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1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冬日草原上萧瑟的寒风从帐篷的缝隙往里钻,顾茂丙刚从被子里钻出来又冻了回去,帐篷帘子一掀,格儿就用两块皮布包住烫手的铜壶进了屋。

    花枝穿着笨拙的兽皮裙,怀里抱着干柴进了帐篷,一边烧柴,花枝一边唠叨:“侯爷,咱们回城不好么,一到冬天就冷得要命……”又说:“侯爷,外面下雪了,过几天就找不到路了呦!我就说早点回城……”

    唠叨着,她从一边的矮柜里捧出一个木盒,打开木盒,露出里面一个一个精巧的瓷盒子,细细闻了一遍之后,花枝找出香脂,从被窝里拽出顾茂丙的手,一边涂一边掉眼泪:“这是造了孽了呦,看这皴裂,可怜的……在上京不好么?若是郡王爷知道还不知道怎么心疼呢,回城不好么……”

    顾茂丙笑眯眯的看着,花枝呦,她跟花蕾,花丽,花穗,花蕊都是早年的大丫鬟,如今那些大丫鬟早为人母,只有可怜的花枝跟着自己熬成了老姑娘,还越来越啰嗦。

    格儿在帐篷外尖叫了一声,然后圆滚滚的滚进帐篷,嘴巴里乱七八糟的叫着:“宛山爸爸,外面下雪了,好大的雪……”她乱七八糟的激动着:“从城里来了好长好长的马车啊,宛山爸爸,快来看,快来看!”

    山是皓拉哈部落里供奉的太阳神,它博大温暖而慈祥,很多年来,顾茂丙就给了皓拉哈人这样的印象,如此,这里不分男女都管顾茂丙叫宛山爸爸。

    格儿是塔塔的女儿,部落的小公主,她虽只有十二岁,可依旧要干各种家里的活计,挤羊奶,烹饪,嗮牛粪,捡牛粪,驱赶羊群。

    母亲去世,留下三个孩子,作为家里唯一的女性,她必须要把自己家帐子里的事情处理干净。

    十二岁的格儿长的一点都不漂亮,大圆脸,黑红黑红的,个子也不高却健康,但有一双草原上最明亮的眼睛。

    格儿看到了长长的马车队,她知道是宛山爸爸的礼物来了,每次梁人的节日到来,宛山爸爸就会得到很多很多礼物,有漂亮的丝绸,好吃的点心,最最重要的,是粮食,一车一车,帮助部落度过寒冬度过饥荒的粮食呦。

    格儿兴奋的将顾茂丙从被窝里拽出来,顾茂丙哭笑不得,就着格儿端起来冒着热气的一盆水洗干净自己,换上厚厚的皮裘这才慢慢走出帐篷。

    部落围栏外,皓拉哈人欢喜的冲出自家的帐子,围在上京来的车队边上帮着搬东西。

    快十年了,顾茂丙一路走过来,部落里不分男女老幼,都对他发自内心的崇拜和感激,在他面前,他们将草原上最直的脊梁弯下。

    阿免是新仔的徒弟,比起稳当的阿德,他是个坐不住的,如此府里便安排他天南地北的送节礼。

    顾茂丙笑眯眯的看着阿免,刚准备调侃几句,生性敏感的他却发现今日的阿免,还有那些家里来送货的下奴都穿着颜色暗淡的布衣,表情也不大对劲儿。

    见顾茂丙过来,阿免赶紧爬下车,恭敬的见礼:“侯爷安康,小的把各府的年礼都捎来了。”说罢,他从一边取过厚厚的单子双手举得高高的奉给顾茂丙。

    花枝接过册子,小心翼翼的问到:“阿免,可是上京出事了,谁去了,你们竟都穿素?!”

    阿免抬脸看看顾茂丙,咽口吐沫,艰难的说了出来:“侯爷,溪北没了!”

