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1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天承十五年春末,宫中传来消息,说是皇后不成了。

    被圈在家里的泗水王与潞王一时之间,头顶如蒙雷击,竟有一种什么都完了的感觉。

    五年来他们被圈禁在府都未曾有过这般绝望。

    这五年,虽是圈禁,可生活并不难过,每天金山主都会过两府授课,还有朝上很有威望的几位教授,都未曾停止过对他们的教育。

    吃穿用度从未委屈之外,逢年过节的赏赐也是有的,跟在外面的燕王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除了消息不通之外,两位王爷的日子并不煎熬,非但不熬,两位王爷还吃的肚满肠肥,一路从府里“滚”到宫中,竟胖的认不出从前的样子了。

    赵淳润的后宫从未这般热闹过,宗亲不算,胡皇后的娘家人,还有前太师胡寂,皇后的哥哥大司农胡宥,前太子济北王赵元项都使人抬了自己入宫……

    这群人齐齐的聚在后宫的朝阳宫内候着,前太师胡寂更是不停地拍着自己的大腿老泪纵横。

    他道:“这不是胡闹么!这如何使得?陛下如何就允了呢,如何就允了呢?”

    宫内无人敢吭气,而今竟是随意呼一口气都是重的……

    没多久,那边宫内的大姑姑顶着秃头,穿着灰袍来请,胡寂知道,而今抱怨又有什么用处呢?到底是这样了!

    不由的他老泪纵横,被儿子胡宥扶着来到院子里,却不想,此刻,胡皇后宫内所有的宫女都已经剃了度,换了灰袍,成了比丘尼。

    而城中皇家庵堂的主持净瑞法师已然主持完皇后的出家仪式,正站在堂中嘱咐,若一会断气,千万不要动皇后遗体,待一日后再抬出……

    听到这里,胡寂再无法抑制,仰头一口鲜血喷出,竟晕了过去……

    站在一边的孙希赶忙过来命宫人抬走胡寂,见胡宥等人要跟,他便急急的道:“国舅爷赶紧进去,此时还能听两句……”说到这里,他觉着不妥当,只能悄悄道:“安心,宫中有太医呢!再者,不看也好,老国丈大人年岁也到了,骨肉分离此事……还是……哎!”

    胡宥无法,只能松开手由着那些宫人抬了他老父亲离去。

    那群宫人抬着胡寂出去,迎面却碰上两座肉山滚来,仔细一瞧,却是消失了五年的两位王爷,这两位看到自己外公正要嚎哭,那边胡宥却道:“赶紧,赶紧,什么时候了,什么时候了!你们且一会子再哭……”

    这位竟慌的胡说八道起来……

    两位王爷顾不得多想,便急急的滚进昭华殿内齐齐大喊着:“母后!母后……”

    此时,皇后胡氏已然剃了度,穿着袈裟,她是皇后,这些袈裟的做工自然也是金线勾勒,缀有佛宝。

    再看胡皇后面色,虽是一身瘦骨,她精神竟是很好的样子,许是因为要一了百了,她的面色竟然泛着一丝桃花色,粉粉的,红红的……

    赵元芮扑上去跪倒,一把拉住母亲的手大哭:“母后!母后,您竟是不顾儿臣了么?何苦如此?何苦如此?”

    胡皇后张张嘴,吃力的笑笑,她看看自己的两个儿子,半天才笑道:“竟……竟胖了……”

    赵元善也跪倒大哭:“儿子不孝……”

    殿内一时竟哭成一片。

    堂堂大梁皇后出家,这事儿谁听上去都不像话,可谁成想皇帝竟然允了?

    这几年皇后跟着万岁爷吃斋念佛谁也不见也就罢了,临死,临死,这位皇后竟是什么都不顾了,非留了话出来,她要出家为尼,非要按照出家人的葬礼了却自己这一世。

    她自己亲下的一生唯一的一道懿旨里道:此一生享尽人间荣华富贵,万不想临死之前,她竟开了悟,前念已灭,了了分明,大限将到之际,望陛下恩准她可以剃度出家,修个来世的福报。

    帝后现在都愿意这样,谁还能阻挡呢?

    赵淳润穿着一身素衣,拿着佛珠坐在榻旁,两王哭了一会子,却听到胡皇后叫了一声:“师兄。”

    赵淳润的脸上几乎是面无表情的,甚至,胡皇后丢开自己儿子的手伸向他,他都没有接,只道:“而今你的娘家哥哥都在,你的亲生孩儿们也在,有话你就说吧,朕……出去了……”

    说完,他走出昭阳殿,站在院内一声不吭。如今他十分大方地让出地方,叫胡皇后跟娘家道别,他甚至都不想听一字半句,他如今还怕谁呢,他谁也不怕!

