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9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顾昭激动完第二天,便觉无颜见人,昨儿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以前看过一句话叫猪油蒙心,而今想来大概是鲨鱼油蒙了心吧!

    那么多不平都忍了,偏偏昨儿里出了个大丑,当时自己竟觉得很美,很爽,时到今日睡足了,方觉尴尬。

    在殿上逼迫阿润一直后退,亏那些文人皆是舞文弄墨的,庄成秀那厮后来出了个损招,将原来的旨意加了几个字,变成了,此地民恶,逐之禹州。

    瞧,这些文人就是这样讨人喜欢的,简直太会巴结皇上了。

    赵淳润下不得台,只得罚顾昭闭门思过,还有一年的俸禄。

    至于顾昭那篇惊天地泣鬼神的文章,甭管触及的是谁的利益,所有的官员都假装自己瞎了,看不到,没听到。

    他们就是这样,一切超越自己的,一切比自己好的,他们假意自己是个残疾人。

    当然,在赵淳润的纵容之下,顾昭的名声到底还是传出去了,好名声非也,实在是烂的不能再烂的名声,再也没有这样的人,跑到金銮殿,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将皇帝到士族都批判了一顿,然后甩甩手,这个二百五走了。

    那文章好么?真正的好文章!可随即,文臣私下里便流出这样的话,那是宁郡王提前找人写成的。

    就如顾昭将迁丁司办成了千秋基业一般,那会子他们说,那是陛下私下里的力量,顾昭此人,放荡不羁,不学无术,他哪里有这个本事?

    还有百家石刻,那也是陛下的功绩,宁郡王他家武人出身没那个水准。

    对了!他们就是这样说的,说到最后,那些事儿就真的成了事实了。

    你还没办法一个个的去反驳,去解释……

    至于宁郡王昨儿打了大家的脸,到了最后也没人敢出来做出头鸟,老混蛋傻了,可小混蛋的战斗力是丝毫不差,他还加了倍。

    与他计较?还是算了吧!闹将起来,陛下都吃不消,何况他们乎?

    如此,欺软怕硬的大家俱是聋子哑巴,就当此事没发生一般,顾昭方觉着自己是被鲨鱼油蒙了心。

    哎,跟一堆古董讲什么道理呢?他们是土著来着,给他们穿草裙就好了啊,何必给他们丝绸呢?

    如此,顾昭便坐在家里,自闭房门,生闷气!

    大臣们装聋作哑,赵淳润自然知道这是为什么,心照不宣罢了。

    他倒是惊喜的,喜欢的不得了,喜欢的心都要炸了。

    阿昭写的那东西对他来说,句句都是真言,都是为他考虑,为他着想,这就是他家阿昭啊!

    赵淳润的脸虽然被打了,但毫不在意,他就是莫名的骄傲,强忍着夸耀,他还趴在金銮殿悄悄写了个小纸条,自逢君,便遇东风,此生不负万千春!

    于是,顾昭握着赵淳润给他的小纸条,飘着就回家关禁闭了!

    待顾昭下殿之后,赵淳润见大臣们装聋作哑,他倒也习惯,却跟一边的史官道:“记下,宁郡王全文不可缺一字!朕错矣,欣然改之……”

    说罢,他也不管底下那群人说可不可?三思不三思的就退了朝。

    顾昭回到家里,便自闭门户遮羞,却不想,没多久赵淳润便从外面进来,进来二话不说,搂住他那顿啃!

    好吧,您随意,有什么好啃的?顾昭脸上恼羞,心里千肯万肯的就从了……

    第二天一大早,顾昭还在补觉,门房却送进来成堆的慰问品,有耿老哥家送的,平洲巷子侄儿孝敬的,还有定九先生亲手写的诗词,他还成了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

    虽然人家没那么说他高洁,顾昭就是觉着,他们必然是这个意思的。

    当然,他如今也是知道丑了,古往今来,他也是披头撒发上殿第一人了,何必呢!给聋子买mp3,给瞎子放电影,他真是没事儿找事儿了。

    外面这些人都长成歪瓜裂劣枣了,他还是继续在移民郡建立新的世界观吧。

    想到这里,顾昭雄心万丈的睡了个回笼觉。

    一觉醒来,他按捺不住的将细仔叫来问话。

    “昨儿遥庄如何了?”

