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3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自村中供销社买了成罐的豆酱,酱菜,菜干子葫芦条儿,蜂蜜等物,满满装了半车之后,冯裳坐着驴车进城。小说し

    有关送礼,冯裳是颇有坚持的,还略有些心得,他送的是穷礼,贵在坚持,大节小节他从不落空,就是送些乡下稀罕家常有的,你要不要,缺不缺,皆是我的心意。

    靠着这些穷礼,冯裳从顾昭那里换了一屋子甘州印刷厂的书。

    冯裳迈着并不轻快的脚步进了城,此次他家驴车排了队。代表特权的牌子去岁年末卫国公府未曾送来,济北王府也没送,就更不用说郡王府了。

    进城代替牲**五个卫生费,还有停车费,林林总总的共计十五个钱。钱到没有多少,也只是针对牲口车收收。

    这一排队,冯裳倒是品出滋味来了,冯裳并非小心眼,以前对进城的那块牌子也没在意过,可而今竟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进城之后,冯裳先去了济北王赵元项的家中,做等了一会,后面有人将冯裳引到内院会见。

    如今的赵元项跟去年气象大有不同,自从可以直立行走,济北王的社会活动便多了起来,也不知道今上如何想的,竟派了他宗人府的适庶,名封,嗣袭,生卒,婚假,谥葬之职。

    而今赵元项来往的人群皆为宗室,这着实令他有了十分的体面,面色竟都红润起来,眉目竟也不那么刻薄了。

    冯裳进屋,赵元项依旧对他十分尊重,见冯裳施礼,他赶忙过来双手搀扶,挽着冯裳的手进了屋子,让了上座。

    双方说了一会闲话,冯裳便说起去岁家里的事情,虽顾昭帮助了他,可冯裳而今的态度竟不是那样感激,甚至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感叹了一会,冯裳使了个眼神,赵元项屏退左右,见人走完,赵元项方行了个学生之礼。

    冯裳双手扶起他,这才道:“元项,你竟不知道你大祸临头了么?”

    赵元项闻听一抖,抬头看着冯裳道:“先生!”

    冯裳叹息了一下,背着手走到窗前,推开窗户看着外面道:“我却不知道谁与你出的好主意,竟是把你推到前面送死不成?”

    赵元项看看左右,咬咬牙道:“先生,元项心里的苦你是知道的……”说到这里,他仰天吸了一口气道:“而今是争是死,不争还是死!索性,我便站出来,叫天下人看看这个弑兄,杀子的暴君,还有什么手段!”

    冯裳扭头看看他,在心内微微摇头,他静默了一会,终于还是回到上座,坐得一会方到:“而今这时候,有些事情我倒也不瞒你了,你且坐下,我与你细细分说。”

    赵元项一呆。

    冯裳合起二目,微微叹息了一下这才说到:“元项可记得我的出身?”

    赵元项眨巴下眼睛,点点头,冯裳出身宦门,这个是满上京都知道的事情。

    冯裳苦笑了一下道:“天授十八年,内庭太监冯五狗报前朝淑华宫遗宝,降世录》现世,三十六星护帝六星崛起,同年先帝驾崩碧落山,法元寺。”

    这皆是世人皆知的事情,赵元项也不知道冯裳要讲什么,只能疑惑的看着他,等他解释。

    此时,他心中忽乱的很,总觉着,什么事儿,什么布儿竟要揭开了。

    冯裳又站了起来,他看着外面的小假山静默了一下,,他知道,他将要说的这番话,当说出来这一刻,这大梁朝的水算是终于被他搅混了。

    此时,冯裳眼中忽然出现许多景象,老遥庄,新移民村,那些上学的顽童,今日进城穿着体面的乡下人,那些新景旧景交替而至,来来回回的折磨着他,想想天授年间在御街外洗街的大臣,天授年间在破旧的上京城门外乞讨的老丐,还有四面八方的流民,又想起自己老父亲那张一生受苦受罪的脸颊……

    这种许久的静默令赵元项惶恐,他生怕漏了什么,心中急迫,他便走过来碰了下冯裳道:“先生?”

    冯裳苦笑,扭脸看他道:“我是真不想说啊!可……家仇,国恨……元项,你可知,家父便是那冯五狗!”

