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一百六十七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啪”

    “啪”

    “…………哐……!”

    清晨,更夫敲完板锣,一串住在内仗子村头的雀鸟,便一连串的叽叽喳喳的鼓噪声,惊起了礼部郎中许品廉大人。

    许大人五更天便清醒了,只睡在床东头的顾老大人年纪大,觉少,天气模明的时候他才打起香呼噜。许大人今年也快五十,自然知道老人的觉贵重,因此有了尿意也不敢动弹,只忍着,一直忍到天光大亮,这才顺手捞了一件搭在一边衣架上的大衫披了出门。

    站在门口守夜的小奴悄悄问:“老爷可要用净桶?”

    许品廉压低声音道:“我不用那个,你悄悄的,莫要惊了老大人的觉。”

    他就这个破毛病,被人看着尿不出,再者他两趟的活计,也真是要去茅厕的。

    那门外的小奴听罢,便不再吭气,他只是好奇的看着许大人披着一件小公子翠色的衫子,沿着墙角往村里的粪场去了。

    如今农户躲在乐车的辅导下,学会许多新鲜的耕耘之法。那乐车的艺人常把如今庭上的新税法,新的栽种之法,新的举措编成段子四处游唱。

    顾昭曾想过办报纸这样的新鲜点子,可惜的是阿润却说,民能与他们识字的机会就很不错了,如今天下不稳,再教他们学会思辨,却不是不可以的。

    想来,却也是这样,什么当权者都是如此,告诉你什么听什么便是。民是无需思考的。再者,报纸那等不好控制的东西,一旦被旁人掌握,实在是双刃剑,谁知道最后谁会流血呢?阿润不愿意试这个水。

    顾昭听罢,只能遗憾放弃,想下后世,媒体如同搅屎棍子,稀罕它们的,往往却都是民间,给官方找麻烦倒是常有媒体的身影,怕是天下当权者都是这个心思吧。

    话说乐车的功能那也是不错的,就说去年下的新耕法,凡稻田不再耕种者,应在当年翻耕,多翻几番,将作物的根部烂在稻田里,这样肥效是粪肥的一倍还要多。便是如此,粪肥依旧稀缺,因此乡中村农常在村里修建两三化粪池,多追一次肥,就意味着多收一把谷。

    农村人一切的行为,都要跟作物挂钩,因此村里的肥必然都要留在自己家里。这内仗村有两大派,因此便有两个公共的粪池,一处在张家地,一处在颜家地。许大人觉着,他在人家老颜家住,自然也要回报一二,因此便有了这般亲切的行为。

    许品廉老家也在乡间,他的祖父还是个大地主,家里的耕地能有百倾还多。老爷子平生最爱耕耘之事,许品廉常受祖父教育,知道一粥一饭来之不易。

    这颜乡绅家虽是乡绅,但是家中二院才有院墙,大院门口却是简易的菜杆捆扎而成的。因此,许品廉出门之后,便三转两转的找到侧面的柴门,心里很是得意的往外走。昨晚他是于正门而出,今日太早却不好打搅旁人,这偏门是一般农家的习惯。作为一个资深老驴友,也是经验。

    秋季的雾水给村中的杂草上了一层露衣,许品廉走了几步,足下便有些微湿。期间遇到早起的乡民,许品廉还忍着尿意,亲切的交谈了一两句。问问秋收,问问税率,问问此地官声,一番应付之后,好不容易,进得村中的柴杆达成的茅厕,才刚解开裤子,黄洪一泻而出,正叹爽极之余,却不知道如何了,着身边的茅厕墙忽然哗啦啦一下子,四面从外散了开来。

    顿时!把个堂堂五品礼部郎中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啊!!!!!!!!”

    “呀!!!!!!!!!!!”

