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人的心总归都长在偏地方,平日里顾昭素来觉着自己公正,可惜有些事儿临到头了,关乎到自己了,他才充分的发现自己也充其量就是个理想主义者,说说罢了,遇到要害,总归……还是下不得手,犹豫再三。

    两条腿被打的断的不能再断的顾茂峰在他院子的屋内鬼哭狼嚎。嚎叫声隔了一层院子,如今听来都是玻璃渣子划拉心脏,传到前院顾老爷与顾昭坐的堂屋立,整的人心里直哆嗦。

    这会子又没什么好手段,更没麻药这等福利,因此甭管是何等的接骨圣手,都是实打实的在皮肉上直接动手段。

    那屋内嚎了足足有两个时辰,陶若家的神色灰败的来回报,三爷的两条腿,碎的太散,凭是何等名气手段,怕是都没用了。

    本哭哭啼啼不止的娇红,许是也没想到这般结果,她两个孩儿,大个儿跟他不是一条心,又心底诚朴,在她看来无论如何她便只能依靠老三,这娘俩素日心思相同,很有些共同语言,恨得是一样的事情,想要的也是同等的物件,因此在娇红眼里,她便只有老三顾茂峰一个儿子。

    如今知道心肝肉残疾了,她到没有刚才那般咋咋呼呼,反倒是站了起来,晃了几下后软过去了。

    那下面着急忙慌的又是一顿慌乱,齐齐的抬了娇红下去救治。老太太卢氏从头到尾,不发一言,也没过多的表情显露,这会子她是说多错多,嫡母跟庶子那是先天的冤家,她就是有什么想法,这么些年了,早就藏起来了。

    顾昭心里有鬼,悄悄的看了下自己老哥哥的脸色,奇怪了?顾岩此刻也是面无表情,只是摆摆手淡淡的说了句:“我恍惚记得,以前军中有个姓马的的郎中,接骨到也有一手……不若……”

    站在一边的顾茂德脸色窘了一下悄悄道:“阿父记错了,马郎中那是给战马接骨的。”

    “哦……”顾岩恍然一般站起来,也不管旁人,只是自顾自的出去,到门槛那厢却迈的太早,一脚踏在门槛上垫了一下,若不是顾茂德了解自己老子跟的紧,扶的及时,怕是此刻老爷逃不过仰天一跤。

    众目睽睽之下,许是觉得丢了面子,顾老爷站稳后,回收甩了一下袖子怒骂:“我没事!扶我作甚!”说罢,他转身出去,身边有人一把扶住他,顾岩大怒还要恼骂,一回头却是自己小弟弟,顿时一股子火便强咽下了。

    顾昭不扶着自己老哥哥不清楚,这一扶却发现老哥哥身上竟是抖的。

    “阿兄……”顾昭也不知道该如何劝了。人心果然是偏的,幸亏没打死,若是打死了,他老哥哥也活不得了吧。

    那甭管如何说着,顾茂峰再不争气,他也是老哥哥的亲生儿子……可是,话是这般说的,若是今日这事发生在顾茂甲身上呢,发生在别的顾家儿郎身上呢?顾昭不敢问自己。

    顾岩被顾昭扶着回了自己的屋子,兄弟俩坐在一起都不发一言,许久之后顾岩忽然来了一句道:“那孽畜……早就该有此报!”

    顾昭无言以对。

    又是半响,顾岩拍拍大腿叹息道:“他怎么就不死了呢,死了……我就松散了……”

    顾昭干咳嗽了两声,清清嗓子劝道:“恩……明日……去请宫里的御医来瞧瞧吧。”

    顾岩微微摇头摆手拒绝道:“不用……都碎了……哎,碎的好,碎的好呀!以后我都清闲了,这个……这个孽畜!”

    顾昭还要打劝,却不想京南都尉来家里探问案情,因此事出在上京城内南边的小巷内,也是这位长官倒霉,如今不敢传人去问只好亲自上门来探问。国公府的事情,于公于私那都是大事。

    “打发他去吧,就说府里如今乱的很,今日也说不出个已然,叫他安心,此事……也不赖他,只怪,那孽畜素日不休自身,才引得出这般祸事,害的全府上下都丢了脸……”顾岩一脸憎恶的吩咐陶若,吩咐完又加了一句:“你就说……明日事情理顺了……再叫老大南都尉去报一下,只可恨那贼棍,好不黑心,竟然……将老三一辈子都毁了!”

