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8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昨晚顾小郡公爷被蚊子咬了,左眼皮儿一气儿还咬了他两口,因此,今儿小郡公爷看人一只眼儿,十分的傲慢。。しw0。

    大清早的,顾昭起来去南城送侄女婿,老钱这次豁出去了,一气儿从陇西郡任富县将半个家族的壮丁都带出来了。

    如今钱说自认身负皇命,还是密探零零一号,因此,他决定就是豁出命去,也要好好完成任务,才不负圣恩。

    钱说现在的职位是迁丁司下法务部部长,私下里还有个秘密巡查御史的职位,这个他就不准备告诉别人了。反正今后绝户郡那里有了问题,他都有直接上达天听的权利,那边与普通人不同了。

    如此,侄女,外孙,侄女婿就这样被顾昭忽悠到了不毛之地,仔细想来还是怪对不住的。

    可顾昭也不愿意用家中其他亲戚,一来那些孩子自己不太了解品质,二来一家一个样子,就是跟人家再好,人家也有自己的老子娘亲厚。

    他四哥家的子女孤寒,照顾是必须的,这二来,顾昭相中了四哥家里人口少,纠葛自然也少,自己自来了上京,除了大哥家,也是跟他家子女结了缘分的。

    所以顾昭用顾茂丙,用钱说,却未必用顾茂德,顾茂昌。

    送走钱说之后,顾昭便打发了其他人回去,身边只留了一个叫阿德的小奴拖着小玉往城里走,今天不若往日,南门这边竟有些凄凉冷情之势。

    平日这时候,甭管是那个门,那可都是成堆成堆的人拥挤着往城里奔呢。所以这样,乃是今儿万岁爷爷连同几位王爷,半朝大臣都在东门送慧易大师傅出塞。

    上千的大和尚出塞传教去了,这可是天大的热闹,据说,万岁爷爷光经书就给拉了二十车,每册书除了精挑细选之外,还给了许多纯金的佛器,头辆法车上那尊大菩萨,光金粉就用了一百多斤,八宝上缀满了各色宝石,据说是用了三百多颗,奶奶的,那得值上一屋子铜钱去,如今都便宜了野外蛮民。

    除了和尚,万岁爷还命人寻了举国上下知名的毛皮商家也随队去了。

    这么一来,便有了上千和尚与上千商人出塞的盛举。

    为了庆贺这次盛典,三位王爷也凑了趣儿,命宫廷鼓吹礼乐的几位大师谱曲子,特特在今天表演出来讨好今上。

    今上是个抠,打登基之后一切排场是能免则免,能不出门人家就不出门,先帝喜欢的盛典,喜欢办的大庆,人家是一概不办,端是清清冷冷的一位寡人。

    如今他竟然舍得给金佛了,还自掏腰包管上千和尚的差旅费了,这场难得的热闹自然引的京中上下竞相围观,大家都去看皇帝,听曲子去了……因此冷落了南门。

    南门清冷,不光门冷,顾昭的心情也是略微有些冷的,顾茂丙今儿也走,顾昭的身边便觉着多少有些恓惶,更加上,顾茂丙直至现在对顾昭这种悄悄坑塞外那些小部落的行为,十分的不理解,他便上倔性,态度上着实是抗拒的很。

    他与塔塔是过命的弟兄,现在却带着上千大和尚去吃人家,喝人家的去,顾茂丙的心里并不好受,这几天他都没来顾昭这里讨贱,甚至走的时候,也是在门口磕了头,转身就走了。

    顾昭也是一肚子委屈,也没办法告诉顾茂丙,作为一个现代人,在他的思维里,不管塔塔是多么好的人,只要他顾昭活一天,塞外蛮民想立国,那更是想都不想,除非他死了。

    想认赵淳润做天可汗,干爸爸,那就更是想也别想……

    此时亲人误会,近人不理解,顾昭难免就英雄寂寞,便心中苍凉耳边徒留驼铃声了。

    他现在实行的这种政教合一的对塞态度,甚至金山主都不能窥视到其中的真正意思。至于赵淳润?在他看来,那亦不过是几十个小部落,几万方外蛮民而已,阿昭怎么闹腾,只要高兴他就乐意惯着。

    再者,既阿昭说了,和尚浪费米粮,全部丢塞外去吧!赵淳润顿时觉着,这是个非常好的主意,再好没有了,既有地方收拢这些出家人,又不破坏当初寺院庇护他的恩德,也不违背他发的誓言,阿昭真是善解人意。

    在顾昭说此事之前,赵淳润也着实为难了很久,他与慧易算得上是有些人情的,可现如今看他做大,做皇帝的也有皇帝的难处。

    京里各地也实在不适合再整那么多大和尚了,那事儿不查不知道,一查那真的吓一跳,安心修行的不提,如今十个和尚却有八个是为了其他目的才出家的。

    僧侣不纳税,不纳粮,还有免役权,加之今上也是庙里出身,如今的寺院更是多了一二分霸气,尤其是慧易的徒子徒孙,他们坐在庙里念上几段,庙里就有了大片不明来历的庙产,这些庙产都是当地的一些中下农为了躲避税率而投到寺庙之下的。

