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9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燕王赵元秀到了,顾山按照臣礼拜见,又带了家里拿得出去的晚辈去悄悄磕了头,赵元秀也客气的给了赏赐。

    他行的都是光明正大的礼仪,倒也没有分外巴结,他有他的头脑,盖因燕王不是嫡出长子,骨子里,顾山倒是很喜欢泗水王,无论是人品还是做派,在顾山看来确是百般中意的。

    上京里他也有几个友人,常说泗水王那人有天子之风,气度高华,脾性儒雅端方,可顾家如今早就功名千里,云台高筑,他也就是听听,有个印象。

    不过,想是这般想,顾家如今无需想那从龙的富贵,皆因谁上台都一样,顾二老爷有护帝六星后裔的觉悟。因此,他跟三位皇子都保持距离,从未做过太多的事情。

    燕王来了,他家里的裴氏到有些惊慌,忙叫家里约束了上下,素日的地头蛇排场也不敢有了,家里的聚会也不敢铺排了,只令亲友亲眷都安稳安分的呆着,每日一大早,顾岩带着几位重要的便到燕王这边随时等着侍奉。

    燕王那边再三说,他们有差,不用大张旗鼓,这边这才压下家里的躁动,命他们小心行事不敢露了燕王的踪迹。

    顾岩虽然老糊涂了,却也是偶尔,他见燕王到了,便命人早早收拾行李,想着离了老二家,兄弟见了没几日虽不想分别,可一尊大佛呆在顾山的昆义关,他到无所谓,只是老二富贵惯了,闲散多了,一下底下收拢不住,难免招祸,留了印象被殿上知道又是事儿。

    这晚,老哥俩坐在屋内,叙叙前情,想下平洲旧宅的事情,一会开心的大笑,一会又想起离去的兄弟而落泪,说着说着,顾岩说起老庙顾茂敏他家的那些事儿,顾山便难免有些看不上。

    顾山咬着下嘴唇冷笑:“他家是他家,咱家是咱家,你当当初呢,老哥可记得咱那会,他家老太太开堂会,那么大的铁锅杀了十几只肥羊,咱爷爷那会多要脸,不敢带多了,就带了你跟我去,吃饭那会,他家下厨给你添菜,一勺子下的狠了多了几块肉,他家管事儿的还要拿勺子挖回去……”

    顾岩失笑:“都多会的事儿了,我就说你是个小心眼,你还不认,我都忘记了,你还记得呢。”

    顾山也笑了:“可不记得!一辈子往都不忘不得,咱爷那会摔了碗,拉着咱们就走了,他家老太太还骂咱爷爷,狗肉丸子!人都这样,好的都能忘了,一点不如意能带到死,咱爷那会……也是逼的没办法了,以前我就想,亏了咱爷爷一咬牙反了,不然能有咱家今日?却不成想是冥冥天定的事儿,你说有意思么?”

    门帘轻响,下奴提着一个铁盒进来将炭盆的灰扒了几下,换了新炭。

    屋外冷风呼呼的吹着树丫咯吱,咯吱响。

    顾山站起来,提着太金壶在炭盆上温着酒:“我看小七这脸色倒是好多了,也不怪他二嫂子,他侄儿今年多大了,他多大了?长辈没个长辈样子,他自己孤着,也不做个好样子,你看允净……就不看允净,看茂昌今年孩子都多大了……”

    顾岩翻翻身,也是一脸愁容:“我能管了他俩?你当爹在呢!都分家分府,个人顾个人了,我自己家都管不好,胳膊伸那么长没用,他还得听呢,明儿逼的紧了,门都不上了,你拿他怎么办?小七还好说,顾茂丙那崽子,一不小心撒丫子跑关外,抓都抓不到,三五年都不见回来。”

    顾山将酒壶换换方向继续温着,一边笑道:“岂不闻,长兄为父,老七看不上我……”

    “你想多了。”顾山插话。

    “那里是想多了,你看他看得上谁?当年你接他去了,我们这些做哥哥的的确亏欠他,可这些年,但凡身边有些好的,那个不是先想着他,可您看看,有数的,一年三封信,前年的,去年的,内容都是一样的,就是换换日子,他若想着我们,也不会这样……”