    “啊!?”赵元项大叫了一声,随之而来的却是那屋内屏障后面杯盏落地打碎的声音。

    冯裳大惊,大声质问道:“何人!”

    说罢,甩袖子他便要离开,却不想,那后面飞快的跑出一人,这人动作迅速,快若闪电,冯裳未及反应,便被人按在墙上,脖子上竟多了一只狰狞的大手,那力道大的几乎要把冯裳掐死在墙上。

    赵元项都要急疯了,他大叫着:“阿叔!阿叔!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出来这人,不是旁个,却是当日天授帝几乎形影不离的大太监昀光。

    前朝覆灭之后,昀光隐姓埋名,潜伏在宫中,因他失了势力,天承帝赵淳润又是个薄情寡淡之人,平日走动也是极少的,如此,他便探听不出什么,加之又不放心小主,便暗自走了关系到济北王府做了内宦。

    多少年了,当年桩桩件件的事情,昀光查来查去均无头绪,而今被人旧事重提,他如何按耐得住。

    昀光终于放开了手,冯裳跌倒在地,大力的咳嗽起来,咳嗽了一会,冯裳道:“你……你是何人?”

    昀光冷笑:“呵呵……何人?好叫你知道,咱家六岁进宫,先帝赐姓赵,天承年间统领十二监,四司八局,咱家乃正四品太监首领昀光是也!”

    竟然是他?冯裳呆了一下,开始坐在地上哈哈大笑,最后笑的竟然眼泪都流了出来,他挣扎的坐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到昀光面前,抓住他的衣襟道:“没错,就是你!你不是死了么?不是烧死在碧落山了么?当日,就是你带着我阿父出去,没多久我阿父死在淑华宫,就是你!没错的!当日发生了什么?”

    他大喊着:“发生了什么!!!!!!!!”

    昀光一呆,立时捂住他的嘴,拉扯他进了内室,推开靠墙的一个两节柜,拉着他进了一间密室。

    冯裳这一路被拉扯的跌跌撞撞,赵元项急的不成,要知道,他前些年人人避讳,谁也不待见的时候,若不是冯裳教他,懂他,怜惜他,他怕是早就疯了!

    而今世上待他亲厚的两个人竟撕扯起来,这该如何是好?

    不多一会,冯裳被拉入一间暗室,丢在地上。没多久,昀光点起一间儿臂粗的牛油蜡烛,冯裳眨巴了一下眼睛,适应了一下光度,抬头一看,他便看到,这暗室内竟然供奉着先帝先皇后的灵位。

    这便对了,合该就有一间这样的屋子,合该赵元项手里就当有一支这样的力量,不若如此,他冯裳神神鬼鬼这么多年,逼的骨肉离散,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赵元项左右为难,半天之后方道:“阿叔,阿叔!先生不是坏人,这些年,先生如何教导我的,阿叔也是看到的?如何就成了这样?如何这样对待?错了,错了!都错了啊!”

    不是坏人?昀光冷笑,这世上哪有好人坏人?在他看来,这天下间竟是没有好东西的,其中,这也包括面前这个不分好坏没出息的东西!他差先帝远了去了,若不是自己这些年出谋划力的保护他,他骨头都化成灰了!

    他不屑的看了冯裳一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教导你?他也配!他算个什么东西,咱家以前不爱说,也不爱提点你,咱家还想你是个聪明的,阿叶,你竟没看透么,这狗东西这些年一直在算计你呢!”

    赵元项大惊失色:“这……这话从何讲起?”

    昀光道:“从何讲起?从老奴侍奉先帝二十八年,自詹事府,咱家见过多少太师,太傅,太保帝师,他算是个什么东西?平常人尔,心里亦不过是有点乡下人的小算计,竟也敢在咱家面前拿大?咱家不愿意搭理他而已!也就是你把他看成个好的,咱家心疼你孤独,当他是个玩意儿……”

    昀光还未说完,冯裳坐在地上呵呵的笑了起来:“呵呵……哈哈,真是好笑了,谁不知道爹生娘养,谁不是父母骨血,我们这些贱民在你们这些富贵人眼里,竟是玩意儿,也是,也亦不过是玩意儿!”

    昀光吐了一口吐沫耻笑道:“难道不是,怎么,就凭你这样的,还想整个拥立之功么?”

