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二十八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顾茂丙在边关养了多年的战马,如今总算有了成绩,因此打今年春分那时候起,他便带着下面的小奴,家将赶着足有千匹的上等杂交骏马,自西疆央勃关送至上京。

    那一路的辛苦自然不用多说,偏偏顾茂丙是个跑偏的性子,旁人问他,他只是笑笑,从不说他所经历的那些辛苦,一切理所当然。当初小叔叔叫他养马,他就去了。他无牵无挂,不过是戏文里的闲暇散人一个,他从不觉着自己是有大出息的人。

    阿润倒是很欣赏顾昭这个侄儿,他觉着想必阿昭叫这个小家伙去死,他也二话不说的就去死。有时候姓顾的血统那是正常人所无法理解的。

    成群的战马运回上京,一路颠簸死于各种原因的足有两百多匹,这些死亡也给今后的战马运送留下了一笔珍贵的经验资料。如今这些珍贵的马匹就被一起养在上京郊外的大仓牧场。

    当初这片足有万亩的空地被划归迁丁司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大臣出来反对,现在,战马一出,朝上鸦雀无声。

    顾昭修建大仓就考虑过很多今后的问题,那时候大家都觉着奇怪,因为最初的时候顾昭养了成群的耕牛与驴子在郊外,每年光这个钱就是近几十万贯,几十万贯的专项投入,这对现世来说,除了战争拨款,这还是头一次。最初的时候,顾昭写了奏折申请款项,但是,以定婴为首的大臣们立刻加以反对。

    羊牛马发展畜牧是好事,他们支持,可是这笔支出,国家承担不起,谁来出?后来顾昭摆摆手,他自己出,他的俸禄,他的封邑,他家的私产收入都拿来养牲口。

    因此,顾昭的大仓也有个诨号,叫牲口仓。这里的褒义贬义自然就看人领会了。

    除了养牛驴,顾昭还找了农部的人研究畜牧,开发上等的牧草饲料,还买了官奴,成批的培养这个时代的第一代兽医。

    这些行为在当时都被人嘲笑跟奚落。道,顾大傻子在朝上睡觉,顾二傻子在郊外养驴,顾三傻子在边关养马,一家牲口棚出息。这家人,每年花几十万贯玩牲口,倒也真真玩的与众不同。

    对于外面的嘲笑,顾昭只当不知,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至于他家的族长顾岩,那也常常是一言不发。顾老大对于他阿弟,有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崇拜与迷信,自然,老哥哥的架子他也是有的,通常他还端得很高。

    顾昭发展的脚步从未停止过,可是他的这种发展跟随意抛出后世的一片绝妙诗文来还是有些不同,与牛马打交道毕竟换不来实权阶级与文化阶级的认同。也许,顾昭无法在朝堂上针对某一本学术书,或者某一种艺术说出个精彩纷呈来,他这个人没有半点的文化素养,也不懂得什么纵横说,阴谋说,律说等等,他只觉着,既然来了,就做一些有用的事情。

    养牛可以开发全体的农业国力,养驴子可以令贫寒的人家,也有个价格低廉的出行的工具。他的想法就是这么可笑而简单,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如今顾昭的牲口场,牛跟驴子的问题还无法解决,主要是找不到上好的种牛跟种驴。倒是兽医,已经出了好几批了。现在好了,七八百匹战马在大仓,如今正好用得上。

    战马对于如今的国家来说,相当于战争的天平,无论现在还是今后,战争的反应与速度都是左右战争的重要工具。可惜的是,过去,一员最好的马上战将,未必就有一匹上等的骏马。就连家里顾槐子那般的家将,如今还骑着驴骡呢。

    顾昭是个天生的理论家,肚子里塞了成堆的现代结果理论,可是这些理论需要无数人花上无数的时间,去实验,去落实,去踏踏实实的做事情。他的这些理论还偏偏与如今的思想背道而驰,不是为畜牧业服务,就是为农业服务,这些都是下等的理论,上等人不屑为之。权谋之术什么的,顾昭更是一概不精通。

    如何饲养适合内陆水土马种,如何将杂交,如何训练?如何防病防疫?如何将杂交马变成国家的重要工具?这都是当初顾昭给出来的无法解决的难题。

    顾昭提了问题,可惜,那时候并不被人看好,毕竟,先期的投入除了人力,还有大量的物力!当初也不是没有人试验过,却没有人想过去草原找到最好的牧马人花上近十年,甚至要付出几十年的努力,一起做这件事。内陆人总有一种大大的世界中心的骄傲感。人们注重现世的权利虚荣,至于几十年以后,那是几十年以后的人需要关注的,谁也不愿意去!只有顾茂丙这个傻子,二话不说的他就走了。

