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5章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顾昭与自己哥哥一起出得上京,转眼走了半月,他们这是先要去北面,他二哥顾山守得北关,珅义关。然后是他五哥顾荣的西关,接着是他三哥的南阳关,最后是六哥顾瑞镇守东关申生关。

    这个路线听上去别扭,却也可以解释。只因古时出门,常乘骡马车,人丁牲口都离不开水源,因此古时道路都是依着河道而走,修筑的道路,也必然跟着大河小溪的水势蜿蜒盘旋,就水筑路。顾昭他们走的官道自然更是如此,这一路,从那条线走,最后如何回来都是安排好的。

    最初离开阿润,顾昭想的要死,连续几天都是胸口闷闷,嘴巴淡淡,浑身抽了骨头,一瘫瘫堆在那里,没半分人气儿。他哥哥顾岩劝了几句,开始还急的跺脚捶胸,甚至以为他弟弟得了病,就要抗旨回去。

    后来,随行的礼部侍郎官许文禄先生劝道,大凡男女到了这个年纪,自有一种幽情,令弟年纪还小,虽开窍晚,想是心里有些惦记,恹恹的也是正常。没想到,顾岩竟然信以为真,这几年因为顾昭的婚事,他急得头发花白,只觉着是家族连累了小七,因此他才想这一辈子孤独终老,难不成,心里终是有人了?

    想到这里,大喜之后,他竟是从身到心,都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敢问不敢问的在阿弟边上打旋子,一时间竟也跟他弟弟一般,犹如犯了闺情之症,浑身都席卷着一股子难以捉摸的老年维特之烦恼的症像,他竟也吃不下睡不香了。

    一时间,随行的官员们,难免都着急起来,觉着这对兄弟真是奇葩,疯子症都是一起犯。

    亏这次跟出来的是许文禄先生,说起许文禄,这人本是这时代的一个老驴友儿。早年他写过一本驴友心得,名曰:阳明圆心录。那时候顾岩讨好文人,也是打这里下手的。顾岩文人朋友不多,却偏偏与这许文禄是极好的。因此,这次天承帝派遣礼部的许文禄与其他人一起来,也是这个原因,都是以老爷子高兴为主。

    老爷子高兴了,顾老七就高兴了,顾老七高兴了,万岁爷就高兴了。万岁爷高兴了,那么全世界就高兴了!大约也就是这个道理了。

    那许文禄最是个爱旅游的,因此便日日陪伴在顾岩身边。他这人通读各地趣闻野录,更是对天下地理有那么几分儿功底,更加上他是写驴友传记的,因此对传说景观是朗朗上口,说的十分有趣,慢慢的,顾岩的心花便开了。这几年他被关在上京,十分无趣,却不想这次出来,满眼看的旧景新观,竟有这么多的趣闻,一时间便吩咐人放慢行程,反正今上也说了,爱卿年纪大了,不必着急赶路,只管慢慢去就是。

    这不就是告诉他,你要好好玩,好好旅游,公费报销呦!

    他再不玩?那就是王八蛋了!

    因此上,顾岩是逢山吃兔子野鸡,遇水煮鱼烹虾不在话下。

    就这样,转眼半月过去,顾昭从行之寤叹,幽情不适的情绪里缓和过来,开始习惯于阿润不在他身边时候,他哥哥已经叛变了!

    顾昭自然不愿意,因此便颠颠的凑到哥哥身边,想找回自己的社会地位。怎奈,他那点子现代文采与许文禄,许品廉相比起来,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他只要说,啊!这山真好看啊!

    那许文禄必然说,啊,这山啊,这山原叫某某山,后来出了某某神,便改名某某地儿。此山西起某某处,右山峰有一某某石,石上卧某某鸟,传说天上的某某婆,如何如何,怎么怎么……

    顾岩在那边连连点头,神色变化,恩!恩?啊~~?啊!哦?哦!!哦!!咿?哎声~~不断。就像个老傻子一般。

    顾昭气愤,走得一段,又道,这水真好啊!

