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顾昭这几日魂魄不在,总是恍恍惚惚,他这人向来心思重,

    就是有什么心事一般也不说,只等别人去猜。旁人与他不亲,自然不会因他不开心而去费尽心思,真正为他烦恼的,这世上怕是就只有阿润一人了。

    老庙那边的遭遇令顾昭警醒,他无法想象瓜官儿他们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该要如何度过。一个家族,一个当家人,随意做一些在他看来很小的事情,后到最后连累的总归是族人。

    自己又能看多久呢,一辈子,几十年,转眼的功夫。再没人比顾昭更明白岁月如刀割这件事的残酷性。他倒不是对老庙那边多么同情,若有一日自家倒了,怕是老庙那边会拍手称快也说不定呢。

    这日晌午,阿润难得有空,便打发人去平洲巷子接了顾昭回来跟他一起吃饭。顾昭在那边住的熟了,每日眼里就只剩他阿兄,平日的情爱早就被他丢在一边,阿润腹内酸苦,却无人能说,只好独自暗暗闷气,顾昭不在他便只能写下经书清火,以往的淡然早就被他丢在一边,心里实在想念。想念之余也羞愧自己越发的不自省。

    却说,细仔去了,只是说南边那边送来不少鲜活,府里做好了等顾昭回去吃。

    老爷子这段时间犯了小性,谁也不让,偶然的形态竟与少年人相仿,说做什么就必须去做,说要什么就马上要弄到,谁也不能劝,就是顾昭他也不让了。

    府里去接,老爷子并不愿意,还说,你若回去以后就再也不要来了。顾昭哭笑不得,许了不少东西,说了一大筐好话才哄的老哥哥高兴,这才急急的出门。

    坐在车上,顾昭想起已经一个月没有好好陪阿润,便不由羞愧,前些日子虽生气,阿润从头到尾也没有为自己解释,他两世为人难免学会为他人着想,做事处处换位思考。事有两面,若他是阿润,许做事好不如他周全呢。其实,他也早不怪他了……

    带着这样的心情回到府里,一到后面,就看到阿润坐在饭桌前,那桌子上的饭菜俱都凉了,看上去十分恓惶。

    几日不见,再打量阿润,顾昭也不知道那股子灵窍动了一下,便觉着他十分可怜,便无限内疚起来,他站在门口,话语里带着一丝自己都没察觉的讨好,努力将话放软了道:“等了多久了,以后……若我有事,就别等了。”

    阿润今日故意穿了月白的衫子,头发上也不着饰品,穿着的大衫也是足足大了两号,显得他十分瘦弱。他向来知道,这人是个嘴硬心软的,他说不出好话,就只能动些小心思。

    阿润故作不在意,颇为大度的笑笑,站起来走过去,拉住顾昭的手上下打量,带着一些心疼的语调道:“你怎么瘦了?”

    顾昭回头看到细仔他们还在,便别扭的抽出手道:“怎么会,阿兄那头吃的用的都是上好的,亏了谁也不能亏了我。”

    孙希站在屋边摆摆手,那下面上来几个小内侍端了新菜,悄然无声的把桌面上的菜肴又换了一遍。

    阿润只是笑,有些贪婪的上下打量顾昭,看他还穿着出府那套大衫,便伸手帮他解衣,拉着他去屋里换了一身新置办的衫子,就连腰间都帮他换上新造的玉饰。

    顾昭不动由着阿润帮他换,心里想,他好歹是这一国的主君,我要再气下去,他又不知道背着人要做出多少怒事,凭白带累那些无辜的人。算了,当初既然选了他,这会有什么后果也是必然的……他接着就是。

    阿润帮顾昭换好,左右看不够的打量他,见他若有所思,便抬头问他:“怎么了?”

    顾昭摇摇头,伸手拉住阿润的手带着一丝巴结说:“你不必这样,其实我……我已经不气你了,我不回来,也是因为大兄那……怕是不好了。”

    是呀,这一个月的观察,顾岩的症状跟老年痴呆症相仿。

    阿润心彻底放了下来,拉住顾昭到桌子那边,主动帮他夹了几筷子菜肴,两人一边吃一边说了起来。

    正值盛夏,七月骄阳燎烤着园中古槐的枝叶发蔫,孙希带着一众小内侍,站在院子门口,支着耳朵随时听着那里面的动静。顾昭他奶哥毕梁立靠着墙,脸上的表情却不如前几日好。终归他想的与旁人不同,觉着,自己家的小主子,好歹也该有个后人,那殿上的皇帝老儿,端是霸道的很,他自己都有三个儿子,又凭什么管着自己家的小爷。

