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六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顾昭在坤义关他二哥顾山家一住多日,平日他大兄与二哥社会活动颇为丰富,因知他不耐应酬便也不去烦他,只纵着他玩乐,有什么好的自然也少不了给他找来逗他开心。

    因此,顾昭每日无事便常往嫂子裴氏那处跑,因此一来二去与家中女眷混个溜透面熟。小辈儿女眷孝敬的缎面鞋都得了十多对儿。

    顾家如今人丁丰富,光顾山这里便是一众小社会,除了自家人不算,光裴氏家来靠的族亲便不少。前街后巷来来去去的,数得上号的姑表都能有三五十户来靠,这些人伸着指头算都能跟这府上的主子算出不出三系的族亲,都很近。看这人口眼见得也是几辈的兴旺。

    坤义关这里,顾山顾侯爷是土皇帝。因此他这大宅周围三条街,住着的都算顾家的亲戚。顾昭闲暇也四处转悠。见他家亲戚来去门里门外皆是昂首挺胸,贵气十足,心里便隐隐不喜。

    前几日,许多人见顾昭不爱出门只爱在内院乱混,因此便也有了些心思。顾山家里人多,自不缺那目空宇宙,自负非凡的人才,也想托了关系走了亲戚来撞个前程。因混不进内院,便托了人常来徘徊想先整个脸熟。如此,顾昭的日子便也不寂寞,常有人送来一些文章画卷来显示才干。

    旁人不知,顾昭身边的人却是暗笑的,他家七老爷从来都是驴粪蛋表面光,随你的文章写得多么精气团结,笔意浑融,顾老七他看不太懂。

    话是这么说,这些玩意看不懂归看不懂,顾七爷却都欣然收下来了。按照他的想法,谁知道这里面以后能不能出一位死后增值的呢?那蚊子再小那也是肉不是。

    顾昭态度好,便慢慢惯出一些脾气。这日,一大早的裴氏打发了长子茂道来接顾昭,说那边有热闹看。顾昭高兴,便带着茂丙一起去到那厢,这才一进院子便听到一阵压抑不住的娇笑,闻其声,具是中年街道大妈的声势。

    顾茂丙一听这笑声便停了脚,屁股后面冒着烟的溜了,这群老娘们聚在一起,不是说人闲话,便是与人做媒,进去便是入了坑,想爬起来,呸,想都别想。他有一个得瑟妈就吃够苦头了,这里可是有一群呢。

    顾昭看看顾茂道,这家伙也是一脸讪笑,只微微作揖道:“小叔叔,都是家里的老亲,也不是旁人,闲话您就听着,别的一概不应就是。”

    顾昭想了下,也没像太多的就点点头,微微笑了下便径直进了门首。

    他二哥这园子,名曰绿园,种了许多稀罕的古木,此刻虽天气不作美,节气不到,可是,园中依旧有好景色,随着园门进到里处,上了曲曲弯弯间,一路走来,便是满园j□j盖不住甜香美景。那外面瞧不到里面,可是,长亭弯曲两边挂着竹帘缝隙却一览无遗,由竹帘向外看去,总有各色的小女娘,打扮的或娇憨,或娴静,或舒雅,或柔美,一个个的坐在那里有提笔的,有刺绣的,也有三五聚在一起赋诗之余说些闺中韵事的。正是开花吐露的好年纪,一个个的傅粉施朱,尽现娇媚艳丽之态。

    看到这里,再不明白那就是二傻子了,顾昭摸摸下巴,二嫂子这是将自己当成福利准备发出去了吗?

    转眼,耳边又是一阵大妈笑,顾昭来至最中间的小高台,掀了帘子笑着说着便进去了。

    “嫂子,您今日行的是什么风头,迎面撒着着这么大的香风,这是引得那路的凤凰?”

