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8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顾昭前生后世第一次跟平头百姓计较,这种计较还是旁人画了个圈圈,伤及贵族脸面,他不钻也得钻,如此便不太爽快,回手就把他又把球退还给冯裳了。樂文小说|

    昨夜有些误会,冯裳伤的还真是颇重的,京里连夜来的大夫帮着看了,说他脑袋上血窟窿就俩,是真真的昏迷了。常氏与两个儿子吓的够呛,一边是当家男人生死不知,另一边是全族断了生计。

    她家的天塌了!

    天明鸡叫的时分,村里有人来回话,老庄主跟犯上的六叔都碰死了,就这般,两条人命就去了。

    真是叫人同情不起来,而今也恨不起来。

    昨夜耿成惊骇亦不过是顾昭随意取私章调动城内迁丁司的兵卒,这里可是上京,武将都不敢随意上甲,携刃,一不小心这是要连累满门的大罪。

    可顾昭就这般堂而皇之的将迁丁司的兵卒连夜调出了京,还开了出京门的手令。顾昭竟然能不必报备,不必请旨便开了京门?这是有多么大的权利?

    谁也不知道,顾昭昨夜是怕了的,能不怕么?外面里三层外三层围着村癞子,一不小心两边有了碰撞,一庄子人呼啦啦涌上来,拳脚无眼之下难免殃及池鱼,他们才几个人?就连上跟随的暗卫,这也是遥庄冯氏的地盘!昨夜谁不是提着一把汗,就为了十几筐铜钱打起来?

    打起来,他到无所谓,可老哥哥怎么办?

    昨夜那种惊心动魄,真真是朝上朝下都被惊动了,迁丁司半夜提着手令带刀出京,没多久五城兵马司云良大人也带着兵卒到了,又没多久,圣上都惊动了,打发了宫内大总管孙希连夜带着旨意来询问了。

    而今,遥庄这事儿,就从一般的庶民犯上,变成了惊驾。这事儿越闹越大,可怜遥庄上下老少爷们,膝盖跪下去到了天明腿还没直立起来。

    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稀里糊涂的就围攻了两个一品国公,一个超品的郡王爷,就为几筐铜钱?

    可怜孙希一把年纪,连夜出来又连夜回去,到了天明的时分,圣上有旨道:此地民恶,驱之……

    得,这下子,遥庄上下大梁人都做不得了!竟是哭都哭不出来了。

    就为十几筐铜钱?

    对皇帝来说此时是小事,对上京的贵族来说,这是打脸的事儿,区区庶民,谁给的胆子?

    顾昭昨晚原本生气,可大早上随意迷糊了一觉之后,他才知道这事儿闹的太大,他原想把这帮子整到移民郡劳动改造去,可是家里那位生气直接将此地庶民竟驱赶出了大梁国土。

    遥庄上下一片嚎啕,顾昭慢慢出了院子,眼中竟看到一片末世怅然,他的眼里那些人是跪着的,矮着的,他们不高大,蜷缩着身体,却不知道像谁祈求。

    他看到幼童被父母强压着跪在地上,吃奶的孩子被母亲抱在怀里,茫然的看着这个世界。

    顾昭有些蒙了,忽然有个声音在拷问他,你什么时候竟然也成了这样的人?这样毫不在意践踏他人人格乃至命运的人?

    他看到成群成群被迫被裹挟在这里的庶民,那一双双眼睛,悲哀到眼泪都不知道如何泻出。

    顾昭走了几步,迈步上车脚忽然停住,顾昭忽然对耿成招招手道:“老哥,你过来。”

    耿成一愣,忙过来道:“哎,老弟,马上要开城门了!”他大力的打个哈欠道:“这事儿真恶心!赶紧回去睡一会,哎呀,这一宿闹腾的,怕是要好些天没精神了!”

    顾昭见他不在意,便指指那群就要流离失所的人道:“你看。”

    耿成往那边看去,却看不懂,只得纳闷的回头问顾昭道:“看啥?赶紧走吧我的郡王爷,困死了,这一宿儿,可真够劲儿!”

    顾昭无奈的摇头,他指着那些人道:“老哥,你知道么,这些人生于斯长于斯,可明儿,他们就要被驱赶出去,竟然连大梁人都做不得了。”说到这里,顾昭一脸苦涩的问耿成:“老哥,就为十几筐铜钱?那些妇人何辜?幼童何辜?”

    耿成依旧不懂,他倒是觉着狐假虎威挺解气,这帮刁民就该这样治!

