细务,而今万民同心,国力强盛。

    他又算什么呢?这么大的江山,就是给了他,他能管好么?那些大臣贵族士族又有哪个看得起他?

    昀光叔叔一直说支持他,他能有什么力量?一个失势的太监而已……

    竟是一场梦啊,真是可笑……

    赵元项跌跌撞撞走到后院,攀爬在家中的宿心楼顶,他深吸一口气,看了看这花花世界之后,又想起自己上月妾生的娇娇儿,而今万事皆休,也罢了,凭着这副残躯,只盼给孩子一条活路罢了,他若死了,明儿那两个疯子不管谁,也要咬不到死人头上,更也无关家中稚童,想到这里,赵元项释然一笑一跃而下。

    天承十七年,济北王赵元项在家酒醉登高,于家中宿心楼顶跌下,伤及脊骨,残!

    赵元项跳楼那天,顾昭在家里背着桃子酿酒,他有孩子了,心情便立时不同。

    过去,两个人总是摇摆不定的,感情到了这会子多少便有些单薄,而今有了桃子,家里变成了三角,一时间,顾昭也不罗嗦了,看什么也都顺眼了。

    他给桃子定下了很多计划,如何教育,如何长大,要娶什么样的妻子,要给他什么样子的幸福生活。

    他就觉着十分幸福,如此,便开心的在家酿起酒来。

    这日下了朝,赵淳润父子一起归家,一进院便闻到了满鼻子的酒香,进得院子,便看到顾昭背着祖宗,一边晃动身体,一边脸色泛红得对他们招手。

    “快来,快来……”

    赵淳润笑笑与赵元秀一起走过去看满院子的坛子。

    顾昭指着一堆装好了的对赵元秀道:“这些都是你的,今年起,小爹爹每年给你酿二十坛,你等到五十岁,六十岁,七十岁,哈哈……那时候我跟你爹若不在了,你想起我们便喝一坛……”

    赵元秀顿时脸色一囧,赵淳润顿时恼怒:“你这人,总是说这样的话,好端端的说这个做什么?”

    顾昭才不管他,一边指挥,他一边心情愉快的安排,这是我家元秀的,这是我家阿荣出嫁带的,这是我家桃子的……

    赵元秀看的感动欢喜,便跑进屋子换了衣裳出来跟顾昭一起胡闹。

    赵淳润自然不屑做这些事情,便也换了衣服,接过桃子放在自己膝盖上晃悠着看他们胡闹。

    他想,果然有这孩儿是没错的,早知道阿昭如此欢喜,就该按照以前想的办法给阿润弄个亲生的才是,哎呀,哎呀……还是算了,他终归过不了这个坎儿,不去想了,只要他高兴便是,亦不过是一个孩儿,他赵家有天下,一个宁郡王爵又算得上是什么呢?

    想到这里,赵淳润举起桃子对着阳光逗了几句:“瞧瞧,你哥哥是小疯子,你阿爹是个老疯子,是不是啊,桃儿……”

    无耻之徒咧着嘴笑的纯真至善。

    “元秀,前儿甘州送来的新布你可收到了?”

    赵元秀笑笑,直起腰来,一层一层的打开外衣,露出里面的里衣道:“嗯,叫他们连夜都制成了里衣,都穿上了。”

    顾昭上去摸了两下,便觉妥帖,笑笑之后他松开手继续唠叨:“我记得你小时候最爱吃苗米,可惜了,今年那边送来的不太好,我打发新仔给你寻了新培育的紫米,明儿回去你尝尝,我跟你爹是吃的不错的。”

    赵元秀愉快的搬起桃子的几口坛子,不要脸的放进自己那堆儿道:“哎!回去就吃。”

    顾昭失笑:“我跟你说,那米有些药味,吃的就是原样的味道!你少放点糖,不是我说你,臭毛病都改改,别明儿不到五十,我跟你爹牙都好好的,你满嘴都秃了,宫里看牙的那几位,都是给牲口拔牙的,上月给我阿兄拔牙,哎呦,给我阿兄哭的,夜里都抽抽……再吃糖受罪的可是你!”

