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三十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今年的天气透着一股子邪乎,尤其是阳渡镇附近。

    上半夜还是一阵冷风夹着细小雨雪,下半夜便气温突降,将雨雪化成的水结了冰,只没过多久阳渡口附近的水面竟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面。

    再往后,雪势越来越大,猛下了寸半之后停了,只天气越加的寒冷,对于生活在水边的地区,这是一场谁没想到的灾难。

    大半夜的,阳渡镇里各种的脚店堆满了人,半路上折回的商人,本聚集在城外住在辕车里等待渡江的旅人,一下子这些客人都聚集在了这个小镇。住店倒是次要的,最可怕的是,还只在半夜,杂货店的碳还有其他用品,便被人强敲开门抢了一空。这么大的雪,这么冷的天儿,附近乡村的吃食消耗显然是送不来了。

    张店主以往惯是个消息灵通的,偏偏这夜,他家接待了大客,客人自己包了材米油盐,张店主一年到头都没这般清闲过,因此就没什么机会出去借着采购得了消息。俗话说,雨雪天,睡得香。他今晚就睡得格外香甜。

    也是赶巧了,今日他给自己家一半的伙计放了假,家里转悠的,也都围着贵客提着心侍奉,都也没出去,如此这般的,一直到才将有人敲门,张店主都没察觉到变化。这猛一开门的,外面竟然是寒风凌冽,猛一股子透心凉,低头一看,哎呀,这雪竟能将路面都铺白了。

    张店主摸摸脑袋,只觉怪异,今日只因下雪,他家早就将冬日预备的铺盖给自己加了一层,再者,来的这些客人也没用店里的东西,也没人跟他抱怨天气寒凉,真真是太不警觉了。

    张店主打了个寒颤,他紧紧衣裳,举起手里的烛台,一只手捂着,仔细瞧了半天才瞧见店外竟站了一个人,这人在这样的天气儿,竟穿了一身白。他就那么站着,仿若不是这凡间的人一般,衣衫单薄不算,他倒好,只对着天略抬着下巴,一派很享受的样子?

    他不冷啊?

    张店主看人一般是先看衣衫的,他瞧清楚了,料子是上好的,是缎子面的夹素衣,缎子的下摆上若仔细端详到还有一些蓝色的水纹绣样。

    借着烛光,张店主上下端详,这少年长的一等一的好相貌,张店主今日本见多了俊秀人品,却不想,大半夜的又蹦出一个,只这位与今日见得却不是一样的……怪异吧?谈不上,说他不怪吧,有总觉着有什么事儿?

    早年,张店主听过店里来往有学识的客人夸奖美人,是那般夸的,什么柳叶为眉,柔云作态,细雪清冷玉难赛。秋波转处万般春,袅袅……不对不对,这分明是个鲤鱼……也不对,这是个男人,是个年纪十六七岁的漂亮的男人。

    一时间张店主在特殊的气氛与环境下思绪略微混乱,他直着眼睛看的对面的少年,看的人家多少有些恼怒,一低头人家瞪了他一眼。

    、张店主不知,这少年最烦人家看他的脸。

    正呆愣间,身边一侧有人一伸手打了个响指道:“看什么呢!看傻了都!”

    张店主吓得一跳,忙扭头端详,呦,这里还有一位呢?

    他这才看清楚,靠门避风处也有人,这位年纪也不大,至多二十岁上下,穿了一件羊羔皮面的素夹袄,一边说话,一边还吸着鼻涕,可见是冻着了。

    张店主心道,这两人许是家里血亲长辈才将过世,这还没出一年孝,因此这才着素服的。

    “呦,大爷安好。”

    “安好?安好个屁!”这位爷很生气,将手指对着自己道:“你看爷冻的这一脸鼻涕汤,那里安好了?”

    张店主一呆,下意识回头去看“鲤鱼精”……

    “好杀胚,还敢看!”

    哎,这位长的本也俊秀,可惜一张嘴便很粗鲁,有道相由心生,就两句话,便把个本上等的胚子硬生生的破坏的粗鄙了。

    张店主忙道不敢,探着脑袋往周遭端详了一番,又看到靠墙处一长排圆顶的车辆,目测能有个七八辆?那赶车的都穿的不厚密,一个个的想把自己缩成一团的样子,看上去着实可怜……那……再远处瞧也不清楚了,想是行李也不少。加上天气寒冷,张店主忙缩回脑袋避风,他心道,这些都是贵人!他招惹不起,因此忙将烛台递给一边冻得发抖的伙计,躬身施礼道:“贵客!小店客满了!”

