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听那顿时气糊涂了的福伯口不择言,岳渡之连连跳脚,上去又劝又拽。这些侍奉了家里三代的老家人,确实不好处理,非是奴大欺主,其实是奴过忠心,想主人所想,悲主人所悲。

    他就像三朝元老那等货色一般,论忠心那是一般人比不得的,又加上在家中侍奉了多年,主子遇到麻烦,便是他们去死,那都是半点不皱眉毛的,这些人着实令人又爱又恨,说重了怕伤他,说道理他又全然不懂。

    偏偏又遇到这样的状况,岳渡之大大低估了福伯的战后痊愈期,对这位老人家来说,他家的大小姐,天仙一般的大小姐被人抢了去,那些人在家里又杀了他的两个儿子,害的这家里十多年没有半点笑颜,那就是锥心刻骨的疙瘩,指望他热泪盈眶的接待顾昭,想都不要想,眼珠子没了,要眼皮儿做什么。

    好不容易哄得了老福伯去了后面,岳渡之赶紧跑出来解释,却不想,顾昭压根没等他,转身就走了。他有他的立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是越少越好,如此便罢了,他那里有心情去接受表哥的解释。

    以前活着,再大的家庭,不过是一二十口子姑表,一年遇到四五次婚丧嫁娶都觉着是个大事儿。如今来到这里,社会体系跟原本不同,一家子上下,百年延续,进退都是上千人命的干系,有时候顾昭真无法面面俱到,若不管,又实在说不过去。因此他只好不理,慢慢拖着就是,原本他这人便经历了一世早就学会给不好的东西一个解释,旁人如何想,他却不在意,只要自己护的住的舒服便好。

    眼见入夏,此刻温度正好,顾昭背着手在街面慢悠悠走着,他走的是绕圈路,想必表哥从近路追他却也追不到的。

    细仔他们不敢近前,便远远跟着,小心翼翼的观察。

    如今,上京越来越有了京城的气派,来往车辆游走商户熙熙攘攘,街中建筑也慢慢有了区别于前朝的本朝的文化气象,建筑区别于前朝,崇拜也从前朝的一些宗教人物,转到了对天帝的畏惧,因此便慢慢演化到了衣食住行,其形式体现在,建筑大气飞扬,行人穿戴虽有破旧,姿态却是足有底气,来去潇洒。以前衣不遮体,形神狼狈的人如今却难得一见了。单是随意一览,便觉大国盛世的气象如今隐约却可以触摸到了。

    不是操作人,顾昭也许无法体会到这里的好。如今这些事情他都清楚明白,因此逛着逛着,心情竟然好了许多,越来越觉得,就看这街市,也不亏白做一次男人,白活二世人生。

    走得一会,前方街口却有一亭,此亭乃是富户修建在街口给行人避雨遮风之处,亭名善华,六角木质。看上去倒是雅致,只可惜的是厅外如今却成小坊市,更有四五个屠户,端出肉案子舞着菜刀,将肉案砍得咚咚作响。期间,卖菜,卖蛋禽的吆喝声夹在其中,听上去人间万象嘈杂之中却也温馨热闹。

    “爷,再走出外城了。”细仔上前拦住顾昭的脚步。

    不是他胆大,着实是顾昭如今已经身不由己,就是破了一点油皮,都是大事情,谁也无法担待。

    顾昭点头,也不为难他们,他扭头看到细仔一脸担心,于是一伸手弹了一下他的脑崩笑道:“想什么呢,我哪有闲空生那些气,你过去帮我问问肉价,菜价,列个单子给我,我仿佛听他们说,一斤红肉竟卖到四十多钱儿,我记得去岁还是三十钱。”

    细仔还是担心,不过依旧很听话去了。

    这等小菜场,生肉鸡粪混在一起,味道实在是不好闻,原本是夹杂在城中细角旮旯的小坊市,自然来去的都是普通大众,扛苦力的,成年的也不洗澡,身上自有一股子寒酸。顾昭也不知道今儿是怎么了,随便什么人过去,他竟能清晰的区别出那些味道,因此不由自主的往后站了站,然后恍若想起什么,脸上竟带了一丝苦笑。

    今日顾昭去听课,穿的是简单的宽袖大袍,着身虽是布料,却也是精细云布,周身虽没有过多的装饰,可是细微处皆显细腻贵重,多年富贵生活,权柄在握,生活慢慢润养出的气度早就将他与普通人区分开来,更有,如没阿润那家伙在身边的话,顾昭的模样那是一等一的漂亮。