    赵元秀连连摇头:“那会,儿子都长大了,不会吃什么都放糖稀了。”

    顾昭叹息了一下,虚指他道:“屡教不改说的就是你,你别笑,昨儿我叫他们把你的菜单子拿来,一半儿都是甜菜,我就后悔死了,就不该叫他们送南糖过来!”

    说起南糖,而今顾昭南边的盐业公司,糖业公司,都用的是现代制盐制糖的法子,而今阿润朝上的盐官一脉算是全废了的。

    顾昭有很多现代的好法子,虽都是明白个基本道理,可他一说,手下有的是人才,于是,这些产业便随着七郡开发,一件一件的都被拿了出来,在顾昭看来这是造福万民。

    可对赵淳润父子来说,阿昭却是上天派来守护他们父子的大天神,就好像,吃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罪,就是为了等这个人一样。

    顾昭唠唠叨叨的,摆完酒坛子,转身又叫人摆了一院子的南货给赵元秀挑选,以前也是,从来好东西两个爹没吃到嘴里,他就先有了,就连赵淳润都说,元秀是顾昭娇养长大的。

    按道理一个皇朝的王爷,有封邑,份例什么的,可偏赵元秀开府开的大,又天南地北的跑,他妻妾儿女多,又知这个江山早晚是他的,便也不在外面弄些私产,活的十分坦荡。

    赵淳润粗心大意的,对儿子的教导也没有零花钱这一说,如此,家中往来,节礼,花销这些赵元秀便没有浮财支撑。

    亏赵元秀有顾昭这个小爹爹,打他开府娶妻那日起,顾昭便将自己南方的产业悄悄给了这个儿子一半儿,待到七郡有了收益之后,他又将纺织跟糖业公司悄悄填补了这个儿子。

    坦白说,自打有了桃子之后,赵元秀是真的吃了两壶醋的,每天看桃子都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顾昭看到也就只是笑笑,转身就把桃子送给元秀照看,这样元秀才慢慢跟桃子有了些感情。

    顾昭讲话,现下是有了他,没他的时候倒也没有多想,现下有了他才知道,明儿他们去了,这世上就留下元秀一人,做皇帝本就可怜,高兴了不能笑,难过了不敢哭,心里荒凉的都自称寡人了。

    而今他养这个,好歹就算是给元秀养个伴儿,明儿老人都去了,这世上好歹有个兄弟,能陪着哭,陪着笑,陪着说些心里话,这便足够了。

    元秀翻身一想,可不就是这样,以后,这世上怕也就是桃子能陪着自己了。如此,他便对桃子加倍的好,每天踏踏实实的培养感情,下了朝有事没事他都要来抱抱桃子,看看桃子,这感情慢慢也就有了,真就是当成亲兄弟一般养着了。

    待元秀选完东西,陪着两个爹吃了饭,抱完桃子,他翻身要回自己的太子府。

    没错,今上总算是确定了储君,他就一个儿子,这位置赵元秀而今算是坐的扎扎实实,也每天陪着父皇上朝听政了。

    原本今日阳光正好,合家欢喜呢,却不想,那外面忽然有人来报道,济北王喝醉了,从宿心楼跌下去了……

    赵淳润扬扬眉毛淡淡的问:“死了没有?”

    外面有人回话道:“未死,看着却挺重,满头都是血的。”

    又问:“可报上来了”

    回道:“怕是在路上了。”

    赵淳润便说:“就说我闭关了,谁也不见。”

    外面回了是。

    完全不知道而今已然是大祸临头的顾昭撇撇嘴,心里叹息了一下道:“这倒霉丧气的,赶紧去看看吧,好歹一个是亲叔叔,一个是堂兄弟呢!不见也没有道理,外面听了也不像话不是,元秀去吧,好歹露露脸,也显的天家有情不是?”

    赵淳润可不管顾昭怎么想,他是个皇帝,此时赵元项跳楼,他便有了别的想法。

    如此,赵淳润对外面道:“来人,去查查。”

    顾昭一片嘴儿:“哎呦,人家都跳楼了,可拉倒吧,赶紧看看去!”