    顾岩一摆手:“老二这话过了,老七就这样!可南边的玩意儿,有我的也不少你的,能有多少话?翻来覆去的不就那些,你当他拖家带口呢,总有个写的,他自己吃喝拉撒不就那样……”说到这里,顾岩坐起来看看外面,方低声道:“……我能不急么,那么大的家业,连个承继人都没有,谁问跟谁急,逼的紧了,一俩月不露面……我都这么大了,能有几天日子?我倒是跟你嫂子唠叨过几句,明日他真不得祭祀香火,就给他寻个过继的……”

    顾山顿时急了:“大哥这话说得不对!弟弟逾越一句,过继的能有自己的骨血亲?谁家的就是谁家的,谁生的就是谁生的,骨头的事儿,当然是自己的骨头出的贴心!他又不是不行,就是孤拐!你倒是好心,明日你我老了,谁能做得了他的主?旁人的孩子,那就是旁人的!他是嫡,我是庶,不是我说,明日你管不得了,谁能管了他?我可跟他隔着一层呢!”

    “哪能如何?”顾岩双手一推,羊毛毡子都给推到地上:“你当我少说了?我说他,也说顾茂丙那个崽子,他都三十多了……”

    顾山从地上取了毡子给他哥哥盖在膝盖上,又提了酒壶帮他倒上,坐在那里想了半天,眼见着天色越来越晚,他才低声道:“何至于此,如今我却有个两全其美的主意……”

    顾岩端起酒杯看看他……

    三更,元秀跟顾昭坐在灯下看帐,账目是历年绝户郡的调拨米粮,布匹,耕牛,人员损耗,这些年绝户郡还在缓慢的迁,人员不满,土地无人耕种,耕种出来的都用于内耗,朝廷并不收税,非但不收一直是贴补。

    如今这里还是浮帐,迁丁司那边四屋子账目呢。

    早先顾昭管起迁丁司起,便用了以前的见识与办法,国家统一供给米粮布匹,绝户郡经济独立,自管自销,每个壮丁每年吃多少,穿多少都是凭票换的,这里用的钱粮损耗有一多半是顾昭内库出的。

    屋子里,算盘珠子劈啪作响,十几个赵元秀带来的内房账房先生在打算盘珠子。熬了半宿,账目看到实在不入眼了,周身困乏了,顾昭这才活动下脖子,看看那边依旧低头的元秀道:“叫下厨随意煮点垫吧垫吧,睡吧!”

    元秀点点头,看看下面道:“封帐,明日辰时二刻再来!”

    那底下松了一口气,拿了铁尺压了账目,停了算盘子,将砚台盖了盖子防干,素手都倒退了出去。

    父子俩起来披了衣裳在院子里走动了一会,觉着关节活络了,见下面提了食盒去了厢房,又听老爷子打发人来问安,顾昭应付了一下与元秀到了厢房吃去。

    此时,厢房挑了十几盏灯笼,将屋内照耀如白昼一般,元秀进去摆摆手道:“那里用的了这么些!取六盏下去,往郡公爷屋里送两盏,把我的安神香给郡公爷烧一塔……”

    顾昭拒绝:“我不爱那香气,赶紧趁热吃吧。”

    他俩不是个奢靡的,因此下厨只做了入口的汤食与两样小菜,温了馒头,二人费了精神,因此吃了补气汤,吃罢,新仔带了人端了两个膝盖高的木盆进屋。

    这盆子是按照顾昭的设计做的,盆深,上面有盖子,露着两个腿粗的眼,将配好的药材包放进去,那滚水浇开,调试好水温,顾昭与元秀这才下足,盖了盖子。

    两个小奴拿着布锤进屋,元秀笑了:“我才多大,不用这些,你们下去吧。”

    新仔带着人下去,屋内就剩他们爷俩。

    顾昭泡了一会,这才舒服的叹息了一声:“嗯……我大哥后日走,我就不去了。”

    元秀愣了一下,顿时一脸喜色:“真的?”

