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0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转日,顾昭起的早,略略收拾便去临时账房,不想元秀是个勤快的,那头算盘珠子早就响成一片。不知道算到哪里,门却封着。

    “我就说,这里有勤快的,何必起这般早。”顾茂丙往那头看看,转身要走。

    顾昭正要喊他,不想却看到自己两个老哥哥,一人穿了一件上朝的袍子,着人搬了板凳,抱着手炉正坐在那边门廊下面等着召呢。

    这事儿闹的,胡闹呢!

    顾昭赶紧过去,未及换下的木屐在青石头道上,留下连串儿的脆响。身后也跟着一串,有捧着靴子的,端着条凳的,抱着暖炉,脚炉的,捧着袍子的。

    “哎,你慢点,大清早的,我们能飞了不成,你看看你袜子不穿,光着脚丫子明儿又犯了!”顾岩数落着。

    其实,顾岩他们那里是胡闹,君便是君,凭元秀如何,他也是皇帝的种儿,顾昭他是当元秀晚辈的,便是再遮掩,心里也不在意,却不知,他老哥哥们的态度这才是正常的。

    顾昭人是跑过去了,心下也明白了,一肚子不合适的埋怨,硬是咽下去,倒是有些讪讪的。这人吧,离着皇帝越远,心里越是敬畏,顾老二很是注重这个。

    想想吧,这一路走来,天是阿润的,地是阿润的,人是阿润的,走了几个月,还没翻出阿润的手掌心,不敬畏不成啊,一边敬畏,心里却也有些得意,凭是那里,也……那也由他一点不是?

    “这都什么时辰了!亏我我还安心呢,殿□边有你侍奉着,得!你比我们还晚!本想着我们来晚点没事儿,你瞅瞅,那边都封门了!”顾山抱怨着,一伸手拽过一双新袜,在手里揉揉,顺手放在炉子上背背。

    顾岩如今多傻,向来看不出这些,他倒是很负责,叫人赶紧侍奉顾昭换上厚的。

    “你好好吃饭了没,反正是迟了,一会请罪的时候就说你身上不利落,有些水土不服,索性告假吧……”

    顾山赶紧收住老哥哥的馊主意:“哎!哎!大哥这话说的,我就说他如今懒散的不像样,你就惯着,没你这样惯的,你这是害他!我就纳闷呢,老七咋这样?却不想这懒骨头是你给他长的,昨日我还怪自己……”

    正闹腾着,那头出来个白面儿圆脸的太监,三十冒头的样儿,浑身抖露着一股子精明,这太监双手拢在袖子里颠出来。没错儿,就是颠儿,今年天气就这样,一大早的地上薄薄的一层雪,下的痛快的都是江那头。

    他不颠着也走不好,一路颠儿了来,这太监也不敢拿大,很是认真诚恳的施礼之后道:“给三位老大人见礼,这天儿冷的,又落了雪,如何不屋里去!”

    顾山迎过去从袖子里拿出预备好的包儿递过去道:“公公辛苦,这大冷天儿的,出个差儿不易,可是殿下有话吩咐?”

    顾岩跟顾昭对着看看,这样的手码,他俩没这习惯。倒是在京里见过,兄弟俩偶尔见了,还挤在一起讥讽来着,却不想今儿却在自己家人身上见到了,多新鲜啊。

    这公公那里敢收,拒绝的态度跟这是一包砒霜一般。看哪里你退我让的,还是顾昭在身后瞪了一眼,那太监才战战兢兢的拿了收在袖子里。

    顾岩顺着他眼神往后看,顾昭赶紧仰脸看天儿:“哎呦,这天气阴着,许是还要下,公公辛苦。”

    “不辛苦,不辛苦!不辛苦!”这公公收了包儿,态度极其好的道:“殿下那边末时初刻便起了,那头封了门,谁也进不去,才将孙(孙希)大大说,殿下留话儿说了,公爷们多少年没团聚了,不若再合家坐坐,团团美好才是正途,他就不打搅了,有正差。”说罢,这太监走了,也不敢颠儿了,奔命一般。

