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8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天承十六年春四月,山茶开至花期末,又有牡丹迎上来。

    这一年的春特别好,万物万事都应了景,雨水有雨,惊蛰有雷,春分青齐,真真是上上大吉。

    春二月的时候,京南老坊市开始旧城改造,修起了低阶官员宿舍,这个算是几年兴起的新福利事儿。

    近两年,福利这种词汇总是围着大梁转悠的,皇帝老子生日了,皇帝老子做了好梦了,这就该着发福利了。

    福利有多种,当然,老百姓最爱的就是,皇帝老子出钱请天下人看大戏,这个叫送戏下乡,与民同乐均恩德。

    每年皇帝老子生日,往附近县城就去吧,那里必然就有好戏开锣,少说也要唱上三天热闹,你说好不好?

    如今这上京城更大了,早就不是原来的样儿了,护城河子外面短短五年,除东门外,竟多了三座大坊市依城而建,而这坊市周围,慢慢便来了人家修了宅邸,有了足足十二条五里商街,与内城互相勾连之后,上京就胖了一大圈儿。

    如今南来的北往的商户都在上京集结,贩卖出各地特色后,再购入上京的各种好物贩卖全国。

    你说肥不肥?

    这日一早,依旧是四门钟鼓齐鸣,大门敞开之后,守门的兵丁却少了进城肥水,无它,进城的少了,出城的多了,如今内城的就是买个肉菜,也爱到城外的坊市寻个批发价格。

    更加上城外居吃住更方便,买卖随心,既不禁夜,也无严格管制管辖,便更自由了。

    说起来,那城外最值钱的京官,却是户部下辖的商税知事。这些官员那种肥,已然笔墨难以描述,竟是年年严打,贪污屡禁不绝。

    不与民争利,这个是儒家那帮子人的词儿,现如今这一对比,就是不识字儿的,都觉着读书人编出花稍那是骗人玩儿的,这么好的事情,早就该有了。

    不与民争利真的对么?儒家在这个问题上,遭遇到了相当实在的碰撞。

    说起来,这事儿刚出的时候,儒家那边折腾的厉害,竟是竞相奔走,齐齐反对来着。

    反对有用么?没用的,见到钱粮,什么说,什么学,那也是顾不住了。

    商税那东西实在厉害,短短几年,分着月份儿的在冲击着朝上的榆木疙瘩脑袋,一波一波的搞得大臣们好不眩晕。

    最起先,有商税的绝户郡!不,而今那边就富民郡,也有叫移民郡的。

    自从移民郡开始有了商税,这没过几年,朝上朝下的官员才发现,商税已然大于农税几十倍去,这么可怕的利润一出,那天下万般有道理的学说便都给击打的粉尘一般的碎了……

    这税是争不争呢?圣人们的书多了去了,到底是听谁的呢?那么就听不说“不与民争利的吧”。

    如此,儒家随之而变化,立时便多了子仁一派,相对而言,子仁还是很活泛的,人家不说与民争利这回事儿。

    眼见着今上内库肥硕,可大臣们却不敢跟今上就移民郡的问题挑,这已经成了朝廷如今的规矩了,七郡是万岁爷的私库,你的眼睛就是伤的流出血,妒的流了汤儿,这也没用。

    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除却交给今上内库的钱财,人家甘州已经养起了常州与青州,而今绝户郡却也再不能提了,谁不知道,凡举甘州来的,常州来的,青州来的,那必是有钱的主儿,有地的主儿,还是有本事的主儿。

    只可惜了,这样的人也不是好遇到的,无它,移民郡的人出郡须得去移民局申请,而外郡的人想入移民郡,那得审查资历。

    人移民郡的孩子出生,朝廷就给奶钱,布料,肉票,盐……这么说吧,这出生在移民郡的孩子是掉进福窝的,朝廷帮你看护到四岁养成了,立住了,这还不算完。

    到了七岁,甭管你什么出身,都能进皇家办的学校免费读三年,识字识数三年之后,就能进各种工厂做学徒了,那就能给家里赚钱了。

    除却这个,移民郡最令人羡慕的就是,人没有恶赋,没有苦役,那些看起来很苦很累的工,那都是建筑局的工人在做,甭看是苦工,一日出工四个时辰,忙完都各回各家做大爷去!

