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6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顾昭不知道自己把侄女女婿吓的尿了裤子,人家胆子真没多大,上京随意放个屁,都能将人三线小城的小士大夫崩出二里地去。小说し

    何况这么大的刺激!

    钱说僵在那里!觉着死去三代祖宗的心脏都要从他心里蹦出来了,他口干舌燥的,可想死!

    这是多大的胆子,敢用“敕命”这样的措词?

    顾昭心很粗,压根不知道那边已经吓了个半死,他斜眼看他训到:“侄女婿?扮大树呢?赶紧拿过来啊!”

    钱说同手同脚将东西递过去,额头上开始狂冒虚汗。

    顾昭感觉身边有一只犁了五亩地的大牛在喘息。

    哦,此时他方了悟,这是吓到了!

    钱说露出一种濒死的状态,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一层层显露,并汇集成小溪流淌下来。

    “得了,得了!边上站着去,我听着……难受……”

    顾昭这话还没落,钱说迅速站立的笔直,脚下犹如蹬了飞火轮一般的跑到那边的小桥上,站好之后惊慌的四处看看,然后迅速蹲了下去。

    这是梦吧?这必然是梦!了不得了,看到了了不得的东西了!

    他觉着,自己做了个梦,噩梦!他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必须冷静一下……

    早上起来的时候,他还是个完整的人,娘子,孩子,弟弟,对了,上京还有不小的房子……总之充满盼头的那种好,他原是志气满满的,心中酝酿了很多事情的……如今,却活不的了,怕是一不小心,还要连累全族了!

    娘子最敬佩的叔叔是个疯子呢,他假装自己是个皇帝一般的在家里分封了一群鹅大臣?

    这是要掉脑袋的事儿,这事儿……他是要看到呢,还是看不到?

    钱说想的深入,慢慢盘膝坐在了小桥上,用手托着下巴,眼神充满了幻象……

    顾昭无奈的摇摇头,压根没想到这孩子胆子竟然这么小?

    至于么?

    当然至于了,可怜的钱相公,他爹也就做过一方父母,祖上据说有个了不得的人物,也亦不过是三品而已,家里藏书也不过几千卷,没有一卷告诉他,一个普通人在家里用敕命,这是要砍几次头,算什么罪过,要连累几族?

    他们说,前儿不久,水镜先生那一派曾有人提出过,女子若被牵连,只坐夫家之刑,他这是在想什么啊?

    顾昭无奈的叹息了一下,眼看着新仔要回南边,茂昌跟自己再好,那也是大房的人,不出去这一次,他完全对古代的这种社会宗族关系没有新的体悟。

    总归还是俗了,俗了……他也有需要用人的时候?竟要用这样的人了……

    有时候想起来,人家金山老头还有个几百弟子可以用用,自己说来说去,到底是沾染了独车轱辘一般的现代精神,除了自己,谁也不信。

    自己这真是何苦来哉!

    想想一肚子气的顾昭,腹内一股子戾气腾地撺起来,伸手扎到笼子里抓鹅,那般俊秀儒雅的人,手上的动作却略粗鲁,一点都不儒雅。

    他利落的将手在笼子里一捞,抓出一只,挂一个牌子,然后随手往水里丢一只。

    那鹅也是吓坏了,竟然都不挣扎了!

    钱说挺想说的,叔!那鹅嘴儿还扎着,回头可别饿死了?

    想是这样想的,到底他还是没说,就战战兢兢的看着小叔叔行事。

    钱说发自内心的觉着,裤裆很凉,心更凉。

    他们两人便这般僵在那里,一个吓傻了,一个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顾昭寻思着,不若一会子午饭时,我将那人弄过来,最好还通知他穿上他金灿灿的战衣?这样便不用我大堆大堆的组织词语来解释了。

    想是这样想,心里却又觉着这女婿丢了他的脸,他也忒没出息了些。

    正寻思,不想那边桥上钱说颤巍巍,羞怯怯的半遮半掩,半肝颤的扶着白玉石栏杆对他喊了一句:

    “叔叔……你!你欲谋反乎……我主圣明,对咱家待遇不为不厚,你万万不敢如此啊,难道……”他忽然如乌龟一般的撑下脖颈,又缩了回去,语气小了一些的如背书一般的嘀咕了一些话:“叔叔……叔叔竟不怕今后天地不容,人神共愤,他日祸起,定然会连累全家!今后身家俱灭只不过是朝夕……”

    顾昭赶紧伸手阻止:“哎哎!哎!哎!你,说什么呢!”