    如今顾茂丙带回来的这一批新马便是内地土马与西疆野马的第四代,无论是脚力,还是其他方面那都是上好的。现在这几百匹上等马就放在大仓后面的牧场里。按照如今的市价,一等战马最低的价格都在两万贯起。

    那么这么一大笔财富,如何不能令人不红眼,这简直要令人眼红的要滴血泪了。还不等某些人做出反应的当口,顾茂丙按照顾昭的安排,二话不说的就将战马,连同关外的牧场里的上万匹马一起做堆献了。

    用顾昭的话来说,老顾家人甭管有没有出息,有一条要做到,那就是甭给别人打脸的机会,从来都是他家人打别人的脸。这一大巴掌,打的着实疼痛,定婴也罢,庄成秀也罢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个时候,他们便沉默不语,既不落井下石,也不做锦上添花的事情。

    于是没有商议的,他们一起上了本歌颂道,这都是在陛下的英明领导下的成绩云云,至于顾家,他们提都没提。反倒是一直跟顾家不大挂的五军都督李木斋上了本,要求陛下厚赏顾家。

    今上自是龙颜大悦,便问顾茂丙可有所求?顾茂丙却觉着什么都没所谓。他唯一的念想就是自己小叔叔,大伯伯,对他来说,有叔叔伯伯的地方就是家。至于其他的,能吃还是能喝?那都是虚的,繁华他见得多了。

    雏鹰翱翔过天空,如何还想回到笼子!见到了草原的广博,骏马踏遍了自由的青草地,顾茂丙如何能收住心思,因此便跟今上回道,西江那边还不妥当,他马场里如今有上万匹战马需要发展,他不放心,还是愿意回央勃关给陛下养马去。

    毕竟如今只出了打仗用的战马,可是还有供仪仗用的”齐马”,供驿站使用的“道马”,供狩猎用的“田马”,供劳役使用的下等出力的“驽马”均为饲养成功,他还是回去吧。

    一时间,赵淳润真是感动的不成,那下面的大臣听了也是觉着,顾家老四这一脉,总算是有了个有骨气的,眼见着就有出息的了。总归是人家顾家的种子,真真什么苦都能吃的。

    就如此,今上在朝上开了金口玉牙,将顾茂丙的末等县侯提到了一等,给了铁帽子。这下子,顾茂丙已经超越他的哥哥与家里的其他长辈的三等侯了。

    若是这个时候顾昭在上京,许他会撺掇着阿润给顾茂丙一个弼马温的职位,真心的,顾昭也没把这个事情看的有多大。在他心里,移民问题,依旧是大疙瘩,人跟马不同,不是说移就能移的走的。

    顾茂丙在上京以前其实并不出名,当年唱戏的事情顾岩帮着遮掩的好,他的名气还不如他的姐姐大呢。后来他靠着军功他捞到一个五品的大将军实职做,可是上京将军多如牛毛,不靠军功靠祖荫得了封赏的也大有人在。

    一下子,顾茂丙红了,一匹上等马如今卖价两万贯起,顾茂丙在西疆有上万匹战马,这意味着什么?顾茂丙如今有钱有势,他还长的漂亮,最难得是他还没成婚。

    得了封赏的顾茂丙对周身的变化,感觉麻木非常,只有一条,他觉着如今千好万好,这些好都是小叔叔,伯伯给予的。若不是小叔叔当初的建议,如何有今日的他,伯伯自己也有儿子,如今顾茂昌可还在兵部闲蹲着呢。

    总之甭管怎么说吧,人家顾茂丙没想回来与人争什么,更对于上京的繁华几乎是半点留恋都没有,加至这小子最会演戏,他在朝堂上养了一番忠君爱国的大全本,把个朝上朝下感动的热泪盈眶的大有人在。亏阿润知道这小子骨子里就是个娘戏子,不然怕是真的能上他一大当去。

    便是如此,阿润也不好亏了顾茂丙,这小家伙可是阿昭的人,他能给的如今也就剩下这些不能吃不能喝的封赏了。

    如此,他便大手一摆,又给他挂到指挥司做了全司,这可是正四品的好缺,真正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官位。如此,顾茂丙飞身一跃,竟成了顾家第三代头一位的实权人物,起点那是相当高的。爵位有了,实职有了,顾茂丙如今春风得意。