    人家拿的可是移民郡的六级工资,六级工就论钱说,年入二十贯少说,当然,这也不是说,就能拿二十贯了。这钱,除却给国家纳的个人所得税,教育费,保险费,许能留个十几贯。

    再别小看这十几贯,移民郡的物价跟外面可不同,每月人家可以享受凭票买低价的各种物品的资格。上京一头健硕的毛驴少说十五贯。

    移民郡人每年都有牲口票,这票是按人头给的,你家就是有个奶娃娃,人家也能赚票,这票还不分男女,都是一样的,女娃养大也识字儿的,认了字儿,十岁就能领零工回家做了,再大点,成了婚,人女娃能进纺织厂,也拿六级工资。

    说到最后,移民郡的人,是人人都能赚钱识字儿的。

    这么好,这还不可劲儿生去?待存够五十张牲口票,人家买毛驴亦不过是七贯钱,那你说移民郡美不美?好不好?

    好死了,然,死了你也是去不了!没身份到了移民郡你算黑户,这抓住了倒也没啥,苦役半年之后给你个路费,回原籍去吧。

    在没有比移民郡人更排外的了,无它,人家有个说法,这个说法就是,凭什么累死累活,每个月交了教育费,人头费,各种费……还有黑户不干活来抢你的资源?哦,想着不干活来享受我们的福利了?那可不成。

    如此,凡举有人悄悄跑过去的,不用移民局抓,人老百姓就齐齐上去围剿去了。

    现如今,移民郡再不从乌康郡迁丁,每州每郡如今都有迁丁司移民办事处,你要想去得去申请资历,请人做保,人家是有钱人不要,带家业走的不要,贵族世家出身不要,家中有案底的不要,人家只要清白的光户。

    简而言之就是啥也没有的穷的叮当响的良民,人家才要。有时候你也搞不清楚今上跟那位新出的宁郡王顾昭是怎么想的。

    哦,这位也了不得,一手督办了迁丁司,兢兢业业多少年人家才给今上打下这一片好家业。这样的足以功标青史的功劳堆积起来,才有了如今的宁郡王。

    宁郡王是打有了大梁朝,唯一的一位非宗室封王的,食五千户,从一品,授田五十顷。

    论说,这样的厚封,朝上必有争论,可偏偏到了宁郡王这里,上下均沉默了。

    没办法人出身好,护帝六星的嫡出血脉,跟皇帝家是结义兄弟,死了到天上还是兄弟。

    还有就是如今大梁皇帝是迁丁司养的,宗室也是迁丁司养的,读书人最最喜欢的各种皇家学院是迁丁司养的,最最重要的是,七郡的大业才走出第一步,给个郡王那都不算多。

    人家宁郡王与万岁爷没有给这朝上朝下添麻烦,这就可以了。

    世上有了宁郡王,便有了迁丁司,而后又有了改变整个王朝的大梁商税。

    自打有了商税,这户部就难做了,无它,陛下开始自己养宗人府了,自己养后宫了,自己管自己吃吃喝喝了,人家那是一改简朴作风,想修庙就修庙,想修坟就修坟,想修金銮殿就修金銮殿。

    宁郡王有钱,陛下想咋的他都不吭气。

    如此,甭说当今,就是当今去了换谁当皇帝,也不会讨厌这样的臣子。

    看着陛下内库的钱都堆成山了,再对比捉襟见肘的国库,这朝上朝下的脸便被打的火辣辣的。

    种种冲击之下,天承十三年,大梁朝的第一本税法终于出炉,税法出炉之后商人的地位总算是与平民相等了。

    而商人们仔细研究税法之后,发现这法并非只是简单的收钱了事,这法除保障朝廷的利益,也会保护他们的利益。

    就冲着这份十分公平的恩典,商人是齐齐响应国家号召,这税人家还特乐意交。这一下子便好了,户部随之也肥了。

    今上一看户部肥了,大手一挥便开始改造上京旧城,给官员们齐齐的将月俸提了两倍。

    如此,中下阶级官员便齐齐爱戴起当今圣上,称他为古今第一明君!

    却原来,这明君么,是这般来的啊!

    却说,上京依旧开了四门,巨大的钟鼓之声将沉睡的宁郡王府惊醒,大早上的,顾昭自床上爬起来,洗漱过后,便换了一套松快简单的蓝色金织麒麟服出门去了。

    郡王爷如今也是前呼后拥,随随便便出门身边少说也得簇拥三二十人,三二十这也不算多的,而今世道开始往精致奢华了走,开始讲究个气魄与排场了。

    郡王出行,自然也有些仪仗,不过顾昭是个接地气的好郡王,人家每次出门都平平常常,扰民清街在他看来是万万不可以的。

    骑着骆驼自家门口到御街……这一路上京的街道安静且祥和,早就不复当初的热闹,更多了一份儿大气庄严,新改造的御街全街用巨大平展的大青砖铺路,宽可十二辆大马车并行,更在两边栽种花圃,如今到了月份儿,那花圃里面的牡丹开的是争奇斗艳美不胜收。

