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五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话说,京里那番风起云涌,似乎消息并未传至顾昭耳内,这两日,顾昭等人乘船沿江而上,许是天气缘故,风浪颇大,老爷子便起不来了。

    动过兵刃,难免早年受了些磨难,有些隐疾经风浪一拍,船只颠簸几下,顾岩的老腰便再也受不住了。好在这段路程并不长,在顾昭看来更是龟速一般,两天两夜的折磨下来,好歹是下了船,顾老爷子是被背下去的,这下子,可把早就侯在岸边等候近一月的顾茂道吓得不轻。

    因顾山是守关大将,无旨不得离岗,就连作为家属的顾茂道便爷只能带着北疆坤义关辖下官员在这边候旨。

    顾茂道,顾山嫡生长子,今年四十有余,目前他身上背着一个闲事儿装门面儿,有个一日都没当过值的朝议郎,算是个六品上。不光他,顾茂道的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弟,顾茂渡跟顾茂桥身上都只是个六七品上下的闲职,他们的老子顾山,那从来都是个小心翼翼的人。

    顾岩身体不适,因此下船的跟接人的都是匆匆忙忙,提前备好的排场竟一场都没用上,那是话都顾不得寒暄半句,此刻天色已晚,顾昭不放心老哥哥,因此便一路跟随,一直跟到官家驿站,安排老哥擦身,按摩,服药,吃了小半碗干的睡下后,这才命人将顾茂道叫至自己屋内问话。

    今日顾茂道穿着一身绿色的官袍,腰扎银带,头上带着的管帽有些歪,因前些日子这边也下了冷雨,多日积水,这边的渡口便泥泞不已,因此他的官袍下摆跟靴子上满是狼狈,早就失了体统。

    顾昭正眼打量他,这人倒是越长越像他老子,长脸,细眉,大嘴嘴唇儿,言谈举止那更是处处模仿,只可惜的是,他这人身上没那股子战场上下来的霸气,便多少有些不论不类的看上去别扭。

    顾茂道进了屋子,正要给小叔叔行礼,自打在家里祠堂一别,这都多少年了!他心里其实很想亲厚亲近,可是,也不知道怎么了,他看着小叔叔,竟莫名的觉着有些畏惧。只觉着,多年不见,小叔叔越发的有官气,官威了。

    如今顾昭穿着一件小羊羔皮的坎肩正坐在炕上洗脚,他□穿着月白色夹裤,刚才给老哥哥洗脚的时候他的袍子也脱了,官帽也摘了,体统这种东西,那更是从来都不放在眼里的废物东西。

    见顾茂道进屋,顾昭也只是笑笑,他双手半撑着身子,浑身都懒洋洋的那么靠着,铜盆里的水被他的那双细白细白的脚丫子稀里哗啦的搅合着,这个季节,顾昭的脚丫子一边儿大,那真是奇迹。

    见顾茂道不说话,顾昭便先开口,声音里带着一分得意道:“我还是服有水的地儿,甭管多冷的天,有水了,我就没事儿!”顾昭说完,将脚从盆子里都举出来给侄儿参观了一下,又放回去。

    见自己侄儿跟自己施礼,便赶紧阻止很是亲厚的笑着说:“快别着,可别跟我玩这套虚的,跟自己亲叔叔还这样,又没外人,来人,赶紧把他这套给脱了,去茂丙那边找套干净的给他换上,细仔,去给你家四爷打盆热水,也烫烫脚松散下。”

    说完,想起什么,顾昭又问了句:“你吃了吗?”

    顾茂道回道:“摸黑那会子,吃了些,这会子还不饿,才将我见小叔叔吃的也不多。”

    顾昭笑笑:“你先别管我,你顾你自己吧。”

    这会子体统倒也顾不得了,顾茂道觉着自己两个脚丫子都快冻的没了知觉,见小叔叔这么说,他赶紧道:“不用不用,劳烦小叔叔费心,侄儿自带着衣裳呢,只今日也跟着几位地方长官,多少有些不便宜。”

    那下面候着的自然赶紧上去,想将顾茂道的外袍,管帽,还有早就黏在脚上的官靴扒了下来。顾茂道看下四周,却摆摆手,叫人家抬个屏风上来挡着,不然不成体统。

    顾昭看着他笑骂:“你可成了,就这吧,别跟你老子学那套官面的,我是你叔!又不是旁人!”