    两声前后尖叫,均来自妇人,许品廉吓得一哆嗦,他举目一看,却看到粪场对面的泥路上,一个小娘子捂着嘴巴盯着他大叫不已。那小娘子身边跟着一个小丫头,也是一脸惊恐,指着自己依旧在流水的话儿也在连声尖叫。

    许品廉吓得不轻,赶紧收好工具,许是收的太急,一些新水粘在裤子上,先是温乎乎的,接着贴裤凉爽十分。

    那张家小姐昨晚便守在此处,她的名声早就坏了,因此只能走嫁外乡人这最后一条路。可怜张小姐小烟女士,只想找个富贵公子,却不想,那家里都是懒的,有净桶是坚决不会来这茅厕大半夜吹一屁屁凉风的。允药倒是个上茅厕的,可他胆小,指望他大半夜去茅厕那更是没戏。

    很快的,那村里涌出一些人,只站在粪池边上,对着那头指指点点。许大人一辈子为人清明,何尝这样丢过脸,他捂着自己早就藏起来的武器,满腹的委屈,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外面热热闹闹,在村里人看来这便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可顾昭却不知道,他依旧在做梦,梦到跟阿润一起在前世的胜利广场吃凉粉。

    他们都穿着古代的衣衫,大家却也觉着正常,凉粉三块钱一碗,顾昭只带了六块钱。

    阿润可恶,说他肚子不好,要少吃一些。一转身却将他那份吃了。顾昭生气,正要骂,却不想,那边有个穿着青衣的少年,看不清面孔,只觉着他长得俊秀,这少年好不可恶,只是鼓掌叫好。顾昭大怒,走过去就踢,一伸脚,却踢到了被子,顿时!人清醒了。

    顾昭这具身体年轻,甭管心理年龄多大,他的觉都是极好的,那是雷打都不动,又加至有些船上经验,因此一般儿般儿的动静也别想招惹到他。

    这一路颠簸,好不容易找到一处好地方,睡个稳妥妥的大炕,盖床老百姓的新被和,更加至昨日吃的舒坦,这一觉睡的香。

    顾昭起身后,下奴端来净桶,顾昭方便完,那队伍里带着的家医便端着净桶微微嗅了一下道:“郡公爷如今心火多已泻下,不过这几日还是需进些温润的方子清清浮火,待小人开一副平火的方子吃吃。”他见顾昭皱眉,便加了一句:“并不苦,小人多开些甘草,山楂。”

    顾昭撇嘴,只微微点点头道:“知道了,我阿兄他们可起了?”

    顾昭说完,却发现这一屋子侍奉的面色都十分古怪,都是一副要笑不笑的表情。那家医常发木的脸上,忽有了眉飞色舞的形态。

    他正纳闷间,在一边的细仔走到他身边,贴着他耳朵一阵嘀嘀咕咕。顾昭听完,顿时大乐,好个每日故作清高的许品廉,他也有今日!

    顾昭此刻也顾不得旁个,只草草收拾便急步往外走,等他来至正屋外面,好家伙,这村里压抑不住的,都攀在墙上看热闹。颜家的几个家奴,手拉着手站在门口,只是不让人进。

    正堂中,一个妇人的哭嚎声正高一声,低一声的传出来。

    远处天空传来几声闷雷,大清早的,雨水便滴滴答答的往下淌,雨势不大,不过按照一贯的规矩,出事儿了,下些雨水应景也是常态。老天爷很给力的配合完美。

    顾昭仰天看着,却不想身边颜家大郎,颜未从堂屋冲出往外跑,看到他也不打招呼,只一脸羞愧的捂了脸招呼了几个人道:“快去快去,先把人救下来,再好说旁个!”

    咿?

    原来是那位张家的小姐,她本想到公用茅厕碰个富贵俏小郎,她母亲也悄悄带她偷窥了一眼在院子里溜达的顾昭。天黑,瞧不清楚,看样子,姿态却是个美的。因此张小烟便含羞愿意了。

    却不想等了一夜,闻了一夜的臭味儿,披着翠衣的却是长了胡子,变成五十开外的老郎,这张小烟回到家里,又羞又气,二话不说,便要碰死,因边上看着的人多,没碰死,她又找了裤带要上吊。此时,这位小娘子求死之心,却是真真有的,作为最早的女权主义者,看了太多的公子小姐情爱录的张小姐只觉一生都完了。

    张家这一番做派,旁人不知道,住在一个乡的村民那个就是傻的?那茅厕墙今日不倒,明日不倒?偏偏有了外客就倒了?一倒还是四面墙?虽是乡人,多少有些情谊,可这般行事实在是将乡老的脸都丢尽了。