    一阵寒从脚脖子吹过,泛起一层扶雪。那股子寒意顺着脚脖子往脖颈子上猛的一窜!张店主与店外的都齐齐的打了好几个冷战。

    真是冷,十来年了,就没遇到过这般冷的天气,这雨雪倒是不下了,可架不住这冷气儿硬是将雨雪捏吧捏吧冻成了冰疙瘩。

    穿羊皮背心子的客人有些恼怒,一伸手将张店主拨拉开,迈步便进了店门,一边走一边道:“什么满了!我们早打听了,你家的脚店不过是被人包了,闲话少说,叫小爷先进去暖和暖和……”他走了几步,又深深的叹了一后气后一转身他又出去了。

    “祖宗!你想冻死那是你的事儿。可祖宗你死了,爷爷回打死我,那就是我的事儿了!哎呀……你是我祖宗,活祖宗!”羊皮袄抱怨着,强拉着那“鲤鱼精”进了门。

    张店主是个开店的,虽家里如今被人包了,但这么冷的天气,也不能赶着客人站在寒风里,这样会坏了名声。因此,他便也没争吵,只侧脸瞧瞧那些赶车的下仆后,心里叹息了一下,便合了门。

    张店主想着心事,嘴巴里叮咛着伙计赶紧去后面吧厨子叫起来,燃了木炭火盆端来,热乎水总得叫客人有一口喝。还有就是,将不用的炭盆都预备出来,防后半夜楼上上房贵客用。

    一番忙乱,等客人热水入喉竟是一个时辰后了。

    屋子外也不知道那路风神,卷着怪风吹着响笛……呜呜……呜呜的呼啸着,张店主见这一对贵客依旧将仆从丢在外面,便有了些恻隐之心,因此道:“贵客,外面太冷,不若小的叫他们开了后院,您叫您家仆从赶着牲口暂且进去避避,如今我家马棚还富余些,糙毯子也有,后院的闲房也有小半间,好歹都暖和暖和,若入了寒气,这天气可那里去找郎中啊!”

    羊皮袄少爷喝了半碗滚水,又倒了一碗,上供一般的捧给“鲤鱼精”道:“祖宗你喝点?!求你了……”说罢,他这才回头夸奖张店主仁义。张店主忙道不敢,问其尊姓,这小爷才说他姓邱。

    张店主忙再次见礼,称了邱少爷。缓过来的邱少爷笑笑,一伸手从袖子里也取了个锦袋儿递给张店主打赏:“店主好心肠,劳烦开后院了。”

    这世上,有些钱能拿,有些钱却不能拿的。如今这些客人怕是总要住下的,张店主可不敢做这个主,他这般卖好也不过是怕贵客为难他,因此张店主忙推了赏道:“可不敢,小店开门做生意,谁没个为难的时候,少爷只管坐着,待再过几个时辰天明了,您老好在做打算。”

    那少年愣了一下,随即笑笑又将赏钱塞回袖子里。

    你爱要不要!

    他们这么一来二去的折腾,后院里开门关门,虽强压了声音,难免着二楼上房的客人依旧还是被惊动了。顾昭原本早就睡下,半夜天寒,隐约着他听到细仔叫人又搬进一笼火,还叫豆子在一边值夜。正迷迷糊糊的,便听到下面有人烦躁,再后来后院也有牲口打响鼻儿……因此这就惊了觉意。

    顾昭正要打发人去问,却不想错门那边,定九先生已经披着衣裳出来了,出来后还隔着门站在走廊跟阿兄说了几句,如此,顾昭便没有再去关注,只闭了眼慢慢再等……

    后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得外面怪风越来越大,听那风,顾昭便猛裹着被子缩着,屋内气温适合,朦朦胧胧的他便睡去了。

    第二日一大早,顾昭被走廊里一声呼喊惊醒。

    “十四叔,外面房檐下,结了好多冰碴碴!一排排的晶亮!”

    “嘘……乱稀罕什么,上京没有屋檐给你看么,大惊小怪的讨打呢,你爷爷跟七爷爷还没起呢。”

    顾昭揉揉眼睛,看看身边……

    屋子里,两盘炭火烘着,新仔正提着铜壶一点声音不发的往一个福寿纹的烫斗里灌,在一边的豆子正取了火钳在往炭盆里续炭块。

    “我起了……”顾昭说了一声。

    他话音才落,新仔忙放下铜壶,抬脸冲他笑着说:“爷今儿还真起不得了,家医说了您的足疾最怕这时候犯,因此这几日起寒,你呀,就床上壁避吧!那边汤药都得了,你先清清口进一碗提防着,小的这就帮您端去。”

    顾昭叹息一下,微微摇头,他这点破毛病……

    新仔出去没一会,顾茂丙端了一个托盘进了屋。

    顾昭撑起身笑着问他:“怎么你端来了?”

