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九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出行两月多,转眼时入冬日,迎面着一条夏江横锁拦路,可怜江面干净非常,竟半条渡船都无。虽能隐约看得到那边岸头,可是这江却渡不得了!

    零星小雪徐徐的下了起来,三五小厮赶紧从车里找出早就预备好的厚衣衫跟大毛的氅儿披风给主子们加上。车里也生了炭盆,可依旧还是冷。

    顾昭下得车来,漫步江岸,只见面前连天的一水沼遥,江边垂柳凄然,柳叶未及衰落,残留的叶片上薄薄的结了一层霜雪,这会子到有些凄美的意态流泻了出来。

    住步岸边许久,原本人来人往的渡口竟人迹寥然,不见三五人影,偶见江上有浮舟驶过,却只是二三小舟,舟上独立船夫,这么冷的天,依旧赤着脚,半扁裤腿,来来去去的。

    那船倒是去得对岸的,只船身太小,上得三四人便不成了。顾昭这边虽轻车几辆,却依旧有三四十人环绕,还有马匹跟家里带出来的车子,这来来去去的,岂不累死那渔人?

    细仔是个出过海的,因此便跺脚道:“从前大风浪都见过,如今被这条水道拦了?没有这个道理!”

    说完,他转身跑回身后的镇子想办法去了。

    顾昭在内陆住了许久,这般大的水势,还是这些年第一次见到,他跟水亲,只一见便他觉着亲切,如今虽江过不得,却依旧带着顾茂丙跟允药等一起到江边看水抒情。

    顾茂丙是个食草的,自然对这个没甚兴趣,他只带着顾允药在岸边溜达,这一路,他不是捡起石头丢出去,就是踩在圆滑的岸石上蹦跶,没走多久,鞋子都湿了两双,幸亏跟着的准备的全,不然,大概他会得个祖传毛病,跟他小叔叔一般,天寒烂脚。

    走得一会子,不小心溜住一位钓鱼翁,他便凑上问话,问着手脚也不老实,直接拽了人家的藤筒里看,见里面有几条新钓的不大条儿的江鱼,顾茂丙便出了几十钱,连藤筒子带里面的江鱼都讹了回来。

    顾昭哭笑不得,指着他骂道:“人家都是顺着长,独你倒着长,长辈没个长辈样子,人家每日生活的用具你都要回来,拿来作甚?明日起也做江边独钓客吗?”

    顾允药到没觉着叔叔带坏自己,他瞄瞄恣意的叔叔,想想自己,心下艳慕叔叔可以跟七爷爷那般肆无忌惮,可自己却无论如何做不出这样子,左右他不过是仰仗父亲死了,爷爷的一分怜爱罢了,可是,爷爷如今年纪都大了……

    顾允药如何想,旁人如何得知,只见顾茂丙摆摆手,浑不在意的道:“小叔叔这话说的,我能白要他的东西?才将我问他此处名吃,可给了赏钱的,不信你问他!足一贯钱儿呢,他回去要乐死了!那老汉在江边冻得要死要活的呆上半月也未必有一贯钱,再者,这鱼钱小侄也是给了的,休说我……”

    他说罢,笑嘻嘻的叫过站在一边的小厮,将鱼递给他道:“一会子找到住处,叫厨下趁着鲜气做了吃,旁个不许放,就放些许盐巴,去小叔叔那边要些……什么胡椒的,这玩意儿可是好东东,塔塔说,如今一两胡椒能在集上换一两白银,这可是好东西,搭鱼羊再美不过!”

    顾昭微微摇头,他爱吃很多东西,唯独这鱼吗,却是最不亲的。正思索间,不想,就近江上驶过一叶扁舟,那操舟的渔夫见岸边贵人齐聚,忽就吟唱起来。

    “青布幔,葛麻衣,冷雁呼,连天地!木高台,草虫鸣,心忧矣,当语谁……夏江岸,思河阳,鸡鸣旦,碧柳岸……舟撸咿扎呀……雪中摇苍苔喂…………”

    舟者声音嘶哑,古调古风如此这般的便扑面而来。许品廉与定九先生披着新兔皮大氅,原本因气候转化被冻得鼻涕哈拉的,这会子忽然这两位便感动了。他们只站在岸边浮想联翩,若此刻能有笔墨,许是能做出千古之赋来也未可知。

    顾昭一看那做派,便立刻住脚闭嘴,他是不会写,但是能目睹千古绝句出来,不,千古不成,百古也可。

    那也是一种目睹的福分啊!