    待那边又关了门,顾山这才笑笑回头道:“几年前我跟李木斋去泗水殿□边等召,硬是给了这个数才得了好模样。”他比了五个手指:“哎呦,一把三条的金鱼儿,今儿倒是新鲜,燕王殿下规矩果然好……”

    一群下奴上前将他们的大袍子,玉带,靴子在廊下扒拉下去,换上家常的袍子,顾山絮絮叨叨的。

    “一条小金鱼在我们这头,好说也得百亩肥地,如今田亩忒不值钱了,有地没人种,这还是北疆,怪不得陛下急,咱们臣下的也急,哎呦,那里都缺人……说起来,咱们小时候……我记得……哥!那会一亩好田少说也得十七八贯吧?”

    顾岩拽拽大袖,想了半天摇摇头道:“记不得了,我哪里记得这个?就记得……给家里置办新坟那会,你嫂子有一套镶蝴蝶宝华的首饰,送过去那边不敢收,硬是不卖咱家地……”

    顾山顿时有些讪讪,他那会有些小意思,夫妻都小心眼儿,裴氏那会子私藏嫁妆,这都是夫妇俩的小私心。于是他道:“老庙那边也没什么好东西,头前面没好人,这一代儿更抓瞎!人什么都能坏,心眼儿不能坏……”

    顾岩多憨傻,那里就想到他肚子里的三道弯。

    倒是顾昭斜眼看出点儿眉目,低头笑笑,换了厚底儿的靴子,随着两个老哥哥的步伐往外走。

    这园子原本从边上能进,可惜有贵客,便封了门,只能从大门处往侯府正门绕。

    北疆这边被顾山经营的不错,最起码他家附近都是上好的精舍,街头街尾都是顶顶好的青砖琉璃瓦。

    一路闲说进得侯府,顾山没带兄弟俩去正屋,却绕着院墙与他们上了家里的暖轿,一溜儿人抬着走了好半天,绕到了后街,隐约着耳边忽然传来一阵童子朗朗的读书声,兄弟几个这才下了轿子,这出来的时候顾茂丙也跟着顾山的长子茂道跟着,有长辈,管你什么岁数,什么职位,那都得扶着轿子跟着跑。

    “这是咱家的家学,请的是写《景里三式》的童先唍,尓谷先生在这里头教,当年我去跑了七八趟人家才来陇山那边请的。”

    顾老二家向来注重这些,什么大儒,什么名士,什么妙手的。

    顾茂丙来至门前,却不进去了,只懒在大门口的桃树下一坐道:“我是不去了,好端端的看旁人家子孙昌盛,怪没意思的。”

    这人说话好没意思,搞得顾茂道也是好没意思,也是,他四叔家如今才几口子人,一家里四房头,七房头人丁单薄。也不知道老爷子起着什么心思,这不是戳人肺管子么!

    “也罢了,弟弟不去,哥哥就在这里陪着。”顾茂道笑笑,也不在意,只是他不坐在地上,他叫人抬了条凳来。

    顾昭向后看看,半天才笑笑与自己哥哥们往家学里走。

    顾山在前面介绍着:“……尓谷先生也就是时运不好,他家寒门出身,早年受的是耑家杂学,年十四那会子才正式入的律门,说起来,老七,他跟你家算是有亲的,你的辈分还比他大呢,他的业师算是你舅舅的徒孙儿,你姥姥家那边可是法家大儒,律门的先锋……”

    顾昭就笑了:“这个我却不知道的……一会进去提也别提,他家跟咱家有什么关系?”那是真不知道。

    顾岩顿时高兴了:“就是这样,跟咱家没关系,提也别提!”