    颜家大郎心中有愧,无法言明,又没办法揭发,因此捂着脸跑了。

    顾昭奇怪的看看他背影,微微摇头,转身进了正房。

    正房中,颜家的老爷与此地族长,也是一位姓张的老汉正满面通红的坐在一边不吭气。正堂地当中,张家的妇人,那位张乡绅的老婆张江氏却盘腿坐在地当中在哀哭:“可不能活了,天没长眼,只留一双瞎窟窿喽……养到她十六上,不少她吃,不少她穿……做上一双绣鞋鞋都是葫芦绸儿,一贯钱两尺的料子她都不愿意啊……可不能能活了……养到她十六岁……”

    顾昭顿时炯炯有神了,他瞧瞧自己老哥,阿兄端着一盏茶目瞪口呆,许品廉先生,恩……这先生有趣,怎么披了药儿的衣衫出来,真是老干馍馍点红花儿,他翠的这是那一份儿啊?

    看呗,翠出桃花儿来了。

    别说顾昭,就连他阿兄顾岩都没见过如此有风采的乡间妇人,真真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满地打滚子,人家也不找你们负责,只是在下面哭诉这个女儿养大花了多少多少钱,多少奴仆侍奉,消耗了几尺布。这些额外的数据堆积起来,用这张江氏的话来说,公主也就是这样了!

    如今她女儿看到了男人的那个玩意儿,除了死,也没其他活路,因此,这钱好歹要收回来。这笔买卖,张家赔死了!这会子,掌上明珠便也亮不起来了,只盼能收回本钱,莫要赔本才是。

    许品廉见顾昭进来,无奈间只能将捂着脸的手放下,喃喃的站了起来。他也觉着自己不能活了,一辈子老脸,八辈子的风采今日尽数在上官面前丢个干净!他不怕顾岩,却怕这个小郡公爷。

    顾岩见阿弟进来,顿时不愿意了。在他心里,阿弟是世界上最最干净之人。这样的龌龊事情,就是听到都是脏了耳朵。想到这里,顾岩把手里的茶盏一放,倒也不客气的对站在一边的定九先生说:“这事儿吧!乃是私事儿,老夫也不能多言,我们这就出村等着,你……你权宜着办,只……别耽误了行程!”

    顾昭倒是想看,可是又不能说,因此只能带着一丝压抑在内心的遗憾,转步往外走。

    那老妇见这里最大的主儿要走,自然不愿意,因此在地上身形无比灵活的滴溜溜一滚儿,顿时将门口拦住了,她道:“不能活了……你们这是想逼死我家女儿不成,若没个说法,就从老妇身上……老的是不成的,大的是不成的,好歹留下个小的……我们不挑拣。”

    她话音未落,顾大老爷真的一迈腿儿从她身上过去了……

    顿时这屋里一片安静,人人目瞪口呆。

    顾岩站在门口冷声道:“好讨打的刁妇!你当爷跟他一样,是个傻子不成?”顾岩指指许品廉又道:“原以为此地民风质朴,却不想竟龌蹉到如此的地步!老爷我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什么没见过,今日被你这无德蠢妇刁难了,才是丢了一辈子的老脸。”

    顾岩说完,要喊细仔他们拿棍子打,刚才他还不气,却不想这老妇把花花肠子用在了他弟弟身上,孙儿身上。这两人随意动那个,都触了他的心肝。

    顾昭翻翻白眼,赶紧拉住他,干什么呀,没事儿喊打喊杀的,不至于的。

    顾岩看看阿弟,无奈只能站在门口对这家一直不开口的族长道:“我说你这老倌儿!你也不必装聋作哑,你今日也聋不得,哑不得!我与你分说,这事儿你担不起,你骨架子小,老夫怕压塌你!也不是我欺你,我说明白与你听,老夫不是旁人,却是京中站前三台的点将的头名录子!咱家住上京平洲巷子,官至一品,今上恩德,赏了个平国公的爵位,我乃是平国公顾岩是也!什么叫大的不成,留小的?我呸!凭你们也配?我小弟弟看着小,那也是正儿八经的小郡公,公主我们都嫌委屈呢!”

    顾昭连连翻白眼,只能拽着他哥道:“你说那么多,赶紧走吧!”