    可顾昭这样问了,他又看到那山神爷爷依旧未被抬回去,神位有些凄惨的倚墙立着,这庄子彩棚色彩斑斓,只看热闹的人却都不在了,也许,他们再也回不来了。

    直到此刻,耿成心有所想,便愣住了,这老头也不是坏人,还很良善。

    “那,那该如何是好?这……这圣上都下了旨意,咱们又能如何?哎!真是不该的,如何竟闹的这般大了?”

    顾昭不上车了,他翻身回到冯裳家的院子,身后呼啦啦的跟着一群人。

    那边正在处理事情的云良有些纳闷,便舍下手里的事情也过来问:“郡王爷,怎么又回来了?”

    顾昭在上京有几类人是不来往的,第一类便是他与庄成秀这帮子绝对气场不合,不知道是怎么了,他总看这帮子不顺眼,觉着这些人长着长着,就会成为明朝的那些士大夫,放着国本的事情不管,成日的鸡毛蒜皮不做正事,简而言之,顾昭看不起他们。

    顾昭看看云良没说话,他背着手开始在院子里转圈儿,转得一会子,他方问云良道:“云大人,你们这些年来,与庄大人等出了很多好文章,我记得,有九记,十二揽,十论,这些文章立意通便,采百家之长。”

    云良有些纳闷,不知道顾昭问此事到底意义何在,他倒是有些惊讶,这位京中纨绔竟然是个看书的,于是他便随意回话道:“郡王爷竟都看了?“

    顾昭点点头道:“嗯,全都看了,我对里面一句话印象十分深刻,治人之道,公平仁义,天下大道,先正其身,上理下达,畏天爱民,以德教之,可是如此?我想,这是你们写了十几尺高文章的核心思想吧?”

    还真看过?云良大人不明白何为核心,但是,又觉着核心这个词汇用到此地甚妙,便点点头,抬头看看顾昭道:“正是如此,万万想不到郡王爷竟……”竟然看懂了?

    顾昭失笑着微微摇头,他指指外面又道:“云大人,圣上说错话了,我们办错事儿了,你们写了那么多文章,既爱民,而今我们错了,按照你们的套路,此刻不该去朝上参我们吗,您该慷慨陈言,不计个人安危的去死谏才对么?”

    云良大人顿时哭笑不得,憋了半天才道:“郡王爷……戏文看多了吧?”

    顾昭呆呆的站了一会,终于苦笑的摇摇头道:“还真是看多了……中毒了……这是五百七十二户,上下八千多口人丁,不足五岁幼童一百三十余,便被驱了?”

    云良有些惊讶,便多了一句嘴:“方才保甲报录,只说了一遍,大人竟记住了?”

    顾昭点点头道:“是呀,我记住了又如何……”

    正说着,冯裳头上裹着布,踉踉跄跄的从后院被自己儿子扶着跑出来,他来到前院,立时跪倒,脸上竟是一派惊慌失措的样子道:“郡王爷开恩!开恩!不该如此啊!村民何辜,族亲何罪?怎么,怎么……”

    他跪在那里,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算无遗策的他怎么也没算出来,只是区区犯上之罪,如何就惊了驾了?

    顾昭叹息了一下,走到他面前蹲下来,双目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冯裳不敢与之对视,小半天,他低声道:“郡王爷,小人万死,还请救命!”

    顾昭冷笑:“怕了?”

    冯裳咽了吐沫,点点头道:“是,小人怕了……”他的本意,无外乎就是借机出族而已,谁知道竟闹成这样。

    顾昭笑了下,很是无奈的摇摇头,他低头在冯裳耳边嘀咕了一句:“冯裳!你真乃恶人!”

    说罢转身出院,拉过阿德骑来的骏马,正要扬鞭,却不想,耿成一把拉住缰绳道:“老弟作甚?竟要去闯祸么?听老哥哥一句劝,圣上已然下旨,你……你莫要荒唐了,啊?”

    顾昭仰天大笑道:“老哥哥,谁说你糊涂,你才不糊涂呢?想不到,万想不到,你竟懂我了!你且放开,转日我与你好好吃酒戏耍,再晚,怕就来不及了!”

    耿成急的几乎疯了,他抓住缰绳死不放开,大喊着:“如何能放,旁人自命铮臣都不去,为何你去?”

    云良在一旁面红耳赤,心里只觉冤枉,你们两个混账闯的祸,现在做出这番样子有意思么?凭啥我去给你们擦屁股?早些年,也许老子就去了,可御街的地板老子也洗够了,再不去了!