    赵淳润站在院子里安静的捻着佛珠,一小会后,他忽然感觉有一道目光正在不善的看着他,抬眼一看,却是济北王赵元项。

    赵淳润眼睛低垂,想笑,却也没笑,半天儿之后,他抬起手对那边招了招道:“你过来!”

    济北王一愣,却不想,身边立时有人抬起他坐着的矮榻,抬着他就往陛下那里去了……

    皇后胡婉卿见赵淳润出去,她知道,他不愿意见自己……造孽啊,如何就成了这样呢?他们也是自小一起长大的,一起读书,一起笑闹的走过童年,少年时代的至亲,如何就成了这样呢?

    她此刻已然知道结果,再说多少也是多余,出家为尼是她自己提出来的,她自认有罪,有孽,后半生,她无时无刻不在赎罪,她诚惶诚恐拜于佛前,但求佛主能庇佑她的家族,庇佑她的孩子。

    许最初几年她是怨恨的,可到了后来,她忽然悟了,终于是悟了……

    她是他的妻啊,她是应该跟他有难同当的妻啊,便是先帝再与她好,她的孩儿也基层不了大统,更不提他们出身不正,那个时候,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呢?竟是魔障了一般?

    后来,这世上便只有她一人了,无人跟她说话,无人告诉她时间还在流动,陪伴她的便只有佛,佛说放下,胡氏可以放下,可如今她知道,放不下的是她的丈夫,当今的陛下。

    他谁也不想放过,他就等着那一天呢!

    而今,她就要死了……要死了啊!一了百了了啊……

    胡氏家族,自四百年前起家,赫赫然的一个大家族,上下几千口人丁就要被她这样一个不堪的人连累了,此时想起唯一可做的,便是潜心修行,祈求佛的庇护。

    她胡婉卿自从知道结果,便无有一日不惶恐,她亲生的孩儿,她的孙儿,她的娘家,那个人他一定不会放过……她活着还好,可是她死了之后呢?

    现在,她终于扛不下去了,她要走了……而今,她并不敢再求什么,更不敢求与陛下合葬这样的殊荣,她这身体早就脏了,她知道,那位为了名声,也许会给个体面地葬礼,可转日她就会被毫不客气的挖出来,挫骨扬灰。

    如今,她只求凭着自己这副残躯,自求个灰飞烟灭与她出气,但求……自己这样的行事,陛下能够怜悯,给她的家族以及孩儿们一条生路,不敢再求大富大贵,却只求一口饱饭足以……

    胡皇后拉着儿子赵元芮的手不停地抚摸,赵元芮哭的就要断了气了……

    “你莫哭了……我,我这是要去好地方了……”死去的脸上露出一片红色,胡婉卿笑眯眯的与他们道:“我这一生,也算是享尽荣华非贵,陛下与我更是少年夫妻,无有一日亏待过我,以后……以后你们要多多孝顺他……”

    赵元善晃着胡婉卿的腿大哭:“母后……”

    哭得一会子,胡皇后拉住他们的手,竟又说了匪夷所思的话:“待我去了好地方之后……你们若,若是孝顺……就将我留下的私房散了吧……”

    两位王爷一愣,能说不么,他们自是不愿意的,胡皇后一生,先帝今上都不少她的东西,赏赐从未有过间断,有区别的是,先帝赏赐的具是浮财,而今上赏的那也是价值连城的佛宝,而今竟然要散了?

    不愿意,两位王爷只好继续嚎啕……

    胡皇后丢开他们的手,继续唠叨道:“那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是世上最没用处的……最没用处的……”

    “母后…………!!”

    “我去之后,你们也出去看看,若有贫苦就舍上几个,若有幼孤便帮衬几下,这也是为……为娘为你们修的福报……记住了么?”

    不想记住啊!

    “母后!!!”

    “你们若是孝顺……待我去了……城中法元寺惠易大师虽不在,可他的徒子徒孙也具是德行高尚,慈悲为怀之人,儿……”胡婉卿忽然坐起,一把抓住两个儿子的手,她的表情忽然有些兴奋,疯魔了一般的喊着:“儿!你们若是孝顺,出家吧!出家吧!那才是正道!那才是正道啊!儿啊……”

    两位王爷吓了一跳,一时间只觉着周身冰凉,竟然忘了嚎啕。

    院外,赵淳润还在关心赵元项的身体,他温声和气的问:“而今你的腿还疼么?”

