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0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天承十六年冬二月,顾昭依旧在家关禁闭,不是赵淳润不放他出去,外面杀人呢,他就不爱出去了。し

    还有就是,他有点害怕赵淳润,真心畏惧了,他跟他在一起这些年,赵淳润一直表现的就如暖玉一般没有什么杀伤力,甚至他是任他欺负的。

    可直至现在,顾昭才知道,当一个皇帝恨了谁,靠一条人命,两条人命这样的数字去填是远远不够的。

    顾昭不知道赵淳润这口气生咽下多少年,但是现在看来,他才刚刚开始。

    在顾昭看来,赵淳润聪明的吓人,除却聪明他更多了一份令人惊愕的忍耐,而这种忍耐恰恰是皇帝最缺乏的。

    华夏历史上的那个雍正皇帝,那也是位励精图治,呕心沥血的好皇帝,可这位皇帝恰恰是缺了一份忍耐,便被扣了无数帽子,某父,逼母,弑兄,屠弟,贪财,好杀,酗酒,□□,诛忠,好谀,任佞!

    这些可怕的帽子逼的一个堂堂的国家皇帝写出一份《大义觉迷录》可怜巴巴的抄送全国,为自己解释,这也真是醉了。

    赵淳润才干勤奋皆不如雍正,他偏就能忍!

    许多年前他合情合理的屠自己的兄长,许多年后,他又合情合理的屠了自己授业的恩师,然后,他又不染血的将两个名义上的嫡子就这样干掉了。

    如何干掉的呢?顾昭不愿意去回想那一步一步,他也不敢承认自己就是个好人。

    没错,他喜欢赵淳润,一切与他作对的,顾昭也不介意去修理一下,可到了后来,顾昭还是发现他太过天真了。

    他原想着,将甘州大火案推到那些对头家里,到时候亦不过是报复报复,最多就若红楼梦一般,杀几个主犯,然后流放流放。

    万万没想到的事儿,打夏天那会子赵元秀回来请旨之后,邓州那边除却抄出甘州织局织机的暗押之后,这里就没顾昭什么事儿了,因为,那边竟然抄出无数证据,证明胡寂大人要反了。

    至于胡寂大人怎么反,这一个字儿,两个字儿还真说不清楚,总之证据确凿,他藏了大量的铠甲兵刃,还与各地世家联合,还训练了无数私兵。

    有关于这些证据,都不是皇帝陛下提供的,他只是恰当的引导了定婴等围观大臣,将自己的无奈跟委屈表现的淋漓尽致。

    至于胡寂大人为什么要反,这事儿说起来,也有一丝丝委屈,人反的真心不是赵淳润,人就是觉着不对劲儿留点后手,凡举混江湖的,谁不留后手?任谁当爹的十多年见不到闺女,他也会防备。

    胡寂只是万万没想到一件事儿,那就是他手里的最大的两张底牌,嫡出的两位王爷,那都不是赵淳润亲生的。

    他原想着,若是两位王爷掐起来,他就帮血脉更纯的赵元善,因为赵元善听话,又跟外祖家亲厚。

    他这样偏帮,自然赵元芮是不愿意的,如此,赵元芮就拉着理学颜氏家跟外祖父作对,并收集各种证据,准备弄死自己的亲外公亲兄弟。

    赵淳润私下里悄悄推动暗流,帮助赵元芮训练私兵,还给他送各种证据,如此,便有了朝廷专案组下乡,先是抄了邓州,然后从邓州赵元芮他老丈人家找到帝师谋反的证据……如此,天承大帝便被迫“病倒”,“浑身清白”“十分无奈”“痛彻心扉”“令人同情”的举起了杀戮大旗。

    所以他比雍正帝聪明,他能忍!