    钱说咬咬牙站起来,眼泪都飞出来了,妈的吓死了好么,好好的日子,遇到这样的事情,这是诛九族的事情好么,他都悲愤了:“叔……叔叔这不对!”他指着那边站在屋角的两个小太监恍然大悟一般的喊到:“才将就觉着不对!你……不!您胆子真大,也不怕连累全家,竟然……差遣内官……”

    这话题没办法展开了,顾昭只能十分糟心的摆手,那边的两个小内官颠颠的跑过来,心领神会的左右将人夹起,见钱说要呐喊,这边随手嘴巴都给他捂了。

    就这样,顾昭在前边背着手发愁走路,后面抬了个人,来至一边的小木屋内,一进这屋子,钱说更是吓的不轻,没啥,这屋子里基本也就是启元宫偏殿的配置吧。

    那颜色,那花色,那雕刻,那做工,真是要了命了!

    钱说又想死了……他挣扎着,接着被捆绑……他拼命挣扎,如大蛆一般的像台阶外蠕动……又被温柔地抬了回来,死都不能够,钱说相公泪流满面。

    顾昭坐在绣着龙纹的锦垫上,一脸愁苦的端着雕着龙纹浮雕的玉碗在喝茶,他身边的条几上摆着的是孔雀石盘龙花熏,他习惯了也无所谓了,但是这些龙纹的雕饰,绣纹对钱说实在真是巨大的刺激。

    顾昭喝了几口茶,失笑的摇摇头,万万没想到的事儿,天下极品都汇集在了四哥哥家里,那样的娘,那样的哥哥,那样的姐姐,那样的弟弟,如今又来了个这样的女婿……这可怎么好?

    该怎么跟他交流呢?他没有恶意啊!还难得这般的坦率,亦不过是想亮亮关系,给钱说个定心丸吃。

    大概的意思亦不过是,你去迁丁郡吧,谁也别怕,谁的面子也不用给,咱家上面有人啊!

    放下茶盏,顾昭开始敲桌子,一时间只瞧的桥说心魂俱散。

    好半天儿之后,顾昭竟之乎者也起来:“呃……侄女婿,这事儿吧,这事儿……其实就是……那个前朝率土分崩,天灾*,波及生民之命……那个,哦,对!天地几欲泯灭,幸祖皇帝与咱家先祖奉天承命,祭祀升阼践,改天换地,开拓伟业,嗯……而今,而今……啊对!今天下初平,四海清晏,开国承家,虽知小人勿用,犹不足任,方今见吏,殊才甚少,何况咱家乎……”

    他在这里唠唠叨叨,却不想门外传来嗤的一声笑,然后钱女婿就看到了一双青锻皂靴,努力抬头,他又看到了龙,那是一件淡蓝色的缂丝绣金龙袍。

    钱说翻翻白眼,彻底晕厥了!

    赵淳润手里捻着一串佛珠进了门,进来之后,他将佛珠往桌子上一丢,他今儿心情也十分糟糕,才得的消息,光上京一地,慧易那老东西的徒子徒孙数量便下了他一跳。

    顾昭见他进门,先是谢一口气,接着眼眸晶然生光一般的看着他。

    赵淳润眼皮儿垂垂,无奈的笑着摇头:“你何必呢?我见见他就是,那里就能弄成这样狼狈?”

    顾昭郁闷:“你见跟我见能一样么?他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那不都一样么?”

    赵淳润有些急。

    至于么,不就是要用个人么?

    皇帝大人回头看看孙希,孙希摆摆手,几个小太监一拥而上抬着某人就出了门。

    顾昭翻翻白眼,有些头疼的捂着额头道:“如今,确实也没多少人才,我家愚疙瘩多,这次出去总是长了些见识了!你也别歪了想,我要用人,跟你要用人真的不一样,迁丁郡的事儿,你答应我的……”

    “是是是!我答应了,你做主,只有你说了算!现在还是这么说,那次不是你说了算?”赵淳润一边说,一边伸开手,下面有人帮他摘下冠子,换上舒适的茧绸夹袄。他这才一边坐下又道:“你虽在那边划地为界,可到底是地方大了,皆是推择为吏的人,那些人有好处,也有不好的地方!我那里有的是人,不过是我们的郡公爷不用罢了。”

    顾昭不接这话,移民郡就是他自己折腾到现在的,放在谁手里,他都不愿意。

    “你这话有趣儿,您教教我?我该用谁呢?”

    阿润好脾气的笑着解释:“瞧,你又气了!没旁个意思,我登基初年,恩科进士足有四百三十人,至现在十余年,两科进士也有千人,怎就没人,你嫌弃庄成秀,可,元秀手底也不是没人,你亦不过是……”

    顾昭厌烦的摆摆手,赵淳润只得转了话题道:“我观你那侄女婿,虽德行温闲……”说到这里,他莫名的笑了下:“倒也可用,好歹是个忠心的。”

    顾昭想起钱说那副没出息的样儿,也是真心的无奈了。

    他拿什么跟这个世界对抗呢?赵淳润手里有一个已经成型的担当国务的官僚集团,这些人分门别派的运用威望、特权在给自己争取着各种利益。

    在顾昭看来,这些集团中有着各种学术背景的文吏,偏就与自己的治理理念不同,他需要一个绝对以他为核心的政治团体,而这个政治团体的所有目标,皆是为了移民郡州健康发展而服务的。