    “毕老弟!来来……”孙希摆手,叫毕梁立过来。

    毕梁立扭头看看他,贴着墙边走过来与他并坐在门口的石台上,孙希笑笑,一伸手将手中的烟袋锅子猛的一吹,将正烧的好的烟丝吹出去,又拿着烟袋锅子在石岩上磕磕,磕好后从怀里取出烟丝荷包,捏了烟丝给毕梁立添了一锅,那站在一边的小内侍赶紧从怀里取出火刀磕打两下帮毕梁立点燃。

    就这样,毕梁立啄着烟丝,带着一股子忧愁劲儿,在院子门口便吞烟吐雾起来。

    孙希拍拍毕梁立的肩膀劝他:“老弟,不是老哥哥我多话,你看我,如今是什么都不缺了,可是最想要的还不是一样?想要个骨血,留点香火。可人啊,你享受多少,那都是上天注定的,你享了富贵,那自然就得舍弃一些东西,我如今也算富贵了,要什么没有,至于香火,那是真不敢想了。”

    毕梁立白了孙希一眼,心里很是生气,这鳖孙如何知道自己家小主人有多么的了不起,别说一国之君,自己家小主子在那海上,比帝王也不输,凭什么孙希就觉着如今的富贵都是他家主子给的,在毕梁立看来,自己家的主子还真不缺这一口饭吃。

    孙希见毕梁立不服气,却也不恼,总是各为其主,若是毕梁立处处以他们这边为主,他老孙还真不看不起他了。

    屋子内,顾昭已经吃了半饱,如今正拿着一柄勺子在试吃宫中的新点心,栗子糕。室内安静,一股子温馨在默默流淌着。阿润拿起帕子,托住顾昭的下巴,伸手帮顾昭擦去嘴角的油脂,他左右看看后道:“阿昭,明日我会拟旨,老国公爷年纪大了,再不出去走走怕是没什么机会了。你们家兄弟几人,从来聚少离多,这眼见着你哥哥如今越来越糊涂,明日你接了旨,便跟他天南地北去看看,见见自己家兄弟们可好?”

    顾昭顿时呆了,他看看阿润,半响之后才道:“你舍得。”

    阿润失笑:“自然舍不得!可……总是一辈子呢,并不缺这一段时日……当日,你能回来……我是很高兴的。”

    顾昭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站起来,走过去抱住阿润,半响没说话。

    这一夜,顾昭觉着心里释放出了一些什么,他总是这样,旁人待他一点好,他能回报十分。阿润这样舍得,他便觉着自己对不住他,因此在房事上竟百依百顺,以前不肯答应的一些事情,如今都做了,还做得彻彻底底。阿润吃的十分满足,上朝前一刻才放过阿昭,放过了却也不睡,只是搂着他,一直默默地看着,怎么办,又舍不得他出去了!

    顾昭累的要死,一觉睡到快晌午才起来,他起身之后泡了个热水澡,又听太医的建议在净桶上坐了好久,出来后吃了些汤水,被诊脉之后,那屋外细仔才笑眯眯的领着平洲巷子那边的管家陶若进屋。

    陶若进屋,先是施礼问候,接着一脸压抑不住的喜意道:“七爷,身上可好点了?细仔说你昨日着了凉。”陶若自然是好好的要问候一下。

    顾昭面色一红,将手放在唇下咳嗽了两声后点点头:“恩,好些了,你莫回去胡说。”

    陶若点点头:“那自然不敢,听细仔说,今早府里竟也得了跟那厢一样的圣旨?”

    顾昭看了一眼细仔之后点点头:“恩,得了,也是好事儿,老哥哥年纪大了,出去走走是最好的。”

    陶若也是高兴,转身对着东边大力的磕了几个头后说:“这是圣上爷爷开明,可是天大的恩宠,咱那边老太太还说呢,要请些戏班子热闹几日……赶巧了,咱家瑾瑜小姐并姑爷子也来了几日了,这几天可都是好事,一件一件的。”

    顾昭顿时厌烦了,他摆手对陶若道:“你回去,告诉嫂子且不可如此!那旨上写着的是着我与国公爷去边军替天子巡阅,并没有旁个意思,你回去叫家里该准备准备,叫茂昌准备下,再将家里的晚辈叫上几个,总是这第三代都要相互见见,只是一般般的公务,如何就成了圣上恩典,你们在府里大抄大办实在不妥……好歹……茂峰死了也没几日。”

    陶若呆了,也不知道该这么说的好。

    顾昭又道:“不是我多嘴,哥哥那边我原本不该管,可这种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事儿,以后还是少做。老嫂子我不能说,顾茂德我还是惯得的!前几日,我去老庙那项,看人家顾茂敏他们就做的很好,甭管家里出了何事,总归一家人是拧成一股绳的。”

    陶若收了笑,站在那里,脸上带着讪讪的笑容道:“那是,那是!”

