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6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顾昭今年三十五岁,因为营养好生活好,面嫩的犹如二十出头一般,这种面嫩被乡下这帮亲戚立时界定为,年纪小,没多大出息与好处,如此他并未被人席卷,而被挤在一个小角落里看热闹,笑看耿成被一群乡下婆子老汉“攻击”。

    耿成家不是没有准备,但是很明显,他家没有一位像苏氏那样被自小训练出来的大家坐堂宗妇,这种人才顾昭家也是没有的。

    顾昭见耿成家的小奴捧着一盘精致的荷包要去打赏,当下他扯住小奴,叫他下去换自己家准备的荷包。

    他家的荷包里都是简单的放了一串红绳,拴了三二十个铜子儿,耿成家的荷包里,他可以想得到,最少也是一个一两重的银锞子。

    不想这个棚子被全庄人踩踏的倒了,还是换自己家准备的吧。

    不过,二三十个黄澄澄的铜子儿,依旧具有不可遮掩的吸引力,这棚子被人围到上了蜡烛火把的时候,才算安静一些。

    顾昭跟冯裳坐在一边笑眯眯的看着,这些乡下人都是冯家不出五服的亲戚,据他了解,在冯裳并不愉快的成长过程当中,这些人给了他太多黑暗的记忆。

    可现在顾昭再扭头去看冯裳,冯裳笑眯眯的,他的笑容和风细雨一般温润,他甚至扭头用很愉快的语调跟顾昭解释,庙会么,就是个热闹事儿,没人来家里才是人缘不好的表现,大家来,是给你面子看得起你,也说明你人缘好。

    真是这样么?顾昭仔细想了下,冯裳的屁股始终没有挪开凳子,他没有给耿成介绍过一个人,都是那些人在自我介绍。

    他还是计较的吧!

    乱哄哄的人们总算散去,开宴之前,这庄子里的老庄主带着一群穿着文士衫的中年少年来到了楼上,给耿成这位贵人请安。

    老庄主自打上楼,便一直给耿成使眼色,耿成端了个杯子到了扶栏那头,假装看不到。

    这会子,顾昭倒是笑了。

    那老庄主无奈,只能跺跺脚,腆着老脸来到耿成面前,先是施礼,接着笑眯眯的道:“大老爷,这都是我们遥庄冯氏的读书种子……”他拉过自己家大孙子道:“这是我家长孙冯琦,他跟裳儿是一辈儿的,不是老汉自夸,我这孙儿,读书也是成的,前几日先生还夸过他的,不信你问裳儿!”

    说到这里,这老庄主忽然支着脖子大声问冯裳:“裳儿,是不是这样?”

    冯裳愣了下,回过头回了一句:“啊!嗯!呵呵……”笑完他就又扭头看热闹去了。

    冯老庄主尴尬的陪了两声笑,回身好话不要钱的继续给这位老贵人推销自己的孙儿,说他如何的机灵,读书如何的通透,先生如何的夸他有出息……

    凭啥他冯裳发了大财不拉一把同宗兄弟?谁不想要个贵人依仗,三进的大院子不敢想,六间大瓦房,十亩上田他就满意。

    他一人吐沫飞扬的夸了一会子,耿成又不傻,见冯先生不喜欢,他便也不会给这份面子,只是捻着胡子看,又见这老头儿没皮没脸的一直夸耀,他就咳嗽了一声儿,道:“哦?既有登高夺锦之才,老夫倒要考考你了!”

    这一下,场面顿时安静下来,老庄主一愣,看看自己孙子面色顿时黑红起来,他感觉尴尬,讪讪的道:“能成,咋不成呢,老贵人考来便是,只管考!我家孙儿是个机灵的,那谁不夸呢,不信您去打听?”