    顾茂丙得了实缺儿倒是没有骄傲,只在朝上又道,这转眼又要回西疆,这一去却不知道何年能回,他自小得伯伯教养,如今伯伯岁数大了,是孝敬一日少一日,如今回来,伯伯却去了边关,如此还恳请圣上给个恩典,他想去侍奉一圈,把家里的长辈都拜见拜见,敬敬孝道。

    瞧瞧,这就是漂亮孩子说漂亮话。圣上一听,便又准了!不准他怕顾昭回来收拾他。

    就如此,顾茂丙回来做了交代,得了封赏,只在家里与伯娘,姐姐,姐夫呆了三日便匆匆离京,至于他哥哥,他压根没去过那边,只派了人,抬了整整一大车的铜钱儿给他娘亲送去,这是他几年来的俸禄,反正他娘爱这个,便请她老人家数个够吧。

    至于顾茂丙自己,他早就不靠这点微薄的俸禄过活了,他小叔叔私下里一年到头不知道贴补他多少,顾昭这家伙是最最不缺金银的。就连顾茂丙自己,如今他是开马场的,他也不缺钱财。而且,他对这些也不是很感兴趣,要知道,当年他与小叔叔假扮神仙,写过神书,在世界观上,他早就飞越了。

    当然,他那些臭毛病还是在,回到上京交了差,第二件事情他便是安排人找了最好的绣娘工匠,做了十多套新流行的行头私下穿,至于成堆的流行的新鞋,新袜,新玉冠子,那都算零碎。光各地上等丝绸他就买了三百匹,全都拉回小叔叔家,找了十多个裁缝只给他一人做衣裳穿。

    顾茂丙觉着,这世上什么都是假的,吃好喝好玩好才是正经。他回来这三日,亲戚爷们都跑出来了,一些贵胄子弟也上门结交,可顾茂丙心里就是对这些人说不出来的看不上,他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那西疆的那头,有个未开发的大世界,那边有上千部落在草原上游走,迈过草原,那边有三个国家,这些国家资源丰富,牛羊遍地,宝石黄金满那都是,如果有机会,顾茂丙想跟塔塔一起去征服那个世界,弄些好漂亮的宝石回来给小叔叔弹着玩,如果可以,他还想把小叔叔弄过去做国王,他就做小叔叔的大将军,提着银枪给小叔叔守大殿,他站在左边,叫塔塔站在右边,

    真的,世界大了,没什么不可能的。这是小叔叔说的话,他一直记得呢。

    因此,第四日顾茂丙便再也无法呆在没有小叔叔跟伯伯的上京,他带齐全人马,一溜烟的闪先了。

    顾茂丙的来到,给顾昭这一队人带来了人间烟火气。更加至,顾茂丙也没空手来,他带了整二十多匹最最上等的骏马,这些马随便拖出去一匹,那都是马王的材料。

    除了给大伯伯家五匹,他自己自用的两匹,给小叔叔五匹,剩下的伯伯叔叔家一家分两匹。这些马匹品种,品质都是最好的,就拿送给顾昭的那两匹来说。

    那是一对相当漂亮的胭脂红,这两匹马的父亲,祖父都是关外野马的马王,它们的母亲们乃是塔塔部落上最好的头马。就这样的,按照上京如今的价格,随便那一匹,少了二十万贯,都别开口。就这还是顾茂丙带着几百匹战马入京,破坏了行情的价格掉下来的价格。

    跟着马一起来的,还有二十付顾茂丙请人制成的最好的鞍具,那是一水儿的野牛皮制成,马鞭子是用野牛肚子下最软的那一块编的,鞭子柄把是纯银的,上面镶嵌着漂亮的绿宝石,蓝宝石,红宝石。马鞍子边上也镶嵌着银扣子,还有颈上那一圈纯银制成的银铃铛。也不知道顾茂丙从那里找到工匠,只把那鞍子扣儿打磨的能照出人影来,那做工就别提多漂亮了。

    当然,这玩意儿拉出去,不招贼,那就怪了!