    顾茂道一脸讪笑,他看看自己又白又嫩,青春嫩气的小叔叔,略想了下,终于还是躲在架子床的一侧,叫仆从将家常的袍子给自己换上,整理好衣衫后,他扶扶腰带,很是正经的在地上跪了,行了个空首,给自己小叔叔见礼:“日内雨雪严寒,侄儿不能身前尽孝,每日想起抱愧尤深,今日见小叔叔安康,侄儿……”

    “安康!安康!赶紧起来吧!”顾昭躲了一下,并不耐烦听这些,就叫人赶紧把这个榆木疙瘩弄起来。

    他二哥这三个孩子,他是早就领教过的,那全部都是一色的上品书呆子,没半点家中的武气,素日里都是最最重礼仪的。

    顾茂道站起来,冲着小叔叔笑笑道:“小叔叔莫怪,若是父亲知道侄儿失礼,回去定然一顿好打,打打倒也没什么,只是如今侄儿也是做了父亲的人,这个……叫晚辈看到毕竟……那个,不太好。”

    顾昭无奈的叹息一下,随手自己抓过一边的软枕头往腰后垫了垫靠好后问他:“我知道他,你也别解释这些,我素来烦躁这些,因此总跟他们说,家里人便是家里人,这些俗礼就算了……倒是想问你呢,你阿父,阿母,一向可好?几年不见,我也是很惦记的。”

    顾茂道本坐下了,坐下前,还将他的位置往东墙西面拉了一下。听得顾昭问话,顾茂道忙站起来回,回还不要紧,还将双手很老实的贴在官服两边,微微弯着腰,低着头……

    顾昭仰天翻白眼,翻完带着一丝怒气,就像素日对顾茂丙他们那般,一伸手他将一边的软枕拽在手里丢了过去骂道:“你阿父喜欢这些,那是他!他喜将自己框在那些倒霉催的士大夫画的圈圈里,那自是他的事情!我这里差不多就得了,再这样,就出去吧!以后也不必来见我!”

    顾茂道虽然只是个六品,可他爹那好歹也是守关大将,北疆第一侯爷,虽然他四十多岁了,那也是北疆第一老衙内,如此被人飞枕头,怕是平生第一次。这一下枕头砸的顾茂道魂飞魄散,他几乎要跪了,想跪下又不敢,因此只能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正尴尬着,屋内的房门忽然打开,顾茂丙笑眯眯的进来,一进门便抱着拳,夸张的笑着说:“好四哥,见谅!见谅,才将我在后面收尾,也没顾得上见你,老多年没见了!二伯父身体可好,伯娘可好,家中兄弟们可好……”

    进屋后,顾茂丙一边笑说一边走到顾茂道面前,行了半礼之后,这才拉着他坐下,很是亲昵的说:“四哥,小弟这次带了两匹上等好战马,还有好多西疆的八德茶砖,呦?”顾茂丙看顾茂道一脸便秘样儿,便惊讶了:“这是怎么话说的,四哥这张脸,是不小心被马屁股撅了?”

    顾茂道啼笑皆非,悄悄打量了一下小叔叔的脸,看还算温和,这才讪讪的解释道:“并没有什么,只是不小心冲撞了小叔叔。”

    “哎!”顾茂丙笑了:“我就想的是这个,四哥不知道,咱们小叔叔啊!”他回头看看顾昭,挤挤眼睛之后这才回头解释道:“咱小叔叔不讲究这个,素日也最烦躁这些,四哥要想孝顺,不如多找些好吃好喝,寻几家大戏班,吹些热闹的,唱些新鲜的他才欢喜……”

    顾昭在一边凉凉的插话:“那是你喜欢的吧。”

    有顾茂丙这一打岔,房间这才温馨了些,只是顾茂道心里羡慕,却也自我调剂了一下,他想,早就听他们说,小叔叔在京中那就是个喜怒无常的霸王,那会子在老家许是长辈多,还是压制的住的,如今大伯病了,便只有他大,这就露了本像了,今后千万要小心翼翼,回去也要提醒他们才是。这小叔叔,几年不见,脾气可涨了,一不如意,他就飞起枕头了。

    总归是不在顾昭身边常呆的,加至又成了年,当了家,自然有一番别样心思,这倒也正常。

    叔侄三人说了些家里的事情,顾昭也问了顾山家里的近况。如今二哥家那也是大家户,光顾茂道家里就有两个嫡子,三个庶子,女孩子他都没提,只是说了句,如今家里还有个没出嫁的妹妹叫槿窈,顾昭他们来得巧,正好赶上吃喜酒。

    一番叙话,两边都提了相互熟悉的人拉近关系,本是一家人,加至顾昭骨子里是个粗拉拉的性格,他也就忘记刚才的不愉,正说的好,那边顾槐子却来喊人,只说老爷子醒了叫顾昭去呢。老年人都这样,觉少,还警觉,尤其是到了生地方。

    顾昭想了下,笑着打发顾茂道:“四侄儿,天晚了,你也去歇着,你伯伯身上有些不利落,我今晚去他屋里打地铺,最近都累了,明日要好好歇着,你叫你带来的人也不必忙乱,这边的人都是用惯的,有什么想问的,你自问茂丙……”