    细仔早就知道七爷会问,一直注意着呢,如此便回道:“回七爷的话,冯先生家分宗了,冯先生一人出族。”

    顾昭闻听顿时一呆道:“哦?竟是如此么?”

    细仔点点头,也是满脸纳闷:“可不是,他还写了放妻书,那常氏非要寻死,这才罢了。”

    顾昭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又说不出那里不对劲儿,总之这种感觉挺奇怪的。

    细仔不敢打搅,他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子,看顾昭目色清明了,方又回话道:“今儿一大早迁丁司移民处的来回,说收到卫老国公写了个条子送去,想把冯先生的两个儿子移到甘州去,还想将家里的浮财带入甘州,以上京遥庄的地换甘州的地。”

    这就更奇怪了,事儿到是不大,可冯裳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顾昭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索性不想,便点点头道:“允了,甘州就不要去了,送他们去青州吧,青州也不错,土地肥沃,民风质朴,再者,钱说在那边叫他多注意一下。”

    细仔回了个是,又道:“那边府上的孙少爷大早上就来了,非要见您。”

    顾昭眨巴下眼睛,他老哥孙子多了,到底是那个?

    细仔赶紧加了一句:“是允药少爷,小的……小的看……允药少爷挺落魄的,身上带着的玉还是早年咱家送过去的年礼。”

    顾昭躺在躺椅上思考了小半天,一棵大树,无数的枝枝蔓蔓,就若红楼梦一般,家族也是无限扩大的,有过的阔绰的,也有落魄的。

    顾允药是老哥哥最爱的孙儿,许是因为打死他爹的那份内疚,老哥哥明白那会身边一直就带着他,因糊涂的突然,也没留下一些体己给允药。

    自那边分家,茂昌才得了几分家资,若不是自己心疼他,茂昌怕也是过的一般,就更不论顾允药了。

    顾允药他娘是个娼门出身,当年顾茂峰私下将人处理,而今生死不知,这孩子也是十二岁才见到自己的亲爹亲爷爷的,可惜没被人爱护几日,老哥哥便憨傻了。

    分家之后允药他姨奶奶娇红自然带着大头跟着他伯伯顾茂明走了,人家那头也是不承认顾允药的。

    亏老哥哥当年霸道,硬是给允药上了族谱,分家之后他才有家产防身,得了上京郊外的一处庄子,还有五百亩地,三千贯钱。

    面上看这些东西倒是不少,可是遇到娇红那货色,这孩子手里能留几个还是未知,能想象出来,而今这个曾被老哥哥亲昵的呼为药儿的孩子,他便成了红楼梦里的贾云,怕是不得志了。

    顾昭看不上庶出,更不论外室子,可偏这允药是老哥哥的心病,如此,他便摆手道:“叫他来吧。”

    细仔点点头,便下去了。

    顾昭从躺椅上坐起,换了三花锦的薄袍子,趿拉了一双布鞋,披头撒发的他就出了自己住的小院儿,溜溜达达的走到一边的小花园,坐在落花厅下,听了会子鸟叫。

    别说,年纪大了,他到真的喜欢找个僻静之处,听听鸟叫。

    听得一会子,那边细仔便引着一个瘦瘦高高的年轻人进来,这人来到顾早面前,也不抬头的就直接跪了,磕头说道:“给……七爷爷请安。”

    顾昭语气很温和的说:“起来吧。”

    顾允药便站了起来,十分恭顺的等着问话。

    这孩子当年还是很中二的,顾昭认真的打量他的五官,却发现这孩子模样长的多少有些随自己老哥哥,他便决定不要太讨厌他。

    顾昭叫细仔搬来小凳,顾允药便在亭边坐下,他也不四处打量,想来是这些年在外跌跌撞撞,什么中二与少年义气便都没了。

    顾昭好声好气的问他:“你怎么来了,可是有了难处。”