    顾山满脸的遗憾!恨铁不成钢的看看他:“你呀,放着好路不走,成日子也不知道晃什么?你看看人家尓谷先生,人家早以前前朝那会子就挺出名的,说起来,是少时敏悟,敦行博学,幼以孝闻,上上等的人品。如今四海升平,还是读书贵重!真真是放着大道儿不走,非要上树不成?”

    “你跟我们说这个,我们俩粗人,听不懂啊!”顾岩就听不惯了,在前面不在意的打岔。

    顾昭顿时美了,走过去扶住他亲哥,后面那个炫耀分子,爱谁谁。还读书呢?多大了?

    顾山跺跺脚,半天才笑骂:“大的没个大的样子,小没小的恭敬,不像话,你就惯吧!不是我想着你……”

    顾岩扭脸瞪了他一眼,顾山一转头:“哎呦,这边怎么不收拾,看着地儿,一会学生可滑倒了!来人,赶紧扫扫……”

    不对呀?这俩人这两日成日堆在一起,前几日顾老大还看不上顾山呢?如今颇有些狼狈为奸的胎像!老大是个藏不住事儿的,顾昭斜眼看看他们:“两位阿兄这几日好不亲厚?”

    顾山忙道:“那是,一条血脉的上阵兄弟!”

    “对的,对的!“顾岩赶紧指指这几排精舍:“这屋子好啊,坐北朝南,是仿的景山书院吧?”

    呦,这就是见识了,顾山赶紧上前,带着他们继续参观。

    “正是仿着那边修的,你看是茅顶,上了七层蓑衣草,下面打了厚木板,比咱那边暖多了!”

    三五排精舍,半亩的小院,屋前屋后种植桃李,屋子的款式,皆是茅顶木质,地面高出一截,铺着双城厚木板,木质地板被擦的干干净净,门扇都是推拉式样。

    远看去,学生们都跪坐着学习,面前隔着长几,几上隔着小巧的笔墨纸砚,学生打扮俱都不着锦绣,没有高低贵贱,皆是朴素大方的青布棉袍。

    这规矩,也是景山的。

    顾昭有些不好意思,抱怨他二哥:“阿兄好没意思,若说是来见晚辈,我也好预备些见面的礼儿,这赤手空拳的,也不知道是谁家的谁。”

    “你管他谁家的谁,他家亲戚多,你二兄心思大了去,只恨不得有点亲,有些机敏便抓来养着……”

    顾山就见不得他们跌凉话:“我养我的!你们过你们的!你也好意思说?你看看咱家如今几个人?你们出去打听去!随便那个世家,亲戚五代几百人住在一起的,那都是小家子了!咱家如今剩几个人?老庙那边,老房头那边人倒是多呢?咱们又不爱与他们来往,你看看你自己,眉毛胡子白嚓嚓的,你一转身走了,茂德,茂昌他们身边有几个帮忙的?朝上打个群架,连个护头脸的都没!”

    顾岩不吭气了,他是世袭罔替的平国公,那里就需要打嘴仗?家里再过十代百代那也是国公,正统的护帝六星的嫡枝血脉,这样的荣耀,顾昭都没有,顾昭倒是郡公,可是也是嫡出的旁系,四代之后那也要看脸色活了,上面也不能再给多的位置了。他能管着下一代,下下一代,谁知道以后呢?就如跟老庙那边,头五代都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如今呢?也就比仇人好点!