    因此,这坊市里的人都毫不遮掩的打量起来,更有那有些岁数大的街头妇人,便聚拢在一起指指点点,大声笑闹的议论起来。好在顾昭身边围着的仆从不少,若不是如此,怕是早有人上来打探一二。

    正议论间,管这坊市的小吏,不知道从那里钻了出来,这小吏三十来岁,心思长在了样貌上,黑瘦吊眼,眼神游走打量,看上去很是油滑,他穿了一身都尉府下等小吏的公服,如今已经洗的发白,袍角还有一块整齐的补丁。这小吏在京中厮混却也看出一些眉眼,因此便小跑着过来,先是微微施礼,接着笑嘻嘻的问道:“小官儿,可是迷路了?”

    顾昭笑笑,微微摇头。在身边的新仔从袖子里取了一串钱,看样子有个百来钱儿,那钱儿是用细细的红线串了的,下面还有个小坠儿,样式十分喜庆,都是预备着顾昭出去给下人打赏的。

    那小吏接了钱,吃相倒也不难看,虽表示感谢却也不下作。顾昭顿时有些喜欢,于是这才开口道:“并不是迷路,只是无事,出来随意转转。”

    那小吏笑道:“小官儿若要逛,就去内巷,这里不过是芥豆之微小民混杂之处。那前面不远三条街到有个土地庙,那边常年有乐车在那里说精彩的话本儿,平日也教街坊幼童识得几个字儿,人场聚集,乡间野趣,倒也有热闹可看。”说到这里,他看看天气这才又道:“这会子怕是开了一本了,若是小官儿不嫌弃,小人带您去瞧瞧热闹,这地方么,不是什么好地方,来去的都是门外抗苦力的哈哈儿行脚,虽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儿,举止粗鲁却也怕冲撞了小贵人。”

    这小吏说话,倒也颇为雅致,看样子墨水儿倒也是有的。他见顾昭行为大气,浑身颇有些威势,便将顾昭当做上官,顾昭没问他姓名,他便也不敢报上。

    说的乐车,顾昭倒是知道,他迁丁司培养的乐人,派出去之前都要现在城中并周边县镇历练,听这小吏这般说,他到生了兴趣,于是点点头道:“带路。”

    哎,顾昭不知,如今他的言行举止,有些习惯,其实早就慢慢养成,几年前他若见这小吏,兴许会说上一句,劳烦了,现在吗,周边环境养的他只要开口,都是命令式的。

    这小吏听罢,更是心中有数,并不敢怠慢,便一溜烟的往前面走着带路。

    这一行人慢慢走过三条不长的石板小街,说是小街,如今上京的大街小巷,都修得十分讲究,都是中高两边低,路边有下水凹槽,更加上如今街巷都承包出去了,来来去虽是苦力聚集的地方,可街面却是干净的。

    走得半柱香的功夫,便隐约着闻到了香火味,接着眼前便出现一座小庙,庙宇不大,却能辩香知旺盛。那庙房虽比周边的屋子都低矮,可零零碎碎的却有七八家小酒车,两三处点心茶摊。更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如今,乐人到处讲书,开书的地方多以坊市街头,庙宇周遭为主,因此,便有了乐车文化,乐人开讲的地方,有脑袋灵光的街坊便随意支了桌子三五张,卖些粗糙点心茶汤,三五个大钱儿,一叠点心一碗茶的赚几个零花。

    顾昭他们来的迟了,那边已然讲完一本,乐人如今正在中场休息,茶桌子周围都是议论的声音,议论的却是刚才讲的那本故事。

    那小吏灵透,很快便驱赶走了几个白战桌子的闲人,空出一张桌子,又亲自卷了衣袖来回擦拭,这才请顾昭坐下。

    顾昭坐好,这才微微点头道谢,那小吏顿时觉着十分有面子,脸色微微泛了红色,便挺起胸膛四下观望街坊。

    “你也坐。”顾昭指指身边,那小吏悄悄看着站在不远处,一个个站的笔直的顾氏仆奴,心里打鼓吧,看看街坊,还是一咬牙坐下了。

    很快的,那茶桌子主人将家里有的点心尽都给上全,提着铜壶,捡了两个新茶碗来回洗干净,这才给送上来,细仔也是习惯,直接又是一串钱,不过比刚才那小吏给的略少,约有二十来个。平日,二十钱,足够两份点心,半下午茶汤喝了。这周围的街坊,也有家里有货的,素日赏一两个的有,白坐着不给钱的那也是理直气壮。二十个的钱不算少了,因此茶老板连连道谢,最后干脆提着茶壶不走了。

    顾昭心里微微叹息,看样子京中百姓,活的还是不宽裕,可偏偏这些细小斗民才是国家根本。

    众目睽睽之下,顾昭有些羞涩,于是便咳嗽一声问茶老板:“刚才讲的是那一本?”