    如此这般吩咐完,顾昭站起来,拽了床上自己用惯的枕头抱着,身后细仔提拉着顾昭的铺盖,卷了几卷各自分派完,都跟着出去了。

    临到楼口的时候,赶巧,那个叫俏奴儿的戏子正端着一个木盘。木盘上有几只吃完饭的空碗,他穿着一身不合适的青布面儿的大袄袍往外走,如今这人脸上也不傅粉了,鲜艳的袍子也没了,衣着打扮都照着家里下人来。他样子倒是这样的,可惜的是,人家端着盘子,硬是迈着标准的莲步,端着木盘的手指,也翘着兰花式样。就那么贴着墙壁,飘着挪动,走到顾昭面前,他福了一下,又觉着不对,忙弯腰施礼。礼毕,许是才将不知道在哪里受了委屈,他看着顾昭,也不说话,只咬着下嘴唇,眼神里透着一股子幽怨气儿盯着顾昭瞧。

    顾昭发了个寒颤,眨巴下眼睛,一边走,一边回头对顾茂丙说:“谁招惹他了,每日就像我欠了他两吊一般。”

    顾茂丙笑道:“你理他作甚,这人平常都是被捧着的,如今他正红着,也就有些小性子,不过小叔叔,好好的带着他干什么?”

    顾昭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是呀,带着他做什么,有些话还是不方便说的。

    顾岩其实是一翻身疼醒的,若是后世的人一看,大概都有个约莫,这个毛病叫骨质增生,这个毛病坐船那是忌讳。顾昭是心里清楚的,因此这两天一直帮老哥哥揉腰解乏。

    其实打顾昭出生,就没跟自己老哥哥这般亲厚过。想来,出来还是对的,跟老哥哥一起吃,一起住,一起说些家里的事儿,这哥俩的感情是越发的亲近了。

    顾岩趴在床上没动,听到门响,便没回头的笑着说:“哎,人老了就是讨厌,每天吃饱了,喝足了,还不惜福,尽麻烦人!老不死,那就是说我呢,越老越烦人。”

    顾昭一笑,摆摆手叫人抬了一张木榻子到老哥哥床前,看他们收拾好了,这才脱了罩衣,侧身坐在老哥哥身边,挽了袖子帮老哥哥推拿,一边揉他一边笑着说:“阿兄这是犯孩子气呢,谁敢嫌弃您那!您袖子里可揣着圣旨呢。”

    顾岩将脑袋闷在枕头里,脑袋一上一下的随着节奏哼哼:“我是越老越不中用了,阿弟……”

    “恩?”

    “你说,圣上是不是看出点什么,才给我这个恩典。”

    顾昭的手停了下:“阿兄也是一辈子辛苦,今上那人……比先帝,倒是慈悲多得多……”

    “慈悲?!”顾岩想回头反驳,一不小心,动了老腰,忙哎呦了一下,又老实趴好,缓了半天他才说:“这世道,慈悲顶个屁用……”他压压声音道:“再者!龙主慈悲,可不是好事。

    顾昭伸手从一边的炭盆里提了水壶,投了吧热巾子,帮老哥哥敷上,敷好后他方露出一丝讥讽道说:“有人倒是杀戮决断的,那会子,通天道上可是一长溜的擦地洗街的,若不是后来那事儿,保不齐,咱家得轮班儿上。

    当初……一个月里头,没个三五日都要换一批擦街的,那倒是个杀伐决断,有点脾气的,可……还不是照样有饿死的,冻死的,卖儿卖女的能西城门排到东坊市。人跟人能一样吗?今上有今上的好处,您呀,等年月久了慢慢看着吧,再说,阿兄又不是皇帝,这天下不归您管,您操那份子斜心呢!”

    顾岩自然不服,他扭过头哼了一声道:“阿弟这话不对,咱家为这天下死了多少人,这天下好了,我就是死了,下去跟阿父说话,那也硬气不是……”

    顾昭最烦躁老哥哥如今说什么死了什么什么的,因此一听便恼了,他一伸手拽了凉巾子,直接将手里的热巾子“啪”的一下拍在老哥哥背上怪了一句:“什么死不死的,就你这点破毛病离死远着呢,一天到晚死了活了的,以后这话不许再提,我不爱听。”

    “哎呦呦,烫!烫!”顾岩反手拽了热巾子放到一边,顾昭用手上去帮他猛扑拉几下。

    “不说就不说,你急什么。”顾岩理亏,忙岔了话题问起顾山家里,顾昭便也随口说起顾槿窈的婚事:“……这丫头多大了,是他家谁生的?嫁给谁家了?我倒是没细细问过,阿兄,以前我都不知道有这个人,二哥那人吧……”顾昭撇撇嘴儿。

