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1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冯裳给顾昭送了一大筐萝卜这件事儿令顾昭诧异,别说,打来古代不是没穷过,最穷的时候他也没收过大萝卜,也没这样送礼的,这个不合规矩,没错,就是规矩,你走多远,站多高,就有相应适合你的规矩。

    顾昭自来上京,收礼这件事,就成了生活里很重要的一部分,人情往来,家族礼俗,岁时节令,甚至在郡公府家里,就有个单位是专管收礼跟送礼的。

    礼品是一个人乃至一个家族的面子,因此,甭管什么时代,人情往来都是大学问。

    郡公爷管家里这个单位叫公府办公室,办公室主任目前由细仔担任,孙希那老东西兼副主任。他俩的区别是,细仔死抠死抠的往家捞,孙希那老东西却是见天儿看着南货眼红,给阿润往屋里整。

    甭看赵淳润是皇帝,受年代局限,顾昭有的东西,赵淳润未见得常有。

    这可不是早些年送南边棉布,果干哗众取宠的时候,顾昭如今家大业大,人家早就走奢侈品路线了。

    什么珍珠粉,珍珠首饰,珊瑚摆件,贝雕家具,稀缺材料制作的工艺品,高档木材,宝石,碧玺,孔雀石,燕窝,海参鲍鱼海马干儿……

    如今,自南边来的各类观赏大海螺做的摆件,平常拿出去都是稀罕货。

    要说缺,皇帝也不缺好东西,亦不过送顾昭货行里的东西稀罕少见,才能显示出对臣下的恩宠。

    顾茂昌他老丈人永国公后焕海,玉带下就总是栓着一套御赐的宝贝儿,这玩意儿还有个学名儿,叫金镶玉累丝海宝环,那一串挂着由小到大三个海螺,还都是粉红色。

    类似此种笑话还真不少,顾昭他在南边的工艺厂到底出什么,顾昭早就不可控了,只能任其发展。

    他头年见过几位京中名士,一人脑袋上带着一个巨大的海螺冠子。顾昭笑的不成,翻身一问,竟是自己家产的,随着节礼送到府里来的,孙希见了眼红,私下里一箱都抱走了,第二日阿润去国子学,就随手赏了几位他喜欢的先生。

    有着皇帝庇护,顾昭的买卖庞大到他自己想象不到的地步,他奶哥现在比他都忙。

    要说钱,这玩意儿多了也就没有了单位概念,顾昭无儿无女要钱没用,有了富裕他也大多也都贴补了绝户郡,他跟阿润能吃多少?喝多少?那都是有数儿的……

    如此,一年到头儿,他家就出几次节礼,婚丧嫁娶儿满月这些,因家里也没有当家大妇,通常就是随大流完事儿。

    可,即便是不走几次礼,顾昭也没收过一筐子大萝卜……

    嗯……这个叫冯裳的,倒是十分有趣儿……

    花蕊站在台阶下小声回话,此时,卢氏已经神奇的睡着了,还打起呼噜,这人上了年纪,什么事儿都不可控了。

    顾昭伸出腿,有下奴帮他套好靴子,他自榻上站起来后,接过后氏亲手洗干净的萝卜,拾起一个丢嘴里,咔嚓!一声,咿?嗯?还是非常好吃的。

    甘甜,爽脆,口感好极了!不错,不错!

    一边吃,顾昭竟一边盘腿坐在台阶下,问了句:“小玉呢?”

    花蕊笑眯眯的:“给您套来了,府外呢。”

    顾昭点点头:“嗯,怎么是你俩来?”

    花蕊笑着说到:“爷,有事儿呢……”说罢,她笑眯眯的冲着苏氏跟后氏福了福。

    苏氏后氏两人打了个哈哈,便下去了。

    花蕊见她们出去了,这才道:“爷,有两件事都得您拿主意,这头一件是,这位冯先生的事儿,咱府里与他不惯,也无来往,有些掂不清轻重……

    这深不得浅不得的,就是十倍回去,也值不得一两贯钱,再者,府里那里有一两贯的东西给他?拿出去好叫人笑话,还有,也不好十倍给回去,定下来,以后就不好走规矩了。”

    顾昭点点头,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噗嗤笑了一声摇摇头道:“这有什么为难的,甘州那边印刷厂不是送了几版书,将棋谱,琴谱拣几套给他,若以后这位先生还来,就送他甘州版。”