    顾昭讪讪的,也不知道如何劝的大兄的,也不知道顾茂德如何送的自己,更不知顾茂峰那千刀万剐的如何了,总之等顾昭回过味儿来的时候,他竟下了轿子站在自己府门前了。

    “我怎么就回来了呢?”顾昭挺茫然的。

    新仔在一边忙打劝“七爷,你身上不利落,今儿天晚了,有什么事儿明儿再去吧,这会子您去了也帮不上。”

    顾昭叹息了一下,再没吭气,新仔他们赶紧抬了小轿过来扶了顾昭上去,一路小跑的给送回屋。

    阿润今日心里也有鬼,顾昭的行事在他看来,那实在算不上手段。可事到如此,他也没办法插言,如今见心上人回来了,他心里暗喜,一门心思的想着怎么把人哄好了。因此这一晚他是诸事不落旁人的手,总归是是勤快万分的侍奉着,姿态做的很低。

    顾昭懒得理他,只随意吃了一些东西便上了炕,心里累,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总觉着这事儿不算完,心里一直咯噔,眼皮儿直跳。

    约莫着寅时二刻光景,才迷迷糊糊的入了半梦,却不想榻外有人悄悄道:“陛下,七爷,平洲巷子那边怕是有事儿了……。”

    顾昭唰的一下睁开眼,利落的坐起来扭头问外面:“外面是谁?!”

    帐外有人回话道:“小的范笙。”原来却是府里的暗卫头领。

    阿润见顾昭急慌慌的,便拍拍他的手道:“莫慌,老国公那人心里是个有成算的,这些年了他什么风浪没见过。”说完,他又吩咐人掌灯。

    没片刻,屋内点起四盏牛油蜡,把屋内照的通透。顾昭披了衣服,不等蜡心稳了,便急慌慌的坐在榻外问话。

    “你怎知平洲巷子那边有事儿了?可是……我老哥哥?有事儿?”

    范笙抬眼看看坐在一边的万岁爷,万岁爷微微点点头。

    范笙回道:“回七爷话,老公爷无事,是……头夜的时候孙总管给了小的入宫的牌子,叫小的去……那边看着,万一夜里有事儿就拿牌子去宫里请御医……”

    顾昭有些烦躁:“利落点,到底是什么事儿?谁有事儿?看他做什么?”

    范笙面色涨红,吓得魂魄都飞了,他头都不敢抬的忙回道:“是那边的三爷没了。”

    顾昭吓了一跳,没了?他忙追问了一句:“没了?死了?顾茂峰么?”

    范笙脑袋低低的回了一句:“是。”

    只是断了两条腿,怎么就没了?顾昭忙站起来,正要吩咐人更衣,赶紧去那头看着,自己老哥哥年纪都那么大了……怕是扛不住。

    阿润忙一把揽住他,又拽了他回去,将早备好的定惊茶强灌了顾昭一碗去,灌完这才对依旧跪着的范笙道:“你起来回话。”

    范笙站起来,头依旧低着。

    阿润揽着顾昭劝道:“阿昭,你这会子不便过去。”

    顾昭大恨,难免迁怒,于是语气很不好的问他:“怎么就不能过去了,万一我阿兄扛不住,我岂不是要一辈子后悔?”

    阿润叹息了一下,拍拍他的手劝他:“那边没来报丧,你怎么就知道了?”

    顿时,顾昭呆了。

    见顾昭不再挣扎,阿润这才问范笙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范笙道:“丑时末刻。”

    “怎么没的?”

    范笙语气停顿了一下,接着回道:“子时三刻那会,七爷的侄孙顾允净去了那边。”

    顾昭眼皮子跳的更厉害了,这个混蛋,还嫌事情不乱!他强忍了脾气问道:“大半夜的,他去做什么?真真……裹乱!”话未说完,心里一凉,那岂不是什么都瞒不住了?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他来到这边,虽有颠簸,可世上最疼自己的便是老哥哥……

    阿润见顾昭脸色蜡白,心里疼惜,忙揽住他安慰:“莫慌,这事儿本怪不得你,你在这里百般思想也是无用,不若详细问了在做打算。”说罢,他对范笙道:“你详细说,半点不许隐瞒。”

