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二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顾茂丙也不知道从那里得了一句真言曰:你有手中剑,我有笔如刀,许是他小叔叔胡咧咧的吧。m.. 乐文移动网

    自得了这句真言,顾茂丙便觉着,一生遇到再多的道理,也没这句正确。于是!他便开始了他的著书大业。他这人成长与旁人多少不同,出身也罢,家庭也罢,经历也罢,总是旁人一辈子几十年的苦,他少年都见识过了,因此后来性子里难免多了些刻薄。再加之他写了那么一本神书,见识过言论的力量,因此常常想写一本不同的。有时候,他觉着,小叔叔有种神秘的力量,这种力量可以支配一切,他信服这样的力量,并且也想拥有。

    他这人看着嬉笑怒骂,总是不成体统,其实骨子里隐约着对皇权,对制度都有些看法,因此一旦生活略有不如意,便关起门来写一些旁人不敢写的野史散出去讥讽一二,过去他家的事情常被扯出讥笑,后来叫唤的最厉害的几个,顾茂丙不客气的给人家编了野史,搞得对方一地鸡毛,有嘴说不清,过瘾之后,顾茂丙便把黑手,动到了今上他家,他几年中笔名换了七八个,这七八个字号,到有三五是被官家追拿巡查的黑号。这种很过瘾的地下工作,顾茂丙准备干到死!

    这几日下雪冻冰,顾茂丙有些不如意,于是躲起来又写了一些艳史之类的抹黑上天。如今,这厮是连神仙都不畏惧了。

    昨日夜里他码的兴起,竟然熬夜作文,一直到天光大亮之后方完成一章,他取了成品阅读,却发觉无有新意,顿时有些失望,终是来来去去就是那么几段,新鲜的也没有太多。着实是生于古代,值得借鉴的太少,如今故事时文,戏文,都太少,正经文章里那有这个!

    顾茂丙无法突破,一时间他也於住了,脑袋里有千言万语,全是故事趣闻,偏偏落笔之处却淡淡无味,着实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因此躺在那里翻来覆去的一直到天光大亮才迷迷睡去。这一睡,却不知道睡到了何时,一直到被屋中的炭火燎烤的喉中干烧,这才坐起唤来小厮侍奉他喝了一杯水。

    如若后世有人得知,便知顾茂丙他这个毛病其实并不大,他就是卡文了!

    略微整理,吃了一碗粥食之后,顾茂丙换了一身淡翠色的深衣,头发也不梳理只略拿丝带扎了,带了一顶浩然巾,穿着一双素履,脸色倦倦的就出了门。

    这一出门不要紧,却看到走廊里跪了两个人,一个是这家的张店主,此刻这位老实人正五体投地,浑身发抖。另外一位,大冬天的穿着一件绣着翠花儿的油绿的大袄子,一身的污泥,一足有鞋,一足□着披头散发的趴着。

    顾茂丙噗哧一声乐了,依着门口随意问道:“这是怎么着了,大清早的跟着拜那位神仙呢?供品呢?谁吃了?”

    那边站着的连忙回到:“爷,晌午都过了半刻了。”

    顾茂丙摸摸下巴道:“爷说怎么做梦梦到烤肉吃,竟是饿昏头了,这几日嘴巴淡的很。”

    那边嘴欠的又来了句:“爷,此地父母到了,才将送了两只肥羊来,如今厨下正收拾呢。”

    仰天打了个哈哈,顾茂丙讥讽了句:“这都几天了,如今才来!”

    说罢他走到那位披头散发面前,一伸手托了这位的下巴往上抬,这一抬不要紧,着实吓了一跳,这位鼻青脸肿,面目扭曲,一边抽抽,还哭的鼻涕眼泪满脸都是。

    太丑了!

    顾茂丙立刻丢开手问到:“这是什么东西!”

    细仔正端着茶托打那边过来,见顾茂丙吓了一跳,便笑着过来嘀嘀咕咕的说了一番。顾茂丙先是听得可乐,最后他看着这位披头散发叹息了一句:“原来是你啊……真……可惜了。”说完,他对张店主道:“店主起来吧,冰天雪地的,你放人进来本是善举,怎么算罪过,没你的事儿,若是怪罪也不用等今日了。”

    他是这般说了,可惜张店主依旧是索索发抖,磕磕巴巴的谢罪,谢完,又老实的跪下了。

    顾昭看看细仔手里的茶托又问了句:“这位面子到大,值当拿这套出来待他?”

