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2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许是人生经历太多,顾茂丙自小便对这世上种种颇有自己的见解,他从一边看着自己小叔叔这几天被算计,算的他颇为怅然。

    小叔叔是没见过从前的嘴脸,何尝知道他见过什么,瞧瞧那些如受了乾坤秀气,有贤圣奇资,似玉品质的好人们,一个个的没皮没脸的打着孝敬的名声算计人,

    可这就是家啊,他的家,小叔叔的家,姐姐的家,大伯伯的家,便是你有通天彻地的能够,又如何?

    他看看小叔叔,心中有千般话,却只能化作一句:“如今这北疆的天是二叔的,地也是二叔的,小叔叔,日防夜防,未必能防得住自家人。”他苦笑了一下,虽是旁观者清,却也至多再劝一句:“昨儿,侄儿看到了不该看的,听到了不该听的,那是长辈,侄儿不能说不好,就只能说,您任他们千般造化,只管走了干净,您说呢?”

    顾昭站起来,呆立窗前,耳边忽然响起一阵弦乐,仔细听来,却是琵琶三弦之声,那套词便是这样的:

    去岁神京春拂面,酒半醺,卧玉床金做屋瓦,高堂筝弦邀罗宾,呼玉女侍八珍,佳人轻挑玉带钩……

    许久,顾昭笑了:“也罢了,便避一避吧!横竖,也就这一次,你伯伯还活着呢,由着他们,若是那天,老的都没了,我不找他们就好了,到了那会子……谁知道呢!”

    顾茂丙长长出了一口气,心里种种的沉重落下,周身轻松。

    “侄儿陪您回去,我那点字事儿大家心照不宣,人家都是读书人,明儿您安生回去了,我也去自己的地方呆着去。”

    顾昭点点头:“由你,你那里是大事儿……”

    顾茂丙这几天手下的人没闲着,他自幼机敏,心思灵透,旁人练的是什么心肝,他又是什么心肝,一件事他能杜撰一本书出去,何论现在。

    二婶娘这几天找的那几户他俱都查清楚了,那种女娘是给谁预备的,又是什么背景,都是婶娘族里的亲戚。明儿小叔叔去了,不用多,只管兄弟亲密,醉上几场,第二天起来,身边一准有个有理说不清的,转几年,家里就能悄悄帮小叔叔养个亲生骨肉出来。

    就是小叔叔没醉到那边,过上几年,他哥哥硬是送去一个,赫赫扬扬的一宣讲,这个脸给是不给?

    这种事儿他见的多了,到时候小叔叔认不认的,他都得认下!这里是两位兄长的慈爱之心,到时候,旁个不怕,就怕小叔叔心寒。

    他自宗门长大,自然知道宗家的厉害,家里虽是分家了,如今大伯还在,转天大伯没了,二伯便是长兄如父,小叔叔自己作的那份名声也比自己好不到那里去,哎!

    这世上千万种伤害,旁人怎么蹦跶,却也害不到你,最最害怕的便是那几种,父母,至亲,故友。

    随你心上铸着铜墙铁壁,你跟他们亲,他们才能伤到你,正是因为亲了,一份伤害,回头也是十分心痛,多少年也忘不了,想起来就针扎一般的难受。

    叔侄俩晃晃悠悠的出了这里,在白兰巷转悠了许久,置办下许多土产,这才回转住处。

    这夜,老哥俩备下酒菜,埋下机关,人也预备齐整了,顾岩特特挑选了个屁股大好生养眉清目秀的,那边却派人来了,说是京中有旨,迁丁司下的事情,七爷来不及告别,连夜去了。

    如此,老哥俩相互看看,一时间也不到该说什么好。

    小半天,顾岩挠着头皮看看自己二弟,苦笑了一下:“他竟然跑了?”

    顾山没说话,只是拿起碳夹子在炭盆上敲了敲,心底微微叹息了一下,他知道,顾昭这一走,本就微薄的情分便没的干干净净,他如今就是有千般解释,万张嘴,他也解释不清楚是为顾昭好。

    即是聪明人就只当没这回事儿,谁也别认!