    许品廉又道,这河全长多少多少,经过什么什么县,这县前朝叫什么什么名儿,这县里有个什么什么人。这些人做了什么什么事儿,当地有什么什么吃喝。

    顾岩听罢,咬紧牙关,对身后随行严肃认真的吩咐,既然替天子巡边,必然要体察一下民情,与民同乐才是,告诉前马,拐弯,我们去体察体察方是正经,若是不小心看到个狗官,再咔嚓几个,岂不是大善?

    顾昭郁闷,转身回车,愤然写了小报告与阿润道,你找的那是什么东西?一路上只知道游山耍水,根本不着调,他勾搭的阿兄不到半月,胖有八斤。阿兄憨傻,不知好歹,每日稀里糊涂跟在他后面,若跟屁虫般,许品廉如今就是放个屁!阿兄定然大赞!品廉啊!好屁啊!

    那两人如今情深意切,我旁个不怕,就怕一件,一年后,我怕我阿兄给我找个男嫂子回家。若真那般,回去我可怎么跟家里交代?你赶紧下旨,把他召回去吧,如若能把金山那老东西给我送来,就更好了!

    这些日子,阿润本也不高兴。他不高兴,大臣们就不高兴,大臣们不高兴,大臣家阖府都不高兴。这些人家不高兴了,全上京七肠子八肚子的被连累的不安逸。

    却不想,这一日,天承帝打朝上下来,招了金山主与庄成秀等亲信闲说,说的是前朝先古的政体之事。

    原本天承帝神情是严谨的,表情淡淡的。下面人回话自然话出之前,在肚子里盘旋几回,斟酌一二方敢开口。却不想,说着说着,大总管孙希,忽端着一个盘子,盘子内放着一个竹筒。今上见了,表情忽一变,竟顾不得回避众人,只当时便开了封,削了蜡印,抽出一块写满字的白帛,急巴巴的看了起来。

    今上的脸随着阅读,越来越开朗,最后竟然百花齐放了吗,一时间,上京乌云散去,呼吸都顺畅起来。

    阿润读完顾昭的信笺,心情实在好,他将布帛小心的折好,放进袖口里后,这才笑眯眯的继续刚才的话题,不过,语气吗,却与前些日子,却是大是不同,温柔了很多很多。只有一件事儿奇怪,他瞄了金山主好几眼,神情一点都不善良,搞得老金山有些毛骨悚然的。

    天承帝喜完,忽然想起什么,他便似很随意道:“诸位爱卿,说起政体,朕却想起,如今沿用的前朝的官制,如今却也实在不合时宜了。

    前朝与如今不同,前朝为官者多为世家大族,为官优劣非谓世族高卑者而不得之,如今大梁再用旧例,以凭借世资升迁,怕是遽难委悉,而今国情渐稳,朕想,若是再等几年,待五郡迁丁事毕,这件事怕是要改改了。”

    天承帝所言旧制,乃是前朝政体依赖世家门阀,用人才先看世家出身而用之,一些官位,竟然被垄断成父父子子的样子。大梁国乃是外八路子起义造反出身,打赵淳润他老爹开始就对这些士族豪门不屑一顾,只是先前刚刚立国,以稳定为主,这才慢慢图之。现如今,国家逐步稳定,自然天承帝也就将这件事放到了台面上。自然,今日只找庄成秀,许东兴说这话,却没找定婴也是这个原因。

    天承帝说罢,庄成秀与许东兴相互看了看,他们二人的确出身不高,可家里却也是有社会地位的富户家族,不然那里读得起书本?识得起文字?自然,作为旧府官员,他们也清楚,今上改革官制,也是早晚的事情,可这个时候,他们却不敢第一个发言,因为,这件事情触动的是整个的上层阶级,今上说这话在他们看来,还是早了。

    想到这里,庄成秀去看金山主,可是金山主却微微闭起双目,并不发言。他有他的打算,这个制度若是好,也不会有多少年来,寒门子弟攀金山求学晋级之说,这个制度,是金山十几代人最最厌恶不屑的事情。只是……他也觉着,这话还是早了。看如今朝上,除了一起造反的武将头子们对皇族死心踏地,剩下的这些文官,百分之九十,怕是都不会做这个出头的橼子。