    细仔笑笑:“小侯爷不知道呢,这位跟定大人家有些渊源,早先他父母活着那会子,咱家大老爷还见过呢,说起来也算旧识,大老爷就留了他问话,问下本地灾情。”细仔说完,悄悄凑到顾茂丙耳朵边来了一句:“这位,也在上京的法元寺呆过的。”

    顾茂丙扬扬眉毛,续而点点头,趿拉着鞋子转身往他小叔叔那里去了。

    天气暖和,顾昭总算可以下地了,他刚洗了个热水澡,洗完便斜斜的躺靠在屋里铺了整张狼皮的椅子上烘头发,新仔拿了一把篦子正帮他细细的顺头发。 顾茂丙进屋的时候,看到自己小叔叔两个脸蛋子红扑扑的,手里倒拿着一本书,也不看,眼睛不知道瞅着那里,屋子里的两盆炭炉燃烘着一屋子春意。顾茂丙一进屋,便打了个哈欠,这边总是这般热。

    “小叔叔今儿气色真不错。”顾茂丙调侃着进屋,随意找了一张椅子也坐了。

    顾昭笑笑,语音里露着一股子倦懒气儿道:“我平日也这般好,也不是七老八十了。只他们大惊小怪!强逼我睡了十几日,都要废了,我才多大,他们每日都当我要死了,随意一股风他们都觉着能将我吹飞了。”

    顾茂丙随口呸呸了几下,也无法说长辈又满口胡咧咧之言,只能深深的叹息,叹息完却与小叔叔拉起闲话来。

    “今日我做梦,梦到有一群和尚围着我家老宅的槐树兜圈儿念经,念得我都要哭了。”

    顾昭噗哧一乐:“那里是做梦!可不是就有人念经,那楼下邱家的小少爷,不是说要送到附近的庙宇清修吗,今早城里冻死了人,抬出去的时候他在门外念了好久呢。”

    顾茂丙与那位小公子倒是打过一眼,他是个颜控,因此难免心生爱怜,因此道:“我说嘛!可惜了,那位倒是个干净的。送去庙里也好,也省的世俗玷污了他。”说完,他悄悄打量顾昭的神色,顾昭依旧是老样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茂丙无奈,便随口一般的说道:“临我出来的时候,定婴那边今年举荐的几位……有一半在碧落山呆过,有一位仿若是姓路的,侄儿也没细问,只恍惚听他们说,陛下很喜欢,说人家很有才呢,还赏了紫袍穿。”

    顾昭嘴巴向一边扯扯,如今和尚专业,都产业化了,现下庭上仿若没读过几卷经文,不懂几句禅意都不好意思做官似的。

    顾茂丙懒洋洋的也靠在椅子上道:“哎,其实小侄向来厌烦蝇营狗苟那一套儿,读几卷经文好歹以后做官也多几份儿慈悲!”

    顾昭一撇嘴道:“你当庙里就是个干净的,如今……今上……”他说到这里,顾茂丙在那边眉毛一扬,旁人不知道,他却是知道自己小叔叔与那位今上如何了,因此听到小叔叔在外面,恭敬的说今上这个词儿,着实有些诧异。

    他表示不屑!

    顾昭自然知道他怎么想,于是脚下微微使劲,一只鞋便飞了出去。

    顾茂丙随手捞住小叔叔的鞋子,放在手里来回看了一眼,这鞋子一看就是宫里出来的精致手艺,还未见过土。鞋底的细布面白生生的,上面细细的走着细麻线。这鞋有个名称叫云鞋,也叫镶鞋,一般是红色的,只这双却是淡蓝色的缎面,两边有绦带儿。顾昭不爱花纹,因此这鞋子只在做工上见精巧,摸上去不软不硬的。

    顾昭也扬扬眉毛,自己侄儿怎么越来越变态了,一只鞋子有什么好看的。

    “有病。”顾昭带着气嗔了一句。

    顾茂丙笑笑,随手将鞋子放在了一边的桌面上。新仔叹息了一下,放下手里的篦子,走过去拿了鞋子,半跪着帮自己家爷穿上,这几日大家就担心这双脚,一不小心,它就会肿成猪蹄子了。

    “爷是老生子,根骨自然不比旁人,若是爷没这个毛病,小的们也少些事情,这几日下面都要担心死了,偏不知道那个多嘴的,说爷娇气,等明儿肿起来,老太爷好又是一顿埋怨!”