    顾茂丙笑笑,随手将托盘放在一边,放好后他手势熟练取了盘里的一个罐子揭开盖,倒出一些细末,一边忙乱,一边笑嘻嘻的道:“就这么大的一块地方,我大早起了都逛两圈了,才将看到新仔,知道小叔叔起了,我就来侍奉了。”

    顾昭靠在豆子刚摆好的软枕上,一只手接了顾茂丙递来的用具,先是清了口,又接了热巾子敷了脸,净了手,图了香脂后这才接过药碗一气儿饮了后才道:“我仿若听到,昨晚住了人进来?”

    顾茂丙接了空碗,递到一边后说:“可不,何止昨晚,今儿一大早儿,下面就不时有人求住的,亏咱们细仔昨儿机灵,都预备好了。才将我见了他,已大肆夸奖了他一番!一会小叔叔见了他就不必夸了,免得他飘忽……

    小叔叔不知呢,江面冻了一半了,这店里的老人说,近十年都没遇到这样的天气儿了。这不!一大早的,镇上做主的乡老就来串钱,说是要祭雪神呢。”

    顾昭呆了一下,想了片刻后忽噗哧笑了:“昨儿仿若还下雨了,那是雨神吧?”

    顾茂丙也乐:“可不,还上冻了,这得还加个冻神呢,冻神这是那路封的?”

    叔侄俩正说的热闹,细仔推开门,将一块不大的红布条挂在门上。

    “这是怎么了?”顾昭好奇。

    细仔上好布条,立刻掩了门这才回道:“七爷,下面新住了客,他家带着孝呢,这不,定九先生说别冲了咱家,就都叫上了红。还有……咱大老爷属相今年不能见白事儿,一会您去劝劝,就不必下去了。再者,下去也出不去……外面那就不是人呆的地儿!”

    顾昭不屑:“就他穷讲究多,明日难不成他说不能出门,又赶巧有船,咱们就集体跳窗户不成?”

    顾茂丙在一边道:“哎,别人不信他,我却是信了。昨儿那老头说上冻,今日果然冻了!”

    顾昭鄙夷道:“错了,气象局的那是体制内的,看风水的那是私营,两码事儿,压根俩单位……”

    哈?一家子人都没听懂。

    正说得热闹,新仔那边带着几个人提着食盒进了屋,他一进来便对着顾昭挤挤眼,顾昭纳闷,侧头一看,他家侄孙允药站在门口,想进来又不敢的。

    “进来吧。”顾昭笑笑,冲允药摆摆手。

    顾允药这几日也知道,小叔爷爷就是个嘴上的货色,其实人很好。也不知道这孩子从那里得的这印象?他是没见过他叔爷爷折腾呢。

    顾允药撩起棉袍进了屋子,先问了安,然后倒是很自觉的坐在饭桌边上,他也不爱跟自己爷爷吃,那老爷子太能叨叨了,还不许别人反抗的,唠叨不算,他自己都没学多少字,偏偏还好为人师,指指点点的搞得允药现在翻了中二,不敢明着反抗,平日无事他都躲着他爷爷走。

    屋子里安安静静的,都是大家出来的公子,因此用餐的时候都恪守礼仪,平日还好说,可如今小辈儿在身边呢,带不好人家也不能带坏了。

    顾昭用完,将碗递给新仔这才开口问他:“下面放了什么人来?”

    新仔笑了下道:“离这里不远,高陀郡的邱家的,也不算什么大户,只他家伯爷爷那一支早年做过先帝的官。是对儿堂兄弟,大的叫邱玉冠,小的叫邱玉楼。他家说起来,跟咱……老庙那边有些没出五服的表亲呢还!”

    顾昭闻言轻轻挑眉笑道:“你如何知道的?我自己都不知道呢。”

    新仔笑着道:“嗨,我的爷,也就您从不看咱家的谱系,家里如今娶了谁,死了谁!年年日日要加加减减,昨儿定九先生下去一问,谱系都不翻就知道有这一路外亲。若不然,他也不敢留!那还带着孝呢。”

    顾昭又问:“既有孝,这么冷的天气,如何出这么远的门?”

    新仔收拾碗筷的手停了下冷笑道:“您不知道,他们本住在镇外小庙,昨儿冷,镇里的乞丐都去避风头,那地儿就不能住了。

    再者……如今咱上京兴这个!那不是咱万岁爷如今最爱佛事,老爷子又是惠易大师的俗家弟子,这几年,万岁爷月月都要去法元寺禅悟几日,便多了几分机缘。

    这如今啊!凡是有些家底,模样不错的都要送到庙里呆上几年,养些佛气儿出来。那唤个邱玉楼的小的倒是他看有些不愿意,那大的如今一直在哄他呢。说是他家老太太遗言,要送他去对岸果录大师那里沾几年佛气儿……这果录,说起来是惠易大师的徒孙孙。”

    顾昭背部直了一下。恩?这件事他怎么不知道?

