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7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冯老庄主杖击了冯裳,这倒是令顾昭吓了一跳,最起码在这边,长这么大真没遇到这样的事情。

    以前看书,总说古代宗族厉害,而这种厉害顾昭还是第一次看到,冯老庄主将冯裳打了个头破血流,这来吃席的竟没人觉着他错了,只说,冯裳这人没请好,管你是不是上京的贵人,一个上了年岁的长辈打了自己家的晚辈,他还真就白打了。

    而直到此时顾昭才发现,他还拿这老头真没法,因为冯裳不告他,他家中数代祖坟还在本庄,另,如顾昭对这老者追责,这是个伤及冯裳的死循环,人家是光脚的,不怕你穿鞋的。

    冯裳倒了,顾昭吓了一跳,没多久,冯裳的两个小子跑了回来,一个背一个托的送他们爹回家救治,就这,二楼上本乡本土的同宗怕丢人,还大声遮掩呢,说冯裳没踩好,自己摔下去了。

    没多久,村里来了十几位老人,围着顾昭他们低头哈腰的解释,就一个意思,这是我们的家事儿,您老管不着,这次是老爷子不对,明儿叫他跟娃儿赔情,汤药费什么的少不了他的。

    就这样?

    顾昭看着耿成,耿成气急败坏的在原地蹦,蹦了半天,耿成反倒回来劝顾昭道:“老七,好歹你给哥哥的面儿,今儿这老贼犯上的罪,你抬抬手吧,不然冯先生的日子难过了。”

    现下,这庄子热闹依旧,那些壮汉已然从隔壁庄子偷来了山神,而今,全庄人都在山神庙那边分猪肉呢。

    顾昭带着一脸气愤的阿德,坐在冯裳家的前院当中一声不吭,耿成见顾昭不说话,也一言不发的陪着。

    半天过后,那门外来了人,这人生就一副贼眉鼠眼的胎像,虽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可怎么看,这人都不像好人。

    更不论,这人手里还提着一挂鲜猪脖子肉,血淋淋的提了进门来,站在冯裳家门口的照壁大声喊人:“冯裳家的在么?”

    没多久,冯裳家里的常氏抹着眼泪出来,唤这人六叔。

    这六叔笑了下,施恩一般的将猪肉递给常氏道:“拿去!往日你家哪有这样的福分,还是老祖心疼你家,说你家虽是宦人后代,丢了祖宗的根,而今他还是心疼自己家孩子,以后这猪肉年年也有你们的了,你们可得知好!”

    这人说完,竟有些得意的看看顾昭他们那头,还大力的吐了一口吐沫在冯裳家的照壁上。

    阿德大怒,举拳过去要打,却不想,顾昭喊了一声:“你作甚?”

    阿德气的眼球都红了,憋着一泡泪看着顾昭,家里若知道爷受了这般委屈,甭说旁人,他师父能抽死他。

    顾昭笑了下:“跟他们你计较不着,这种癞□□落脚面,弄不死你恶心死你的东西,你也值得沾手?”

    阿德咬咬牙,弯腰拾起一块石头对着门口使劲一丢道:“给老子滚啊!”

    却不想,那门口的更加得意了,人家一脱头上的毡帽,指指自己囟门道:“老子不滚,有本事你砸,先说好,老子家上有高堂,下有幼子,你敢砸我谢谢您老赏饭吃,这辈子咱就有吃有喝了!来砸!来砸!”

    顾昭眨巴下眼睛,有些惊讶的看着耿成道:“竟有这样的人?”

    耿成边上站出一个人,这人名叫包柱,他曾是京中皇宫外的守门丁,而今在京外开了一间甘州布行,因跟冯裳有些旧渊源,这次便也被人请来吃酒。

    这包柱也生就是个癞子,虽没什么本事,却靠着油嘴滑舌,江湖义气在上京很是吃得开。

    顾昭他们不便与人计较,他却不怕,因他常来遥庄溜达,对这里也厮混得熟,如此,他便在一边站了起来,来到门口,捡起阿德丢了的石头,一声不吭对着这人面门就预备开上去。

    却不想,冯裳家的常氏立时跪下,牵着包柱的衣服哭喊道:“包爷,可不敢,今儿你打他走了,明儿庄子里随意找点麻烦,满儿孩子们竟是庄子都出不去,学都上不了了……我家老太爷的棺材而今还在庄口放着入不得祖坟呢……呜呜……”

    这六叔被包柱吓了一跳,后退着绊倒在地,指着包柱正要骂,却不想,包柱弯身,一把扯住他的衣襟威胁道:“爷管你是谁?你最好庄里窝着,明儿起爷跟你们家杠上了,家里几口人,几个出外路的?给你点个话儿,明儿你家崽子出庄最好搭个伴儿,不然半夜被人套了麻袋丢进护城河淹死,可不关爷爷的事儿!”