    顾昭回头看看遥庄,看着那些依旧腰扎红绸的壮汉,昨夜他们神采飞扬,火把下,他们的眼神对世界无限的憧憬,一身的热烈,可今日这天便莫名的塌了。

    不应该啊,自己什么时候,竟也成了李永吉,竟也成了定婴,不该这样的……他来古代一场,就是为了成为和他们一样的人么?

    顾昭喊了一句阿德,阿德上去抱住了耿成的腰,顾昭拽回缰绳,扬鞭便去了。

    上京四门风驰云动,钟鼓楼响,当四门打开,顾昭飞马御街向着御街而去……

    此时,早朝未下,天承帝赵淳润坐在金銮殿上,正在就昨晚遥庄的事情发脾气。

    昨夜他好没吓死,好端端的人出去了,出门的时候人家还高高兴兴,这些年,阿昭忙碌奔波,什么福气都没享过,才赶了一场庙会,热闹没看到,却被刁民围攻了?真是给他起的半死!那些刁民百死莫赎,杀一百次都不解气!

    赵淳润大发脾气,下面大臣静若寒蝉。

    正骂的解气的当口,却不想,那下面忽有人来报,平洲郡王上殿,有本启奏。

    赵淳润顿时惊了,大臣们也惊了。

    早朝这地方,那人可是出了名的不待见,就因为他不出早朝,早年闹了多少事端,更不论,今儿朝上朝下就因为他的带累,上上下下都不得下朝被连累在此无辜挨骂。

    怎么?这是嫌弃圣上处理的轻了?有意思么?为了十几筐子铜钱,难不成将人家几千口子人全部腰斩才能出气么?

    赵淳润都气乐了,有什么不能回家说呢?非要来殿上折腾,无奈之下,赵淳润的口气也不好了,他道:“既来了,便叫上来吧!”

    于是,顾昭便一身常服有碍瞻观,有失体统的被叫了上来。

    这一路,自大殿之外众目睽睽之下走来,顾昭整个心思都是空明的,甚至,他都有些无所谓了,他就觉着,自来了古代,他有很多很多话要说,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以前他从不想去抗争什么,可现在他觉着,他还是需要说说的,他觉着,他很有必要要对这个世界说一些话,说一些他顾昭必须要说的话……

    他走进大殿,一步一步的来到阶梯面前,很坦然的跪下了……

    “吾皇万安!”

    他坦然的一下一下的三叩首,然后跪在那里不动了。

    赵淳润吓了一跳,想站起来,又生生的忍住了,他咳嗽了一声正要叫起:“嗯……”

    却不想,那下面礼部尚书夏侯擢立刻出班道:“启奏陛下!宁郡王……”

    他话还没说完,顾昭扭脸对他大声道:“我说老夏侯,你等会哈,本郡王知道失仪不成体统,这不是急么,我知道错了,回头我就家里闭门思过去,一会子我奏完,罚俸禄,摘乌纱什么的随意了,大人你不畏强权,定然会名留青史……先等我说完,好么?”

    那些面顿时有人忍耐不住,嗤了好几声,心道,可真是老顾家出来的,打祖先那儿就不知道体统。

    顾昭才不管他们怎么想的,他依旧跪着朗声道:“臣顾昭,有本启奏。”

    赵淳润此刻也无奈了,他扶着额头问道:“本呢?”

    顾昭愣了下一下,坦然回话:“臣还没写呢!”

    顿时朝上哄然大笑,赵淳润无奈,捡起桌子上的一份奏折丢下去骂了句:“都给朕闭嘴!”

    顿时,底下安静了。

    赵淳润无奈又的摆摆手对左右两边道:“来人,先将宁郡王叉下去……”祖宗,回家在发脾气好么?你这么丢人有意思么?

    顾昭见自己要被叉出去,顿时不愿意了,他想学电视剧里的青天大老爷一般摘下乌纱帽玩个气质,奈何昨日出去,他脑袋上就裹了一块布,万般无奈下,顾昭只得大喊了一声:“陛下!臣有本奏!恳请陛下收回成命,庶民为国之邦本!遥庄之事,祸不及妇孺老弱……”

    他还未说完,堂下定婴大人便出班训斥道:“郡王慎言!你可知君命出不可收也?”

