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次日天初明,便有人将一对羽衣璀璨,身形从头到脚竟有一米多长的大鹦鹉送到了顾昭面前。顾昭起来之后倒是瞧了一会子稀罕,问题是这东西直肠子,甭管喂点什么东西,没片刻便拉了出来,叽叽喳喳的好不恼人,一会子诗歌,一会子情爱,叽叽嘎嘎的叫的好不恼人。

    顾昭想了一会子,便命人提着跟着自己去了正堂。

    正堂里,卢氏与顾岩早就起了身,上了年纪的人,觉都不香。这几个月,家里发生的事情有点大,两老倒是生出了相依为命的感觉,如今顾岩便只每晚就休息在卢氏的屋子里,至于别人那里他是不会再去了。

    “七太爷来了!”那门外的婆子眼尖,瞧到顾昭,便大声叫了起来。

    听到顾昭到了,顾岩很高兴,他拄着拐杖还迎到门口。如今他不再去早朝,每天也闲得慌。只是年纪大了,出来进去的,也不敢若往日那般生猛,只能在门口多呆一会子才敢见外面的风头。

    一位梳着双丫鬓的丫头打起帘子,顾昭却不进屋,只对着屋里喊:“嫂子赶紧出来,我给你带好玩意儿了。”

    卢氏很高兴,忙出来道:“你自己留着,什么好东西还想着我。”说毕人已经到了门口,她身后的顾岩有些微酸的哼了一声。卢氏轻笑,并不如从前一般去屈就他。

    “呦!”卢氏是个爱鸟的,一见这对大鹦鹉就喜欢了,更加上那对大鹦鹉一连串的吉祥话儿冒出来,她简直就是爱不释手,便什么都不顾着了。又是命人去找好看的金架子,又是命人去给鹦鹉寻毛色相当的食罐儿,一连串儿着吩咐,忙的一院子婆子满地跑。

    顾岩听屋外嬉笑热闹,别人不理他,他便只能自己出来说一些玩物丧志之类的丧气话。

    顾昭与卢氏互相看看,均是一笑。

    “我送你的狗儿呢?应该长大了,不比这个好玩?我最喜欢狗儿,忠贞!比这鸟毛畜生好百倍!”老爷子没话找话。

    顾昭早就忘了那些狗儿,略想了一下便道:“那玩意儿太闹腾,在家呢。”

    顾岩微微摇头:“如今出来进去的,谁没一点爱物儿,便是没爱物儿,人家也爱玩个清愁,也就是你!年纪轻轻,正是爱玩爱闹的时候!每日里死气沉沉,也不出去会朋友,也不出去找些乐子,就连茂德在你这年龄那会还悄悄养了一只耍猫儿,藏在袖子里不与我知道。”

    这是要把他小弟弟当纨绔养呢,也不知道他内里是怎么想的。

    顾昭笑笑,走过去与他坐在门口说闲话:“那猫儿狗儿,一年四季身上掉毛,我是真不爱那个,要是有什么不爱吵闹,不掉毛的爱物,养养倒是无妨。”

    卢氏撇嘴:“可别说了,当日你哥哥正给茂德训话,那猫儿蹦了出来,叼走我养了三年的一只好画眉。叫你阿兄一顿好打!那之后,老大便再也不养猫了。”

    顾大老爷也不听他们在那边说什么,却一本正经的想着,想了一会,着实想不起到底什么爱物不长毛,也不吵闹,因此便呆住了。

    “阿兄?”顾昭叫了顾岩一声,看他没反应便又唤了一声道:“阿兄,你无事?”

    顾岩恍然大悟,扭过头忽然问了顾昭一句:“你怎么来了?”顾昭心神大乱,这是怎么了?

    正在喂鸟的卢氏,原本脸上一直带着笑,听到老爷子又犯糊涂了便停了手扭过头笑嘻嘻的说:“算算日子,瑾瑜他们也该到京里了,如何还没信儿呢?”