    天承十六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是个杀人的好年头,打初冬以来,上京开始抄没三大世家,颜氏,胡氏,老庙顾氏,中等世家十余,小世家三十余……两王被拉出府邸,两家二百多口人被圈禁于京外青龙山下困蛟洞。

    困蛟洞那地儿就是个天然的大溶洞,而今被赵淳润改造成了监狱,也许在赵淳润看来,赵淳熙的子孙后代至多算得蛟,还不成龙。

    这些私下里抠字眼的小心眼儿,小意思,顾昭那是看的清清楚楚。

    胡寂傻么?一个教出两位皇帝的人傻么?怎么可能傻呢?他只是被自己亲生的女儿坑了而已,这也算是报应了。

    赵淳润终于挥刀了,当年背叛他的,害他的,他不信任的,还有他带在脑袋顶的两顶绿的发亮的帽子,他终于可以摘掉了……

    大梁开国,诛前朝皇帝才诛了五族,天授帝也干过诛三族的事儿,干完,天授帝还去祖宗那边自省了三个月,可他依旧留下了嗜杀的恶名声。

    如今,到了赵淳润这里,他干的是诛杀九族的事儿,他只是没明说,却学着顾昭的布告**,坦坦荡荡的将这些世家做的罪孽,一件一件的摊开,摆出来。

    几百年的世家,谁家没有阴暗,比起顾昭拆寡妇墙,冯氏卖骨肉做太监,那些世家才是黑到了顶点呢。

    就拿天承四年的一件事来说,那年,邓州颜氏的土地上,有几个庄子犯了鼠疫,邓州颜氏怕麻烦,就将庄子全封了,生生饿死,病死上万人。

    这件罪孽,对于世家来说,以前是小事儿,现在摆出来就百死莫赎了。

    而今,全国愤怒,士人上书,铮臣碰死……大家都在“逼迫”天承帝,天承帝在殿上晕厥三次,还吐了一次血,如此,他不得不杀人了。

    而今,什么秋后处斩,什么炮响三声,什么三司会审,这些程序都没有了……

    上京东门外而今搭了个“罪台”,每天都有最少三十个人靠上被拖出去斩首,绞杀,腰斩,凌迟,剥皮,车裂,而后戳骨扬灰。

    这还是在上京,杀人有个名目,可顾昭知道在老百姓不知道的地方,还有一族一族不分男女老幼的坑杀,顾昭知道,赵淳润在斩草除根,他一个都没有放过。

    顾昭他又看不惯了,他甚至觉着脚下的土地都是血渗了一尺的褐土,他只能不出去,关了门,圈了自己。

    冬二月,初雪,血红的世界总算有了遮羞布。

    这日,顾昭早起之后,在家里跑了几圈,洗了个澡后躲在书房看书。

    看得没一会子,阿德进来道家里老亲都来了,平洲巷子那边顾茂德,顾茂昌他们也到了。

    顾昭想了下倒也知道是为了什么,终于还是轮到了老庙那边,如此,他便安排他们在前院的小偏厅见面。

    小偏厅内坐了六个人,顾茂德,顾茂昌,尚园子的老爷子没来,他的三个儿子,还有难得出门的顾茂甲,这些人无一不是面目憔悴,因怕牵连,肝都吓破了,便是最胆大的顾茂昌都瘦的两腮凹陷。

    再怎么说,他们是一家子,都是打小一起玩,一起调皮长大,一起互相看着嬉笑欢乐的大活人,就是知道那些人该死,却也……都是看不开的!

    他们如此,天生敏感的顾昭更是如此!

    他们默默的坐了一会,顾昭披着厚实的四爪蟒袍进了屋,他也难得这样穿穿,

    进了屋子,顾昭脱去外袍,脱鞋上罗汉榻,细仔他们亲抬了炭火到榻边,还帮顾昭围了厚毯。

    顾茂德他们安静的站着,直至看到小叔叔还是原来的样子,如此,他们便放心不少。

    顾昭暖和了之后才抬头对他们道:“都坐吧,用了饭没?如何这个时候来了?”

    顾茂昌站起来,拖着鼓凳到了炭火边烤了一下手苦笑道:“那里吃得下,三百年老世家,呼啦啦的说没就没了,今儿早上老家那边来了信儿……说是……那边上月就……都没了!”