    冯裳也是豁出去了,他看看一脸焦急而惶惶然的赵元项,微微摇头之后坐在地上耻笑道:“就凭他?骨头都折了的货色,还拥立之功?你这老贼想得倒美!”

    昀光闻听之后,看看顿时惊讶的赵元项,心里也是叹息,他道:“是呀,想得美啊,咱家这些年苦巴巴的煎熬,可熬来熬去,就等着这个贪生怕死的有点出息,谁能想到呢,小鹰断了一回翅膀,他就不爱飞了!这可怎么办呢?”

    赵元项如蒙雷击,喃喃的道:“先生?阿叔……”

    这世上最爱自己,最护着自己的人,竟是这样看他的么?

    谁去管赵元项的心里受了多大伤害,那昀光此时却看得冯裳顺眼了些,他盘腿直接坐在冯裳面前道:“咱家早就不指望他了,说说吧,别动心眼子,别搅花花肠子,咱家这双老眼可带着钩子呢!”

    冯裳扭转身体看看他道:“呵……说啥?”

    昀光眨巴下眼睛:“该说啥,说啥?就说说你家那只老狗!”

    冯裳闻听大怒,一巴掌力道足足的耳光子顿时呼了出去,当下打的昀光那张老脸一歪,脆生过后,昀光竟没有反抗,他笑眯眯的扭头看着冯裳,嘴角有一丝鲜血留下,那血在牛油蜡烛摇晃的光晕衬托下,脸显得格外狰狞,笑容分外可怖。

    “呸!你才是老狗!”

    昀光呵呵的笑了一声:“咱家可不是就是一只苟延残喘的老狗,你家那只竟是个有福气的!”他怪笑着:“桀桀……桀桀……哎呀,万没想到,世间竟有你这样的人,那老狗有福分啊,谁能想到呢,咱家这辈子看的人多了去了,竟也没想到有你这样的,说说吧,你家……”

    他见冯裳又要举巴掌,便住了口,摸摸自己的下巴,张张嘴,微微摇头笑着道:“得了,甭浪费时候了,都到了这会子,再斗来斗去就没意思了,你想报仇,咱家也想报仇,说起来,你我目的是一样的,斗来斗去就没意思了!坦白说,小崽子,动心眼儿咱家可是你祖宗!你信不信?”

    竟不是想拥立自己么?赵元项已然魂魄都飞了出去,这些年……他们竟是骗自己么?

    他喃喃的道:“阿叔……先生?”

    坐在地上的两人并不理他,冯裳也没看赵元项,他只是指着天承帝的灵牌问:“这人值得你这样?”

    昀光回头看了看,竟是满眼温情,他轻轻笑了下道:“值得,太值得了,你是没见过咱家的先帝爷,你是没见过咱家先帝爷马上驰骋的风姿……”他想起什么来的想了一下后道:“咱家是什么玩意儿,少鸡丢蛋的下贱玩意儿,咱家……我……”

    他的嘴唇微微哆嗦了一下,抬头拍拍冯裳的肩膀叹息了一下道:“而今,已然是绝路了啊,再不替他说话,这世上谁还能记得他呢?这天下,天下人都忘记了!这本就是咱家先帝爷的天下,位置上那个讨便宜的狗东西,他算什么?那降世录里只字未提他……咱家的先帝才是天命所归!合该被护帝星庇护!他才是降世录里奉天承命合该承继大统的真血!真血!!!”

    昀光撕心裂肺的吼着……

    此时,冯裳反倒不急了,他托着下巴看着这个入了魔道的老太监,心里一片凄凉,竟也有这样的人么?和自己一样的人……

    牛油蜡烛晃了一下灯花儿,昀光喊哑了嗓子,终于不叫唤了,只是坐在那里剧烈的喘气儿……

    冯裳静默了一会,慢慢开口道:“我阿父不识字儿,也从未在淑华宫当过差……他……他压根没机会见那个什么劳什子的《降世录》那样的宝贝儿……”

    什么……

    昀光眼神一闪,伸手一把捞起冯裳的衣襟呼吸急促的问:“你说什么?”

    冯裳慢慢的站了起来,起来后,他低下身躯,看着那张老脸慢慢的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说道:“我!说!没!有!降!世!录!这!就!是!个!骗!局……”

    支撑昀光的力量忽然就崩塌了,他呆呆的盘膝坐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