    耿成笑着四下看看,是个粗人,却是读过书的,虽然读的不多,倒也会个顺口溜什么的,他捻捻胡须看看四周,赶巧楼下几个村夫牵着骡马路过,又有村妇提着两只老母鸡往家里跑,于是他道:“有了!于武夫乘五马,野妇贯双雕。”

    顾昭一口老血好没喷出,冯裳那边却先喷了,因觉着不雅他只得趴在栏杆低低咳嗽。

    冯老庄主呆了一下,扭脸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孙儿,小心翼翼的问他:“贵人出了上联,你可会?是会的吧?”

    那冯琦脸色顿时涨红,他低头故作深思的样子,心里却是七搅八缠的难受,他说读书好,那真是为了躲避下田,素日说先生夸奖,那也俱是吹的。

    如今他们庄上私塾的先生就在身后,他怎么敢继续吹,低头看看脚面,那冯琦耳朵里忽听外面有狗叫,一抬头又看到桌面放的水果上飞着几只苍蝇,有了,他立刻兴奋的叫了起来:“有了!先生,我有了!”

    他爷嫌弃他不稳重,上去就是一巴掌:“有你便说,喊什么?”

    几声低笑从身后传来,这冯琦假意走了几步,一探头看看那狗的颜色他便胸有成竹的大声道:“我对!迎宾白犬吠,送客苍蝇随!!”

    楼上的人俱都呆愣,好半天,顾昭趴在桌子上笑的眼泪都飞了出来。

    只听到轰的一声,二楼笑做一团,原本这老贵人的上联就够恶心,他们不敢笑只能憋着,而今更废的下联出来,竟是再也无法忍耐了。

    冯老庄呆了一下,他就是不读书,也听出不妥当,于是咬牙切齿的举着烟袋锅子满二楼打自己家孙子。

    正笑闹间,那头有人大喊:“偷神去喽!!偷神去喽!!!”

    这楼上的人顿时一起趴在栏杆上看了起来。

    听到偷神二字,顾昭与耿成都是觉着很稀罕,有不明白?

    冯裳自然就在身边介绍了起来。

    “两位不知,这青龙山一脉供的是广惠大山神,我们周围十二个庄靠山吃山,占尽山神恩惠,百年前,这青龙山上生出一颗上好的檀香木,村中有老人被山神托梦,说自己被封广惠,又指引了地方。这老者第二日梦醒,喊了人,顺着梦的指引便找到这颗好木。

    于是十二庄一起出钱,造了广惠山神的神像,那时候是庄庄都修了山神庙,都想接山神到自己的庄子供奉,为这还打了个不可开交。最后,这十二庄的庄主便想出这个办法,三年换一次供奉,开始是白天去抬,结果那村上老人又做梦,说山神爷爷不想换地方,于是,没办法,就只能趁着山神爷爷睡着了去偷了!”

    顾昭眨巴下眼睛,他与冯裳对视了一下,两人便笑了起来。

    耿成一脸纳闷,却是一本正经的道:“若是老夫,也不爱三不五时的搬家,多费劲啊!”

    顾昭笑的更厉害了。

    正说笑间,那楼下便来了四五十个光着上身,腰扎红绸的壮汉,这些壮汉一起排队来到楼下,也不说话,就是大力的用巴掌击打前胸,因打了一路了,这些人前胸都都被打得赤红赤红的。

    灯笼火把下,这种齐整而热烈的力道与节奏令顾昭等人目眩眼晕,胸中竟烈火一般开始炽热的燃烧。

    “好!”顾昭失声喊了一句。

    耿成更是如此,他一挥手大力道:“来人,赏!”

    那下面早就准备了几箩筐的铜钱,听到耿成说赏,这边便有人抬着筐子,从二楼兜头哗啦啦的将钱倾倒了出去,火把下,一片黄橙橙的色带,更有哗啦啦的金钱落宝的声音响起。

    空气中,有老者大力大喊了一声:“啊呀!!嘿咻!!!”

    壮汉们低低的一起嘶吼一般的回应着:“嘿咻!嘿咻!”他们开始急促的跺起了脚,更加大力的拍打胸脯!

    啪啪的击打像是给夜色火把添了烈油一般,那重重的跺踹,就如地震一般,这楼都被惊的有些摇晃起来。

    顾昭也是激动不已,他也挥手道:“好!赏!”