    直到这个时候,这屋子里的人终于感觉到了,他们愤恨的那个总是看不起他们,连累他们,打击他们的溪北顾氏没了。

    顾昭点点头,想了下问:“老家谁在呢?帮着收了尸没?”

    坐在一边的顾茂德苦笑的站起来道:“小叔叔,老家那边确实有人,侄儿……侄儿没叫他们收尸,这等谋逆的极恶大罪,谁敢碰,咱家……咱家这次被坑苦了!若不是……若不是祖先积德,入了,入了护帝星,咱家……”

    顾昭打断他的话点点头:“我知道了,坑苦了也得认,从我府上支钱,打上一些薄棺,打发人好生埋葬了吧!”

    顾茂甲闻听顿时激愤的蹦起来了:“七叔,何苦如此,溪北溪南原本有仇,现下……现下躲还来不及,如何敢这样出头?”

    顾昭笑了下,接过细仔捧来的汤药喝了两口,吧嗒下嘴巴道:“你自去你家躲着,谁让你来的?”

    顾茂甲顿时尴尬,左右看看,张张嘴,终于还是坐下来,罢了,小叔叔对他向来不好,明儿起,他来都不会来了。

    顾茂德点点头,收尸这事儿是做也的做不做也的做!他是族长,这万重压力而今有小叔叔一起担着,实在是万幸。

    顾茂昌烤了一会火,暖了过来,他闻闻空气里的药味,便关心的问到:“叔叔身上可是不利落。”

    顾昭点点头:“啊,有些肝气郁结,也无甚大事,过几日便好了。”

    顾茂昌点点头,回头看看他哥,见他个个装聋作哑,他咬咬牙他还是说了:“小叔叔,如今那边五六代都关在刑部,秋日进去的,而今……而今都这时候了,您看看,给个主意吧。”

    给主意?顾昭想了下,倒也是,他是长辈么,说来还是亲戚,甭管那边多可恨,可那边也有干干净净顾茂理那样的好孩子,他还想起那个要肉吃的娃儿,而今怕是都一个结果,坑杀。

    那头,可是赵淳润绝不放过的胡寂的主力军呢。顾昭坐在那里恍恍惚惚的,他想起那年那头请客,顾子雨举着墨条认真的在家门口闻,他家老太太过生日从全国请了名角儿来唱堂会,给那些角儿的谢礼是采莲裙,梅香衣,子雨是个愚钝的好孩子,顾昭独喜欢他,更不觉着子雨该死,子雨觉着家中奢靡,就写了新诗给角色唱来……

    怎么唱的?哦,想起来了:

    “西风乍起抛消遥,花事匆匆凭谁吊。

    红烛滴尽朱颜泪,断肠无寄暗自抛。

    夜漏更深人意静,翦径西风摇月影。

    深闺织就回纹锦,谁家归雁相酬应。

    从君别后日相思,肠回九转春归时。

    只因痴志难抛却,黄莺啼遍杨柳枝。

    烟波丝雨漫凝眸。杜鹃桥上数归舟。

    断肠丝竹为君愁,征鼓催去人难留。”

    子雨是知道的吧?竟然早就唱出来了啊?原就是征鼓催去人难留了……为这,据说子雨还挨了板子,说是不吉利晦气……

    那孩子怕是早就知道了吧!

    顾昭一时间,有些肝疼,便击打了一下胸口。

    顾茂德不放心,便小心翼翼的说:“小叔叔,到了此刻……牵扯太深,就是神仙也救不得了,亏……茂峰没了,不是我没心肝!”说到这里,他猛的站起来,一边儿喘气一边激愤的道:“何苦同情他们,咱家差一点就一样了!当日都说我母亲狠,若不是她动手,老三怎么没了?这名声我母亲硬生生的咽了,爹也气得狠了!不是他们……不是他们带坏茂峰!算了,罢了……我那时候傻,竟还怨恨父亲何苦如此,现下……现下我方明白了……”

    顾茂德慢慢坐下,捂着脸哭了起来:“上上下下那么多人,那边可是六代……谁愿意看到?”