    这里面的花花是他跟顾昭,顾茂丙鼓捣出来的,到了最后只丰盈他一家,顾家如今就是这样,封不下去了,今上是这样,再一代至多钱财上多多看护,位子也的的确确是没有了。

    顾山看这样子是想整个书香门楣,倒也没错的,读书明理总是没错儿的。

    心里有愧,顾岩只好指着院子大势夸奖,干巴巴的说些好听的。

    顾昭知道他怎么想,就站在那里笑,他管到这里也就尽了心,他又没有后代,也不想要后代,因此没这两人的宗族意识。

    他走了几步,脱了靴进了学屋的榻台,那榻台下面整整齐齐排了七八排的由大到小的棉鞋,都是黑色绒布的面儿,样式一般样儿,有新有旧,也有缝着补丁的,有邋遢的孩儿,鞋垫子上泛着黑光。

    瞄了一眼,顾昭就笑了。

    屋内,朗朗的读书声令人心情愉悦,侧身从窗边看去,这是个幼年班儿,都是四五岁的奶娃娃,由一位老先生带着正在背启蒙的书籍,一个个包着布帕的小脑袋摇头晃脑的看上去好不喜人。

    不合时宜的是,门廊那边坐着成堆的搂着斗篷,捧着暖炉,提着食盒的门下婆子小厮,那里就成了景山书院了?

    再不喜欢顾老二,顾昭到也稀罕看这些孩子,都是他家的么!可真能生,这一堆,一堆的,需要多少小蝌蚪的奋斗啊。

    那屋里的先生也看到了顾昭,却不动作,依旧在那里教着,想来这是这里的规矩,凭你是谁,也不能打搅到学生上课。

    顾岩与顾山上了榻台,踩着草垫也在门口看了一会子,不多时,那边过来一位老先生,悄悄施礼,招呼他们去了一边的茶社。

    进得茶社,这三人方大声说起话来。

    顾昭上下打量这先生,五六十岁的年纪,一脸的生活苦难,满胡子的辛酸故事,相貌倒是一般般,就一对儿招子亮亮的。

    这位便是尓谷先生了。

    对方是先生,他们便很是尊重的施礼,对方忙道不敢,双手抱拳,放在胸前还礼,却不低头。

    果然就是尓谷了。

    顾昭看他到底是名士,便有些清高,浑身抖落着一股子肚子里有高山峻岭的风范,别说,比那金山主却是会摆的。无论是走路,还是行走,俱都走的是高山流水的潇洒哥范儿,比金山主的猥琐死要钱硬要脸的风范看上去值钱不老少。

    “几位舍翁来的好巧,厨下做了好辅食,不若尝尝?”

    顾昭摸摸肚子道:“不管什么吧,早起就入了一碗补气的,一颗米都没落肚呢,多上一些来。”

    尓谷先生笑笑,冲门口侍奉的一位老仆点点头。那老仆转身去了,片刻,端了一个小炉子进屋,取了木炭引着给屋里添些暖和。

    这点哪里够,顾昭是个畏寒的,才一坐下,便觉着股下一股子凉意窜着脊梁骨走,他都多少年没跪坐了!他脾性多了份忍耐,也不动,倒是他哥哥受不得,很快,有人端来两炉炭火,一盆打着顾昭郡公府的徽记,一盆是顾山的,还有一盆被大门口的顾茂丙劫了去在院门口烤着。

    两盆大炭将屋子里暖的舒畅,顺着屋子里的门扇往外看去,却是一颗堆了半叶雪的桃树与半个小院子。一阵寒风吹过,残雪飞散,倒也是冬日的好景观。

    半响,有大学生带着中学生双手喷着小几案进屋,一位长者身前放了一个。

    顾昭闻着香味看去,却是四个碟子一碗热汤。

    食物俱都放在黑瓷器皿里,汤是热乎乎的米汤,四个碟子里分别是,一盘萝卜条,一盘菜叶,一盘腌蚕豆,都是凉拌腌制,剩下的一盘码着三张白面饼。

    顾昭见老哥哥端起米汤喝了一口开胃,他也端起来喝了一口,好不舒畅,便叹息了一下,拿起面饼撕开食,却看到热乎乎冒着热气的糖心。

    “这个好,都好些年没吃了。”顾昭夸奖了一句。

    “具是粗食,那里就好了?这些娃儿起的太早,咱家倒好,亲戚里道总有不如意的,就把辅食当了正餐,一来二去也就多了夯实的东西,那些小崽子个个能吃,虽是表里亲戚,那也是亲戚,管他是谁的呢,也都是咱家的不是,饿着那里读进去书?这不,跟你嫂子商议了一下,咱家学下一个月,就这样的辅食得有五十贯,这还是用着乡下庄子的出息……”