    足足等了半响,这俩老头憋的屁都快出来了,可半句名赋都未做出,顾昭难免遗憾。此情此景他都想剽窃一手了,神马北国风光点点点的,那他也是会的啊!

    就是背不全!

    顾茂丙打发了小厮,又转身来到顾昭近前唠叨:“小叔叔,转明儿我回去,这个胡椒给我带两车!”

    顾昭无奈,这东西他带回来的也不多,这家伙,一开口就要两车!他是调味批发吗?气急了顾昭有些口不择言的道:“没有没有!你那里凉快你那里去!”

    被强拉出来的顾允药打个冷战,这江边还不够凉快?再凉快怕是只能将叔叔丢进江里了。想到这里,他心里不觉解气,想着想着又思绪跑偏,若是叔叔被丢进江里,到时候自己就奋力跳进去!努力救长辈。虽然他不会水,可是到时候合家大小定夸奖自己有情有义,忠厚诚朴,那时候七爷爷定然会对自己刮目相看的……

    想着想着,这孩子的脸色便不会遮掩的开始变化。顾茂丙扭头看到这孩子忽喜忽悲的变脸,便用肘弯拐拐小叔叔道:“这孩子有……”他指指脑子。

    顾昭轻笑:“恩,跟他爷爷一样。”

    顾大老爷是死也不出车,他年纪大了,如今比不得之前,些许冷风便觉入骨,因此便只在车里烤着新烧炭火,嘴巴里还唠唠叨叨的跟顾槐子道:“失策,大大失策,以后再不听许穷酸胡说八道,爷上了他的当了!老爷我又不搞什么民生民计,老爷我是打仗的,搞什么微服私访?现在好了,老爷的仪仗坐着官船渡江了,老爷我却被丢在了这头!哎……这事儿要传回去,定老牲口能就这笑话,整吃半年干饭!你说吧,这是渡口,怎么就没有渡船呢?”

    顾槐子见主人不开心,忙在一边耐心解释。

    之所以现在无法渡江,那是因为,如今朝廷每年征收夏秋两次田赋,现下不比从前了,田赋要交到朝廷统一安排的征收点,这个征收有个名字曰,支移。就是,指定地方,你去交粮。

    前朝那会子,常常有一些莫名的□,支移就是其中一项,那会子,老百姓打了粮食却不能就近缴纳,有的缴纳点离家乡竟有上千里之多,如有前线打仗,命老百姓交到前线的都有之,因此,百姓自是苦不堪言。

    如今好了,凡各地州县,都以五百里为一点,点内周边百姓都统统集中到了这个地方纳粮。再者,因很多百姓家的情况出不得远门,如今朝上也允许折变,就是这五百里都出不得门的,你家就出些钱给庄里的闲汉或者官中,由他们代替缴纳,这个叫脚钱。钱儿也不多,那乐车宣传过了,一石粮食不得超三十个钱。

    今年粮草值钱,官方给的官估一石能有八十钱,一等粮食能估到一百三四十钱。阳渡附近原是一个点,收集好粮草后,再有官府统一给这边的大户分派了衙前役。这附近的大户一起合了份子出了脚钱,找了全部的大船,去夏江中游五百里的一个叫鸦关渡的地方统一缴纳秋赋去了。因此,江上无舟,这来往的客商旅人便都只能暂且在这身后的阳渡镇等着。

    这阳渡镇不大,却活着千数家户,时常营生也都是做着与水有关的活计。许多人家就吃住在船上,如今他们也随着秋粮去了鸦关渡。因此,这小镇住户一下子走了四分之一,更显得凄凉起来了。

    顾昭倒是不在意何时能够渡江,他只是笑着看顾茂丙在身后上蹿下跳的,这家伙的到来,给顾昭这车队带来难以言喻快乐。这就犹如一滴水花星溅入了油锅一般,整的车队每日就如赶大集的一般喧闹。

    正笑闹着,细仔带着一些小厮从那边跑回来,远远的看到顾茂丙便喊他:“十四爷,我们找到个好去处,这镇上最大的客栈被咱家包了,那客栈对面正好住着一个富户人家,他家老爷子如今过六十六,请了郡中名角,要唱三日大戏呢!”