    顾允药万万没想到顾昭会这样问,他鼻子一酸,想哭,又生生将泪憋了回去,只是很珍惜的从脖子下面拽出一个细绳,取出一个磨旧了的荷包,他有些舍不得抚摸了两下这荷包,终于还是双手捧着给顾昭送了过去。

    他没办法了,都要活不下去了,当日分的家产全数被姨奶奶收去了,他姨奶奶道,大家是分了,小家还没分呢,叫他伯伯管着,吃穿自有那头府里照应。

    可谁能想到呢,这些年,吃穿就不必说了,一个月他才拿一贯的月钱,堂堂国公之后,如何就能过成这般样子。

    那是亲亲的血脉长辈,顾允药不能提,不能说,不能告,只能生生咽下。

    而今他已经十九,旁人早就结婚生子,他伯伯那边却依旧装聋作哑,那府里上个月竟是再也容不下他,只给了他五十贯钱就把他打发了。

    顾昭纳闷的接过荷包看看顾允药,顾允药咬咬牙道:“原不敢打搅七爷爷,可……伯伯那边说要给奶奶过寿,侄孙……侄孙刚在乡下盖了房子,买了两亩薄田度日,是万万拿不出寿礼了,当日……爷爷说……”

    这句爷爷喊出,顾允药的嘴唇便开始哆嗦,他磕磕绊绊的道:“爷爷……爷爷说,若是有一天儿,过不下去了……就来,就来找七爷爷……侄孙本不想来麻烦……可……可就是过不下去了,七……爷爷……”

    顾昭的眼睛也有些酸,他慢慢打开荷包,却从荷包里取出一张泛黄的毛边宣纸来,打开这张纸一看,那上面就四个字,却是老哥哥亲手所书。

    药儿可怜。

    顾昭的眼泪顿时开闸一般的泻下,他捂着脸,将头扭到一边,顾允药跪在地上开始小声抽泣。

    他哭了一会子,感觉有人将手慢慢放到他头顶摸了两下,顾允药顿时抱着顾昭的腿嚎啕大哭起来。

    这一通哭,哭的顾允药前生的委屈都倾泻了出来,足足有一炷香的功夫他才收声,然后抽抽泣泣的依旧跪着。

    顾昭此刻心情方平静了下来,他想管,又不能沾,那边分家了,若管了是打顾茂德的脸,可顾茂德凭什么管顾允药呢?再者,若是找娇红追究,岂不是坏了允药的名声?哎!最讨厌就是这家长里短的烦心事儿了。

    顾昭拍拍顾允药的肩膀道:“起来吧,叫他们打水你洗洗脸。”

    顾允药点点头站起来,却不想,他的肚肠咕噜了一声,他顿时尴尬了起来。

    顾昭失笑,问他:“可吃饭了?”

    顾允药摇头:“出来的急,原想买寿礼来着……在城外转了几圈……”

    顾昭点头道:“那就先跟他们下去吧,先吃点东西,再做打算!”

    顾允药此时方将心落了肚,点点头跟着那边叫上来的下奴去了。

    顾昭坐在亭子里,反复看着老哥哥这张纸,又看着那个磨破了的荷包,老哥哥到了最后,还是能预想到会发生么吧!他只是再没有力气管了,方说可怜……哎,谁不可怜呢?

    而今他忽觉着,当日造那场富贵,真是何苦来哉,真是白做了,而今,顾狻猊的子孙还不是照样唱戏的唱戏,饿肚子的饿肚子!