    赵元项半坐在台阶下的矮榻上,他仰着头一脸孺慕之情的道:“不下雨便不疼。”

    赵淳润道:“这便好,缺什么,便打发他们来宫里要,俱是一家人,你父亲虽不在了,还有我呢。”说到这里,赵淳润回头正要吩咐孙希赏些药材下去,却不想那边的大姑姑跑出来,虽秃着头,竟依旧行的是宫中礼节,她浑身颤抖的道:“陛下,陛下!娘娘要两位王爷出家呢……”

    赵淳润的脸上忽然闪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接着他表情肃穆,微微合眼大声道:“她如今竟是怎么了?她非要出家便罢了,而今……而今……”

    说到这里,赵淳润回身又进了昭阳殿。

    此刻,回光返照的胡婉卿竟是在做最后的努力,她的两只手狰狞着抓着两位王爷,不停地嘶声喊叫道:“出家!出家吧!你们若是孝顺就出家吧!当娘求你们了……出家吧,那才是……人间正路呢!听话啊!出家吧……当娘求你们了……”

    两位王爷无所适从的面面相觑,怎么可能出家呢?好不容易熬到这个时候了,母亲竟然叫他们出家?哪里那是人间正路,在他们看来,此刻皇后怕是疯魔了吧?竟然把这样不孝的帽子扣在他们头上!这还是娘么?

    一时间,这里哭声便这样止了,那种失去亲人的哀痛也没了。

    胡宥看没有人敢上去帮忙,他只好上去好言相劝道:“娘娘,您先放开两位殿下……”

    胡婉卿猛一抬头,她看着自己娘家哥哥,千言万语,却不敢说,不敢提,她以为自己放下来,现在看来却是放不下啊……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紧紧抓着孩子的手,终于还是放下了,胡婉卿慢慢躺下,她觉着,自己飘忽了……她缓缓的道:“阿……阿兄,你也出家好么……那才是人间正路!!”

    胡宥无奈的摇头,他现在方明白,为什么这些年陛下不许他们见皇后,却原来皇后竟然是疯了的!竟然是疯了的啊!

    亏陛下惦记前情,对自己家这些年一直恩泽不断,对不断犯错的两位陛下也是慈爱非常,为了两位殿下,陛下竟然是什么都忍了,为了这个疯子,他紧锁后宫,不就是给殿下铺路,保住他们的正统嫡出地位么!

    陛下啊!竟没想到您这般苦!

    正在胡思乱想的胡宥看到赵淳润进了殿,一时间,千言万语,化作一跪,他感恩的拉过两位外甥,泪若长河一般的流淌着哽咽道:“给你们父皇磕头……快!”

    已然慌乱的两王此刻就如找到主心骨一般,顿时明白了,他们看着自己的父皇,眼神里充满依赖,他们虔诚的跪了下去……

    赵淳润慢慢的走到自己皇后身边,胡婉卿双目飘然,开始将一生的气息从肺管子里往外抽,她的嗓子里呼喊着,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陛……下……”她还在求:“叫他们出家……出家……好,好么!”

    赵淳润笑了笑,低声道:“好!”说完,他压低身躯,似乎是眷恋着舍不得一般的将自己的头,压低到胡婉卿的发髻边,半天不动。

    没人能听到,也无人知道,大梁的天承帝在他的皇后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他说:“胡婉卿!你想得美……”

    胡婉卿拽了一会气,终于,她粗声哈了一声,死不瞑目的走了……

    赵淳润趴了一会,他缓缓的起身,又慢慢的站起来对他的两个“儿子”道:“归尘师去了。”

    两位身上一抽,接着大哭起来。

    赵淳润温言道:“你们莫哭,朕也会有这一天的。”

    哭声更加的惨烈起来……

    “哎,你们哭什么呢?人总要死的……到时候,你愿意不愿意,你们都会看到故人,总有相见的时候……”

    赵淳润好像想起来什么一般,身体竟然晃了一下,站在一边的孙希赶忙扶住他道:“陛下……陛下节哀!”

    赵淳润长长出了一口气,有些厌倦的摆摆手:“不哀……不哀……你们抬着你们母后去吧,这也是她的福报,来人,送皇后去净妙庵……这也是她的好……好福报呢。”

    站在殿外的净瑞法师听到陛下这样吩咐,忽吓的一抖,她惊慌的看看四周,见院中人都在跪下嚎哭,她便又赶紧低头合掌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大梁天承十六年春末,皇后胡婉卿大行前出家,法号归尘。

    她断气后被送到城外净妙庵,在哪里,当今为归尘师办了最体面的佛教葬礼,期间,陛下将归尘师一生存下来的私房尽数舍给了净妙庵,四十九天之后,皇后胡婉卿被火化于净妙庵灵谷塔外……

    若是佛徒,断气后十二时辰随意挪动会断了亡者往生的正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