    一路疾行到平洲巷子,这边门房早就开了大门迎接着,顾昭下了骆驼,进了院子,上了小轿子被人抬着就一路往家中老国公养老的春寿苑去了。

    如今,顾家早就不是过去的顾家,这家是顾茂德夫妇做主的。

    那年老哥哥路上憨傻之后回到上京,卢氏大惊之后大悲,非要亲力亲为的照顾,照顾一个憨傻了的以为自己是五岁顽童的粗汉岂是简单的工程,没多久,顾茂德袭了爵位,接着顾家开始闹分家,而后卢氏病亡。

    顾昭目睹家族的新旧更替,他以前跟老哥哥认为的充满亲情,充满温暖的家,在那一刻崩灭了,他能感觉到家族在流血,这种血还是那种在心里流看不到只是疼的那种锥心刺骨。

    阿润说,顾家已然不错了,顾茂德愿意给自己嫡出的弟弟三成家业,庶出的也是每一家给了肥肥的一分。

    可顾昭却不以为然,他阿兄就爱全家和和美美,骨肉团聚,他老嫂子也爱。

    分家,是要了老嫂子命去的重要成因,如此,顾昭便跟顾茂德远了。

    这也是他坦然接受宁郡王这个爵位的原因之一,他虽是长辈,可顾茂德是族长,失去哥哥那些日子,竟是人人都来他面前拿大了!顾昭不愿意与之对碰,便与阿润商议了一下,拿了个郡王爵位。

    在顾昭的心里自然是有怨气的,这股气,是他对顾茂德的装聋作哑的恨,也是他对这对夫妇私下里折腾分家出各种手段的不屑,是伤了卢氏心给她带来打击令其过早去世的难以言喻的愤怒。

    直至现在,顾昭都没有原谅顾茂德,他们虽面子上过得去,可两人都知道,以后也就是那样了。

    顾昭按照以往的时间到了国公府,他乘着小轿往老哥哥养老的春寿苑去,在路过正房小院的时候,他的耳朵边,忽然听到那院子里传来一阵古怪的老三弦儿的声音,还有老者用沙哑的声音吟唱着什么。

    顾昭踢踢脚板,轿子停下,他掀开帘子,隔着薄墙听了起来。

    那院子里是这样唱的:

    夫人啊!你梦见,那桃花遍地三月开,开的是,红红一片纷纷落……

    唱到这里,那歌声停下,老者忽问:“夫人,可有梦到?”

    院中停顿了一下,苏氏小半天儿才道:“仿若是梦到了。”

    “这就是了!”

    又唱:桃花十里面,亲人想断肠,桃花唉——十里长,想起我那亲娘泪断行,娘亲啊——轻声呼唤夜夜想……

    老者问:“夫人啊,桃花女者,这是有家中女眷晚辈在思念呢,定是亲人有了冤屈了……”

    苏氏悲伤:“是是是,正是如此,我那可怜的铭慧远嫁外郡,如今都有二十了,还未有个一儿半女,可不委屈,呜……”

    苏氏开始哭,那老者又唱:桃花哟——十里香

    窈窕姑娘入碧窗,绿蕊破春风,万顷花红入梦乡……

    唱完,老者道:“夫人,你那闺女家,怕是有了春事儿,要进新人了……”

    苏氏大怒,在院里大骂起来:“我呸!我含在怕花,捧着怕摔,十里红妆陪送着嫁过去,而今这才几年,这贼胚子竟要纳妾不成……我可怜的娇滴滴的宝儿啊!”

    骂完,她又哭了!

    顾昭再也听不下去,这是无聊到何种地步,大清早的在家里竟然算起了卦来,他摇摇头踩踩脚板,那边抬着就走了。

    今儿老国公胃口好,一大早儿,他吃了十个大包子,还喝了两碗汤,喝完,老国公穿上鲜艳的衣裳,梳好头,脖子下面还带了个大金锁,他的两只手,一只手拿了个蚂蚱笼子,另一只手里拿着一个大号的竹马,眼巴巴的在院子口等“爹”带他出去玩儿。

    自打老国公傻了,他的智力便只有三五岁的样子,顾昭对他特别好,每天都要来陪他玩儿,带他出门去,他便认为,顾昭是他爹。

    顾昭下了轿子,老国公顿时满面笑容,咧着少了一颗门牙的嘴,连蹿带蹦的他就飞扑过来,口里大叫着:“爹!今儿咱们哪儿去!”

    顾昭也笑的开心,他道:“祖宗,今儿咱城外放风筝去!”

    没办法,爹都叫出来了,他就只能拿祖宗来还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