    至于他想的渡江的办法,看样子是没有了,为了找面子,这算是将功折罪吧?顾昭笑笑,到没有计较,只是对唱大戏的那份喧闹没半点喜欢。

    顾茂丙闻言顿时眉飞色舞起来,顾昭轻笑,这家伙到了现代,怕是一个热血戏剧疯子。

    看到细仔围着他家小爷儿转悠,顾昭隐约有些嫉妒,哎,是人就喜欢顾饼子,他家七老爷那么大一只站在一边,这猴崽子竟然没看到!

    “十四爷,您没看到呢,那戏台老高了,五彩的台子,我去的时候,主家正在下面,热乎乎的支了三口十五眼的大锅子,杀了两只整猪,那香气……”

    “这算什么,三口锅,你是没见过!在上京,当年小爷……”忽然想起什么,顾茂丙扭头看他小叔叔,他小叔叔带着一脸古怪的笑容看着他,仿若看到一种场景。

    当年,那个叫娇奴儿正在上京乡下地主家的五彩台子上舞水袖,台下,杀猪宰羊闹成一片……

    顾茂丙摸摸鼻子,拍拍屁股闪了,细仔小跑着跟着巴结:“十四爷……小的看到那名角了,啧啧,那脸盘,那扮相……小的问了,那角儿在这边可出名了,有个艺名儿叫个俏奴儿……”

    顾茂丙脚步踉跄,手在空气里抓了两下才稳住。

    顾昭仰天无声大笑!

    顾茂丙若是排辈分,他总排十四,因此这队里的人都叫他十四爷。顾家树大枝叶繁盛,这一代排在名号上的一共有十六个男丁。其中最小的是十六爷是老六家的茂植,今年才十三岁。若是不出门,在家各喊各的倒也干净,只是出门了,就要好好的称呼了。

    如此这般的在江边吹着冷风,直到顾岩在车里大叫,他们这边才尽兴而归。此刻,雪势越来越大,许品廉一边走一边唠叨,这样的月份,下这般大的雪,怕是今冬秋赋除了鼠雀耗,又要多了雪耗了。

    顾昭不懂这些,他觉着,许品廉一个礼部官也不该管,这纯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比起前朝一石麦三十种损耗,如今最多不过五种已然是好的多了。以后,道路越来越顺溜,这种钱会越来越少。再者,如今阿润已经慢慢明白,比起农业税收,争榷才是大头呢,一切不过是时间而已。

    天气不好,这一行人来到镇上,天色已然昏暗,那边大户家早就点了篝火,明了大油烧的火把。才一入镇,顾昭他们便听到那边鼓乐丝竹的声音。

    顾茂丙懂行,便道,这是唱到最后一本了,一会天色再黑,怕是唱不得了。这家真有钱,也不知道是作何营生的,竟燃的起大油火把,那乡间寻常的百姓家大油过年才舍得拿出来拌饭吃呢。

    细仔找的这家客栈名曰:张脚店。店虽然是本镇最大的客栈可是依旧不敢自称客栈,要知道如今税务分的极清,脚店要比客栈少四分的税率。

    因顾昭他们手笔大,细仔也不知道怎么折腾的,总之这家脚店楼上楼下三十多间客房竟被全部包了出去,原住在店里的客人,也不知道被好言送到哪里去了。

    若是从前顾昭怕是要说他浪费,现在吗,他已经有了一脑袋的阶级思想,再跟庶民住在一起,只怕是有失体统了。他不在乎,他老哥在乎,许品廉在乎,甚至顾槐子这样的家奴都会在乎。

    张脚店,顾名思义,此家店主自然姓张,此人长相也若小说中的市侩商人一般真真是肥头大耳的样子,他肚子上有四五层肥肉堆着,脸上带着强揪出来的憨厚笑容,身后排着十七八位跑堂,杂工,大厨,一干人等都齐齐的站在店口等着。