    顾昭闻言便道:“怎么,瑾瑜回来了?”

    顾岩坐在一边,摸着胡子笑道:“恩,瑾瑜的夫婿钱说,这几年在下面还算不错,茂德前几月偶在吏部打听了下考评,倒是年年上优,咱家读书种子不多,偶然有个还读的迂腐了,我看钱说不错,便叫他来帮衬你。”

    顾昭点点头,这倒是可以的,终归不是外人,再者那钱说人品也算过得去,又是自己家侄女婿,想到这里顾昭便问:“他们回来,先住在哪里?若我看,茂甲那里乱的很,还是不回去的好。”

    “你到想!”卢氏回头笑,她向来爱怜自己的小叔子,因此便当成孩儿一般逗:“嫁出去的姑娘,如何能常在娘家住着,再说便是咱们愿意,钱说能愿意吗?前几日香莲道的钱信之来了,说是那头倒是备了屋子,可你哥哥说了,不若咱家出钱,我又怕伤了钱说的面子,终归人家也是顶门的家长,正巧了,前几年咱家也收了几套旧宅子,空着也是空着。她千里迢迢回来,也就是奔着咱们……我就安排了一套三进的院子,离这边不远就在淮南道。那厢不错,来往都是书香门第,在旧宅里借住,并不用他一文,想必女婿也是喜欢的。”

    顾昭点点头,心里有了一些盘算,正要说,他嫂子没回头的拿着一个银勺子一边给鹦鹉添水,一边道:“早就叫你侄儿媳妇去帮着收拾停当了,什么都不缺。”

    “呵呵……”顾昭便笑了,这嫂子啊,看上去倒是什么都不争,其实什么都算好了的。

    顾昭又随意说了一会闲话,便站起来离去,与哥哥告辞的时候,他哥还在想事儿,也不理他。

    他走了半天之后,呆坐着的老爷子忽然来了一句:“到底是何什么耍物,不长毛,也不闹腾?”

    卢氏叹息了下,回头像哄孩子一般道:“他都多大了,你还当他是个孩儿,你当他是猪官儿,见天的就知道玩。”

    出了堂屋,顾昭没有离开老哥哥的院子,却派人将苏氏叫了过来,问了下老哥哥的身体。

    苏氏如今已经是全权的掌家奶奶,一路奔来,身后带着一串儿管家婆子,来至顾昭面前,她也是垂手侍立着回话道:“不敢瞒着小叔叔,老爷子脑袋这几月常犯糊涂,怕是……有些不好。”

    顾昭心里早有结果,闻言还是难受的很,因此便问了一些郎中,家医,御医怎么说的,苏氏灵透,便背书一般的将郎中怎么说的,吩咐了如何疗养的,该避讳什么,吃什么都一一说了。顾昭在这里难过,别人倒是没什么。是个人,总有一日都会走到老糊涂的一天。老爷子如今这般,也是年龄限制,到了时候了。

    可眼见着哥哥老了,自己竟如此的无能无力,顾昭也是胸中一股子郁气发不出来。

    回到迁丁司,晌午已过,厨下给顾昭端了几个豆腐皮包子吃。顾昭心里有事,胃口便不好起来。细仔劝了几句,见没用,便出去打小报告。

    若是平常,付季早就进来劝,可昨晚他想了一晚自己到底是哪里错了,想明白知道错了后,他便心虚起来。 如今想见老师赔情,竟觉着没有脸。

    顾昭坐在那里想心事,没一会,付季的脚蹭着地板,腻腻歪歪的进了屋。进来之后也不敢看顾昭,就贴着屋子内的柱子站着,心虚得很。

    “嘿!”顾昭无奈的笑笑,端起已经凉了茶吃了几口,问他:“想明白了?”