    这六叔顿时被吓住了,半天之后他方脸色涨红的站起来,他指着冯裳家里威胁道:“你,你敢!这家里可都是他家的长辈!”

    包柱上去就是一脚,将这人踢翻之后,他厉声道:“管你是谁家长辈,爷急了冯裳他亲爹都照打,你算什么东西!”

    这人爬起,还要说些面皮上的话遮羞,他四下看看,这一院子人自然是冷眼看他,悄然无声,如此,他便一声不吭的跑了,跑了几步之后他住脚回身骂道:“且等着!明儿找族中长辈治你们,叫你全家壮丁去祠堂推磨去……”

    包柱捡起那块石头猛的丢过去,那人又绊了一跤,跌跌撞撞的喊了句打死人了……打死人了……然后拐个弯一溜烟地跑了。

    好半天儿,顾昭方说了一句:“天子脚下,竟有这样的刁民?”

    刁民这个词汇,是顾昭长这么大第一次从嘴巴里说出来的,以前他觉着这话侮辱人,现在,他也就能这样骂了。

    院子里寂然无声,只有常氏偶尔抽泣的声音出来。

    小半天儿,耿成才大力的叹了口气道:“何苦怕他们?田头蚂蚱一般的玩意儿,一脚下去碾得稀烂都不费劲儿!哎,我早就叫他出宗!他却死活不愿意,他若愿意,上京随便哪里,大的没有?二进的好院子还不随便他挑!哎!只冯先生入了魔一般的非要他爹入祖坟,这姓冯的从上到下根子都烂了,这坟不入也罢。”

    常氏哭的更惨烈了。

    包柱自腰下解下一个葫芦,拔开塞子喝了两口酒之后才道:“两位老爷莫怒,为这帮癞子,真不值得,您老不常在乡下走,那里知道这里的厉害?上京外这十二庄,打前朝便是出刁民的地儿,这里面枝枝蔓蔓,根根绕绕的烂肠子黑肺的事儿多了!不说旁个,就说这冯家!不瞒您老,早以前这冯家就是往宫里送亲骨肉,走的是宦门的路。”

    顾昭呆了一下,扭脸去看阿德,阿德眨巴下眼睛,没听到家里那些人说过净身之前是那里的啊?

    那包柱在京里常来常往,便是不认识顾昭,他也认识憨傻了的老公爷,顾昭与耿成不说自己是谁,今儿又丢了大脸,如此,他也不敢揭开,只能卖力的埋汰起冯家来了:

    “可怜那些孤苦无依的,被亲生父母插标卖草到那地方,一刀下去断了子孙的根儿,在宫中受苦受难一辈子,赚的钱儿被这些人讹诈了去不说,这群孙子还惯扮好人,看你出息了他们便找个同姓的娃儿过继给你,打着这娃儿的名声,继续讹诈,哎,可怜啊!可怜那些人一辈子残了,就留俩念想,一个是入祖坟,一个便是甭断了根儿,有人清明年节给烧张纸钱……”

    说到这里,包柱指指庄子外的方向道:“庄外看去,多少没入祖坟的外面随意埋着呢!打老瓦桥过来,一路能有几十座这样的坟茔,那些,可都是这庄子里卖出去的亲骨肉!哎!缺了大德,造了大孽了!”

    耿成气的不成,他若是有个有出息的,有办法的,他也不会被人送一花园子小丫头,最后还被整的倒贴嫁妆。

    顾昭坐了一会儿,他想了半天,这冯裳是帮还是不帮呢?

    若说关系,老耿跟他爷俩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反倒是自己,跟他倒算是君子之交,可到底交情也没有到了老耿那一步!

    而今这事儿吧,他就越寻思,越觉着不对劲儿呢,他总感觉入了谁的圈套一般儿,要知道,那冯裳是什么人?他就靠着买点子,卖主意行走上京,他还怕个村癞子?