    若是寻常看到这位,倒也没什么,只如今这位张店主带着的活计们,个个干瘦的,只一衬托,便令人觉着这家店主不善良,不是个好人的样子。

    张店主见顾昭他们的车队到了,便想上去侍奉,毕竟,他家脚店自开业也没遇到过这样的客人,既不用你家的被褥,也不用你家的厨子,甚至你全家都可以放假了,他们就是用用家里的屋子。这是什么客户,这是上上上等的客户啊。

    思来想去的,张店主动了脑筋,既然人家也不用自己,那也不能闲着,他得有个好态度,因此他便带着全家的杂役,从厨子到杂工打刚才起就跟这里等着了。

    “这大雪的……今年的天气真邪乎!”张店主寒暄着,想上去亲自牵马,没成想却被头马喷了一脸鼻涕。

    这头马正是顾茂丙打西边带来的名马,脾气自然是不好的。

    车队中,隐约传来笑声,声音不大,很快就收住了。张店主唠叨了一大堆话,这边却没有人搭理他。只见人家抬行李的抬行李,卸马具的卸马具,给马儿盖毯子的盖毯子,备草料的备草料,从头到尾,无一人交谈,无一人手里是闲空的。

    许是这种无声的,却井然有序的动作令人产生敬畏,平日话很多的张店主怪没意思的站在一边,脸上的笑容多少有些尴尬起来。

    “这……这怎么话说的,原该我等侍奉的。”

    身后,小厮们低低的笑着,张店主扭头瞪了一眼,哼了一声。

    在那边指挥着大家正忙乱的细仔抱着一个长方形上面垫着青蓝缎子的脚踏过来问道:“张店主,叫你买的东西可预备齐了?”

    总算有事儿做了,张店主松了一口气道:“哎,大管家,都预备齐了!炭盆,嫩茶芽子,甘草,本地黄酒,咱这地儿是渡头,天南地北什么都有,价格还不贵,这不是,您要的果子也帮您预备了好些,胭脂桃,红梨儿,粉红石榴,上游的荸荠,龙眼干,木瓜,侯儿大的王坛子,今年下来的鲜藕,大枣子……”

    张店主絮絮叨叨的说着,这些都是心里的活计,他虽不识字,但是记性却好,见细仔不烦他唠叨,便开始继续说自己买的东西。细仔脸上非但不厌烦,甚至越来越高兴,毕竟爷们们吃好了,心情就好。

    好不容易,张店主唠叨完,细仔没夸奖他,却问了身后自己从车上蹦下来的一位披着一件兔毛大氅的老先生道:“定九先生,您帮我观观这气象,若是留的久了,怕是还要预备东西,才将我探听了,去送粮的船队最快也得半月,这天气有些古怪,我怕柴薪预备少了,老主子年纪大了,到时候可抓瞎受罪!”

    张店主悄悄打量这位老先生,这位老先生五十上下,一头花白的头发挽着,带着一个丝绢料子的帽儿,那帽儿中间还缝了一块青玉。

    这老先生排场,许是这家主人家里养的阴阳,他只一看天便道:“这雪不好,怕是要上冻,此地老夫也是头一次来,可看这阴意,许是要雨雨雪雪十几天的坏像!”

    听到这里,张店主十分的不屑,这可是江岸,他来这边十多年了,还没见上冻的天气呢!不过人家是客,他自然也不敢揭穿,依旧是带着一脸憨厚的笑容谦卑听着,还不时点着头迎合。

    细仔听罢,便回头叫了声:“豆儿!”

    那边有人哎了一声,很快的跑来一位身着厚袄子,十四五岁一脸机灵的小厮来。

    “二管家?”

    细仔如今可不就是二管家,家里除了毕梁立,就数他了,新仔是三管家。

    细仔安排道:“你带人去这边杂货铺,将上等的碳买足了回来,各种消耗也看着多买,咱这一行三十多人,连人带牲口的你赶紧预备,我看此地来往客商不少,若真是定九先生说中了,明儿起,怕是东西有钱也买不到了,这人生地不熟的,难不成能咱还乡下收去?”