    付季点点头,撂了袍子跪下道:“学生知错,大意了。”

    顾昭叹息,扶他起来道:“也不怪你,那些人别说你,就是我都拿他们没办法,如今外面说我是纨绔秧子,我也不过就是扯着纨绔皮胡搅蛮缠,他们不敢招惹我而已。可你算什么?你打小接触的人,遇到的事情,就是现在你也没受过这份经历教育,那些人都是油缸里的官油耗子,与其动脑筋,不如直来直去,爷懒得跟他们玩这份花样!”

    顾昭说罢,也不舍得继续训他,只指指外面道:“我帮你准备了一些东西,你去给庄成秀送去。”

    付季站起来,看下顾昭,顾昭不理他。他只能又蹭着地板出去,一出门细仔笑嘻嘻的提着一个单层的盒子递给他。付季叹息了一下,接过盒子便去了。待他出门上了车,打开盒子盖一观,却是一碟关节还带着血丝的生鸡爪子。

    若说庄成秀此人,最最刚烈不过,眼里更是半点不揉沙子。他出身前朝,发迹却是在这几年。今上器重他,因此这几年他脾气越发大,这几年尤其是。仿若急欲做什么事情,又因前朝受到磨练,因此抓权抓的狠了些,对下面颇为严厉,用定婴老大人的话来调侃,就是庄成秀此人,吃相向来难看。

    这日庄成秀正在衙中坐班,身边放着足足有几十斤的卷轴正在一卷一卷的细细观看。他是个热爱上班的人,若放到后世此人必定是个全国劳模的秧子。

    正处理着,衙下的小吏却提着一个木盒进屋,见庄成秀没抬头他也不敢打搅,就在那里安静的立着。庄成秀忙得很,一时间也没发现屋里进了人。

    眼见着太阳老爷缓缓西去,屋里半蒙半明,庄成秀的眼睛有些劳累,便将神色从公事里拽出来,一抬头却看到那小吏,又看到那木盒,于是问他:“这是何物?”

    那小吏回禀道:“回大人,这是迁丁司侍郎官付季,付大人送来的。也没说什么,就送下盒子就走了。”

    “哦?”庄成秀有些惊讶,忙叫小吏将盒子呈上,片刻无数心思从他脑袋里划过,待接过盒子打开之后,他便与小吏都呆了。

    “这……这……这是这是,生……生……鸡爪儿?”那小吏吓了一跳。

    庄成秀吩咐小吏不要出去胡说八道,摆摆手命他下去。他自己独自一人呆呆看了半响后,才喃喃道:“这是……说我手伸的太长了?”叨咕完,他又失笑低声道:“顾昭,顾昭,倒是个奇人……这样也好,他不会把手伸到我这里,那我且看着他吧……这般行事,倒也是奇人……若……”

    那朝上朝下,如何明刀明枪,如何暗度陈仓,皆是每日都要发生之时,无需一一道来,却说,今年顾昭要办的第二件大事,转眼却也到了时候。

    时至初夏末,天气不冷不热的好时候儿,京中的凹民区便渐渐乱了起来,这是第一批由迁丁司承办的新移民,因事关重大,顾昭这日起的大早,饭也不吃,早早的就去了大仓,势必要事事关心,总之什么事儿都有他。

    等这些移民到了甘州,是不是能够生根发芽,是不是可以安于当地,这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虽这一年来,乐人,甚至大仓的小吏都常去宣传管理,可人毕竟是独立的,凹民们又不是木头,他们也会思考,也会有想法。

    顾昭心里怎么想,旁人却不知道。可无论是阿润,还是付季,甚至凹民自己都在想的是,皇权大于天,他们去哪里,那也是命该如此,听话便是。更何况,如今朝廷慈善,给了路费,据说这一路都有人照应,给吃给喝,去了之后十五户给一头牛,五户可以享用一把铡刀,种子也是白给的,那还要什么呢?已经够好的了,亲爹不过如此,真真皇恩浩荡!