    茶老板提着茶壶,头微微低下道:“不瞒小官儿,今日开的是新书,讲的是坊间的一桩出名的案子,说的是禹州吴县乡下的一个话本。名叫《美兰传》这话本虽是新书,小人昨日却听过一回了。”这老板说话间,神色难免便带了一丝丝雀跃,只等顾昭来问。

    顾昭捧场,于是便问他:“哦,你说说?”

    那茶老板笑眯眯的开始吐沫横飞:“就是吴县那边,有个富户农户叫都亮的,他家里有七八亩土地,还算过得去,这人心坏,还有一点不好,就是媳妇生孩子的时候就在屋里准备一个水缸,若他媳妇生的是儿子便留下,若是女子便生生溺死。哎,那黑心贼,是怕以后赔上一笔嫁妆,真真是怀了心肠的。

    却不想,那日他家又生出一个女儿,这都亮便让那产婆将那女婴溺死,却不想那产婆心善悄悄抱了回家去,起名美兰爱的如宝似玉,您说,这人谁知道今后要遇到什么事儿呢?那美兰长大,因生的貌美如花,被城中一个富户相中聘去做了自己家的填房,一下子就成了正房奶奶,那真是荣华富贵享用不尽。

    后来,老天有眼,都亮却招了报应,他杀生害命,有一日秋季家里失了火,还连累邻人陪着他一起遭了秧,家里的七八亩好地也赔了,还吃了板子,没办法之下只能带着全家大小入城行乞,这一日他要饭要到美兰家门下……”

    这老板正剧透的热闹,那边乐人却休息好了,那厢一开竹板又开了书。这乐人是第二批,都是在城外大仓培训,因此也不识得他的顶头上司。

    顾昭听了一会,大约也能想出来结局,不过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结果,他听了一会便带着细仔他们悄悄离去,只是走之前叫细仔又赏了那小吏与乐人。

    出得巷子,顾昭上了自己的马车,上去之前他吩咐细仔,去将付季叫到他大哥府上,他要问话。今日他就不回自己家里住了,想必他那表哥早就等着他呢。

    坐在马车里,顾昭暗暗思量,这本美兰传他是不知道的,如今乐人讲书,看上去事儿小,可这是这国家唯一的宣传系统,是顾昭牢牢的掌握在手里的东西。平时说什么,讲什么,必须他与付季还有几个助手审阅批复了,这才能讲。代表国家说话,一言既出,关乎民生,这个态度必须严谨。虽那故事倒是个好故事,他能听出来大约是针对乡间索要嫁妆溺死女婴的歪风,可是,这书他却从没见过,也没未曾见别人来呈报过,那么是谁的手?伸到了自己的眼皮儿下面?

    来至国公府,顾昭先去了老哥哥那里,陪着说了一会子家常之后,才去了自己的院子,付季却早就在那里侯着了,甚至顾昭想问什么事情,他也知道了,因此顾昭收拾完自己,简单的沐浴完毕之后,师徒这才坐在一起说这个事情。

    今日付季穿了一身沉香飞鱼暗花儿缎子袍,脚上穿着一双细素云布面鞋子,神态颇为潇洒,他与老师亲厚,说话倒也自在亲昵。

    他呷了两口茶道:“老师,这书的事儿,学生去问了,原是咱迁丁司去岁从刀笔司用的一个老吏,当时看档案倒也是没什么,谁知道这老东西早年却是许东兴的人。前几日我那里批了三十本新书,送出去的时候叫他钻了空子夹杂进去了。我适才叫人去问了,那家伙也不隐瞒,只说书是好书,又是好道理,到不知道为什么不可以讲?他到有理了!”

    付季说完,脸上虽是气愤,可是倒也真的没觉得是一回事儿。

    顾昭淡淡的点点头,端起面前的小仙人盏喝了一口白水道:“付季。”

    付季见顾昭脸色不好,忙站起回道:“学生在。”

    顾昭又道:“早先,我与你说过,世间一切事儿,都有道,术之分,为官皆是如此,道是形而上乃是原则跟境界,你如今管的人多了,怎么走了形而下的官术之路?”