    顾昭坐在那里不吭气,没多久,冯裳的大小子冯壮从屋内出来,红着眼睛请顾昭跟耿成进屋,说他爹醒了。

    正说着话,却不想那门口忽然传来一阵锣鼓喧天的声音,有人在门外大喊道:“老冯家的!死光了么!有人吗!出来个!把你家准备那几筐子好铜钱甩出来……”

    阿德跑了出去,没多久又捂着耳朵跑了回来,因锣鼓声音太大,他对着顾昭耳朵喊了句:“爷!外面抬着山神堵门呢……”

    顾昭点点头,看着常氏跑进屋里,没多久怀里抱着几串钱跑出去,却不想那门口竟然住了锣鼓有人开骂了:“我说冯家的!你憨了还是不识数,今儿你家搭那么高的二楼,抬了那么多筐铜钱,就拿这些打发人来了?那可不成!”

    常氏在门口大哭道:“叔伯爷爷,那是京中贵人的钱,跟我家没关系的……”

    那门口便哄笑一声,更加卖力的敲锣打鼓,他们反正是抬着山神堵了门,知道你家贵人住下了,钱大家伙也看到了,今儿是叫也得交,不交还得交!

    耳听着外面这帮子坏水儿抬着山神爷爷,敲锣打鼓的围着冯裳这宅子便开始转悠,这,这可是生生把顾昭的肺管子都要气炸了!

    哎!这就他妈的太嘚瑟了,爷爷不计较,你们还真当爷爷好欺负了?

    顾昭失笑了下,哎呀!今儿看样子就是知道这是冯裳的圈套,他顾昭还必须得钻了!得了!钻就钻吧,旁人没办法,他顾昭还专治这种牙疼了。

    想到这里,顾昭端坐在院子里的石鼓上,因说话听不到,便比划着叫人取来笔墨,耿成见顾昭要笔墨,便在一边亲手给顾昭打灯笼。

    顾昭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上,提笔写了两封信,还从腰下的小包里,取了两枚私章盖好了,又命阿德带着翻墙出去。

    耿成此刻脸上已然是一片惊骇,甚至他看顾昭的表情都有些畏惧了。

    冯裳家的大门紧闭,而今,顾昭已然承包了这片小院子,谁也不许放出去了。

    那院外的锣鼓打亥时末刻就在敲,开始还有个节奏,到了后面,外面竟不知道换了几波人,这山神老爷的神位抬出来,屋里不给钱,按照规矩他们也不能抬回去。

    没办法,外面那群人就只能抬着神位堵了大门,一波一波换了人的敲锣打鼓,指名道姓的骂冯裳,骂完冯裳骂常氏,骂他家养父……总之什么恶心骂什么。

    最后骂到没力气,又有庄里的长辈在外面敲门,拿辈分压人。

    常氏害怕要去开门,耿成便道:“侄媳妇儿,你后面看着冯先生吧,今儿这事儿,闹到现在什么都迟了,凭外面是谁,这门不能开。

    说罢,他命小厮送常氏去了后院……

    如此,这院里院外算是彻底耗上了,甭说冯家本宗的,竟是周围十里八乡的都有人在外面围着看热闹。

    也不是没人想踹门进来,可瞧着今儿两位上京来的贵人撒钱的声势,给冯裳家盖房子那股子派头,他们到底是没敢。

    然后……这事儿就玄妙了……

    那门外是敲锣打鼓闹一阵,族里长辈在门口劝一阵,再有脾气不好的长辈要出来吓唬吓唬人,再敲锣打鼓闹一阵……周而复始的,闹到最后,族里长辈都软到只要院子里打发十个钱,他们立马走人。

    却也不知道是那个聪明的,而今知道院子里与他们算是僵上了,怕下不得台来,又兜不住事儿,又有包柱那番话,他们有人便先软了。

    闹到最后丑时初刻,外面已然把前事完全抵赖,就只与院子里说一件事儿,就是,这山神爷爷抬了出来,你家好歹出来个人,给上几个喜钱,咱们了解了成不成?

    丑时初刻,冯家的木门已然被人敲打的倒进门内,那门一倒,包柱便拖了木凳,坐在影壁前指着门口道:“谁先进来,叫爷看看脸,爷保证不打你们,也就是认认人!”

    外面有人陪着笑脸道:“这位爷!来赶庙会呢?我们跟您说不着,您去跟屋里的说,都是本宗的血脉亲戚,随便丢十几个出来,我们也好抬着山神老爷回去不是,您看,扰了山神爷爷,我们都吃消不起不是?”