    顾昭点头:“嗯,本就是可去可不去,这是你爹疼我,看我哥哥老了,怕他以后与兄弟们见不到了。我才多大,也有机会呢,我跟你去青州吧,毕竟……李永吉他们是我的人,我也真想看看他们是怎么办的差……”

    正说着,院门外咣当一声,问是谁?门口有太监用尖细的声音回话:“回郡公爷,是那边的孩儿们不懂规矩,踩了警板子,说是……问您歇下了没。”

    顾昭低头失笑,半天抬头道:“这个点儿还不歇?去熄了灯,插了门,就说歇了……”

    那边应了一声,很快的,这边廊下齐排的大灯都挑了去,只留下巡路用的皮灯朦胧着亮着。

    “你看见没?我也是有人管的,别看你家宗室人不少,我家这劳心劳力的一大堆儿,明儿你爹讨厌人了,我站起来就走,天南地北的,想去哪里都有人收留心疼。”

    元秀低头失笑,自己打开盖子,岔开腿晾干:“儿才不管你们的事儿,也是儿时运不好,次次受你们的夹板气……”

    顾昭不说话,只是在那边笑,他看着元秀这张脸,小半天才道:“你说,你爹人模人样的,你长得却不如他。”

    元秀翻翻白眼:“听孙总管那会说,我长得多像我母亲。”

    “那就对了,长你爹那样,半点好处都没!”

    “来的时候,仿若听到定婴那边说,要往宫里送人呢……”

    说到这里,元秀停话小心翼翼的看下顾昭,其实,他心里却真的将小爹当成母亲的,这一生,对他最好的,肯搂着他睡的,为他劳心劳力的,就是小爹爹了。他也是不希望自己兄弟姐妹多了的,如今他大了,也的确有了自己的心眼儿。

    顾昭知道元秀想什么,也不去顺着他话,只岔开道:“你说这人心是怎么长的,当年李元吉他们看上去都是个好的,可如今你看看,一出去就海阔天空的,这遨游的都收不住边际,若是明儿庄成秀那些人知道了,又是个事儿,怕是告我的又能叠三尺高的折子。”

    抻抻懒腰,赵元秀站起来在屋里溜达了两圈:“他们不是就干这个的么,君明臣良,都俞成治,比齐远景他们强多了,那些个畜类窥视人主意向,随意变乱是非……小爹爹……”

    顾昭抬头看他:“嗯?”

    赵元秀鼓鼓腮帮子道:“您说,护帝六星到底是什么?”

    顾昭呆愣了一下,小半天笑道:“你当他是个什么,就是个什么,你不当他什么,他就什么都不是,一个说套而已。如今你家才三代,怕是离它不得,以后……便说不清了……这话不该问我,该问金山主那老东西,我又没有学过帝王学。”

    赵元秀的脸上顿时讪讪的。

    顾昭也不管他怎么想,只是笑着说:“忠臣奸臣这东西不是我这样的脑袋该去分的,就如这迁丁,打天授那会就迁,我那会子还笑旁人呢,说丁不是这么迁的,可如今你看,我前好了么,一样没有,我就是个小吏料子,理想是好的,可摊摊一大,照样如今还不是个祸害民生大害带头种子!”

    “小爹爹这么说,便过了,天下间,再没您这样的。”

    顾昭笑笑,这一晚,其实他心情并不好,有些事情对他来说,的的确确是个极大的打击。

    赵元秀带来半车情报,一本本读了,却原来,阿润什么都知道,却容着他折腾,若是旁人,死百次都够了。

    不去说顾昭这边一整夜辗转反复,却说,顾山与顾岩兄弟俩这一晚商议了半夜,丑时初刻,裴氏带着几个女娘进屋,一个个的带着与顾岩看。

    顾岩很是认真的看了人家的五官,个子,出身,问了几个问题,还详细的询问了这几个女娘家里的生育情况,裴氏说,都是生儿子的种子,他便很高兴,如此兄弟二人叽叽咕咕的商议到寅时初刻,这才疲惫不堪的去睡了。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还想请假,但是他们说,再请我就死定了。头疼!

    对不住大家了,实在是身体完蛋到顶点了,腰上所有的腰肌全部废了,每两天都去做冲击波,眼睛也提前花了,甲减减的人都成了傻子,一把把的吃药,家里一进门一股子麝香味道……

    得了,不敢抱怨,只能跟读者们道歉鞠躬,再一句,不敢日更,每个月至多十几万呢,多了一准儿出事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