    付季脸上一白,翻来覆去想自己哪里做的不对,因此回道:“老师,学生刚才已经打发那老吏回了刀笔司……”

    顾昭轻笑,摆摆手道:“你且回去,晚上好好想想错在哪,为什么会错了?想通了再回来。”

    付季脸色讪讪的,并不敢解释,只能施礼之后一脸纳闷的离开。待他出去之后,顾昭这才对站在一边的奶哥毕梁立吩咐:“奶哥,前几日得了几管象牙笔,你去取几支,前几日下面敬上来的斗牛布绒挑两色给他媳妇送去。”

    毕梁立点点头,点完了也不走只是一脸担心的看着顾昭。顾昭失笑安慰他道:“没多大事儿,只是这小子马虎,虽平时做事还算有条理,不过却终归是没经历,想问题想的还是狭窄了,我说他是为他好,给他东西是前几日就想到的,两码子事儿!那不是他媳妇韦氏快生了吗。”

    毕梁立微微叹息,心里想,还说别人呢,您还没媳妇呢,你才多大,说别人想的窄了!哎,终归是老顾家的品种,那生来就是带着仙气儿呢。没成人呢还想着这些,啧啧……

    赞叹完之后,老毕便去了……

    这日夜里,顾昭今日去了那里,听了什么课,受了什么委屈,遇到什么人,跟付季如何了。早有暗探一一写了俱都汇报到阿润案头。

    赵淳润来来去去的看了几遍之后,这才扭头对孙希道:“终归他身边可用的人还是少了,他最近看不上朕,如今给他人也怕他多心。”

    孙希笑笑,亲自从外面接过热乎乎的洗脚盆端到天承帝脚下,用手试试水温之后,这才帮他脱了布袜。

    许是水温舒服,许是白天劳累,天承帝微微哼了一声,半靠着闭了眼养神。

    孙希一边洗一边道:“七爷那人,平日也不爱闲人在自己身边呆着。”

    赵淳润微微点头叹息了一下道:“朕知道,往日朕觉着自己算是苦人,其实哪里苦的过他,一点大,阿母不喜,阿父早亡,一个人带着个老奴,乡间无人庇护,才动了赚家业的念头,若不是……算了,也不提这个……你着他们去吏部,帮着注意一下,有没有背景的,心思干净的,给阿昭预备几个,也免得累着他。”

    孙希点点头道:“哎,老奴记下了,明日就安排人去办着。”

    赵淳润呆了半响,这才又道:“他今日受了委屈,肯定不会说,这会子心里还不知道怎么难过呢。”

    孙希叹息着点头:“可不是,七爷儿就是这点不好,什么苦都是自己咽了,从不带出来,这点最让人心疼。”

    赵淳润闻言顿时笑了,他将脚从盆里拔出来,晾在一边,孙希抱了一个鼓凳坐过去,取过一边案子上的精油,拔开塞子倒出些许,在掌心搓热了,这才妥帖的抱住天承帝的一只脚,上下按摩起来,一边按一边道:“昨儿百兽园那边敬上两只虎皮大鹦鹉,早就调理好了,哎,那样儿要多好看,就多好看,羽色光彩不说,那是能说会道,那嘴巴,比人都差不到那里去。”

    天承帝闭着眼睛点点头道:“嗯,不错,明儿一早给他送去,前几日下面敬了一些疆外来的新鲜布匹,朕挑了颜色,叫人给他绣了十二条汗巾子可熏过了?”

    孙希帮着换了一只脚,回道:“熏了,都是七爷爱的香气儿,一水儿的果香。”

    “哎,谁能想到呢,竟是我们家早先造的孽,如今报在了阿昭那里……这事儿怎么说呢?先帝一辈子,打打杀杀……虽打下个偌大的天下,朕却觉得,先帝这件事做的最好,最圣明不过……不然也没你家七爷不是?”

    “说的是呢……”

    主仆唠叨着,许是孙希侍奉的舒服,许是天承帝今日政务繁忙,总之没多一会,天承帝便睡了过去。

    孙希见主子睡了,这才悄悄将他的脚放好,取过一边的锦被帮着盖好,合了幔帐,从徒弟手里借了被子卷铺开在塌下板子上铺开,心里想了半天心事儿,这才睡去。

    作者有话要说:由于之前牛嫂陪着女儿各地考试,辗转奔波,眼睛一度失明,现在正在慢慢恢复中。请亲爱的读者们耐心等待哦!——某bb╭(╯3╰)╮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