    顾茂丙知道得罪了,便讪讪的拉话:“哈哈,这几年,清秀的和尚是越来越多了,我来的时候,京里冯智家正办法会,呼呼啦啦来了成群的和尚,一水的十三四岁,长的那叫个眉清目秀,摆开阵势,一开念那真是清清脆脆黄莺儿齐聚一般,哎!惠易那老东西的坊子是越开越大了。”

    顾昭叹息了一下道:“何止,昨日他们来说,各地的庙宇是越来越多,如今学子们除了学本分的,还要多读一卷经,阿……阿润也真是,惯出一帮子这样的人,简直浪费钱米。”

    顾茂丙噗哧一笑,抬眼看看小叔叔,忙转了话题:“此事!旁人能怪,偏小叔叔不能怪的。”

    “哈!”顾昭懒洋洋的回了一句,手里却顺手拿起桌上的一本书翻看起来。

    顾茂丙见顾昭不愉,只能不再说这话题,他自己在那里叨叨道:“不说这些,来的时候,跟我一起养马的那个塔塔小叔叔还记得吧?”

    “塔塔?哦!这几日你常说他,那个部落长他有何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这不是这几年关外那边来往生意越来越大,塔塔家本有个两千人的部落,后来依附的人越来越多,如今林林总总的总有个四五十个,合起来能有两万余口子。”

    顾昭听到这里,却放下下了书,端起一边的茶盏,随意吹了几下,喝了一口后问道:“竟有这般多?”

    顾茂丙笑道:“他那个还算多,他叔叔的部落,如今能有四五万人,我来的时候……塔塔说他小叔叔想附着西北面的杜勒斯,立个子国,人家愿意年年纳税,称对方为皇父呢。”

    顾昭点点头,微微闭着眼睛,听顾茂丙继续说。

    原来,那个塔塔家在西面草原,倒是颇有势力。以前,他们部落小的时候,也常常受气,他们父亲那一代,几乎每年都要往两边的大国送奴隶,送供奉。这些年,那边的人口越来越多了,后来塔塔的爷爷就把他家的部落分了三支,一支是塔塔父亲这个部落,叫皓拉哈,他叔叔那支叫黎夷,还有一支是他伯伯的部落,在最西边放牧,那一支叫白荑都。这些年,风调雨顺的,部落就越来越大,三支部落合并起来能有小十万人。

    人多了,自然就有了些念头,这三家,如今都想立国。不过,他们上面有杜勒斯国跟奥布勒国,下面是大梁国。这三国,大梁是最大的,奥布勒在其次,小的是奥布勒。

    说实话,顾昭以前也没听过这俩国家的名字,听顾茂丙唠叨的时候,他想了半天也没跟脑子里的历史挂在那里。

    如今,草原上部落不少,大的部落都想立国,既然他们想立,就要找个强大依附,不然,怕是周围的国家都不会答应。因此,这次顾茂丙回京,塔塔还悄悄给了他三百金,叫他帮着在京里拉拉关系,看看能不能依附一下。

    塔塔的意思就是,他们也不着急,就想给他们的部落找个爸爸依托,而这个爸爸就是大梁的皇帝,赵淳润。

    顾茂丙唠唠叨叨的说完,说完之后还撇撇嘴道:“塔塔忒小气,三百金够做什么的!”说完,他悄悄看看小叔叔,心想,若是那厮是塔塔的总爸爸,那么我小叔叔不就是总娘亲?不对,这个称呼怎么这么别扭呢。

    顾昭那里知道顾茂丙的心里在唠叨什么,他的脑袋里如今却翻江倒海的,纵观历史,边境问题从来都是大问题,如今这些部落已经初具规模,许现在无所谓,但百年后呢,他们有了国家之后,就会产生国的信仰,文化,制度,法律,接着是文字,历史,剩下的就是野心了……

    如今这些部落都想立国,大梁不叫他们立国,那边还有杜勒斯,还有奥布勒,即便是没有这些国家,他们依旧会按照轨迹发展,这……就不太好了……顾昭想着心事儿,手指在茶托上一下一下的敲着……

    “小叔叔?七叔”顾茂丙叫了顾昭几声。

    “啊?哦……那个塔塔,如今年纪多大了?”顾昭恍然大悟之后,随口问了一句。

    顾茂丙轻笑:“怎么,小叔叔还想给他找个媳妇不成?您可别了,那就是个野人,生冷不忌,他野蛮的很,关外的蛮地,到处都是这等不知礼教,茹毛饮血之人。您知道他娶的是谁吗?他小妈!还不止一个呢,他爸爸死了之后,他父亲的老婆都归他继承,您说这叫什么事儿!”