    听到这里尓谷先生便笑了:“舍翁这话就过了,朝暮两顿足量的辅食,他们家去还要吃,某看来神仙日子也就是这般了。某年幼那会,家母从春梭到冬去了赋,剩下的半点不敢着身都给交了束脩,一日有一顿饱的那是过丰年节了……”正说着,他忽想起什么,便对顾岩道。

    “老国公,学生有些事想托付则个。”

    顾岩笑道:“先生尽管说来。”

    尓谷先生有些忸怩,想来这人脾性刚烈,一肚子锦绣才混到侯府家学,那也是有原因的。

    “无事,先生尽管说。”

    如今顾家,除了皇家的事情,这大大的国度,做不到还真少,因此顾岩叫他尽管说。

    “如此,便……便说了,某少时家贫,又是寒门出身,因此学下也无几个挚友……”尓谷先生絮絮叨叨的,拾了陶壶取了水,放在小炉子上煮着。

    屋子里水蒸气缓缓的冒着,尓谷先生不紧不慢的声音传来。

    学律学的都是这样,脾性里多了些丁是丁卯是卯的风骨,便是说些动人的,由他们嘴巴里出来都是无风无浪的平铺直叙。

    “……由家到景山书院,五百里的官路,要走十天,三月一归家,离家时家母给做十五个蒸面粗饼带五十个钱外加一匹粗布,她算着我吃到学里就足够了,却不知道那时某正是长身骨,十五个蒸饼不足七八天便完了,无法,只能一路买着吃。”

    前朝那会子,布帛都能算钱,一匹粗布大约就是百十个钱的意思。

    “……到得学里,身上钱财去尽,只有一匹粗布交到学里算是粮钱,一日学里才管一顿,又吃不饱,万幸那时学里的学兄对某多方照顾,若无他们,某早就饿死了,就不饿死,怕是依旧只能是做田间舍郎,那里有这般好的命读书呢?

    少时六年书社,学海与学兄们同吃同住,却不想……前朝今朝,五十年两次战乱,一次丢了廖兄,一次丢了冯兄,老公爷人面广,识得天下间的贵人,便帮学生随意问问,寻寻我那两位兄长,学生今年都五十七了,这把老骨头丢在北疆也无甚,只想死前见见少时挚友,也好了却我这心愿,便是死也是无憾的。”

    顾岩顿时乐了,见尓谷先生又要施礼,赶忙扶起他道:“这有什么啊?先生万不敢多礼,您是传道授业的,我一粗人,这就过了,过了啊!赶紧起来,一会将名讳祖籍写来,我当是什么事儿呢,原来是这个!再小不过的事儿了,赶巧了,我那小子在知院管着一些琐碎,即是读书人,当年可经了官考?”

    尓谷先生忙道:“有的,有的,当日都评了等,我是二等,廖兄是三等,冯兄当年是一等,先生赐了号的。”

    顾岩拍拍腿道:“那就着了,定有底簿登录,转日我们京里家去,便与先生找找,举手就完事儿了,您看您,这大礼小礼的,可不敢这样!您是个有情谊的,我就看重这样的!”