    一时间,这屋子里顿时鸦雀无声了。

    那老族长吓了一跳,喃喃的站起来,寻思寻思,似信非信,思想片刻,他却是跪了下来。他这一跪,屋内人都跟着跪了。

    顾昭顿觉好没意思,转身躲在一边,他见不得年纪大的跪自己。

    顾岩不顾旁个,只继续道:“我等本奉旨边关巡查慰问,怕惊了民,惊了生,这才轻车改装。咱们原是一番好意,却不想在你处遇到这糟心的事儿,真真少条失教,这是什么山水,能养出这一堂刁民恶妇来!你们这堂上坐着的也不是旁人,这位大人姓许,外面都称呼他一声品廉公。品廉公平日为人最讲德行,今日之事,也怨不得谁,不过一个小妇人,抬回去就是!只一样!许大人家里,一妻两妾,他早就满员了,你家算什么玩意儿,一街村姑竟也敢嫌弃堂堂五品……”

    顾岩的话是越来越难听,顾昭无奈,只能抓住他阿兄的袖子道:“哎呀,哎呀……何必如此,说那么清楚作甚,别说了,走吧。”

    顾岩不解,看看自己阿弟。

    顾昭没办法解释,他就是再变,也没办法将人命视若草芥,他老哥哥位高权重,今日之事顺嘴嘟噜,他说完,他爽了。那女子呢?那女子也是一辈子,就是抬回去做个贱妾,也是要脸活着的,大兄无脑,随意给人家一句话的评价,就若他说的,他是天下大帅,站在兵部点三台的头名录子,一国的国公爷,何苦给个女子扣帽子呢!顾昭就是觉着,不该如此的。

    顾昭拉着他大兄走了,顾允药本来站在院门口坐着呢,那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本瞧热闹,捎带免费参观他。这孩子没见过世面,这几日被他爷爷教育的虽多少有些了胆气,但是眼睛杀人,比刀过流血疼百倍,因此他将脑袋恨不得按在胸膛里。

    顾岩正在气头,出门一伸手,扯住自己孙孙的衣裳,将人揪走了。老爷子一辈子见惯了刀山火海,最是直来直去,这般被人算计,还是第一次,这心里实在憋闷。

    顾允药一路跌跌撞撞的跟着,看着村里这些惶恐的乡民,心里七上八下的想着心事儿。

    这三人回到车队,那厢也是人头济济,到处都是乡人指指点点。一辈子,这般大的新鲜热闹,村里人只觉少见,有胆子小的不敢去乡绅家里看热闹,怕人家恼了明年加租子,便只能来此处免费参观外乡人。

    顾岩郁闷,站在那里一声喝骂:“都呆这作甚,赶紧走了,此地肮脏,再不得落脚!”

    他这一声喝骂,乡人顿时不愿意,便齐齐在那里七嘴八舌的回嘴,有人气愤,便捡起一边的石块往这边丢。顾槐子那边自然不肯叫老公爷吃亏,因此纷纷从身下一揪,亮出官刀,银光闪闪的便出了鞘。

    这一下,一众乡人顿时像被强盗掐了脖子一般的定住了。

    顾昭无奈,只能匆忙的上了车,催着顾槐子他们离开。他们一行人急慌慌的出了村,走了十几里方上了官道,在官道边上等许品廉与定九先生。

    约莫半响午的时分,那边岔道上总算来了人,许品廉与定九依旧乘了旧车马,车马后面跟着一辆新套的玄花儿驴子车,车上乃是平顶,一看就是此地乡人常用的出行工具,那驴车边上挂着一个木雕的桃红牌子,顾昭一看便知,这人许品廉是收了的,人家带着丫鬟妹纸,带着嫁妆一起跟来了。

    眼见着车队越来越近,驴车后跟着十来个人,无分老幼,都急步紧赶慢赶的追着车子。待他们来到近前,一直在那边听信儿的细仔过来禀告说,许大人收了那姑娘,倒也没亏着,一下收了俩!