    叫豆子的小厮点点头,没片刻便带着两个人背着鼓鼓囊囊的两个大褡裢出去了。张店主眼毒,能估摸着那褡裢里最少能有五十贯靠上。

    不知道心头那里的肉微微的被扎了一下,张店主趁着细仔闲空了,赶紧过去又道:“大管家,借一步。”

    细仔看了他一眼,笑道:“借什么步啊,就这里说,赶紧着,我忙的很呢。”

    张店主笑笑,将腰弯的更加厉害道:“大管家,是这样,您看,如今您老们都是亲力亲为,咱们粗手笨脚的也不敢帮倒忙!只一样,咱这地儿地处渡头,旁个不说,那吃的却是一流的,这上游下游十里还有个区分呢,您家里带来的,那自然是上等的好厨子,可小店这厨子,十里八乡的,从来往客商,到乡亲办寿宴摆喜酒的都来请过,不说旁个,就本地最出名的,沙鱼烩,鳝鱼片,螃蟹酿,蛤蜊生,抄三珍那是出了名的好吃,这些东西虽本地家家会做,可小店……”

    正说着,耳边忽然一阵疾风,张店主开脚店十来年的功力,便显现出来,他只一招手,没扭头的便接住了一个锦袋儿。只一捏便知道是个小银元宝,只掂一掂分量,便知是不多不少一两八钱的大赏封儿。

    “哎呦,谢大爷赏!”张店主扭头道谢,却呆住了。

    哎,他在这江边,遇到的人多了,南来北往的,可却没遇到过这般新鲜多彩的人,不说那副俏模样,光说这位爷这件大氅,他是头回得见有男人敢在自己大氅边上绣好几十只蝴蝶穿花丛的花色的。哎呦,五颜六色的,可人家硬是压住了,半点没觉着这样穿很怪,反倒觉着,这样穿才好看呢!

    顾茂丙一乐,拍拍手道:“得了,他们吃他们的,到了本地,就吃你们的本色,今后几日你们只管与我做就是!”

    这边话音才落,顾昭打车里被扶了出来,他一脸淡然的扶着新仔的从右手边过去,错身的时候顾昭一伸手,啪!的一下打的顾茂丙脑袋一点,接着人就进了店子,张店主眼睛都不够看了,他只闻得一鼻腔橘子香,接着一个小脸盘粉嫩嫩的小公子,穿着一件狐狸腋毛的大氅,站在店门口细细软软的跟大人央求:“细叔,我要住可以看到江水的屋子……”

    顾茂丙摸着后脑勺恨恨的说:“你竟然敢住靠江的屋子,告诉你!这边人才将与我说了,江里有条银鱼精,生的十分貌美!常夜里穿着一身白衣裳,经常跑这边找年轻相公吸人气修炼,你小心夜里不安生,你就住去!到那时,都睡熟了,咱们肉眼凡胎可救不得你!”

    顾允药自然不信,他不敢反抗顾茂丙,便问店主:“店主阿叔,这是骗人的对吗?”

    张店主晕乎乎的,只会点头附和道:“对对,没有的事儿。”

    顾茂丙大怒:“什么没有的事儿,还老子赏钱!”

    张店主吓了一跳倒退一步捂着袖子道:“有!有……好几条呢,金鳞片,常来镇上闲溜达……”

    “什么金鳞片,银鳞片的!”

    “对!对对!活蹦乱跳的,好几条呢……”

    笑笑闹闹的,这帮脾气很好,一身贵气的爷们终于被张店主迎进店子上下好好侍奉去了。

    这晚,总算忙完的张店主背着老婆悄悄打开锦袋儿一看,呦,上等的银梅花样儿的银锞子。赶明儿,等老客走了,他去江上会他的相好,只定能得半年好脸。正想的美间,张店主猛听到店外有人敲门。

    今夜,这风雪里夹着冷雨,淅淅沥沥的透骨凉,张店主掌了灯,披了衣裳带着伙计来到大堂打开门闩,拉开门借着灯光一看,顿时呆了,他想起白日那位爷儿说的话来……

    “这江里啊……有一条银鱼精,生的十分貌美,夜里啊,常穿着一身白衣裳吸人精气儿……”

    雨雪越发的大了,张店主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