    两个月后。

    往上京的官道上不急不慢的来了一行车马,这行车马看马头,车架,具是一般客商所乘平头顶,倒是车马前后随行的壮汉一个个身材健硕,一看就是不好招惹的。

    这行人急匆匆的来了,却在距离上京以外的十里长亭歇住了脚。

    “眼见着到了,心里却没底了,回去该怎么跟嫂嫂交代?”顾昭捧着一碗药自己在那里叨叨,心里很是恓惶。

    他就这样把老哥哥丢在北疆了,虽不怕几年后那边闹出个小侄儿,可是到底是过意不去。

    打从北疆出来,这一路便是疾行,因心里憋了事情,一出北疆顾昭便开始满嘴起水泡,到了半路,竟忽然发起低烧,把随行都吓得够呛。

    亏那路上遇到一个村落,村中有年老的妇人取了大葱的胡子合陈年老姜,熬了水,几碗下去,出了一身汗,这才退了烧。

    这一路回来,大病没有,小病却一场接一场,不是眼睛发涩,就是两只耳朵嗡嗡作响,夜里也睡不安稳,回到上京门口,初春的天气,顾昭又染上了春日咳,整夜都无法安睡。

    “小叔叔,先那里去?”顾茂丙在车外低声问。

    顾昭一口气入了药后说:“先家去,嫂子那边先瞒着吧。”

    “那……等夜了关了城门,再取牌子进吧。”

    顾昭想想,点头说:“可。”

    这一行车马靠着官道便安安静静的呆着等天黑,顾昭拢着毡毯,闭目养着神,他自己清楚,这一路他的毛病都从心底来的,说他胆小也好,畏惧也罢。

    如今他活着,亏了没个后人,又没有我死之后哪怕洪水滔天的气魄,他杜撰出了那惊天骇俗的事情,养出顾老二那一家胎像,这还是北疆,再看下去……他是实在不敢看了。

    心里越想越烦,便又是一阵猛咳嗽,咳了一阵,因药中添了安神的药剂,他便迷迷糊糊的睡去了。

    却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忽耳边一阵风,又是身上一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却看到阿润一脸喜意的看着他。

    “你睡。”阿润高兴的不成,说完伸手将毯子拢起来,裹了顾老七往院里走。

    “你来了。”顾昭的心里一下就稳当了,胸腔子也不憋得慌了,他自然是知道他会来的,他本就应该来接自己的,他来自己就稳当了。

    阿润抱着自己家大宝贝,心里美的不成,他到底是舍不得自己,没出去多久就回来了,这是想自己想的都郁气了。

    “睡你的吧,有话明儿说。”

    这下彻底安稳了,天塌下来,高个子顶着,反正他本就没有阿润高。

    迷迷糊糊的有人帮他脱去衣裳,诊了脉,用热手巾擦了脸,床与被都是自己家的,熏香味儿也是自己喜欢的,这一觉睡的实在香。

    第二天晚夕,顾昭硬生生被饿醒,他睁开眼,咳嗽了一声,有人撩起幔帐,这方见到光明,依旧是他的家,他的帐子。

    “爷起来了,那头四爷大早上就来了,在咱这里用了早饭,午间回去了一会,下尚,在旁屋候着呢。”说这话的是孙希,只是他不在阿润那边侍奉,怎么在这里。

    孙希笑笑,亲手捧着托盘过来,手下小太监帮着顾昭抱过两个软枕垫好,孙希亲手侍奉顾昭漱了口,净了面,他这才开口:“昨儿太医局夜里合计了一下,开了牛黄凉膈丸。”

    顾昭接了碗,没吃饭先吃了一堆药丸子,好在他在这上面从不娇气,该吃就吃。

    吃罢,又喝了一碗稀的,见左右都出去了,这才问:“他呢?”

    孙希笑笑,看下外面这才束手低声道:“今儿散了小朝,换骆驼绒酱色袍,带了去岁南边献的小珍珠顶冠,穿了青缎面的单棉皂靴,乘四人亮轿去了后面。

    沐浴之后换僧袍,念了十遍祛病消灾经,打您出去陛下就开始斋戒,今儿沾香完了,还写了一页经献了,出来传旨法元寺的大师傅领着今儿起给您做法会,赶巧今儿刑部上了潍河米家的案子,陛下就赦了他家十二岁以下男童判了流放。