    天承帝见他们不说话,心里倒是一阵冷笑,果然,就如阿昭说的一般一样!这些人都是笼中鸟,每日叽叽喳喳,就在笼子里羡慕外面的世界,一个比一个叫得欢!时时觉着冲出牢笼才能高飞翱翔,却不想他们熟悉了笼子,忽然打开笼门,他们反倒不知所措了,谁也不敢飞出去,生怕出去了会冻死,会饿死……这个出头鸟,怕是没人想当的。

    想到这里,今上并不说话,心里早有答案,便只是微笑。

    庄成秀在下面寻思了一会,终于无奈的还是站了起来回道:“陛下,前朝多以门阀所出士人为政,以乡里宗族选定推举,为官者多以豪族出身,以门第取人,非才之所长,因此方有后来的人士散乱,主荒政谬之祸。如今我朝方历经三朝,根基不稳,虽有科考,然!科考之法亦有利弊,此事还是徐徐图之为妥。”

    庄成秀回完话,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天承帝。天承帝没有言语,他只是看看水泽殿的窗户。在殿下的岳全子机灵,便走到那边,轻轻的推开窗子,放进一屋子的清明。

    这会子正是半上午的时分,今日天色甚美,天空无云,露着一片坦荡荡的青蓝色,偶有两三只飞鸟自宫墙上飞过,这宫里安安静静的,就若个死城一般,那鸟儿的翅膀扑啦啦的飞过去时,它飞的那么高,可赵淳润仍旧能感觉到那翅膀用劲儿的声音。

    屋内的大臣眼睛也随着今上往外看,他们看了一会,又都收了眼神,知道今上还是不高兴了,可是,身为臣子,自有臣子的考量。如今国库依旧不满,刚刚稳定的国家,需要一个复苏的阶段,现今便是随意一些小的变动,都能毁掉刚刚复苏的民心,他们一起站起来,齐齐无声的跪了。

    赵淳润看了一会天空,眼睛回到室内竟有一会子什么都看不到,眼神中朦朦胧胧的,半天后今上才看清楚,庄成秀他们竟然悄悄的跪了。

    “都起来吧,朕……就是问问。”天承帝站了起来,他还是笑着,只摆摆手命他们都散了,他下意识的握握装着布帛的那只袖子又去后面“清修”了。

    庄成秀他们散了之后,本想等金山主出来叙话,可惜,金山先生下来后,仿若知道今日要被“请教”,因此他脚脖子一拐,去了后面皇子们读书的地方,找燕王下棋去了。

    庄成秀与许东兴等了一会,自然知道人家这是不想见他们,便只好一起转身离开,他们才走得一会,却看到才将还在水泽殿侍奉的岳全子带着几个小太监,抬着两三台四层的金花凤圆套盒子急急往外走。

    “全子!”许东兴开口叫住岳全子。

    岳全子是九岁净身,早年也在旧府呆过,只他那时候年纪小,因此跟许东兴他们算半熟。

    岳全子忙过来施礼,微笑着问:“两位大人可有事儿?”

    许东兴瞧瞧套盒,又从袖子里取出一个锦袋儿递给岳全子道:“我前儿,得了个有意思的玩意儿,你猜猜这是什么?”

    岳全子笑了下,接过锦袋儿,那东西一入手他便知道,这玩意儿是金子制的,重的很!他将锦袋儿打开,反手却倒出一个小沉甸甸金龟来。

    “呦,这是金龟?”岳全子瞧这金龟,雕琢的活灵活现的,掂掂分量,能有三两多吧。

    许东兴扑哧一乐:“什么啊。”他说罢,将金龟从岳全子手里接过来,反手一扣,又从龟肚子里倒出一个小金蛇来。却不想,这龟肚子里有一个金蛇雕成的印戳儿。

    许东兴举着那印对岳全子说:“你瞧瞧上面写得字儿,是个什么字儿?”