    又是一筐铜钱泻出……

    顾昭他们这栋看楼先后甩了六筐铜钱,那下面表演的已然疯魔一般,最后,就连身上的玉佩,香包,扇袋儿,顾昭他老哥哥又要脱衣裳激动的果奔出去,这份热闹这才住止。

    偷神的壮汉们低沉的迈着步子离开庄子,那边牙板一响,便开始唱大戏,顾昭他们这楼里便开了宴席。

    村上的宴席与城里不同,上的俱是大海碗,大阔盘,整鸡整鸭,整羊头……

    顾昭托着一个空碗,满世界追着自己老哥哥喂饭,好不容易喂饱了,自己还没吃两筷子,耿成又要闹着下去玩,顾昭不放心别人,只好自己放了筷子,又跟着去。

    这时,冯裳站了起来,笑嘻嘻的道:“我说您呀,竟是瞎操心,他们不是在么,不若这样,叫我家这两个不争气的跟着,带他们去后面看热闹去,你看如何?”

    顾昭想了下,便放心的笑道:“我怕他们拦不住,你知道我哥哥力气大。”

    冯裳笑着摇头:“这跟力气大有何关系?老爷子如今小孩儿一般儿,小孩儿么,哄着,顺着,有好玩好吃的,自然就没什么,这庄上今晚有四个戏台,那边还有打秋千斗彩的,玩的东西多了去了,只管叫他们玩去,玩的力尽了,小爷今晚也能睡个好觉不是?”

    这话算是说到顾昭心里去了,顾昭点点头,命阿德取了两串钱,又嘱咐了几句,趴在楼上看着冯壮,冯满带着一串小奴远远的走了,他这才安稳的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吃了没一会,那边陪席的老庄主便又坐不住了,你当如何,打老祖宗积德,有了这庄子起,遥庄就没见过顾昭与耿成这般大手笔的财主。

    他们也有一筐一筐甩钱的,可那种一筐跟这种是不一样的,一筐钱儿里面那要拌上半筐子点心,才称得上是一筐。

    而今这眼睛都不带眨巴的就甩了六筐铜钱,这老头一肚子心眼儿,他斜眼一看,那边又预备了最少十五筐满当当,黄澄澄的铜钱,等着一会子偷神回来给贵人赏,他便无论如何也坐不住了。

    才将他眼瞎,没看出来那个面嫩的也是个贵人,而今他看到了,便再也不能放过这个机会,如此,这老庄主捧着杯子走过来要与耿成与顾昭敬酒。

    老庄主过来敬酒,按照规矩,顾昭这样年龄小的应该站起来,可偏偏一桌子陪客都站起来了,偏就顾昭跟耿成依旧一动不动,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于是,这老庄贼的心便又揣测出几分,他笑眯眯的第一杯敬给耿成,耿成看看顾昭,顾昭点点头,他才站起来接了饮下,周围的人叫了一声好,全都陪了一杯。

    老庄主吉利话不要钱似的成串儿飞出,连着又敬了两杯,还唱了吉利的乡曲,唱完,得了好,他便立时又扯了自己孙子过来,非要给耿成做干儿子。耿成不接话,他便说,做干孙子也是可以的!

    耿成自然干孙子也不愿意收,却不想,这老东西立时命人带来自己家的两位孙女,非要送给老贵人做暖脚丫头。

    耿成顿时恶心了,刚要张嘴说些难听的,却不想,这老东西心精,立马转身恭敬的要给顾昭敬酒。

    顾昭才将还喜欢这地方的民风民俗,却因为这样的人,心里已然是厌恶透了。

    这老东西双手捧过酒杯,顾昭便一摆手道:“多谢老人家了,出来的时候家里人说了,不许吃酒,我这里就以茶代酒吧。”