    尓谷先生顿时失笑,有些惭愧的又道:“不敢期满老公爷,却也……却也不是,虽有些旧日友谊要说,却也有私心,当年……小女与冯兄幼子定了亲……如今……”他有些急迫:“如今小女都二十二了……”

    哎呦,这还真是大事儿,大家便有些同情,正劝着,屋外忽然传来悉悉索索抠门纸的声音,抬脸看去,却是一个小童,身子半掩半露,支着个大脑袋,这娃儿四五岁的年纪,周身带着一股子奶风,大眼珠子咕噜噜的,嘟着嘴儿,想是站在那里许久,无人搭理他,便有些着急,长者不唤他,他只能抠着纸门弄些响动。

    “哎呦!哎呦!”顾山顿时笑了,从身体里往外迸发出一股神圣的慈爱,平时的市侩也没了,名利都化作浮云,身外物俱都退散,也不装了,也不端着了,整个的人都变得无比幼稚。

    他站起来,跑着到门口一弯腰就把小娃娃抱起来,左右亲了几下狠的道:“哎呦!我的破瓦罐,你咋这么丑呢,这么傻呢,哎呦,哎呦!可算轮到我了,你祖母不在呢,轮到我了呢……哎呦,瘦了……”

    絮叨间,他将小娃抱进屋,也不跪坐,盘着腿儿将他裹在怀窝,举着他的两只手道:“给先生见礼,给大太爷爷见礼,给七太爷爷见礼!”

    小娃儿挣扎了几下,站起来,举着一对儿肥爪子,行着相当端正的礼仪,滚成一团的先拜了先生,又拜了大太爷爷,七太爷爷。这孩子长得漂亮精致,肌肤雪白,一身的精明伶俐。

    顾岩看着稀罕便问:“你是谁家的丑孩子啊?”

    小家伙一愣,他年纪小,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家的,便回头去看自己太爷爷。

    顾山抱过他道:“你们没见过他,前几日他肚子不舒坦,在家避人呢,这是茂道家里的孙儿,长的太丑,又笨,很是……不机灵……不敢有大名儿,叫个瓦罐儿。”

    如今有讲究,不敢说太好,越好的金孙越不能夸赞,只能反着说,就如当年顾昭家里喊了他九年的盆子,要么盆哥儿。

    这个顾昭却是习惯了的。

    人的心都是偏的,就如当年老爷子偏心顾昭一般,顾山就稀罕自己家这个破瓦罐,稀罕的不得了,因此这孩子一来,他就开始夸耀。

    “凭你们俩在家里多如意,你们可见过这般歪的孩子,你看这旋儿,你们可见过这样的好耳垂儿?五个……”

    他打开帕子给他们看看旋儿,又拿粗手给孩子拢住头发,这活计想是常干,很是熟练的样子。

    一边整理,他一边对顾昭唠叨:“老七啊,不是二哥说你,人这一辈子,谁惦记你?上三界下三界不提了,嘿!咱们图什么,不就是图这块好肉!凭你郡公府金山银海,你家可有这个?”

    他举起自己家瓦罐,一探脑袋在小家伙屁股下闻闻道:“真香啊!”

    瓦挂咯咯的笑了起来,捂住小屁股躲。

    顾山什么都看不到了,就只能看到自己家这团肉,他上下闻闻,一探手摸摸他后背,翻开看看衣服厚薄。

    “你娘真狠,你才多大,明日不要来了,这天儿冷的。”

    瓦罐依旧咯咯笑:“要来!定要来,家里没小孩儿了,都来了的,这里都是小孩儿!”

    “你也好意思说小孩儿,你这小……傻孩子!”

    顾昭轻笑:“我才多大,且没玩够呢,再者……我可受不得这个!”

    顾岩一撇嘴儿:“嘿!那是你没有,有你就知道好处了,那不是一般儿的好……”

    顾山点点头,一伸手将瓦罐脚上的白布袜子都脱了,也不管孩子今年多大了,只管在孩子脚上亲了好几口,每个脚趾头都咬了一下。咬完了,一抬头问顾昭:“这可是好东西,你要咬么?”

    顾昭哭笑不得,一翻白眼:“你也不嫌磕碜!”

    作者有话要说:明儿还有呢,我自己看不出错儿,大家找找,明儿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