    顾茂丙身体一颤,苍凉覆满又目,他看看无边的草原,眼睛微微合住。

    格儿哈哈笑着过来拉阿免,一边拉一边用蹩脚的大梁语说:“阿免哥,快请起,别跪了,快跟我来,阿爸给你留了部落最好的马,最肥的牛羊……”

    阿免站起来,硬挤出笑容对她说:“几月没见,格儿小姐又长高了!”说罢,他从一边的褡裢里取出一个盒子送给格儿:“送您的。”

    格儿眨巴下眼睛,高兴的打开盒子,接着惊喜的喊了一句:“真好看!”她从盒子里取出一把漂亮的银梳子高高举起,从梳齿的缝隙里看着这个世界,一边看一边唠叨道:“真漂亮,我阿妈也有一把银梳子,是阿公用十五只羊跟大梁人换的,谢谢阿免。”

    小姑娘高兴的蹦了个高高,大力的拥抱了一下阿免,扭头举着银梳子去跟族人炫耀了。

    阿免面红耳赤,神色痴呆的盯着格儿的背影。

    身后传来咳嗽的声音,阿免身体一僵,扭头去看表情微妙的侯爷。

    现在,心情悲凉的顾茂丙已没有以往调侃阿免的心情,他招招手对阿免道:“跟我来。”

    阿免跟着顾茂丙去了族里最大的帐篷。

    夜晚来临,离家的游子带着一身寒风回归部落,他们总算是将今年的年礼收集齐备,送到了百里外的万佛寺。

    万佛寺住着可以连接上天的真佛,现下草原的牧民都供养信奉他们,祈求可以得到佛的保佑,佛的庇护。万佛寺的大主持惠易法师有求必应,慈悲无比,草原人都心甘情愿的供养崇拜他。

    早就等在部落门口的格儿欢笑的迎过去,她从马背上接下自己的九岁双胞胎弟弟。

    “苏鲁克,温都,你们看到*师了么?*师喜欢格儿的奶茶么?”

    小姑娘叽叽喳喳的问完,也不等回答就冲到塔塔面前腻歪了一会后大声说:“阿爸,阿爸,宛山爸爸得到了亲人的礼物,那些礼物堆了十个帐子!今冬我们又不怕下雪了!”

    塔塔呆了一下,冷峻的眼睛里流出一丝温柔,他用粗糙的大手抚摸下女儿,将自己的马鞭丢给身边的人,很用力的拍打了一下浑身的风尘,这才迈步向自己的帐篷走去。

    帐篷里,顾茂丙的神色并不好,他躺在厚厚的狼皮褥子上,一边烤火,一边想事情。

    五年了,他从上京带来的那些和尚消耗着牧民的财产,用他们牛羊换来的供奉建起了璀璨的万佛寺,别人说他是带来阳光,指引方向的宛山爸爸,可是他觉着自己罪孽深重,他可以照顾皓拉哈,可是白夷都,黎夷呢,遇到这样的大雪天气,又不知道多少牛羊冻死,多少牧民遭受苦难。

    帐篷的毡帘被打开,风雪夹杂着夜归人走了进来,顾茂丙抬起头看着塔塔,这是他的孽缘,孽债!

    塔塔脱去袍子,在火边烤了一下才来拥抱他,他说:“我的宛山,我回来了。”

    顾茂丙强撑起一丝笑容,捶打了一下他健壮的胸膛:“看到了,路上顺利么?”

    塔塔连连点头:“顺利顺利,见到了*师,献上了今年的供奉,*师给部落做了法事,我还给阿爸,阿妈,还有格儿他们娘做了超度的法会,还……还给你点了长明灯……”

    顾茂丙觉着心里酸了一下,回身拥抱住了他的汉子,他什么都不能说,也没法说,就只能抱着他。

    塔塔是个野兽,身体是野兽,感觉也是野兽,他在他身上咬了一会,这才问他:“你很难过?”

    顾茂丙苦笑了一下:“对!我很难过!我的一些……一些族人死去了!”

    塔塔傻乎乎的说:“没事,他们去了好地方,那是极乐的世界,没有风雪,没有冻死的牛羊,还能见到格儿她娘。”

    顾茂丙伸出手捶了他一下骂道:“哎呦!真是气死我了,你个傻子哦!”