    坐在亭子里想了一会,顾昭打发人去外面喊了新仔来他道:“我记得当日我们来上京,买了好几处庄子,最远的在那一处?也……不要太大,小一些的就好。”

    新仔想了下道:“京南三十里西牛镇那边有一处,那边土质好,咱家南边来的工匠原在那边烧家窑……”

    顾昭想了下道:“不妥了,那是匠人工房。”

    新仔笑着回话道:“爷!咱家就没小庄子!大老爷常划拉的那些都没少过十顷,西牛镇那是最小的了,这还是咱们刚到京里置办的,虽说早先是匠人住,后也修了两次,还修了个小花园子,那头背山环水住着还是十分体面的。

    再者,而咱家早就不烧窑了,都用的是内供,那边就修成了小庄,小的跟新仔那会子原买了几百亩地,想种点瓜菜给府里吃,可而今府里的果蔬瓜菜也是内供,那边就叫人管着,种了些稀罕的花木,田里种些棉花什么的,那屋子真还不错,院子不小,楼房厢屋能有六十来间呢,三进带花园子,走哪里也说得过去了。”

    顾昭听到这里,到觉着妥当,他点点头又安排道:“一会子他用完饭,我就不见了,你且送他过去看看,再领他去七郡货下面给他配上一套家当,成人家过日月,该有的,都给他办上,就……按三千贯成数去办,再给他拿上两千贯花用,还有庄下的人,给他划两户老成的帮衬,庄下的地也划给他吧,好歹手里有个花用嚼头,他也要养儿养女的。”

    新仔听完忙道:“是,小的这就去办。”说道这里,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提醒一句:“爷,那边二爷是个贪财的,这几年分开,越发不像话了,还有,那府上老姨太太也是个难斗的,您这样倒是心疼允药少爷,可小的看,他怕是保不住……”

    顾昭笑了下道:“那有什么?上月他不是来家里说想上一步么,就打发他拖家带口跟他贪财的老娘去永宗郡上任去吧,离了几万里,我看他也蹦不起来了。”

    新仔哭笑不得的道:“爷,我怕那边不愿意呢!”

    绕这么大的圈子,竟是为了保住顾允药那几千贯的家私?这是何苦来哉,真实长辈不长辈,晚辈不晚辈儿的,他家七爷做事儿怎么就那么损呢?

    顾昭轻笑:“不愿意?怕也由不得他了,这帮王八蛋没有一个好鸟,见天混在咱们家门房骗吃骗喝不说,还见天打着孝敬我的旗号!明儿起,都这个章程,那些不顶用的,没多大本事想的大的,都有多远滚多远……”说到这里,顾昭忽然住了话,他纳闷的看看天气儿问新仔:“你说今儿奇了怪了,这个点儿了,咋还没回来?平日早就蹦跶回来腻歪了。”

    新仔听到这话忙正色回到:“爷,甘州八百里加急到了。”

    听到这里,顾昭脸上的神色也肃穆起来,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天了么!

    此时,启元宫内,天承帝赵淳润一副气炸了的样子,将燕王的奏折给近身大臣定婴,庄成秀等人传阅。

    儿臣赵元秀谨奏,为遵旨复甘州案:

    天承十六年夏二月,臣受命往甘州之际,已向常州、青州等多地陈情。去往火灾重地赈济米粮衣物,由近及远,分批运送,速者五日可达,源源而至,可缓两年之虞。田园、屋宇毁损者,迁丁司遣人全力修葺,月余可毕。恳请圣上体恤宽大,恩赐烧伤草药,以抚民瘼,并缓甘州之痛。行市艺业,不日可复,民心无波,旋即可安心著业,民无流离,织局重建,君可稍宽。

    又,与甘州毗邻地近之邓州,颜氏所辖也,有织局一百三十六数之众,每局二十四处,每处机四百,匠千五,桑棉种植,纹样染色,并织机造式及密纹暗刻,与迁丁司所出毫无二致,暗访其故,得知胡、颜,顾等京中大氏皆牵连在内,泗水王、潞王竟不例外。证据凿凿,不敢妄断,儿思及此事所涉甚广,非臣所及,不敢自专恳请圣上示下。

    谨将密启,先行奏闻。天承十六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