    范笙的声音依旧是你问一句我便答一句,半点升降都没的道:“是!今儿孙总管给了小的牌子,叫小的去那边照应着,日入那会子小的便到了。因国公府那边家将不少,小的这点把式当初还是在顾家军学的,因此不敢近前,怕惊到人,就只敢远远地观望。那头顾小爷是中夜去的,去的时候先见得大爷,后来又一起去了老太爷的屋里,约谈了两刻钟,后来那边的大爷便带着人封了府门,抄了三爷家,后来抬出好些箱子,绑了一些人……约寅时那会……”

    说到这里,范笙抬起脸,看看神色麻木的顾昭,咬咬牙道:“约丑时初刻,那边大爷端着一碗药去了三爷那边,大爷走的慌张路上还摔了一跤,碗也打了,头都磕破了。再后来……后来……老公爷亲自端了药进去……三刻那会,那边就忽就有人出来拿白布裹了门口的狮子眼,小人听到廊下小厮们道,说是三爷伤重,已经去了……。”

    屋内一片安静,阿润摆手叫范笙出去,顾昭呆呆的坐着,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以前他是觉着自己早就融进了这个社会的,如今看来,怕是从头到尾他都没融进来,也……不过就是个夹生饭而已。

    是了,是了,阿兄怎么能跟自己想的一样呢!自己就是心眼再偏,也就是想想,若是有一日自己有了儿子,那孩子就是将世界翻个个儿,他就是赔了命去也只能护住,谁叫他是老子呢?他没那么大公无私。

    老哥哥不同吧,老哥哥从来想的都跟阿润差不多,他们才是一伙的。

    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坐了多久,阿润不说话,只是陪着,这日竟是早朝都没去,只是沉默不语的守着,到了现在阿润自己也迷茫,也不知道顾昭到底生什么气,该从哪里去劝。他就是知道,阿润不是生自己隐瞒的气,仿若他在跟自己较这什么劲儿。

    辰时初刻,顾茂峰的嫡子十五岁的顾允维跟他二伯顾茂明来府里报丧。

    顾允维这孩子平日不显山露水,很少在别人面前出现,如今他又常在学也不怎么回家,又加上他母亲又是个木讷的,因此顾昭也不常见这孩子,如今见孩子跪着,笑脸刷白刷白的,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也许这孩子这辈子都不知道,他老子是被他害死的,都是因为他吃多了酒,跟顾允净多了几句嘴,才将自己生生变成了孤儿。

    顾茂明傻呆呆的,这个老实人觉着哪里不对劲,又说不出问题在哪里,他又不敢问,如今到了小叔叔这里,他依旧不敢问。

    他弟弟死了,倒是不用他跪着报丧,可,那么大的一个兄弟,虽素日他对自己总是看不起的,可,怎么说死便死了呢?

    顾昭叫人扶了顾允维起来,该装还是要装,因内里尴尬,表面上他也做不出什么惊讶的模样,因此只能淡淡的问:“怎么没的?”

    许是他的态度不对,顾茂明呆了一下,喃喃的道:“回小叔叔,本以为老三只是腿的事情,却不想……三弟内里也有伤,当时兵荒马乱的请的都是接骨的郎中,谁能想到呢,昨儿还好好的,我见三弟叫的那般大声也只以为过几日便好了呢……”顾茂明呜咽了几下后,又道:“谁承想,昨夜里忽然就不对了,血都吐了半盆,后来叫了家医,人还没到院子呢,老三就没了……家医说,怕内里肝脏都破了,哎,这叫这么说的,谁跟咱家有这般仇怨,咱家素日都是行善积德的,怎么就能,就能……竟是把人往死里打呢……”

    顾昭没吭气,只是问他:“你父亲如何了?”

    顾茂明连忙一鞠道:“就是说这个事儿呢,小叔叔不知道,昨儿老三去了,阿父当时就晕了。这么大的事儿,找不到下家,总要迁怒一些,昨夜里阿父醒了,发了一顿脾气,昨儿跟着老三出去的都敲死了,老三屋里侍奉的如今撵庄子里的撵庄子里,看守不住的也都送到庙里去了……哎,那边也是一帮子不会说话的,就只会哭的,最大就是这个了,还是个孩子……”说到这里,顾茂明摸摸顾允维的脑袋。

    顾允维不做反应,依旧梦里一般。他完全不觉得父亲去了,一会子睁开眼,一准儿这事儿是假的,因此别人叫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整个人都傻子一般,魂魄都丢了。