    顾昭得了好马,自然高兴,是个男人就喜欢这些的,他倒不觉着没得了白马而失望,毕竟唐僧与王子的故事他也听过,他给这两匹新爱,一匹起名火炉,一匹起名火烧。就这破名字,把顾岩气的够呛。

    给好马起个破名字倒是没什么,最可气的是,顾昭得了好马第一日,便换了新猎装,提着一把儿童弓箭跑去打猎。没办法,最小号的弓箭以他的臂力,他都拉不开。

    顾大老爷第一次发自内心的怀疑,顾老七是他家捡来的孩子吧?要么就是德惠岳家的血统不好,生生把他老顾家的种给串了。

    顾昭骑着火炉,拿着小号的弓箭来至郊外的山边打猎,打了一上午,成绩惨不忍睹,鸟毛都没一根。后来细仔心疼自己家爷,便找了新仔带着顾槐子,一人提着一面大锣上山给顾昭打围子。等他们用大锣将动物吓得围在一起,顾昭面前活泼的最少跑了有七八只肥兔子,外加两只野羊,还有一头獐子,顾昭大喜,足足射了一桶弓箭,硬是毛皮都没蹭下一根儿。

    后来人家动物们累了,实在蹦不动了,就在顾昭前面不足二十步的地方休息吃草。人家都想好了,就是死!也吃饱了再说,再者,等面前那个笨蛋射死自己,怕是要等到明年。

    细仔提着破锣,巴巴的从林子里跑出来,跑到顾昭面前后,叉着腰喘气道:“爷!一根箭都找不回……来了!您是高人,那箭射出去,那是无影无踪!小……嘿嘿……小的回车里……再,再给您取一桶?”

    顾大老爷捂着脸,无奈的叹息哀哭:“家门不幸啊!!!!!!!!!!”

    顾茂丙失笑,翻身上马,他上了马后,直接从鞍后取出一个套索子,一夹马肚便飞一样射了出去,没一会,顾茂丙拖着那头肥獐子来至顾昭面前,命人在顾昭面前三步处按住,特别热情的招呼道:“小叔叔,赶紧着!咱们都等着吃肉呢,就瞧您的好了!看到没,就射这里。”

    顾茂丙怕小叔叔失了准头,便找了毛笔,掂了墨汁,在獐子脖颈上画了一个黑乎乎的圆圈儿。

    顾昭搭弓射箭,比划半天后,总是于心不忍,于是他扭头对自己老哥哥道:“阿兄,那它要是流血……那可……疼啊!这多难看!,那血哗啦啦的招惹蚊蝇总不好,就是不招惹蚊蝇,这家伙家里一定还有妻儿,等他回去吃晚饭呢……”说完,顾昭抖了一下,他想起动物流血淌成一片的镜像,便又道:“我……爷回车了,这一大上午的,真真折腾人,要吃肉,去城中买来就是,我累了!”说完也不管别人怎么看他,一拽火炉他真回去了。

    顾大爷捂着脸继续哀嚎:“家门不幸啊!!!!!!!!!”

    许品廉摸着一把被小娘子打理的溜光的山羊胡到赞美起来:“君子悲天悯人!小郡公不忍杀生,真善人也!”

    “家门不幸啊!!!!!!!!”

    顾大爷哭完,回头找侄儿问话,却不想,顾茂丙却站在许品廉新纳的小娘子身边,他的手还掂着人家的新绣裙,爱惜不已的抚摸着那上面的并蹄莲道:“这花儿真美,你绣的?”

    张小烟的眼睛都要羞出水来了,她低着头喃喃的揪回自己的裙角,怕顾茂丙生气,只默默的点点头。

    顾茂丙大喜,忙道:“我这次买了二十多套上京流行的京纱罩衫,你帮我在衣角都绣上这个莲子,我最爱莲花了。”

    张小烟一时错愕,猛的抬头看顾茂丙,这是当她是绣娘?顾茂丙倒是没觉着什么,他只是挑拣而已,东西不漂亮他是不穿的。

    顾茂丙继续比手画脚的吩咐:“我那罩衫料子多是透纱,你记得配线的时候,莫要叠色,丝线不要用重线,不然抽纱!绣花太重衣角就不展挂了,你想想,纱衣薄薄的,花样子那么重,总是不好对吧?

    恩,我的荷叶边子要上银线,就若早晨的阳光一般!你会秀露珠吗,我就见过秀露珠的绣娘,就在西疆那边儿,可多了,那些小娘子手巧,能把一根线分成九股,那珠儿漂亮的能从衣襟上滚下来呢!”

    “家门不幸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