    顾昭说完,阿德赶紧捧了茶盏过来,顾昭端了,屁股没离凳子的只手于空中执杯晃了下,又拿茶盏沾沾嘴唇,便罢了。

    他这已然是极给面子了,能叫他站起来的,而今这世上只有一人,而大多时候,还是那人站起来的多,还要赔上一车好话,顾昭高兴了也许会赏个脸,吃上几杯。

    顾昭不爱吃酒,也讨厌酒鬼,加上他心里有事儿,害怕吃酒误事,他便压抑自己,而赵淳润又稀罕顾昭喝醉之后的醉态,如此,他两人在家里常因为吃酒这样的事情私下里互相算计,当然,赵淳润当那是生活小情趣,可顾昭却是着着实实压抑了自己十五年。

    老庄主这辈子也是个地头蛇,而今被人这样□□裸的反复打脸还是第一次,于是他便恼羞起来,话也有些不好听了。

    “哎呦!小哥儿,你你……你这样不合适啊!老汉也是一把年纪了,家里都五世同堂了,不敢说旁的,老汉家里也有一根朝廷赏的斑鸠杖,小哥儿,不是老汉说你,我这年纪,也跟您家爷爷辈儿……不说了!不说了!哎!这是看不上我们庄户人家,嫌弃我们腌臜呢……”

    这话一出,这二楼陪席的,具是冯家有头有脸的,因此,大家的面子便都有些不好看。

    没错儿,这老头是势利些,可好歹也是上年纪了,这样侮辱人,可真是你的不对了。这村里教书的两位先生也是冷眼旁观,连连摇头。

    不敬老,在古代可是大帽子。

    顾昭不吭气,笑眯眯的该吃吃,该喝喝。他是无所谓,那边耿成却早就看不惯了,他放下酒杯,一伸手扯过这老庄主的衣襟往他那边带,一边咬牙根威胁道:

    “我说老东西,才将看你就不是个好鸟!你这老贼窟窿眼才将往墙根瞅,我就看你不对,怎么?还想拿捏谁?你也甭跟爷这里倚老卖老,论年纪你不是个儿,论辈分你算个什么玩意儿?

    给你脸那算你祖宗积德?吃你的酒是你祖坟冒青烟,而今不吃你的了,你待如何?再倚老卖老,小心爷爷杖不给你折了!”

    这话毫无遮掩的在二楼回荡,一时间人便都吓住了。

    冯裳在一边看不好,赶紧上来拦着,连连左右鞠躬作揖不迭,这货不是好玩意儿,最后竟然给顾昭跪下来了。

    这饭是没法吃了,顾昭住了筷,那边阿德赶紧带着人端了铜盆,捧着绢帕,漱口水,一溜儿上来。

    这楼上的人便看着顾昭漱口,净手,擦手,干手,慢条斯理的一通排场下去之后。

    忙活完了,顾昭这才开口道:“算了吧,不知不罪,再者,他上岁数了,人都老糊涂了,好歹也是庄主,我看这脑袋不清醒的,那个谁?冯壮呢?”

    冯裳一呆,这是要做什么?

    阿德在一边笑嘻嘻的道:“爷,这边小爷才将带老爷玩去了,您忘了?”

    顾昭拍拍额头:“呃,对了,我也老糊涂了!这样,两相算了吧,给我个薄面不要让冯先生为难,那个谁……这村里若有主事儿的来两只送客,好不容易三年一次的热闹,都别坏了兴致,这又不是一家子出钱!十里八乡的乡亲都在看着呢,丢脸可不是好事儿,这可是遥庄老少爷们的面子不是?

    不瞒诸位,我这身子一直多病,正吃着药,忌酒,也是没解释清楚,慢待了老人家,可真过意不去!”

    顾昭原本想刁难人,看到冯裳,他立时又想到这是个宗族社会,他们拍拍屁股走了,冯裳全家还要在这里生存呢。

    顾昭在这里给面子,却不想,这老庄主竟然真的倚老卖老起来,他觉着脸上*辣的,心里也真是糊涂了,不敢得罪贵人,冯裳他却是不怕的。

    如此,这老贼左右看看,一伸手从那边席上,取过自己的斑鸠杖,对着冯裳兜头便打了上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