    塔塔抱着他在狼皮褥子上滚了一会,开始哈哈大笑。

    第二天一大早,风雪略停,阿免带着车队,牵着顾茂丙从马场挑选出来的骏马做年礼离开了这里,他怀揣顾家私密铸造的指南针,并不害怕迷路,唯一可惜的是,今年,小侯爷又不回去了,却不知道京里的七爷有多想他呢。

    走之前,阿免小心翼翼的劝了几句,他问:“侯爷,您还是不回去么?”

    小侯爷眼睛看着万佛寺的方向说:“我来的时候,带了太多的东西,这些东西太重了,重的我只能留在这里,守着。”

    阿免说:“郡王很想您,临出来的时候,他还说……”

    小侯爷没有听下去,他只是无奈的摆摆手,扭身向那个野人的帐子走去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呢,阿免不懂,心里却是很难过的,郡王爷是那么的喜欢小侯爷,当他儿子一样,家里人都说,郡王的爵位早晚是小侯爷的,因为郡王没有子嗣,晚辈里他最喜欢就是小侯爷。

    阿免每次听到这个话心里都想撇嘴,他比所有人都清楚,在塞外的小侯爷是那么的欢乐,那么的自在。

    他见过小侯爷穿着鲜艳的衣裳在草原上自由自在的唱戏,他想扮什么就扮什么,男的也好,女的也好,哪些部落的傻子一点都不介意,他们围在小侯爷的身边为他鼓掌,为他喝彩。

    他见过小侯爷骑在最烈的骏马上飞奔,他听到过小侯爷肆意的笑声,还有那个最大的傻子,他将小侯爷扛在他的肩膀上,小侯爷叫他打滚就打滚,随便怎么都可以。

    大傻子当小侯爷宝贝儿。

    京里有什么?除了丝绸裹着的烂肉,虚头巴脑的应酬,小侯爷在京里不开心啊,要是他,他也不爱回京里,哎,要是能跟格儿在草原一辈子就好了。

    可他又算什么呢?他是个奴隶,格儿再不好,她也是部落的小公主,他配不上的。

    天承十七年年节,因今年杀戮过多,圣上有旨取消一切庆典,倒是大大的做了十几场超度法会。

    往年因为主张俭省也取消过庆典,那会子上京上下还有些抱怨,可是今年,上京家家户户都很安然的接受这种安排,死了那么多人,任谁家也没有过节取乐的心思。

    年就这样悄悄从十六年走到了十七年,当春天来临,冰雪消融的时候,顾昭依旧没有走出家门,不是他不想,实在是,他家太忙了,顾昭有儿子了。

    上京贵族阶层总有几件老掉牙的事儿,这些事儿有时候是后宅*,有些却是一些老掉牙的闲篇儿。

    宁郡王不成婚,不要女人,他是个什么,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不说,私下笑话罢了。

    自打顾昭成了宁郡王,族里许多人也是暗暗使劲儿,打了许多主意,郡王的爵位呢,谁瞧着不眼热。

    私下里,各家都猜过郡王爷这个爵位最后会便宜了谁,如果不是宁郡王今年才三十多岁,光族里的压力,怕就是不小呢。

    有关过继,大家都有些猜想,最起先猜想过四老爷家府上的二侯爷顾茂丙,可到了后来,这位侯爷也是个不爱女色的,如此,顾家便有了两个大馅饼,一个郡王爵位,一个世袭的侯爵,还都是世袭罔替。