    赵淳润这才对赵元秀道:“你去看看今日谁当值,多带两位御医,用什么药尽管给,对了,叫他们去喊庄成秀,还有定婴,一起去瞧瞧到底闹什么幺蛾子,那府里的不顶用的,就敲打几下……”

    元秀点点头,站起来要往外走。

    顾昭却喊了句:“你回来。”

    元秀站住脚,看顾昭颠颠的往回跑,没多久他拿着一个册子跑出来,塞到赵元秀的袖子里道:“他们在青州勘探出了两座铜矿,你爹是不是把铸新钱的事儿交给你了?”

    元秀看看那边装聋作哑的父皇,便抿嘴笑了。

    顾昭拍打了他肩膀一下:“他是个没心眼儿!心最粗了!啊,就知道着你去办,办个屁!也不看看是跟谁打交道,那都是些就会叫苦连天不顶事儿的,这是你头回的差事,咱谁也不求,咱就靠自己!”

    赵元秀捏捏鼻子,嘿嘿笑了起来。

    顾昭还在那里唠叨:“我都不希说你爹,那就是蠢材,笨货,他就不想想,那上上下下多难斗,尤其是户部那帮孙子,那些钟官(铸币官员)更是些赖皮,大本事没有,就会叫苦,我可是跟他们打过交道,那巧妇还难做无米之炊呢!

    明儿你拿我的牌子叫人去找钱说,那头铸造工厂给你预备了好几个不错的师傅,技术是顶呱呱的,这些人以前是私铸钱币的死囚,甭看是死囚,这些人都是有本事的,看你怎么用!还有,这两座矿赶巧了,我还没给你爹说过,你也甭管他,反正给你的就是你的,接下来,谁也甭求!堂堂正正的给那些球帮子,老赖货办件漂亮事儿看看。”

    球帮子,老赖货,这是从顾昭嘴里发明的新词儿。

    球帮子就是说,踢皮球的单位,踢来踢去不干正事。

    老赖货,站着茅坑不拉屎,就赖在那里吃空饷。

    而后,这个词儿就成了天承之后,大梁皇帝嘴巴里的名词儿,着急了皇帝就指着大臣们骂,你们这群球帮子,老赖货。

    这话颇毒,史料记载,有大臣不堪忍受,还有一头碰死的。

    赵元秀拿了福利,开开心心的他就走了。

    哎呦,他算是明白了,靠爹那是完全靠不上,他也就活个小爹爹了。

    待他走远,赵淳润才指着顾昭抱怨:“你就惯吧,他以后要支撑天下的,不吃苦,不受为难,你能管他几年?!”

    顾昭不屑的一哼道:“快拉倒吧!千古一帝都是累死的,你快长命百岁吧!本来他么的就比我大好些岁,我图什么呢?我可委屈死了!

    赶紧把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收收,踏踏实实的享点儿孙的福才是正理!我就觉着你们都有意思的很,什么是皇帝?皇帝就该坐在家里吃香喝辣,没事儿出来露露脸证明你存在就成了。

    那些大臣,你给他们发了俸禄,他们拿钱儿为人民服务,干得好,涨工钱,干不好就去球的没商量!”

    赵淳润都气笑了:“又胡说八道了,最近你可是怎么了,莫不是烧坏了脑子?”

    顾昭撇嘴,接过桃子抱在怀里叹息道:“可不是烧坏脑子,我是聪明了,我以前亏死了我,累死累活还不落好,你也是这样!没孩子,我还没想那么多呢,我得罪那么些人我图什么?

    还有你,累死累活为了谁?这世上的事情,可不是像老金山那来菜帮子,那些化成灰儿的狗屁圣人,还有屁事不懂的半文盲的所谓大臣说的那些,道理就是道理,就是个掏茅粪的都懂得一些道理的。

    你看那些朝臣?他们那个做过庶民?你看是民多还是臣多?天道,德行,仁爱,正义,礼制,律法,皆工具也,做皇帝就是该知道那个榫子往哪儿扣就结了!弄那么累!”

    天承帝赵淳润眨巴眨巴眼睛,他忽觉得,竟无言以对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