    还有,法元寺那边说是后儿起月内一天放三百尾活鱼给您祛病消灾,午膳进了一碗鸽子汤,许是惦记你,问了两次,后传了云良云大人与吏部张图大人,事毕,去了底录处,调的是……”

    顾昭摆摆手:“罢了,罢了!以后你只告诉我他今儿穿了什么,吃了什么,至于见了谁,说什么,做什么,就不必说了,也不是第一次跟你说,却又忘记了。”

    孙希笑笑,连连告罪:“是是是,这不是瞧您回来了,心里高兴,就……就没憋住。”

    顾昭看上去很高兴,又安排道:“我知道你,你是好心。你出去打发人出去告诉那边四爷,就说我这几天身上不安稳,方子也与他瞧,他看到症状就知道了,嫂子那边……就说一切都好,说陛下有事安排,还是不见了。”

    孙希点点头,看看门口。

    顾昭抬头对那边又说了一句:“付季呢?”

    门口有人回话:“回郡公爷爷话,付大人下了小朝就外面候着了。”

    顾昭看看周围:“他俩一个屋里等着的?”

    孙希笑笑:“哪能呢,付大人什么心眼儿,他角门进来的,压根没见那边四爷。”

    顾昭指指窗户:“那就好,你开窗放放药味,把我从北疆带来的东西给他看看,看完再带过来。”

    门口有人应了:“是。”

    孙希劝了句:“七爷,也不等这一天,还是歇歇再说?”

    顾昭失笑:“不过就是个咳嗽,那里就卧床不起了,我才多大,赶紧给我找身衣裳。”

    “瞧您说的,不是老奴多嘴,您到了年纪就知道了,年轻时候不注意,这春风入骨的,本就有个病根,这一路奔波多少天,也不躺躺,今儿没人敢给您拿衣裳,还开窗!您可别为难下面的了,他们长八颗脑袋也不够掐的,再者,付大人跟您亲儿子没区别……”

    “你去吧,你去吧!”顾昭赶紧撵了这老货出去,越老越啰嗦了。

    孙希笑笑转身出去,自然也没人给拿衣裳,也没人给开窗。

    没多久,新仔带了两个侍女进了屋,这一对儿,一个叫云霞,一个叫荷衣,具是南边收拾好送来的,却是顾昭这一二年家里用习惯的。家里的男仆还好,女仆年纪大了,就都做了管事儿的娘子,要么嫁出去了。

    “爷昨儿睡的特别好,鼾声门外都听得到,这一路也没这样好好休息过呢。”新仔高兴的很。

    “我打呼噜了?”顾昭一惊。

    新仔点点头,得了大红包一样高兴:“嗯,打了一夜呢。”

    “你们门外都听到了?”顾昭吓到了。

    屋里三个人都笑了,打呼噜怎么了,说明睡好了。

    顾昭却觉着浑身不好了,他竟然在阿润身边打……打呼噜了,太羞涩了!在人身边打了一夜的院里都能听到的胡噜?

    他怪不好意思的看看左右。

    新仔还在那里唠叨:“早上尊爷起来还笑着说,本来心里不安稳,听您打了一夜胡噜就安稳了,想是回到家里百病全消了。”家里知道的都管那位喊尊爷。

    顾昭讪讪的,半天没吭气,新仔看他不高兴,便低头笑笑侍奉他套上鞋子,去了外间的罗汉床上,依旧半躺着。

    没多久,付季进了门,看到顾昭很是激动,先是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磕头口称恩师,站起来又鞠身再次问了晚辈的安礼。

    “呸!你别学他们那份啰嗦!再这样明儿别来了!”

    付季才不理这个茬,他笑笑,也不等旁人搬座位,自己拖了个罗汉凳坐好:“才将我看了两眼方子,牛黄还是少吃些,过凉了,我以前看过一本白家药经,里面有一副镇心汤,您这病,都是心重起的,珍珠白术总比牛黄好……”

    顾昭点点头:“可不是,一股子呛呛涩味儿。”

    “您今年才多大,起那么重的心思作甚?学生们都在呢,那都是什么东西,值当您放在心里,他们也配!”