    岳全子本是个睁眼瞎,他见许东兴叫他认字儿,心下有些不快,却也不敢带出来,因此只是干巴巴的拧着脸皮子哼哼道:“许大人真有趣儿,咱小时候家穷,如何识得字儿啊!识字儿也不会来这里了!”说着,他从许东兴手里接过小金蛇,翻过来一看,却是一个惊喜,他道:“呦,这字儿,我认识!许大人,这是个全,岳全子的全字儿!我师父教过我的。”

    许东兴呵呵笑道:“可不正是全字儿,此印名曰龟蛇印,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何人所铸,前几日我跟他们去坊市溜达,无意看个老道在卖这个玩意儿,我一看,这印里竟有个全字儿,就想起你了。”

    岳全子一笑,很是爱惜的看看这方小印,他嘿嘿呵呵了一下,抬头问许东兴:“许大人,莫不是要将这小印送我?这……能有三两多呢,这就是放到外面,也能换套上司马附近带院子的好宅子了。”

    庄成秀与许东兴互相看了一眼,眼神里跑过一些莫名的东西,他们眼神换的很快,奈何岳全子却是个人精儿,他依旧笑着,手上的东西却不还回去。

    许东兴微微一笑道:“这印是不错,可惜,我的名,我的号,都没个全字儿,看样子,注定是你的东西了,喏……快收着吧!”

    岳全子一笑,毫不客气的将小蛇扣进龟肚子,收好锦袋儿,往袖子里一踹道:“那就谢谢许大人了。”他说完话,回身想走,许东兴怎么能放过他。

    “哎,你这小泼皮,怎么?讹了我的东西,倒溜得快。”

    岳全子看着面前的许东兴噗哧一乐道:“我说,许大人,咱们都是旧府出来的,我那时候跟着师傅年岁小,如今才当上差没几天,可……规矩还是懂的,不过……规矩是规矩,人情吗,却也是人情!

    我呢!跟大人们也不惯熟,可我也知道,您们跟我师傅,那是没说的!都是长辈儿!怎么?今儿给小侄儿一个耍物,还要问点什么?哎!您们问吧,亏我师傅出来的时候,还跟我说呢,若是庄大人跟许大人问我话,就是不赏东西,该说的都不许隐瞒。”他比出手指指他们,再指指自己道:“都不是外人,还送什么东西。”

    庄成秀顿时脸上涨红,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许东兴讪讪的摸摸鼻翼,让开道,笑着说:“你这鬼东西,还是你师父了解我们,我们能问什么,就是问问,这几日天气不好,总是走秋雨,你师父那盗汗的老毛病可好些了?”

    岳全子连忙施礼称谢:“劳烦两位大人惦记,师傅挺好的,去岁师傅得了个南边来的好方子,就是用牡蛎跟麻黄根儿配的,别说,去岁吃了一冬,今年就没犯过呢!”

    庄成秀咳嗽了一声道:“哦?真的?这可好了,却不知道是谁给你师傅寻得好方子,我倒要谢谢他。”

    岳全子道:“哎!那不是外人,是顾岩顾老公爷,那不是他们家的郡公爷有个南边的干货铺子吗,说也巧了,他家老太太早年受过劳,受过惊,也盗汗,就寻了这个叫牡蛎散的方子,说是顶用的很!那不是师傅知道了,就打发我去要。

    老公爷大方得很!他说了,方子给你们,可好牡蛎你们也寻不到,这么着吧,以后你师傅吃的,我们都包了!也不费什么事儿。

    这不,人家也大方,给他家老太太搓丸子的时候,也给我师傅做了不少,能吃好久呢,我师父也常说呢,这朝上朝下的,就平国公他老人家,最是个耿直忠厚人。人家,说什么,是什么!好就是好,坏就是坏!从来都不带一点点心眼子跟人交往。如今我师父越发的好了,今后,我遇到人家也要好好的谢一遭,二位大人您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庄成秀心下惭愧,他自持身份,便也不回话,只是让出道儿,随岳全子赶紧走了完事儿,这话里话外,说给谁听呢!

    岳全子依旧做完礼数方带着人急急的去了。

    庄成秀与许东兴晒了半天太阳老爷儿,心里好没意思,许久之后,许东兴安慰庄秀成道:“咱们啊,再做得好,一件事儿招惹着上面不高兴,那要哄半天呢。你看看,人家总归是护帝星出身,说来说去,都是自家人,哎!”

    庄成秀没吭气,只是背着手,沿着宫墙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