    迁丁司在甘州的毛纺,印刷等厂子现在已经初见成效,甘州离上京比南方近了一半的道路,如此,顾昭投资多年,现在已然是见到钱了。

    为了不冲击原有市场,甘州货现在一律就只走批发,就如甘州印刷厂的书籍,一样的书,二十套起卖,顾昭走的路线是货卖堆山。

    甭小看棋谱,坊里书肆,一本杂书,也得四百钱上下,棋谱一全套,少说也得一二十本五贯靠上的花销,文化这东西要说钱,也就俗气了。

    如今回礼恰恰好。

    总之,冯裳这买卖也做得,萝卜换棋谱。

    花蕊应了是,回身倒退几步,花丽从怀里取出一张翠绿色,带着香味的帖子,捧着走上前回话:“爷,今儿您刚去衙里,家里收了个帖子,这帖子……新仔的意思……这帖子还是悄悄给您自己个掂量吧。”

    顾昭眨巴了一下眼睛,接过帖子一看正皮的三个大字儿,就乐了,无它,“兰若寺”三个大字儿,这是熟人呢。

    兰若寺啊!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的日子是多么好,不必担心那么多事儿,也不用为乌康郡上上下下几十万丁户的生生死死操心劳力的,他的闲暇时光仿若就是见到付季那一天起就改变了。

    时至今日,顾昭都纳闷,为什么自己会同情那些移民?

    顾昭一伸手,将兰若寺的帖子放进怀里,摆摆手命她俩退下。

    他一口气吃了三根大萝卜之后,郡公爷洗洗手便出门了。这一路,坐在小玉背上,顾昭那一串屁放的是又顺畅,又响亮,还肆无忌惮的。

    过丰汇巷,正准备从小道儿上主街,彼时顾昭的屁已经放出了节奏感,引得路两边的人一劲儿看这头。

    可顾昭没羞没臊,一旦有动静,就立马怒视身边无辜的阿德,阿德也是面无表情的认了。

    到了这种程度,顾昭还吃呢,别说,南遥萝卜不负盛名,嘎嘣脆儿的还通气儿呢。

    正咔嚓的欢快,迎面的遇到了一路人马,看官轿,少说也是三品上下的枣红色轿顶,这队人马堵在一个巷子口,队伍很长,却安安静静的等着。

    顾昭低头问:“前面瞧瞧去,怎么回事了,怎么这时候堵了巷子?”

    阿德点点头,小跑着便往那边去了,没多久,他跑回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阿德大声回话道:“爷,前面巷子里正开流水席呢!”

    顾昭吸吸鼻子,咔嚓又咬了一口萝卜:“他家开流水席也不能堵了路啊?”这多没公德心啊!

    阿德的脸上倒是十分的兴奋:“爷,前面巷子里有一户姓邓的人家,前儿生了三胞胎了,爷,那可是三个!三个!还都是男孩儿,这是多大的福分!万岁爷爷都知道了,今儿还派了赏下来,这不,全巷子家家都出钱,在里面开流水席,沾福分呢。”

    顾昭也笑了,三胞胎啊,那还真是稀罕,今年年景好,什么都好,就连生的孩子都那么的好。

    顾昭一高兴,便对阿德道:“你去,叫他们送两匹棉布再给十贯钱去,茂昌他媳妇又有了,把小衣小被给咱求一套,叫茂昌他媳妇回头也生仨!”

    阿德笑着点点头:“成,回头我就跟大总管说去。”

    他们交代完,站在阿德身边穿着青布衫子的一位常随上来施礼:“表少爷安。”

    呦,这是谁啊?

    这位还继续说呢:“我家老家在前面呢,叫您去呢!”

    你家老爷谁啊?顾昭眨巴下眼睛,反应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是有舅舅的。

    他舅舅岳双清如今可不是在国子学授课,论级别,那也是一级教授,也是坐得枣红大轿的。

    想到这里,顾昭下了骆驼,依旧咬着萝卜往那边去了。

    岳双清坐在轿子里,撩着轿子的小窗帘正在看一本书,那巷子是他回家必经之路,如今百姓把席面铺了一巷子,他也不好进去扰民,就只安静的等着。

    顾昭咬着萝卜过来,到了轿子面前,顺手把萝卜给了阿德,接着态度十分敷衍马虎的应付了个晚辈儿礼。

    他道:“您找我?”