    顾茂明依旧在那里唠叨,也觉着这小叔叔不是外人,因此难免话多:“滔天大祸,滔天大祸!这是这么说的呢?好好的,怎么就出了这样的事情?老三那人胆子素来小,就是讨个嘴巴便宜,也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大事儿啊?小叔叔是知道的,家里管得一向严,这叫怎么说的呢?哦,今儿出来的时候,阿母说了,若……小叔叔便宜就早些去,多陪阿父说些旁个的。毕竟……这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死了就死了……总不能连累老的也倒了,如今家里的没成人的一堆一堆的……”

    顾昭无奈的翻翻白眼,赶紧打发了这家伙去主枝那边报丧,若不阻止这家且有的唠叨呢。

    待顾茂明去了,顾昭也换了一身素净,晚辈去了,虽不用他戴孝,却必须用布带裹头,表示难过,这身上也要讲究,多少是个悲哀的意思,绸缎什么的却是不能穿了。

    说也奇了,前几日他脚上一直不好,如今事儿一多,眼见着脚上却有痊愈的迹象,好几个裂口子如今都和了起来。

    出得府门,上了轻车,也就是眨巴眼睛的功夫顾昭便来至平洲巷子国公府的正门。

    因是小辈去世正门这边只是拿白布裹了兽头,其他的还跟以往一般,倒是进巷子的时候在老三的院子附近开了偏门,那边倒是一干礼仪齐备,出进下仆均换了布带绳鞋,因老三是昨夜去的,这会子大概还在浴尸装裹,那边还是静悄悄的。路过时顾昭打开车帘看了一眼,却看到付季在门口帮忙,也难为这个孩子有这番心思,不必问,便自己到了。

    顾昭坐着小轿到了老哥哥门外,犹豫了半天总算是进了屋子,这一进门扑鼻的便是一股子汤药的味道。他老哥哥在床上半躺着,脑袋上裹着布带,一夜之间苍老不少,面色也不见红润,便是离远了也能看到一脸挡不住的老人斑。

    坐在一边一脸苦涩的卢氏,猛看到顾昭眼睛便是一亮。

    顾昭心里又是怜悯又是矛盾,慢慢走过去,悄悄坐在床边,他方坐下,顾岩却猛地睁开眼,忽然拉住他的手道:“老七……”只吐了两个字,老爷子顿时泪流满面,怕是这满府真正为顾老三流泪的也就是他亲生的父母了。

    “我总以为……你今儿不会来……”老爷子嘴巴直哆嗦。

    “阿兄。”顾昭喃喃的,想道歉,又不知道该从那里说。

    顾岩艰难的摆摆手阻止道:“莫说了,都过去了。”说罢,挣扎着要起来,坐在那边的卢氏忙过来要帮着服侍,顾岩却道:“你且出去,我们兄弟说些旁个的。”

    卢氏苦笑,抬眼看看顾昭,顾昭冲他老嫂子点点头,老太太这才安心,赶紧出了门。

    待卢氏出去,顾岩半靠着软枕,手依旧紧紧拉着顾昭的手不松开,小半天后,老爷子找了一些力气方到:“总归是老哥哥我对不住你。”

    顾昭心里一窘,哦,是了,他早该用这个时代的眼睛去看待这个问题,他是为这个家好的。

    顾岩苦笑:“以往,常听人道,人之爱子,罕亦能匀……有偏宠者,虽欲以厚之更所以祸之……古人把话都说明白了,我却不已为然……他比他哥哥,弟弟都聪慧,我又怜惜他是个庶子,总不舍得责备他,总是我错了,却连累弟弟我为操心,那等滔天的祸事……他怎么就敢!”

    顾昭也不劝,只是抬眼看到桌上有一碗汤药,便站起来过去用手摸摸,温度倒也合适,想是一直热着。他端起碗扶着老哥哥服下,又取了一边的布巾帮老哥哥抿了嘴角,做完这些依旧拉起他哥哥的手,帮着按摩起来。

    顾岩憋了一肚子的话,总算找到能说的了,因此也是唠叨着:“我知道,他不服,他在这里呢,他肯定舍不得去。我倒也不怕告诉他!”

    顾昭抬眼看看四周,顿时一股毛骨悚然。

    “他有老子娘,有哥哥,有兄弟,有侄儿男女,有家里附庸的老少爷们,谁都是一家子老小,他若是个成事儿的,诚实的,诚朴的,他总要想想这些人,总要知道他不是为自己过营生的,大家都要过的……”

    老哥哥的没完没了的唠叨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