    经查,在梁郡的一个上县,县中二分之一的土地都归了当地的寺院,而当地寺院的主持,按照辈分,竟是今上的师侄。且,梁郡之事并非独有,只是时间紧迫,没有细细梳理罢了。

    今上知道之后到底生气了没有?没人知道,不过,此事儿出来没多久,便有了今天这一出的上千和尚出塞,这出塞的队伍打头的就是德高望重的慧易大师。

    赵淳润就是再感谢佛主,他的心理也是皇帝心理,对他有威胁的那就统统没必要存在,因此,现如今的政策是,出家要去塞外传教十年,才有正式的度牒。

    还有,按照一个和尚一亩口粮地的新规矩,你家有多少和尚,那就有多少田亩,至于超出的?那是绝对不允许的,而且,现在向寺庙布施土地的,全部自动转入国库。还有,凡举今后苟避徭役,妄为剃度,托号出家,嗜欲无厌,营求不息的,一经查实,终身流放!绝不姑息!

    身在古代,悄无声息的将一些可以预见危险都悄然的化解,却无人称颂,做了那么多大事儿,偏又没人理解,如此顾昭就在心里生出了一些英雄寂寞之感。

    这位寂寞的英雄就这样微微仰着下巴,骑着小玉,慢慢悠悠的进了城。

    巳时一刻的南门安安静静的,偶尔从街的那边传来一串儿驼铃的声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上京凡举有身份的人家,都爱整一头骆驼装装门面。

    为何骆驼如今这么招人喜爱,文人们是这样解释的,骆驼性格温纯与世无争,就是几日不管吃喝,那也是照样昂头挺胸颇有风骨,见宵小之辈,它还会不惧权贵,喷你一脸吐沫表示不屑,实在是大快人心。

    如今京中骂人,有一句谚语是这样说的?

    “那厮骨里黑着呢!不被骆驼喷一脸,你也不知道他心里黑不是?”

    如此,世上万千生物,文人便从此独爱骆驼,实实在在是喜欢这样的品性。想来这些人也想肆无忌惮的喷谁一脸,又没有那个胆子,心下羡慕之后,从此独爱骆驼。

    有了文人们这样一吹捧,这就没把骆驼带进京的顾昭什么事儿了!他的纨绔格调着实配不上骆驼大爷的傲骨,因此,人们下意识的忘记了他。

    现在骆驼是大家的,其中,红驼,紫驼,黄驼,白驼中,白驼最贵,一匹略有杂色的白驼崽子,如今在上京已然到了三百贯而不得。

    更有去岁京中名士曾赋诗一首曰:

    脊骨连巍峨,蹄宽踏山河。

    回看青陌上,脆铃响云歌。

    此诗一出,坊间竞相传颂,疯魔一时,一时间竟咏出无数各种骆驼歌,骆驼令,骆驼赋。

    却说顾昭进了南门,小玉听到有铜铃,身姿便是一抖,脑袋一拐,竟然自己掉转方向,往那边街里去了。

    顾昭也不管它,难得出来,便随它走。

    走了没多一会子,小玉停在一家骆驼店门口,顾昭抬头看了一下招牌,便知道,这就是新仔常说的京中很红的骆驼店《金驼王》,此间店铺东家姓王,上谷郡老牙郎出身。

    用新仔的话来说就是,这货走了红运,借了小爷的紫气,他就喧腾起来发了!

    新仔说这话的时候可是很生气的,要知道顾昭的第一头骆驼可是他整来给小爷玩耍的,谁知道竟然兴盛起来,被旁人发了横财,新仔难免就有些嫉妒恨,羡慕倒是没有的,他们门下,可不缺这一点儿,眼儿高着呢。

    小玉肆无忌惮惯了,到了骆驼店门口便将脑袋扎进人家放在门口的牲口槽子里吃料。

    一边吃,一边还左右将本来的主人推到一边,姿态十分的不美观还嘚瑟!

    正在此时,那门里忽然传出一声大笑:“呦,瞧瞧哎!这是谁啊?”

    这人的话语里,透着一股子蜂蜜放多了的味道,甜的发腻,嗓子尖细,虽做作,可话语从内到外却也透着一股子亲切,这种亲切外人无法体会,但顾昭却是熟悉的。

    顾昭拍拍小玉,小玉慢慢跪下来,顾昭扶着阿德的手一边下骆驼,一边笑呵呵的打招呼:“可是耿家哥哥在当面……”

    话音未落,从店里滚出来一个白宣宣的肉球子,这肉球一边滚,一边继续大笑着打招呼:“哎呦,哎呦!我就说么,今儿起来喜鹊都叫了,定有好事儿!瞧瞧,前几日我还说呢,我就!想我的小老弟儿了,亲弟弟,好弟弟,今儿可不就见到了!”