    那边裴氏笑道:“可不就是为了引你这只平日四处乱蹦,拢不住的雪衣雀子!刮得好大的香风”这话说完,屋里一阵大笑。

    顾昭笑笑,微微咳嗽一下,这一声,热闹的屋内便齐齐的住了嘴,都往这边端详。只一看,这屋里的几个妇人都暗道,果然却是传说中的那般,风神秀雅,金玉一般的人物。

    裴氏从软榻上坐起来,笑嘻嘻一见面就往顾昭手里塞了个手炉,接着携着他另外一只手来至软榻,亲手拿了个垫子叫他坐下,坐好后,又忙叫人取了毯子盖在他腿上。又叫人沏了新茶到刻了雅致篆字儿的玉斗里亲手端了来看着他喝了一口。顾昭饮罢,裴氏又端了果子来挑了合适好入口的递到他手里,看样子还是当他小孩子哄呢。

    顾昭接了果子,也不吃,就放在手里看花样。

    裴氏爱惜了一通,细声贴心的问道;“才将进门听你咳嗽,依旧有些痰不利落,可是内火没清。”

    顾昭不好意思聊自己吐沫的问题,便摇摇手道:“可饶了我,只是一般的不服水土,歇几日必好的,那清火的药里不是黄连,便是黄芩,苦的狠,只多喝几杯白水就好。”

    说罢,顾昭坦荡荡的懒散的靠了下,却也不应付那一个。他身上有品级,见到他哥都除了家礼应一下,平时都不跟那个低头。再者,这坤义关上下能让他点点头的人也真真就屈指可数。虽说这屋里的女眷都有个诰命,却在他面前也算不得什么。顾七爷他除了官身,人家还辈分大呢。

    屋中女眷一起福了礼,顾昭虚扶了一下,抬脸看自己二嫂子。

    裴氏笑笑,指派着人去了玉斗,换了画着飞鹤的杯儿沏了白水,看顾昭放下点心,端了茶盏清了口,这才一罗圈的介绍下来。

    一时间,屋内只有裴氏介绍的声音,伴着茶盏搁在盘子里的脆响。场面尴尬,裴氏心里颇为别扭。

    介绍完,裴氏又笑着岔话儿:“可不叫你们白走这一遭吧?都可见了世面吧!凭你们平时跟我吹那家小子怎么的有才,那家小子如何的俊美,看傻了吧!这才是我顾家的小君(家中小郎君),你们可见过这般的人品气派?”屋内的人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如何搭话,有机灵的此刻也是讪讪着夸赞,自是满口好话。裴氏假装得意了片刻,便摆手道:“都坐吧,那么多礼作甚?俱都不是外人,都是翻不出五指的连骨头亲,你们呀,只当见到家中长辈,今日也开开眼,咱……家小七爷可不比寻常。瞧瞧,从上京到咱这乡下,可有人物能比的,随你们说出一位来。今日出去了,但凡夸赞才子的,就啐过去,他们那是没见过好的!”

    屋里一阵笑,气氛松散下来,屋内妇人又自是赞不绝口不提。顾昭只暗笑,这坤义关果真是武将扎堆的地方,随便那个糙汉都能进来看内眷混着。自己二嫂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招了一群来炫耀他,往常在家中大嫂子可不敢这般。

    前几日心里还觉着二嫂子是个知礼的,呸!那是不习惯呢,那是没见到缝呢!

    这才几日,顾昭算是看明天白了,人的胆子是随着权利暴涨的,裴氏在坤义关这一亩三分地里,除了上京皇后娘娘大,这里,那就是她的天下,她的规矩。她这侯府掌家妇人,可不是站了猴山了。

    裴氏见顾昭一脸怪笑,心里不得劲,于是伸手拍了他一下他的胳膊嗔道:“阿弟可不敢乱想,你虽小却也是长辈,只经历的不多,难免不懂。过日子这事儿老爷们那有我们知道的多,你瞧这家里家外,你按着脑袋数,凭他谁,也就是嫂子我爱管个闲事儿!谁不爱清闲日子,你出去问问,谁不知道我最是个不爱揽事儿的。

    可前儿听你阿兄说,去岁大嫂子身上也是不利落,精神也不好。他说这话倒是闲聊呢,可我们这些做弟弟,弟妹的心里难免要难受了。你瞧,那边如今都是茂德家的在管着。大嫂子这辈子可有一点错漏,她是年岁到了自然有顾不到的,不用多说,返回去五年,这事儿轮不到我,我算那颗大头蒜,你说是吧?”