    新仔笑笑,过来帮顾昭掖掖被角道:“爷耳朵贵重,平日无事咱也不敢说这些污秽事儿腌臜您的耳朵,只他们如今住下了,小的这才敢说。如今凡碧落山法元寺出来的,甭管修的什么禅,那座下徒子徒孙可多了去了。

    前一年,京里不是还有个假和尚案吗,说是外郡有人冒大禅师的名讳收曾徒孙,一位不多,要修庙钱五万贯,便是如此各地乡绅都是倾家荡产,无论如何也要送家中弟子去跟咱万岁爷混个同门出身……”

    顾昭哭笑不得,半响后方从鼻子里喷出一声尴尬的冷笑:“哼……这样啊!”这事儿吧,绝对他有责任,只没想到为了他跟阿润在一起编出的一出戏,竟改变了这般多人的命运。

    屋子里顿时安静起来,顾茂丙吃完带着允药回屋讲古去了,顾昭独一人坐在屋里,越想越古怪。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这事情,想是阿润早就知道的,却从未告诉过自己。

    如今他啊,面前也有一层膜,将他跟旁人远远的隔开,外面的人摸不到他,他自然也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儿。

    新仔忙活完,这才捧了带着药油进来,坐在脚头捧着顾昭的脚,一边上油按摩,一边唠叨:“七爷,旁个不说,有件事儿,小的倒是有些在意。”

    顾昭闻言,放下手里的书看着他道:“你说说。”

    新仔点点头,组织了半天后才道:“昨儿定九先生做主留的人,他倒是没露咱这边是谁,只是留了人,天约明那会子,咱家……”新仔指指屋顶。

    顾昭失笑:“这么冷的天气,他们就是躲也找个避风地方,我算那路神,也值当别人刺杀一下?”

    “哎!”新仔失笑:“七爷这话说得,您跟旁人能比吗?小的都安排了,他们都在一楼那边住着呢,也没惊动谁,这么冷的天气,别猫出个好歹来……小的是说,昨儿他们听到那对兄弟吵架,小的那个,那不是嫡出,原本是个野孩子来着,是他家老太太抱回来养大的。人家显然是想参加春闱的走正途的,可那个大的一口一个京里的老祖宗安排好了,叫他只管去,保证他不出一年肯定能出了庙,跟在……咱老爷身边。”

    新仔说完,停了话,悄悄打量顾昭的脸色。

    顾昭倒是浑不在意,半天后才笑到:“你家老爷向来桃花多,只不过如今竟香到这般程度,倒是没想到。”

    新仔点点头道:“也这话说的,人这一辈子,谁愿意老老实实的跟书本走,书本那都是写给傻子看的。小的前年得了假,回了老家,那一路的兵部下面的参军也没少给礼钱,那还不是看咱家大老爷的面上吗?小的什么出身小的知道,钱小的没敢收,小的是说,就咱家都有人上杆子巴结,何况老爷那头。”

    顾昭心里如何想新仔不清楚,他只听到七爷语气干巴巴的问自己:“我也没问,你阿爹身体可健朗?”

    新仔闻言,脸上露出一丝讥讽,换了一只脚一边揉一边笑着说:“这不,头年回去,家都没了,小吓一跳,回头一问……咱郡边的几位官老爷,硬是在县城给我阿爹换了两进的大宅院,还帮小的我找了个后娘!小的赶到县城,说来也巧,我阿爹都五十多了,如今老树开花又给小的添了个小弟弟。小的是死活不能叫他们占了旁人的便宜,便请阿爹退了那宅院,您说我阿爹当初做庄头那会子,那也本分人啊……”

    顾昭点点头道:“是呀,当初不是他本分,我也不会带你。”

    新仔笑笑点头:“恩,可如今,乡里都说我没良心,不孝顺。可小的也知道,有些钱,那万万是不能拿的,那不……房子也退了,可后娘小弟弟总不能退吧!小的拿了这几年存的,给阿爹置办了一套更大的,这次回来,小的……想……娘没了,家也就没了……七爷,小的求您一件事儿。”

    新仔说到这里,放下顾昭的脚,就着炕台跪了。

    顾昭愣了下,这才道:“你说说。”

    新仔挠挠脑袋,看看身后压低声音道:“爷,小的想水了,这几日格外的想,小的想大海,都要想死了,那不是,阿伊都走了五年了,……若是阿伊有运气,带回了新海图回来,爷!……爷!转明儿那船厂好了,小的想回去,小的想造船,造大船!就造爷说的那种大盖伦!大卡拉维!大福船……人能活几年呢?小的……不想憋死在这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