    岳双清下了轿子,顺手把书递给他家常随,背着双手他就一脸严肃的开始上下打量顾昭。

    看样子,意见还是相当大的。

    你看就看呗,顾昭才不怕他,由他打量。

    有些事儿,有些怨气,一次就够了,顾昭觉着,上一代跟他没关系,老岳家上上下下看他的心思,那就跟看一堆垃圾一般,他们是看不起自己的。

    既然看不起,顾昭还不伺候了,从此,他是再也没去过,随便那边说什么,就是那边的老太太哭死,他也不去。

    见顾昭不爱搭理,岳双清也是无奈,便用训斥的口吻问他道:“你去哪里?看你才将的样子,实在也是不像话。”

    顾昭不想说什么,随手他从阿德肩膀上的褡裢里面,一探手又拽了一个大萝卜,他将这根萝卜,随手放进自己舅舅手里,问了句:“吃么,挺好吃的,您坐着等,我还有事儿……”

    说完回身就走,一句多的话他也不想听,前生后世多少岁加起来了,他也不是来这里听人教训的,他哥哥都不敢教训他,凭啥?

    岳双清长这么大,还无人当街送给他一根大萝卜,他握着萝卜便有些楞,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外甥翻身骑着骆驼就走了。

    听驼铃,倒有些急促,这孩子是怎么了?竟这样不愿意见到自己么?

    岳双清回到轿子里,看着萝卜,鬼使神差的,他也咔嚓,咬了一口……

    半个时辰后,一声长屁,从轿子里缓缓的穿了出来。

    很多年前,顾昭才十七,刚来上京没多久,刚认识薛鹤,刚认识杨庭隐,认识了李永吉。

    顾昭自己也没有想到,他能混到现在这个地位,有句话咋说的?这就叫物是人非吧?

    那时候,李永吉跟秋大家是一对儿,一年到头儿,他住在京中的二流妓院梨花院儿,那时候的李永吉是个狂生,有才有志,脾性中还多了几分天真,相信情爱,为情癫狂。

    后来梨花院儿改成了兰若寺,顾昭便再也没有去过了。

    原顾昭还想着去老地方,可是上了正街之后,阿德才说,如今兰若寺早就不在坊里,它在上京边上的通平巷儿。

    于是顾昭又骑着小玉到了通平巷,一到这里,顾昭便觉着有些气愤。

    不气愤不成,不怪他多想,这兰若寺过去亦不过是平常的坊间小花楼,可如今呢?

    瞧瞧,半条巷子的产业竟然都是兰若寺的。

    阿德舔舔上嘴唇,带着一丝不遮掩的羡慕语调道:“爷!这里就是兰若寺了!这里当家的叫秋大家,最是个会调理人的,您甭看现如今这边悄悄的……这是没到时辰呢!您是不知道呢,到了晚上,嘿!这里才叫个热闹,这一街巷的红灯,晃得跟白日一般……”

    他没看到,自己家主子坐在骆驼上已经气的浑身发抖了……

    这李永吉才去绝户郡几年?他到底哪里弄得钱?想想也能想得到的。

    顾昭的胸膛剧烈的上下起伏,他的眼前闪过很多东西,那年几近要饿死的付季,那年的踏歌,那些凹民,那些一双一双带着期盼的眼睛,苍然,苍茫,无措的脸……

    顾昭低声嘀咕了一句:“李永吉!该死!”

    这是自顾昭来古代,第一次有了杀人的念头,而且,杀一次他觉着都还不解气,千刀万剐都不足以平息心中的怒气。

    好不容易将那些要爆发出来的脾气忍了,顾昭骂完,又举着自己的金鞭子,指着坊里道:“阿德!送帖子进去,叫秋大家出来见我……”

    他这话还没落下,身后竟有人插话道:“顾大人今儿兴致真高,大白日头照着,竟然学会逛花坊了,你也不怕朝上有人参你?”

    顾昭大怒回头便骂道:“爷怕他个球……”

    骂到这里也就算了吧……

    这事儿……闹大了呢……

    那头赵淳润穿着一身倍儿脆,嫩生生的绿色锦袍,人乌黑的头发还挽了个京中纨绔的标配,整个发髻极其向右偏,那发髻边上他还插花了?

    他还插花了?

    那花顾昭还认得呢,他……他养了两年的花那是!

    顾昭顿时怒了,他特特叫新仔在那边给自己带回来的名品山茶,这花儿有个名头,叫大凤冠!

    这可是自己一点一点伺候大的呢,伺候了两年呢!就昨儿才盛开的,他还没炫耀过呢……

    真……太不是东西了!太坏了!

    顾昭手都气的抖了……他大怒,跳下骆驼他就扑了过去:“你!你你!赵淳润你太坏了!我还没进去呢!你就剪我花儿……我跟你拼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