    顾昭仰头轻笑,其实历史上大部分的国家最初都是这样延续的,就像希腊神话里面那几位的婚姻史,其实说白了,最早的华夏历史,也是相同的,并无道德观,那时候部落都是这样继承的,儿子娶母亲只是历史其中的一步而已。

    而这也最早的保存财产跟家族权利的一种继承方式,这很正常。

    叔侄正说着闲话,细仔敲门进来道:“七爷,本地郡丞求见。”

    顾昭扬眉看看外面,又看看自己今日的做派,便笑笑道:“即我哥哥已经见了,我就算了。我这几日身上不舒服,他们也是知道的,再者,他做他的,我们就是路过,叫他们管好自己,本地灾情严重,该开仓便开仓,该救济便救济,阳渡这边的渡船还需早日开通,打发我们上路才是,误了皇差……就都不好了!”顾昭说完,随意的摆摆手,他除了迁丁司下面的官吏还见见,就是在上京那会子,他也很少与外部的官吏有牵扯,骨子里头他是极厌烦是非的。

    细仔点点头,转身出去,片刻后捧回一个托盘,托盘里除放着一张帖子,还有两卷经文,上等玉质雕了的各色护身罗汉的手珠几挂。

    “七爷,这是倪郡丞的意思,难得他随时准备了,如今上京也流行这个,送罗汉珠儿,佛经什么的!”细仔放下手里的礼物,嘻嘻笑着讥讽。再没人比他更清楚,这举国上下,独在七爷这里送这个,那就不对了!

    顾昭伸出手,随意拨拉了几下罗汉珠,脸上的神色越来越不好。细仔见主子不愉,便倒着退了出去。顾茂丙也是个会看脸色的,他也站起来想溜,却不想顾昭叫住了他。

    “茂丙,你等下。”

    顾茂丙回身道:“是,小叔叔有何吩咐。”

    顾昭丢下手里的罗汉珠,脸上忽露出很古怪的笑容道:“既然都成了这样了,我也不能说他不对,总归这事儿跟我有关系,对吧?”

    顾茂丙神色古怪,也不知道说对呢,还是不对呢!

    顾昭笑嘻嘻的继续道:“哎!如今这佛香是越来越旺盛了……饼子啊,小叔叔给你指条道儿,教你个乖!”

    顾茂丙不懂,他偷眼打量,自己家小叔叔露着一股子很尖酸,很奇怪,像是算计谁的神色,不由得顾茂丙打个寒颤,他低头道:“小叔叔尽管吩咐。”

    顾昭站起来,伸伸懒腰,晃动了一下腰部叹息道:“床板太硬……对了,你去跟塔塔说,三百金哪里够,最少也得一千金,若是他出得这个价钱,上京平洲郡公府的主子,愿意借家里的帖子,给他引荐一人。”

    顾昭那里就是个缺钱的?顾茂丙看看自己小叔叔,张张嘴,半天之后才问:“却不知道小叔叔想给塔塔引荐那一位?”

    顾昭一笑道:“你是个有本事的,钓鱼会不会啊?”

    顾茂丙道:“略懂。”

    顾昭斜眼瞄着他笑:“吊着那个塔塔!别叫他一下子如意了,哎!如你所说,惠易的坊子是越开越大了,徒子徒孙越来越多了,也是,出家人,慈悲为怀,普度众生,这么好的道理,只在大梁传播终归是亏了。”

    说到这里,顾昭取了盘子上的珠儿,一伸手拽过侄儿的胳膊套上去,一边套一边道:“咱家米粮少,和尚多,不若往外送送,浪费自己家的米粮就不对了!你就跟塔塔说,今上最欣赏惠易法师,若是他搭上这条线,也不愁大业可成!”

    顾茂丙显然不知道自己小叔叔在酝酿什么,他的脚下就如踩着云雾一般回到自己屋里。整一夜,他都翻来覆去的想不明白。

    顾昭待顾茂丙出去之后,在屋子里兜了很多圈,一直到午夜之后,他把脑袋里的一团乱麻理挂清楚了,之后他这才坐在椅子上,写了三封信给上京。

    这三封信,他一封写给顾茂德,命他将各地寺庙产业探看一下,整理个名单出来,还有就是楼下邱氏兄弟说的那位老祖宗,说实话,顾昭很是在意,因此,此事还要徐徐跟上,慢慢追探,他想弄明白,谁把手伸到自家后院去了。

    还有一封他写给惠易大师,道,如今大师越发出息了,徒子徒孙越来越多了。出家人既然慈悲为怀,不若开个善堂,培养一批懂得草药,会医病的和尚出来,如今草原水深火热呢,大师若想办大事,他就成全他一把,他愿意保他百年之后金身不倒,世人拿几千年的香火燎烤他也未可知。若他不想留金身,他保证!等他飞天了,一准儿能有大福报,随意烧烧,不出五斤舍利,就算他顾昭食言而肥。

    第三封,顾昭写给赵淳润,他道:

    陛下,听说上京如今流行穿紫袍啊!

    以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