    流浪这些年,来至这上京,这上京周围的庄子,用的都是好几代的佃户,他们这些外来的,已经多久没接触过土地了。如今可以争出一条儿活路,去便去吧!

    那些凹民熙熙攘攘,偕老带幼的终于上了路,以往看书中所谓的流民啼哭声,撕心裂肺,却意外的没有响起。

    从清晨一直到半上午时分,顾昭想着总要有些不顺心的事儿需要他处理,却不想,这一年来,那些乐人将甘州的出产,甘州的民间传说,甘州的人文,甚至甘州的气候都详细的编成故事说与这些人听去,哎,宣传资料,难免夸张。文学作品,更是只说好的,不说歪的。凹民如今,心里是雀跃的很!那般好的地方,只要能吃苦,必然可以扎下根基来,再者受上三五年大罪,总有一日就会有属于自己的土地。多好的事儿啊!

    看看身边的幼子,看看跟着自己到处颠簸的妻女,这些凹民觉着,前面去那就是一条充满希望的生路。

    顾昭终于安心了,哎,终归是他想法太多,总是猜来猜去,生怕出很多上访户,看到那些凹民一脸雀跃,犹如旅行一般的去开荒,这与他印象里的离乡背井,简直颠覆了他的人生观!终归还是拿现代人复杂的思维去思考单一的淳朴百姓了。

    待移民去了,顾昭苦笑的自我奚落一番,又检查了一番各种票据。

    这些票据便是顾昭如今实行的新政策,凹民户籍在绝户州府郡县,不得使用金银制钱,他们的吃穿花用全部使用的是票据制度。就是,后世的供应制度,每年肉多少,粮米多少,穿几尺布,每年使用的种子,均要靠一本票据去换取。饿不死你,也算不上宽裕,但是已经是天大的恩惠。可,凹民若三年之内开垦不出土地,那么,该户籍作废,全家发为奴民发卖。

    也就是说,如今朝廷无需直接于户部支出现银,凹民吃用已经归国家管理,那么,凹民今后生产出的米粮与农用品也就是属于国家的。三年后,你耕种出的土地,每十亩,归你两亩,有了田地之后,就可以拿农用品换取货币消费了,这个朝廷却是不管的。

    还有就是,属于你的这两亩土地,在二十年内是免税的。二十年后再按照各地情况统一征税。你只要有无限大的力气,那么,相应的来说你就有无限大的土地。你出三十亩,给你六亩,你出五十亩土地,就给你十亩!很合算的。

    至于你想种继续耕种你开出来的土地,那么你可以做朝廷的佃户,这个双方都有契约,根据田亩厚薄来征收税率,这个税率与各地其他税无关,是由今上自己制定的。也就是说,今上将会是绝户郡最大的大地主。这一点,任谁都不能干预。因为,绝户郡开荒的钱是今上与顾昭整来的,管理绝户郡的人,也是顾昭手下的人。虽现如今众人看不起这份活计,谁知道以后呢。

    如今大梁各地的土地都在特权阶级手里,有些地方都被垄断了几百年,国家每年农税一直是个大问题。钱粮大部分都入了世族贵族的手中,还有宗室,分出去的田产能达到十万亩等等……可是一旦出现天灾,救灾的依旧是朝廷。这便是恶性循环了。

    顾昭此举便是以十年磨一剑,势必要为大梁打出一个只握在赵淳润手里的天下粮仓。

    可惜,他想的是好,偏偏大部分的人却不以为然,这么大的投入,还要白养着这些人三年,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就是傻子一般的行径。而且,别人看顾昭,却总爱屡傻不改,三天两头冒傻气。

    整理好票据,顾昭将脑袋抬起,却看到外面廊下李永吉带着一干小吏,提着行李也准备出发了。

    顾昭笑笑,冲他摆摆手道:“修之过来。”

    李永吉放下手里的铺盖,整理了一下衣冠进了屋子后拜倒在地道:“学生拜见老师,如今,学生这就上路去了,老师今后多多保重身体……”说到这刻,李永吉已经哽咽的说不下去。

    顾昭站起,亲自扶起他道:“如今吏部倒是想派人去,我对他们说,凹民工作一直是你们这些人在办,旁人去了怕是不成的。因此也算你小子运气好,七品也是官不是,可领了文书印信?”