    他怜悯那女子年纪小,因此给了百贯聘礼,算是全了礼数,至于回家放在那里,那是许品廉老妻的事情。还有就是,许品廉是个老穷酸,出门不带钱,这钱是咱家出的,回去记得讨债。

    顾昭一下子哭笑不得。

    倒是跑过来的那位老族长,来至近前后,却将一张新写的羊皮契纸双手捧给了顾岩。这张家女,张家却不要了,族里做了主送与老大人做奴婢了。

    这里面没顾着许品廉大人的面子,毕竟一品跟五品那是有登天距离的。他们只想着,万万不要被这位老大人迁怒的好。

    顾岩顿时觉着长出了一口闷气,他站在车前,扬扬契纸,没给许品廉,一转身他装自己身上了。

    许大人无奈,只能跺跺脚,回头安慰他家小娘子去了。

    顾昭觉着有些不合适,好好的出来了,回去可怎么跟嫂夫人交代,虽然他也不认识那位嫂夫人。

    倒是顾岩无所谓的摆手道:“这算什么啊,不过是个玩意儿,叫人赶紧送回去吧,也省的碍眼!”

    过来回话的定九先生连忙阻止:“大人不可。”

    顾岩不解:“有何不可?”

    定九先生看看那边,见没外人这才低低回道:“大人此次出行,京中定婴一派就略有微词,若出京不到半月,抬回民间女子入京,这事情闹起来,虽是品廉先生倒霉,怕是也要殃及大人,到时候,怕是我们有嘴都解释不清了。”

    顾岩与顾昭对视片刻,顿时倒是想了个通透,可不就是这个道理。

    “如此,便罢了,你过去告诉品廉,那贱人平日无事,却莫要出来碍眼!”顾岩只能这般吩咐,吩咐完,他转身进了自己的车子,虽此地小吏已然闻讯而至,奈何几次求见不得,只能一路相送,送至本地结界处才惶然回归。

    至于那张乡绅家如何,今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他家丢了这地方的人几辈子的脸面,今后无论老小,真真寸步难行。可怜他家孩儿,苦读了一辈子诗书,却被小妹子连累到死。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这日夜里,许品廉总算转过了心思,一个人带着满腹辛酸到了顾岩车里抱怨,一会子说自己冤枉,一会子又说那女子可怜,再一会子又唠叨他回去如何与老妻儿女交代,无论如何,这个证人需老大人美言,他是被强迫的。

    话是这般说的,可是连续三日,他都不在顾岩车里徘徊,只与车后的小娘子腻腻歪歪。那小娘子虽土,可是架不住年轻娇憨,虽这次没找到年轻的小公子结对儿,可是,她家老先生那也是满腹的诗文,因此,这小娘子便也能收住委屈,一路上只扮巧卖乖,把个许品廉哄得云山雾罩的。

    顾岩气的牙根痒痒不提,只这一日起,他们便只在路边扎营,再不敢去村中投宿了。

    转眼,又是五日过去,这一日来至淮南郡境内,因在两郡交界,这一行人便投了交界处的一个老庙。这庙乃是一处新庙宇,是上京惠易大师着人修建,因此它的名字便叫了“惠恩寺”。

    这庙不大,庙舍都是新修的,庙里的大主持是在上京深造过的,算是惠易大师的徒孙,因得知顾岩等人来至上京,他便抄起一口半京音半本地土话的怪调调与顾岩周旋。

    顾昭不耐在庙里呆着,便在寺院门口溜达,此处看上去倒也安静自在,虽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却也是处处透着禅机野趣。顾昭几日在车中颠簸,正不耐,有地方睡,就是庙宇他都忍了。

    才将溜达没片刻,却不想大道那头,一串马铃儿清脆入耳,叮叮当当的甚是好听。

    顾昭仔细看去,来人骑着一头通体漆黑,颈上脚环都覆着长长鬃毛的骏马,他们来得快,风声过处,那马上的毛发飞一般的飘起来,一眼看去,威风俊朗已极,顾昭仔细一看,那马上坐着的却不是旁人,正是他家小饼子,顾茂丙来了。

    咿?他不在边关养马,怎么来这里了?

    顾茂丙来至顾昭面前,将马匹拽住,身姿漂亮非常的自马上跃下,人一下来,便卖的一手好萌,只见他抱住顾昭便嘤嘤的哭了起来:“小叔叔,我归得家,却不见你,心都碎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