    出来这人那真是周身珠圆玉润,甭看世上的人都喜欢瘦子,那是他们不知道胖子的好处,胖子最大的好处就是,甭管你年纪多大,脸上的皱纹都会被肥肉舒展开来,看上去,胖子永远总是要比瘦子面嫩的。

    出来这个白胖子今年也该六十多了,可他那个圆润劲儿,硬是将他的岁数拉低了足足有十岁,加之他有喜欢满花的翠色衣衫,这就又将他的岁数拉低四五岁儿。

    他的眼睛是圆溜溜的,鼻头是圆溜溜的,下巴还要圆出几道可爱的弧度,并且坠落了下来,淹没了脖颈。这上上下下的肉山堆积着,别说,这人竟然圆出一二分的天真可爱起来。

    眨巴眼儿的功夫,圆球儿就滚到顾昭面前,这人伸开双臂便要热情拥抱顾昭,奈何肉太多,想抱进怀里,手却只能够到肩膀,大力拍背,就改成拍肩膀了。

    顾昭眯着一只眼儿,下巴微微扬起,也是笑的欢快,看到这人,他也是微妙的愉快起来,要知道许多年前,他送了几家人一场大富贵!面前这人叫耿成,他家因人口稀少,便被顾昭与他老哥哥提拔了一下,从此,他家便一飞冲天!

    如今,护帝星这六家,甭管怎么说吧,政见不合也好,平时小打小闹也好,他们内部还是相当亲厚团结的,要知道,这些人很玄妙的都认为,他们先祖都是上天派来的,前辈子就亲厚,过了这辈子,完成任务之后死了回天上,他们依旧是朋友同僚亲戚。

    如此相互接近,常有联姻,就是纠葛矛盾,只一提起先祖的交情,那也是顿时什么气儿都消了。

    耿成笑的嘎嘎的,顾昭看他亲切,便问他:“哥哥怎么有空在此?如何没有去东门?那里热闹得很!”

    耿成圆润的脸上依旧是一脸笑模样,浑不在意的一挥胖手:“弟弟这话出来可是作践我,我算那个地方上桌的主菜?”

    顾昭顿时窘然了,这话他不明白啊?这是这么说的?

    见顾家小弟弟耳朵微红,耿成脾气好,倒也不为难他,他疼爱的伸出胖手一把拉住他:“来来,屋里坐,老王这里有好货色……”

    顾昭只好随着他进了屋,去了后面。

    这后面是个大院子,靠墙建了半圈的牲口棚子,这棚子里养的全是各色的骆驼。

    耿成拉着顾昭到了里面点的一间独个儿的牲口间,这里面拴着一头毛色比顾昭的小玉差一点的白骆驼。

    “瞧瞧,这是我家的雪玉!”耿成爱惜的摸摸骆驼的脑袋,然后笑嘻嘻的对顾昭说:“它有啦,跟农司陆都案家里那头配的,六个月的,老王说了,保证出来的时候,雪白的,当然,谁家也不能跟咱家小玉比不是?阿弟的小玉,那是这个!”他竖起大拇指摇了一下。

    顾昭讪讪的笑笑,完全不知道如何接话。

    那屋里出来几个小厮,很快的在院里摆上桌椅,摆上茶点吃喝。

    这店中的老牙郎也不敢过来,就站在门廊那边侍奉着,一脸巴结的笑着。

    耿成拉着顾昭坐在院子里,搭配着一院子牲口味道吃吃喝喝,半点也没嫌弃。

    说起来,耿成这老爷子,也算得是老纨绔了。

    作为仅存的六星,他与其他几家不能比,本身家里根子弱,全靠上面的赏赐活着,又没什么政治资本可以立足的,因此,在市面上,大家对他的态度还是亲厚有余,尊重不足。

    他原就只是个乡下六品通判,后做了国公,初来几年言行举止自然没了分寸,得意忘形之下先纳了十几房的小,接着又大办酒宴敛财。

    原本定婴定大人对他多有照顾,见他不懂事儿,后代又小,便也与他隔开,只命家中晚辈往来就是。时间久了,大家看透他了,围在卫国公身边的本大多就是势利人,觉着他家在朝上全无势力没有好处,自然离开,再也没有人为他,围他。

    如此,老国公心情难过,难免就有些不开颜。

    去岁,心情失落的耿国公遇到了一个高人,此高人乃是济北王赵元项门下的一位清客。

    此清客名曰冯裳,是个十足的妙人儿。

    那冯裳一天偶遇不如意的耿国公之后,倒是发自肺腑的对他说了一句:“老国公莫要想那么多,该吃吃,该喝喝,平日只要恭顺侍上,便保三代平安!”

    耿成此人大聪明没有,倒是有些小聪明的,他回家反复咀嚼此话,终于还是悟了!

    这上上下下随他们是谁,自己便是没有人巴结,他家也是四千户的世袭罔替,他没出息不代表后代没出息,因此,他家的面子不在他,在后代。

    如此,耿成命人抬了大礼,亲自蹬了人人回避的济北王家的门槛,他是磕头作揖的跟济北王生生讹了那冯裳先生回家供着。

    那之后不就,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冯裳指点的,反正这卫国公是越吃越胖,越来越像个纨绔了。

    耿成与顾昭说了一会子骆驼经,见顾昭对他态度好,便有了些分享的心情,只看他一脸神秘的对顾昭道:“好弟弟,亲弟弟,哥哥有个好人介绍给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