    “他那人!他那人心里成日价住着八个账房先生在那里盘账,成日里就想别人羡慕他,夸奖他,哼哼,老二那人,那可是咱家第一个爱脸的,他这是想整个双喜临门,给辖内关系们抖威风,他穷得瑟呢,看他家多好!又嫁闺女,又接圣旨,到时候甭管什么人,那也要冲着圣旨,来看看顾老二抖威风,咱家……”顾岩嘿嘿笑了一声后才道:“咱家就他一个那样儿的,小前,只要家里来了客,他指定忙前忙后,最爱跟有文名的请教这个,问些那个,处处想压着我,好在,咱们阿父最烦他这样……”说到这里,顾岩扭头带着一丝得意道:“咱阿父只稀罕我这样的……嗯,你这样的也稀罕。”

    顾昭抿嘴笑笑,帮哥哥把衣摆拽下来,盖好被子,一边收拾,一边听老哥哥唠叨那些陈年往事。

    “……当初为他这德行,老二没少挨打,水牛皮的鞭子都抽断几根儿,就是不见改,他就爱读书,为这个,咱阿父当初差点没勒死他,说白了……他爱名儿……”

    忙活完顾昭这才揭开被子,将里面的汤婆子提出来放在一边,钻进被窝躺好,唐好后,他一只手扶着脑袋,侧着脸看着阿兄问:“可我听他们说,二哥打仗是很勇猛的,少年就有常胜之说。”

    顾岩顿了一下,半天后,才笑中带着一丝莫名的情绪道:“咱们阿父啊,那就是个狠得,自己亲生的都舍得往阵前面丢,打仗动刀兵不胜即死……咱家人都是这么过来的……”说到这里,顾岩想起什么,于是很是爱惜的看看顾昭道:“咱家小七生的好,一出生,天下风平浪静,咱家这么多兄弟里,你最命好,老爷子那会子,脾气也磨好了,咱家家境也好了,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人的命啊,早就写好了,羡慕是羡慕不来的。”

    顾昭闻言,只低头低声笑了下:“感情我就是个吉祥物。”

    “啥?”

    “没啥,阿兄继续说。”

    “小七啊。”

    “嗯?”

    “还愁呢?”顾岩笑眯眯的问。

    顾昭愣了下,于是笑着点点头:“嗯,是有些,下船那会子,接了迁丁司那边付季刚写的信……阿兄,其实我理解,就若阿兄以前常说的,其实做人都是做给旁人看呢,就像二哥,说来人都是活给被人看的,不就是为了那张脸。咱也不能笑话谁,谁不是活着一张想被人仰着看的脸。阿兄以前说,做官的,有做官的难,谁家没个父母,没个儿女,没个在意的姊妹弟兄,谁也想家中儿女活的有滋有味,若是没个私心其实那倒真不正常了,只一件,这迁丁一事,关系国运,这是面上说的。天下大了,今上口袋里没钱,这大片的空地儿,总要有人种,总要有人活着吧?咱把人家都从老家骗出来,是,小弟就觉着,那些人就是骗出来的……”

    顾昭苦笑了片刻,这才接着又说:“人都有老根儿,就若我,若阿兄,若付季,咱们都离乡背井,可走多远老家那些事儿,那些根儿都不敢忘了。那些丁民有什么呀,老家没了,好不容易在上京置办点家业,可还没稳下来呢,咱们是又哄又骗的把人家都丢到绝户郡了……李永吉那人,以前也算是个有成算的,我还想呢,本来手里人就少,待他在那边呆上几年,各绝户郡都去去,看看,听听,学学,有些积攒了,我还想着重用他的……可真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是他就对了!不是李永吉,那也要有个人出来露露这个尖子。”顾岩一笑道:“阿弟可知这天下有几种人,是最可怕的。”

    顾昭纳闷,抬脸看自己哥哥。

    顾岩爬了个舒服的姿态,这才道:“这世上有几种人,阿弟千万要记得,一种是生来就富贵的,这种人,哼!做什么都理所当然,旁人就是对他千万好,他也觉着应该。这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却是半路富贵的,这种半路富贵的,有个对比,自然觉着别人都是欠了他的。许是以前底子寒酸,他们是处处都要脸面,脸面自然要架子撑着,一来二去的,这做人自然就小人得志,他就……不地道了。”

    知道阿兄是劝自己呢,顾昭点点头,想了半天之后,只能低声叹息,一腔热血,只能化作万般感慨。

    顾岩也不知想到哪里,半天后他忽然声音压低,带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凄然道:“其实,生来富贵的跟半路富贵的却都敌不过失去富贵的,阿弟可知,咱家老三……我是说,茂峰那孩子却死在失去富贵的这种人手里的?”

    顾昭顿时愣了。

    作者有话要说:宝贝们别急,主要孩子高考完,这几天报志愿,又是一种等待,文我会慢慢写,会好好写!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