    顾昭干巴巴的回了一声“啊!”

    裴氏又继续:“返回来说,你说茂德媳妇那边,倒是个圆满能够的,可她不该是平辈了,茂丙那个猴筋儿犯了,谁敢去扥扥,是这个理儿吧?那边又是个平辈儿,这边老人不得力,那说来说去,还不是苦了我!哎,我也是命不好,谁不爱轻省日子!只恨这儿女孽根不知道何时能尽!我家里是闲事儿没有,可架不住咱家家大业大是吧,那……总有顾不及的……”说完,裴氏拿帕子抹抹眼泪。

    顾昭不好装了,只能笑着哄到:“瞧这份罪受的,您老受累,人道长嫂如母,嫂子虽不长,却最是良善。平日我也听二兄唠叨,您就是个操心命儿,赶明儿他们大了,不等您费劲了,我怕您还坐不住呢!这也就是您……”说到这里,顾昭斜斜的瞧着她调侃:“若是我,我才懒得揽那些乱七八糟呢,我呀,我就喜欢听听戏,扯扯闲篇儿,闯闯祸,给大兄裹裹乱,每日轻轻松松,可不得意了……”

    裴氏听得牙酸,伸手拿手指点他脑袋道:“你呀……真……是个不识好人心,我操心费力的为你们着想,你我是管不上的,那边有你哥哥呢。他们不急,我急什么?你以为我说你?今儿说的是茂丙那孩崽子,你算算都多大了,他老子去的早,家里……哎,呸!瞧我,乱想什么呢,我是说,你哥,你哥前几日跟我叨咕,这老四去了多年了,他自己的终身大事,总要有人操个心,你说是吧?”

    话说道这里,顺手又捞住身边一位四旬上下的圆脸妇人介绍到:“这是我娘家那头的侄儿媳妇,素日最是孝顺不过……”

    顾昭脑袋似点非点,心里烦躁,脸上撑着笑应付着,絮絮叨叨间,顾昭大致倒是听明白了,这妇人本姓吕,是裴氏娘家的侄儿媳妇,吕氏生有一儿一女,据说是,长子芝兰玉树,女儿娇娇自然那是貌美如花,菲菲玉照,秀外慧中的好娇花儿。这么好的福利,裴氏一般不告诉别人,因此便宜了顾昭以及顾茂丙。

    顾昭听了只是嘿嘿直笑,并不应允什么,倒是那吕氏很是积极,嘴上说着您是长辈,也不用避讳,一伸手将亭子边上的帘子掀起一个角,指着园里的一个翠衣娘满是骄傲的介绍:“那是小女,唤个金英。”

    顾昭端详了一下,到真是一个美貌娇娘,不谦虚的说,放到现代,那也是女神级的。也怨不得人家有信心。

    顾昭看着,屋内的人都在仔细的打量他的神色,他随意的一呼一吸,屋里的人都跟着上下倒切气儿。

    看罢美人,顾昭似赞叹,似蹉叹的笑道“嫂子,你还不知道我,我就是个混吃等死的,那里有这眼光,不若晚上跟大兄商议一下再做打算。再者,茂丙如今却不适合在坤义关寻下家吧?”

    裴氏只得笑笑,心里是僵住了,虽脸上却没带出来,这屋里的可都是她的关系户,顾昭如今这般不给面子,八辈子的老面皮难免撑不住了。

    裴氏心下不舒畅。却也撑得住,一时间又说起了其他话唠。正说着,外面有两个娇俏的丫鬟,捧着两盘诗囊进了屋子。

    如今这般做红媒的,也不能提及小姐名讳,因此家中相看,都是叫小姐们聚成一堆儿,做好了诗歌,绣画儿,都放在香囊里捧上来请长辈看看教养。

    自然,这香囊端上来,是请顾昭先看的。

    顾昭随意打量了两眼,见这些诗囊做的倒是精巧,有绣着梅花的,牡丹的,玉兰的……随意他拿起一个打开,那里面是绢帕子,帕子上写了一首园景,诗曰:

    细门小柳绿树东,通幽红桥漫想通。

    峨山远远嗔云烟,春花影下侍尔开。

    呃……这个么,顾七爷他不知道好不好,于是只能赞了一声不错,言罢,屋内角落的一位妇人面露喜色的插言:“那是小女瑞香写的,那袋儿上绣着海棠呢……”

    顾昭手里顿时觉着滚烫,顺手将诗囊放下,却是再也不肯看了。

    一场聚会,裴氏打足了精神热闹,顾昭倒也是了解了一下这附近的风俗,听了一些趣话,眼见着晌午,于是起身告辞,心道,这样的相亲会,爷以后却是再也不来了。想是这般想的,却没想到,这晚,一顶小轿抬着一个娇娘便送进了顾茂丙的院子。送这女娘的是二哥顾山家的老二,叫茂渡的,旁的话也没说,就跟顾茂丙说:“七叔说了,这女娘做的诗好,是个有才的。我看倒也不错,只可惜她家门第小,只能抬来做个良妾,阿弟随意放着就是。”

    顾茂丙听了难免气急败坏的找到顾昭抱怨,顾昭开始纳闷,听完顿时窘然,二哥家,这吃相有些难看了吧?

    他这里正为难着,不想他大哥听了也跑了来,一进门便道:“老二媳妇怎么想的,什么菜梆子都敢往家里丢,他欺负茂丙没爹呢?”一句话说完,顾茂丙的眼圈顿时红了。

    顾昭诧异了半天后干巴巴的来了句:“不然……抬回去?”

    “抬回去?”顾茂丙抬眼委屈道:“多少人看到了!那头进门还挂了一串鞭,生怕听不到。九哥(顾茂渡家中行九,自己家里行二)放下人就飞奔,屁股后夹了痔疮一样难受,出门还绊了一下,跪在地上起来,土都不顾拍的就跑了,现在放回去,明儿这女孩儿就得横着从她家抬出去……”

    茂丙这小子虽娘些,可是心里倒是最善不过。

    三人面面,半响不言,许久之后,顾岩叹息了一下微微摇头道:“即来了,就随意放着,赶明儿回去,随你怎么安排。”

    顾茂丙心里戚戚然,想了半天,正要说什么,却不想院里传来一阵哭声,顾昭问是谁?不久新仔跑了进来,脸色涨的通红,他也气,在上京谁敢给家里下这样的绊子。

    新仔跑进来,带着一些愤愤道:“爷,是那边的二奶奶,二爷,带着一个妇人来请罪了。”

    顾昭一口气顿时闷住了,憋了半天,这是什么意思?折腾了一天还不够吗?一怒之下,他取了桌上的茶盏也没说话,只是直接丢了出去,随着一声脆响,外面静了下来。

    又是一会子,顾岩站起来拢下袖子,自一边取了,此刻他倒是想起卢氏的好来,这一辈子,后院很少有这样的事儿粘缠自己,却也不知道这老二是如何管家的。走到门口时,他对下面的吩咐道:“告知他们,明儿收拢下,后儿起身吧,总归身上是有旨意的,不敢再耽误了。”一时间,兄弟亲情什么的,竟是心灰意冷,再也不巴望了。

    顾昭见老哥哥说了话,细想想,却也一刀咔嚓去了一些情绪,只他做人是那里得了的气,当下必然报回去,只今日这哑巴亏实在难受,这院里的女子,退回去是个死,留下来却也是凄凉惨淡一生。若茂丙若是个好的,抬回来便回来,一辈子冷清,却也是人间四季该有的也许有点,旁人不知道,他早就看出来了,茂丙心里却是想找个依靠的,他那里是个疼人的,他就恨不得找个人将自己拢在怀里,捂着暖着,清闲闲的霸道一辈子。随便什么样子的女子,跟着他,那都是个守活寡的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