    李永吉感动,又强拜了下去,他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就是小吏的命,却不想到了这一刻,顾昭硬是给他挤到了一个大大的实缺儿,他道:“老师大恩,学生……”这娃儿,有么多的多愁善感,竟又哽咽了……

    顾昭轻笑:“大恩这些都是闲话,快莫扯了!我也不爱听,你若知恩,就把我安排的事儿办好。

    你此去要记得,凹民这一去,算是刚刚归附,随着人口增多,那边的要求必然会多起来,甚至那些人都是一乡,一村出去的,难免就会有乡党之争,你过去后记得,三户五户的将这些原籍乡人远远隔开,中间以二十里为距离……万万不可放在一个地方管理。”

    李永吉道记住了。

    顾昭又道:“要多增加流官四处多多走动,常安排乐人下乡,朵朵宣传,要日积月累的教导他们,如今吃用一粥一饭皆是陛下从嘴里省出来的,还有就是各地风俗不一,若有一些,依旧要搞人祭之类的陋俗,我是绝对不许的,可你也要以委婉适当的方式去制约,且记得图久安舒,乃朝廷百年大计也……”

    李永吉一一记下,再三拜别之后,顾昭终于允他上路。

    站在大仓的高阁,顾昭远远看着那些远去的队伍,心里也是浮想联翩,百年大计,如今终是迈出了第一步,只是不知道,这朝上朝下,甚至阿润他们,到底是懂不懂呢?

    不提顾昭在城外,却说,今日却是金山先生为三位皇子讲课的日子。

    讲课的地方,叫鹤龄堂,历代皇子都在此上课启蒙。因今日是金山先生亲自开讲,便也有同讲的学士来此旁听,虽人来了,却不敢往前坐,甚至不能进屋,只在堂外的窗台下站着听。今上膝下的三位皇子,在下面按照年纪大小跪坐着听讲。

    若是旁个讲师,这三位皇子都是坐着听课的,可金山先生不同于旁人,这个待遇吗,便是他站着,皇子也要跪着听课。

    金三先生今日讲的是舍人说,皆是为君的道理。泗水王跟潞王听得十分认真,燕王赵元秀平日还算老实,今日也不知道如何了,竟一直探头看天气。

    金山先生见他不稳,便不再讲下去,只笑眯眯的问他:“小殿下今日心里有事?”

    元秀脸色一红,颇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无事,只是听重伴伴说,今日城外有热闹,凹民要去绝户郡了……”说到这里,元秀比出手指头,很是带了一丝炫耀的意思道:“能有五万人呢!”

    金山先生无奈的轻轻摇头道:“小殿下既想去看,便去吧!”他话音一落,元秀也不客气,立马收拾起纸张笔墨,轻轻欢呼一声,跟金山先生道了别,连蹿带蹦的他竟真的走了。

    泗水王与潞王见他如此不懂尊重金山先生,心里暗喜,脸上却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都大力叹息,微微摇头。神色间却流露出,爱护小弟弟,宠溺的无奈。甚至都站起来,代替弟弟请罪。

    金山先生却并不怪罪,只笑眯眯的看着燕王跑去的地方,摸摸胡子,摇摇头继续开讲起来。

    “子曰……天下养身,不当为天下惜身……”

    几处宫中雀鸟惊飞……远处,古寺钟声绵绵……

    作者有话要说:恩,亲们好,我如今把字儿,扩到三号字儿写,眼睛就能看到。恩,慢慢恢复着呢,大家甭担心,你们也要保重身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