    正说着,那庄外飞奔来了一群快马,这马来到近前,看人不躲,马上的人举起鞭子便开始抽,一边抽,骑在牵头这位还骂人呢:“躲开你们这帮子贼孙子,挡道了!滚开!不滚小心吃爷的鞭子!”

    又有人大喊道:“一个都不许放走了,冲撞了贵人还想跑?跪着!都跪着!!!”

    外面鬼哭连天的,也不知道抽到了谁,摔倒了谁,挤了谁,又压了谁。

    许是那鞭子比道理这玩意儿顶用,没多久,外面总算是安静了下来。

    如此,顾昭便一边拍耳朵,一边头昏脑涨的出了门。

    此时,冯裳家外已然是火把通明,亮的白昼一般,那边地上,密密麻麻不知道跪了多少人。

    走到门口,顾昭四下看看,问了句:“是谁家的来了?”

    那边立时跑来一位三十靠上,留两撇八字胡须,身穿短袄的男人。

    这人过来一撩袍子便跪下,咚咯咚利落的磕了三个响头后才到:“给七表爷爷请安。”

    顾昭愣了一下问他:“你谁啊?”

    这人不敢起来,依旧跪着抬脸回话道:“表爷爷您不知道我,我家爷爷跟您家尚园子当家的大奶奶是姑表亲,论辈分您是我家表姑爷爷……”

    顾昭赶紧摆手:“得得得!你说了我也不知道,我就问你爹是谁!”

    这人脸上冷汗都吓出来了,磕磕巴巴的回道:“回,回郡王爷话,小的,小的家跟您家还是邻居呢,平洲巷子秦家是小的三爷爷家……”

    顾昭看着人吓坏了,便噗嗤乐了,他命人将这人扶起来,好言好语道:“没你的事儿,你也甭怕,我就是想弄明白,遥庄这地儿,现在是谁家的?若是你家的,我便找你了!”

    这人吓得不轻,磕磕巴巴的回道:“回,回您老话,遥庄这地儿,这地儿……”说到这里,这人都吓哭了,没办法不哭,招惹谁不好,这老王八蛋庄头招惹这位活阎王。

    耿成在一边看绕的太远,便大声骂了句:“你扯那么远,我就问!这地是你家的不?”

    这人道:“是我家的!是先帝封给祖上的,我家祖上是滦州秦家,这地儿是我家的食邑。”

    顾昭点点头问他:“你家食多少户?”

    这人眨巴下眼睛大声道:“回郡王爷,此地周围十五里,五百户。”

    顾昭点点头道:“明儿我帮你家换块地方,保准了比这个地方肥,你家里大人可愿意?若为难,便算了!”

    这人立时欢喜的要蹦了起来,他张牙舞爪的四下挥摆着手臂道:“愿意的!愿意的!不瞒郡王爷,此地刁民甚恶,早就不服管制,年年欠租子不说……”

    正说着,那外面呼啦啦又骑着马过来了,打头的正是爬墙出去的阿德。到了近前,阿德滚鞍下马,气喘吁吁的道:“爷,人都带来了……”

    人来了,那就好了!

    顾昭不能与一位乡下上了年纪的老翁计较,也不能随意打死一位年纪七十多岁,犯了上的老人家,真的犯不着,出去说说,这是很打脸的事儿。如此,顾昭便只能找此地的地主说道理。

    跪在那边的人听得真真的,他们被转包了,他们的土地忽然没有了,家业也没有了……就这样的被轻易的掠夺了……

    顿时那边嚎啕大哭,冯裳他家长辈撕心裂肺的开始喊冯裳的名字,叫冯裳救命,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顾昭算是真的服了古代谋士级的人物了,人家啥也没说,大家集体就来套圈圈了。

    顾昭现下可不管这些人现在如何懊恼,如何后悔,他只笑眯眯的四下看看道:“嗯!这就对了,这地方现下是爷的,这里的地爷承包了,也不要你们的食邑,你们换个地方交税,这地方以后养猪养狗,就不养人!而今你们即无产无业,那便是流民,来人,给这些人做做登记,除了我身后这家,其余的先留个底录,登记完了,明儿送底录给他们冯大爷送去,这事儿啊,爷也不爱得罪人。”

    这圈圈啊,还是你们自己人互相钻吧,爷就做到这里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