    顾昭点点头又嘱咐道:“如今老哥哥老了,茂德性子软绵,平日有个茂昌武武宣宣的帮衬都也相宜,可是如今我们都走了,你也要帮着多看看。你是老人,见得多了,嫂子总归年纪大……喜欢个热闹,内宅的事儿我们都不便插手,以前哥哥在,嫂子多少会收敛,如今我们去了外面……”顾昭说到这里,看看自己的手掌,吸了一下气说道:“你多少看这些那些小的,都是我哥哥的后代,随那一个出事我老哥哥就够难过的了。”

    陶若一惊,连忙点点头,再也不敢用双目跟顾昭对眼。

    顾昭不理他,只是叹息了一下道:“有些事情,总归是阿兄府上的,我是弟弟,总不能管着。如今我分出来了住了,可多少对那边还是了解的,嫂子是个刚烈的,眼里更是半点沙子都容不得。可……男人跟女人看待事情总归是不同,我老哥哥是亲爹,他看那个孩子都亲,虽那些庶子,庶孙不得老嫂子喜欢……可那也是我老顾家的后代,我哥哥身上的肉啊!”想到这里,顾昭心里实在是为难,他知道哥哥这场病从那里来。

    “是!”陶若,这次算是彻底不敢再看轻了。

    “老管家。”顾昭抬眼看下陶若。

    陶若赶忙应了一声。

    顾昭站起来道:“我……知道,我嫂子委屈,早点嫂子没少受家里带累,苦也苦了,累也累了……可是,就在前几年我老哥哥依旧宠着娇红生事,要是我,我一天都容不下的。如今,却是不忍也得忍了,要是家里再出事,我哥哥那条命也就别要了!那边一大家子,活的不过就是我老哥哥,若我阿兄出事,日子怕是就要难过了。你经了多年事务,这点比我要看的透彻,平日你要多劝劝,总归你跟我嫂子还是说得上话的。”

    陶若脸色发白,那府里,定是有事情被这位主子知道了,想到他自己没少参与,陶若不由心下慌乱。

    顾昭坐下,微微叹息了一下道:“我懒得管那些枝枝蔓蔓,你只管做你的,只是……若是嫂子气闷了,你就想点别的辙,我阿兄今年不小了……以往,我也知道家里事情不少,家大业大,可谁家不一样。前几月我还跟别人说,咱家定不会有这样的乱事儿,可没想到,偏偏咱家要么不出事,一出事便是大事了!”

    陶若喃喃的说了句:“是!”

    顾昭继续道:“这事儿你跟苏氏说下,就说我说的,再忍耐几年吧,那府里的都是他们的,我也最与他们亲厚,若以后我老哥哥不在了……那再说,现如今少了谁的也不合适!若有一日我哥哥不在了,到时候我绝不偏袒!可现在吗,缺了谁,再整的再出个顾茂峰,咱家可就丢不起这个人了。”

    陶若心里面七上八下的离开郡公府,他怎么去说的,怎么去回的话,却不是顾昭要担心的。

    顾昭坐在府里,想着自己离开后要安排的事情。迁丁司如今刚刚起步,付季毕竟年轻,他能依赖的人不到,那厢定婴跟庄成秀可是虎视眈眈的想来摘果子。自己这一走,好歹也要找人帮着自己看好门户。

    想到这里,顾昭叫新仔进屋,打发去请金山先生来家里坐坐。如今顾昭是谁也不愿意相信,移民兹事体大,想来想去也就是金山主那边的人没什么利益冲突,想来还是可用的。

    安排好事情后,顾昭有了些精神,这一日他倒是哪里也没去,只在家里等着阿润,毕竟这才是自己的家,也不知道怎么了,顾昭这一刻却真真的在心里有了这样的概念,他的家啊,从来都在这里的。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身体不允许,因此写的很慢,这俩个月只能保证每个月两三万的更新量,等我调整好了,再好好写,谢谢读者朋友们的理解以及谅解!其实蚌珠儿第二部现在才铺垫开,后续很多内容,牛嫂的想法也很多。好多人说这个故事开篇太大,其实,我觉得不大,我想表达的并非是爱情,其实我想过很多,家与国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因此想法越来越多,想要写的人物越来越多……就这样。

    期盼大家,能够继续支持跟理解!鞠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