    顾昭笑了下,仰头靠了靠苦笑着说:“你那里知道……你也不是外人,说起咱们的事儿了,我倒是在那边注意了一下,我……二哥家,他家有成机房三十五间,染坊六间,他家大门各房传报舍人有三十六人,下面给我一张单子,去岁他家主宅下仆口粮月耗六百三十六石七斗四勺……”

    付季看看自己的老师,他虽是寒门出身,却也知道世家豪奢的地步,比起累世富贵,顾家真的不算什么,有时候师傅胆子大的这天都能给他折腾出一条缝,如今他一路生病却是因为顾家造了三十五间机房给家里制衣服。

    顾昭不知道自己的小市民心态被徒弟揣摩了半天,他只是唠叨着一串数字。

    打他顾昭来到这个世界,他自然也是不缺钱的主儿,可也没有这样花的,上千人侍奉那几十个人,至于么,哎……

    “不说了,不说了,你知道我,这一路看得多了,难免也想多了,我路上遇到乡村一家贫户,他家搬出一套木器,朱漆桶,朱漆的汤盆,碗也是朱漆的,那碗这么大……”

    顾昭比了比大小:“他家老太太八十多岁了,说是这是爹娘那会给的嫁妆,这套东西崭新的,就给我用了,说是最值钱的家当,老太太还挺骄傲的,说现在没这手艺了……我用着吧……也是亏得慌!”

    付季难免想的多了,他有些感动,看看锦衣玉食长大的恩师,小半天才含着泪喊了句:“恩师……”

    顾昭二傻子一样应了一声,说是不说了,还是在哪里唠叨:“我可没想多,你是没看到呢,他家得宠的小童穿的是青织金,一顿族里用的席面,双耳的赤金杯子用了二百六十个,回来入账的一数,少了九个,我家侄媳妇唠叨着说,亏了做的时候多做了三十个,回回丢,再丢不配套,一套器就废了!”

    付季憋笑,您侄儿媳妇说什么你咋知道的呢?

    “……那头吃的什么,喝的什么,用的什么!家里老哥哥不敢用的,他家都有,北疆就跟他家的一样,你说我还呆的下去么,再者……顾老三,顾老五,顾老六家,可都没去呢!”顾昭仰天苦笑:“算了说了,叫你问的事儿,问清了?”

    付季赶紧点点头:“问清了,问清了,司里的事儿也捋顺了,就等您回来拿主意呢。”

    “你说。”

    “是,事儿是大前年秋分出的,那会南边织局曾报过,丢了几张新式的织机。”

    “几张?”

    “五张。”

    “详说。”

    “是,新式的经具一张,花织机两张,丝车一架,素机一张,去岁春分,有邓州颜氏在甘州立了三十六局,用的是天气的明儿与花卉的明儿作区分。”他忽然抬起头用确定的语气点了点:“……走的是泗水王的路子,仿的是南边咱们的款儿,布料宽窄经纬花色具是咱家的样子。”

    顾昭愣了一下,抬脸看看他:“我记得泗水王与颜氏关系密切,这么说,没从咱们这里伸手?”

    付季摇摇头,神色严肃:“正是理学颜氏。”

    “嘿,果然是大家,区区凹民寒衣的买卖都看得上,你继续说。”

    付季轻笑:“恩师这话说得,您心里清楚,如今凹民多少丁户,绝户郡州多少丁户,他们如今插一脚看上去虽是针头线脑的买卖,还不敢往咱管辖内流,只做是郡外流布匹,可是您知道么?

    他家三十六局,虽现如今只撑起邓州风字一号,风字便分二十四处,桃花一处素机四百,用匠千五,我们的织局俱在南边,虽当地取料方便,可甘州挨着邓州,邓州颜氏在在当地经营累世,他家有多少田亩,如今颜氏一半良田全部植桑种棉,棉种是咱们迁丁司偷出的新种,织机用的是咱家的花色质料,颜氏与泗水王……明儿随着乌康丁民逐渐迁丁,繁繁衍衍不出十年,邓州颜氏乃天下首富矣。”

    顾昭从手腕上脱下一串珠子玩了一会,合起双目,小半天后他忽然笑了:“明儿去工部喊几个徽匠来。”

    “是。”

    “悄悄的。”

    “是!”

    顾昭甩着珠子叹了句:“哎呦,这可是儿子跟老子口袋里掏大钱儿,这拿的理直气壮的,这可怎么好呦!”

    付季微笑着低头,知道自己师傅又在憋坏水了,其实,这个坏水他也憋了很久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