    这几年,风雨无阻见天来顾昭家请安问好的晚辈,那叫个多,每天大清早能从巷子口来回三道弯。

    后大家又想过,除却四房头的二侯爷,宁郡王还很宠大房的四爷顾茂昌,于是这彩头就下到了那边。

    万没想到的事儿,他们这些闲人急来急去的,大年初三那会子,大半夜里,郡王府忽然命人带着牌子,连夜进了宫,说是宁郡王府上的一个姨娘难产了。

    而后,宫里派出妇科圣手成老爷子往宁王府奔,人还没奔到呢,那边生产的叫桃花的姨娘,生下一个十一斤的男娃便死了。

    哎,那么一场大富贵,可见这姨娘八字轻,扛不住啊。

    好吧,不管怎么说,宁郡王有儿子了,这对很多人来说,是晴天霹雳一般的坏消息,一下子,那些请安的马车,顿时少了一半。

    顾昭才不管外面人怎么想,他对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儿子,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呢,也许是因为他太过于难过,也许是阿润的小心思吧。

    去岁北溪全族处死当天晚上,元秀半夜忽然提着个篮子归家,那篮子里竟有个刚出生的瘦巴巴的婴儿。

    元秀说,这孩儿是顾子雨的妻子月合郡主临死前生出来的,说起顾子雨这个妻子,她也是有些来头的,天承帝有七位公主,最后活下来的却只有一位玉安公主,这位公主也不是个长命的,天授十六年便去了。

    玉安公主留下一位郡主叫月合,今上登基之后,月合过的并不如意,上面看不过眼,便往往从内库出了嫁妆将这位月合郡主嫁给了北溪的玉郎顾子雨。

    月合郡主生性胆小,嫁给子雨之后也是默默无闻的在北溪呆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怀孕了她却遇上了北溪的滔天大祸,惊恐之下这位郡主早产,生下了一个瘦弱的孩儿,当夜便去了。

    说是难产死的,这话顾昭不信,也不想追究。

    现在,这孩子就被随意放在篮子里提了来,怎么说,这也是个逃过灭族惨案的可怜巴巴的小婴孩,顾昭坐了半宿,孩子在篮子里有气无力的哭着。天明时分,顾昭总算是松了口,把这个孩子当成自己亲生的养了下来。

    他想,他如今倒是明白了阿润的心思。

    泗水王,潞王眼见着发配南方,这两家怕是活不下来的,现在上蹿下跳的济北王早晚也是个死,那么,这个孩儿就是北溪与天授帝唯一的血脉了。

    阿润他,到底也是心有畏惧……

    于是,这孩子顾昭便给他起了个乳名,叫桃子(逃子)。

    桃子在家里养了一月多,慢慢白胖了起来,直到这会,顾昭才在家里唱了一场大戏,还捎带在家里正式的办了一场丧事,没多久阿润在宫里下了旨意,给了那位顾昭不认识的桃花姬一个侧夫人的位份儿。

    作为皇帝的赵淳润压根儿不在意一个郡王爵位,只要他家阿昭现在高兴了,这比什么都好。

    说起来也奇怪了,桃子这娃到底是溪北的后代,跟顾昭一个祖宗,旁的不说,他还真是老天爷眷顾,单说这五官,这就是一张活脱脱老顾家后裔的脸,尤其是鼻子,下巴的轮廓,凡举来家里看了的都说这娃长得像去世的老狻猊。

    顾茂德他们也来看过,看完出去也是这么说的,这就是顾家的孩子,浓眉大眼的长得可稀罕人了。

    赵淳润直至此时,见顾昭露了笑颜他方放下心来,对这个孩子到底也是露了几分真心,有了疼爱,他也不愿意阿昭以后没了,连个上坟烧纸供饭都没有,想到这里,他便再也没有后悔过。

    天色约莫明,桃子在襁褓里扯着嗓子开哭,这家伙就是个夜哭郎,加上顾昭第一次带孩子,尤其是有了感情之后竟是爱若珍宝,放在谁的身边也不放心。

    迷迷糊糊的顾昭于被子里伸出手,探向襁褓,他摸索了两下,摸出一手湿意。

    于是,宁郡王在被窝里闭着眼,伸脚在当今万岁小腿上踹了两脚道:“尿了,换尿布去!”

    早就被桃子惊了觉的当今万岁无奈的张开眼,他看看顾昭,又看看夹在他们中间的这团肉,他终于无奈的叹息了一下,认命的从枕边的一叠尿布里取出一块,麻利的侍奉起他家二祖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