    这个干净而纯粹的管理机构,并不适合夹杂太多的其他集团的成员。

    顾昭愿意用家族成员,亦不过是,家族成员最起码是以他的命令为先而已。

    赵淳润不想将话题僵在这里,便只能放弃的摇摇头,随手指着外面道:“你要的东西,已经全部给你准备好了。”

    话说到这里,顾昭总算开了颜道:“是么?赶紧拿进来。”

    没多久,孙希跟着自己的两个徒弟便举着三盘子的金属牌子进了屋。

    顾昭坐起来,侧着身子看着面前这三盘子青铜浇筑扁扁各类牌子,心思也不知道拐到哪里去了,脸上竟然露出各种诡异的笑容。

    赵淳润见他笑的恐怖,便有些不解的问他:“你笑什么?”

    顾昭捂着嘴巴,一边笑一边摇头,没办法不笑,因为这些盘子里放着的是金属铸就的,计划经济时期的,布票,肉票,粮票,菜油票……等等之类,凡举现在一个家庭所需的各种物品这里全部都有。

    这真是太令人思绪翩翩,回忆如潮涌一般的东西了。

    顾昭翻动这些东西,眼眶竟然越来越红,鼻子酸溜溜的。

    赵淳润吓了一跳,赶紧按住他的手:“怎么了?”

    顾昭吸吸鼻子摇摇头:“没什么,跟你没关系,就是想起一些事儿。”

    “是么?那就好。”

    赵淳润放开说,接过孙希递给他的热布敷敷脸,他也不打搅,就安静的看着顾昭。

    窗外,春雨稀稀拉拉的打在屋顶,落在荷塘,一阵凉风吹进木屋来。

    赵淳润侧身躺下,一伸手自己拽出边上叠着的薄被,合着眼睛,慢慢进入梦乡,他起的比顾昭早,又累了半上午,每天这时候,他都要补一会子觉。

    顾昭觉着有些凉,又见他睡了,便招招手,命人抬了个炭炉进屋,提提温度。

    人活一世,雁过留声,顾昭其实就想做点事儿,做点实实在在,能在历史上留点痕迹的事儿,不是做他赵淳润的什么什么人,也不是做哪一个世家的大贵族,盖多大房子,修多大的坟墓这样的事儿……

    他就是想把自己留在这个时代,今后凡举那个时代的后人,说起这一代,都要说说,在历史上有过这样一个人,这个人还算是一个好人。

    他现在有无穷的力量,能做许许多多的事儿,他见过那些可怜凹民,也见过当初的付季,作为一个有着现代思想,还有几分慈悲心跟正义心的人,他没办法接受那一批一批的乌郡人,就被可怜兮兮的飞蛾扑火一般的被迁出来,骨肉分离只是一层苦,那之后确实无穷无尽的流失,流逝!

    那些都是人命,不是什么小猫小狗!

    权利是个可怕的东西,它可怕到了令顾昭这个现代人每时每刻肝颤的地步,顾昭有自己的道德观,而他的道德观就是一个完整的现代人的道德观,他没办法因为各种权利的纠葛,各种利益的纠葛而做出妥协。

    即使是赵淳润,他也不能在这件事上做出妥协,那是人命!那是一个个属于独立个体的人的命运,人家爹妈生出孩子养了那么大,然后你们一声命令,把人连根拔起,赶到几万里外的迁徙路上,接着丢在半路不管了?

    就是到了地方,今儿没吃的了,明儿没种子了!然后人死绝了!你们再迁?

    十年,二十年?那些曾在历史书上,他知道的记载里,有个地方,就因为这个事儿,迁了两百多年,而这两百多年里,冤死了多少人?

    顾昭觉着这样不对!所以他就踏踏实实的,认认真真的去办了迁丁司,做了一件自己认为好的事情。

    移民计划是他拟的,官员都是他培养的,也是他拖着付季将人家都从老家移除出来的,钱是他从南边整回来的……

    他就是想以这样计划经济的方式对移民郡进行长期改造,一个郡养两个郡,三个郡养六个郡……

    一步一步发展下去,他要用十年的时间,为自己在这个世界迈下大大的一个足印……

    然后,乌郡的人,就只吃这一次的苦,从此再不会有骨肉分离之事,这就是顾昭对自己良心的交代。

    可是,这一脚没迈出去,各种各样奇怪的事儿,总是层出不穷,顾昭觉着很伤脑筋,伤完脑,他坚定地认为。自己真的一点都不聪明,自己完全不是个什么大能人,他甚至整不过他大哥那个老年痴呆!

    雨越下越大,顾昭趴在桌子上慢慢整理着那些铜质的票据。

    后来……钱说回来了,这一次,他是自己走回来的,步伐略飘,他被人塞进一台轿子,自一个假山洞里进去一路抬进皇宫,到处溜达了一圈之后,细仔那家伙在路上又是一番解释,他终于明白了……

    这是要发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