    顾昭大怒,回头骂道:“如何不可收?错便错了,昨日之错,乃我之错,关遥庄上下八千余口老弱何事?我既错了,便……”他又摸摸脑袋,一伸手将头上裹的布拽了下来,顿时披头散发了。

    顾昭将那块布很认真的铺平,放在殿上道:“陛下,昨日之事,皆臣之错!臣愿以……”他低头看看那块布,咬咬牙道:“愿意以王爵赎罪,恳请陛下收回成命,饶过遥庄上下无关人等驱逐之罪!”

    顿时,这殿上殿下都惊了。

    小半天,殿上圣人咬牙切齿的问道:“宁郡王,这便是你要说的话?”

    顾昭披头撒发的摇头道:“非也,臣要说的多呢,只是来不及写了……”

    哎呀,这要怎么好呢?赵淳润算是彻底无奈了,可这戏文还得唱下去啊,祖宗说,他来不及写了,那就写吧……他无奈的冲孙希摆摆手道:“来人,伺候笔墨,命……叫他写来!”

    孙希领命,正要命人抬桌子,铺笔墨,顾昭却不在意的一摆脑袋道:“臣有罪,便跪着写吧!”

    哎呦,他还不愿意起了!

    得,你爱咋样就咋样!

    赵淳润无奈,依旧一摆手,孙希只得带着人,取了笔墨,颠颠的跑到殿下,侍奉他家七爷去胡闹去了……

    顾昭跪在那里,很认真的想了半天,他到底要写什么呢,他做不出锦绣文章,写不出千古谏言,可现在到了这时候,不写也得写了……思想再三,他终于决定……抄吧……乱七八糟的抄吧……

    于是,他趴在那里,很认真的便将题目先写了上去《大梁民说》:

    夫大梁,昔之大国也,虽有国之名,而未成国之形也。或为家族之国,或为酋长之国,或为诸侯之国,虽种类不一,要之,其于国家之体质也。

    国本国力自有杂说,有言教化,有言仁德,有言厉法,有言兵戈。国者,民为根也,民如婴儿自胚胎以迄成童,其身体之一二官支,先行长成,此外则全体虽粗具,然未能得其用也,父母养育,德政教化,故我大梁之德,若冬日之阳,夏日之阴。

    为君之道,欲配厚德于天地,齐高明于日月者,须先存百姓,若安天下,先正心,正心以正朝廷,正朝廷以正百官,正百官以正万民,正万民以正四方。四方正,远近莫敢不壹于正。而后言:宽而栗、柔而立、愿而恭、乱而敬、扰而毅、直而温、简而廉、刚而塞、强而义。

    仁君之治天下,令出则法,其术不正,夫为人主而使人柯名以恩,可指以威,爱之或不威,畏之或不爱,则其以为威,而有不测之雨露,使夫雷霆者日轰轰焉,以求夫潜伏废坠者而泽之,则人不之德,为人主者,其威雷霆,其恩雨露,是故不必多杀为严,而遥庄皆因族法乱政,族者,亲也,然遥庄之地,上京之郊,咫尺之远,竟有长者动族法,生离子弟兄亲,卖草于市,为人注籍之奴,以他人之苦而成私己之欲,人与犬豕何异?族亲与虎狼何异?遥庄庶民虽国法枉顾,而陛下之意若耘之数数,蹂践之害,酷于稂莠。天下用意过当之事,往往旧害未除,而新弊复作。

    上治而下乱者,必上行有偏。虽草木无知,犹被荣而身化,况身带血气者乎。而德盛物化,故为人君者必先自省,而后问于民,故,我大梁民者,民安者国安,修饬德教,则奸邪自止,修饰刑法,则奸邪愈生。心融神契、道统、治统、心法、圣学,一气相承,方可协万世之人心,可弘千秋之基业。

    故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不在我民。民智则国智,民富则国富;民强则国强,民独立则国独立;民自由则国自由;民进步则国进步;民胜于万国民,则国胜于万国;民雄于万国,则国雄于万国。

    强干弱枝,不符君道,万言期书,先存百姓,百姓损,尤割股啖腹,若安天下,先正己身,身斜影曲,理万民皆应培厚德育天地。

    我大梁子民,应如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河出伏流,一泻汪洋。乳虎啸谷,百兽震惶。鹰隼试翼,风尘翕张。奇花初胎,矞矞皇皇。干将发硎,有作其芒。天戴其苍,地履其黄。纵有千古,横有八荒。前途似海,来日方长……

    顾昭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大堆,心内只觉通畅快,待他写完,殿外红日已在万物当空耀照,心里爽快,管这些玩意儿,是不是乱七八糟,顾昭痛快的将毛笔一丢,大喊了一句:“来人,写完了,将本王叉出去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