    顾昭微微摇头,摆摆手说:“都回吧,这事儿都别管了,有我呢!”

    顾茂德他们互相看看,一起站起来施了大礼道:“是,全凭小叔叔做主。”

    人终于都走了,顾昭站起来在院子里的寒风里站了足有一个时辰,一直到天色朦胧他才把细仔,细仔叫了,叫他们连夜去城门外调配布衣布裤,还有一些肉食。

    既要走了,便穿上新衣新袜,吃顿饱饭,明儿起,这棺材,他顾昭送了。

    安排完,顾昭慢慢步行回院子,到了院子口的时候,他看到那边跪着一个人,便开口问:“谁在那里!”

    那边身影晃动了一下:“小爹爹,是我。”

    顾昭站住了,慢慢走过去看看他,半天之后他才叹息道:“我没怪你,这是早就想到的。”他只是没想到,赵元秀的手竟比赵淳润黑,竟是幼童都不放过。

    赵元秀抬头,眼神晶亮的看着顾昭,他慢慢站起,伸手扶住顾昭,跟他一起往屋里走。

    走了一段,顾昭忽说:“你长大了。”

    元秀点点头:“可不,孩子都好几个了,再不是半夜哭泣,尿了小爹爹一身的娃儿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赵元秀低低的顾昭耳边道:“小爹爹,莫怪阿父,当日押送阿父去法元寺出家的,便是溪北顾家……”

    顾昭的脚步停了下来,一脸惊讶的看着赵元秀,赵元秀确定的点点头,指指屋内道:“阿父在里面呢,小爹爹万不可跟阿父起纠葛,您只当心疼我。”

    顾昭又呆了一下,然后轻笑道:“不会,怎么会呢,你们都想错我了……”

    赵元秀听顾昭这样说,便微微松了一口气,赵淳润虽没有从屋里出来,他依旧在屋外磕了头,这才去了。

    此刻,天色已然全黑,顾昭掀开门帘进屋,却看到赵淳润坐在桌边安静的等待着。

    桌上,各色菜肴冒着热气,赵淳润也瘦了,他听到门帘响便抬起头,看到顾昭进来,他便赶紧走过来拉住顾昭的手。

    “先暖暖吧……”走了几步,许觉着顾昭手太凉,他便住了脚,将顾昭的手暖在自己怀里,贴着肉放着。

    顾昭安静的看着他的脸,看了一会他才道:“我没事儿……我……我没事儿!”

    赵淳润笑笑:“没事儿!没事儿!你要怪我,便怪吧,我哥当日剩下我,就得了报应,我怎么还会给元秀留下尾巴,你只管怪我,我……没事儿,虽你罚,好么!”

    顾昭微微闭眼,心乱如麻,他真没有怪阿润,他只是再跟自己的人性作斗争罢了,他只是懦弱了,只是畏惧了,他并没有心疼溪北顾家,没有!

    可是,他又不能跟阿润说,我只是无法看到上万条人命就这样去了,这些杀戮杀的是我的人性,鞭打的是我的道德……

    没滋没味的应付了一顿晚饭,顾昭丢开赵淳润去了书房。

    赵淳润没有按照以往的习惯送他过去,他只是换了衣裳又站了起来去至水泽殿,他想着长痛不如短痛,与其让阿昭疼一次,不若明天便一起勾完,早点打发了去吧!

    赵淳润就这样走了,顾昭夜里坐在书房呆了半夜,这一夜,凡是有人性的,姓顾的,竟都没睡着。

    天色方明那会子,顾昭从屋里出来,手里拿着一张祭文递给守在门口的孙希道:“你打发人烧了去吧,叫他们帮着烧几串钱,既都走了,好歹带上个买路的钱儿……”

    孙希双手接过祭文,小跑着出门去,在路上,他打开那祭文看到是这样写的。

    从来千红不过冬,人去瑶台,人道是,生死离别最疼,遥当年,依马七步诗,冠玉笑若珠,子雨妙句锦绣肠,百年高士应无敌,厅堂旧燕去了,莫相问,人去关河,笛引花尽凤台孤。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