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16章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116、第二十九回

    燕王赵元秀归京,上京先是热闹了几日,不久便又恢复了平静,这上京永远不少新鲜事物,如今最经典的一件事儿,却是上京平洲巷子顾家前几日丢了大脸。他家三爷顾茂峰的外室,也不知道是如何了,挺着一个大肚子跪在府门前给未来的孩儿要个身份。

    如今哪家男儿不风流,你舒服了,就要洗干净屁股!免得恶心到家里人。玩物就是玩物,外面的就是外面的,闹到家门口就不对了。国公府住的又不是你一户,上面有长辈,下面同辈的可有四户,姑表姨表来求依附接济的也不少,往远了,往近了几代人,就没有出过这般恶心人的事情。那..女子哭哭啼啼直说找孩子爹,她的爷们,这府里爷们多了去了,这衰人一不小心带累全家。

    那日许多人都看到了一场热闹,顾茂峰这人本身就是风流种,再加上他这几年手中有钱,混的十分开,狐朋狗友的,各个阶层的他的钱耍的滴溜儿通透,他到处有关系。如今顾家如日中天,谁不给他面子。

    而且外室也他不是养了一家,一个男人如何能日日新房,外室整的太多,难免就有个爱惜的,新鲜的,特别关照的。可那玩过去的,过了时的却也有之。不爱了,随意丢到一边忘记的好几位呢。

    那日在顾府门前胡闹的,便是顾茂峰早年间找的一个外室,早年顾茂峰手里无钱,外事的素质自然一般。

    这两年他去的少,也就是前几月他心情不好,闯了祸,便秘密的在城外庄子躲了几日,却不想那女子竟然有了,那女子如今年纪大了,眼见着没了前程,便算计起来。有了也不吭气,只待肚子大了才去顾府门前闹腾。她当国公府是乡下土财主呢,一听有孙子了便什么都不顾了。

    世间女子只觉得,男人爱惜脸面,却不想,那不要脸的,你就是怎么闹,闹到命都没了他不稀罕你。你只当他家老人定然看晚辈的面子要给你几分面子,那也要分谁家。顾家如今最不缺的就是子嗣,顾老太爷的心眼子又是偏的,因此那女子跪了一上午,还是卢氏着人带着她从家中小门进去的。

    至于那女子后来如何了,她既有勇气扇顾家门脸,那后来的日子,那便是她自己选的。

    顾茂峰吓得不轻,他素来就是个靠着钱家里权撑脸面,没有家世,没有银钱,这人便狗屁不是。那日一出事,这人半分担当没有的便躲了,躲了几日后,他又想回家,不回家他便觉着自己不是顾府的三爷,他思来想去,路子只有一条便是去求自己小叔叔。他爹皇帝老子的话未必能听进去,可小叔叔那是说什么是什么的。

    因此,这日一大早,顾茂峰带着自己花了一千多贯高价买来的一整套牙雕的罗汉像去郡公府巴结。他到这日,也巧了,允净两口子也在。这不是允净家如今又得了一个嫡子,行三,过几日家里要给孩子办周岁,因此两口子一起上门请小叔爷爷到日子去吃酒听戏。

    家中添了人口,顾昭自然高兴的,因此话便多了一些,问问孩子如今多重了,可有了大名儿什么的。这几年允清在礼部混的不错,这孩子虽事业上没有大建树,可人家诗文做的**澎湃,梅兰竹菊只要提笔就能画上几幅拿的出手的,每当有了新诗文,那也是上京没过几日到处传唱一番好词句。

    他妻子归氏十分爱他,对他仰慕非常,表现爱的形式便是常常理直气壮的给顾允净纳小妾,如今顾允净三十出头,却是六个孩子的老爹,这娃儿真心的有些子孙福气。

    顾昭管不得家中子弟的私生活,因此便只能把住大局,只要他在京中。家里的一干子弟还是可以很好地维护住的。前提是,你们这些孩子做事儿别过分,要乖一些,别不踏实就成,这个要求真不高,可偏偏有人就是做不到。

    老松居中,顾昭这几人正拉家常拉的热闹,却不想那顾茂峰便急巴巴的上了门,顾允净都进来了,也不能叫他伯伯在外面等着吧?顾昭心里厌恶却只能道:“即来了,便叫他进来吧,今日是怎么话说的,都商议好了来我家窜门子了。”

    顾允清有些尴尬的笑笑,平心而论,他看不上这位伯伯,这人在上京名声不好,什么腌h事儿背后总能听到他的名字,因此私下来往不多。他也风流的,但是好歹他都是给了名分的,他家后院一向和谐,每每想起,顾允净自然也是要暗暗得意一番。

    没过一会子,顾茂峰颠颠的进屋,一进门先是给顾昭施礼,又受了允净的礼,顾昭看着他笑道:“我说老三啊!平日不见你孝顺我,今儿可是有什么难处了?不受难为……你能想起我?”

    顾茂峰赶紧辩解道:“怎么敢,平日小叔叔政事繁忙,侄儿一介闲人也不敢常来打搅。”

    那厢允净两口子自然不好意思坐着,于是一起站起来,跟顾昭告辞。

    顾昭打发奶哥亲自送这两人出去,这个待遇顾茂峰却是没有的。

    允净两口子出去后,顾茂峰便自在了一些,顾昭坐在上面也不问他的话,就只盘腿坐在椅子上,也没个长辈样儿,一边喝茶一边磕着瓜子儿等顾茂峰放屁。

    顾茂峰憋了半天,终于还是没夹住,他讪讪的笑道:“小叔叔这几日身体可安?”

    顾昭懒洋洋的道:“还成吧,你有心了,我还是老样子,我虽是长辈可年纪也不大,谁没事儿了得病玩儿。”

    顾茂峰一副安心了的样子道:“侄儿前几日有些事儿,一直没来给叔叔问安,几日也是巧了,我门下收了点好东西,侄儿一看却真是好物件。素日小叔叔待侄儿一向好,最疼的也是侄儿,您看!如今得了好东西侄儿第一个就想到您了,因此……这不是,就给小叔叔送来了吗。”

    顾昭闻听,哦了一声淡淡的问:“什么好物件,竟令你这个财主入了眼,拿过来我瞧瞧。”

    顾茂峰见小叔叔有心思瞧,顿时大喜,忙拍拍巴掌,不多时便有小厮抬着一个沉重黑色长漆盒进屋,稳稳的放在地当中后退下。

    顾昭依旧斜坐着,嗑着瓜子儿,脑袋微微歪斜着看了眼。顾茂峰先是故弄玄虚的围着盒子转了几圈,他看小叔叔盯着物件,便猛地一开盖道:“小叔叔请看,这是上好的牙雕,十八罗汉像……”

    他话音未落,顾昭一吐瓜子皮道:“来人,将这家伙带他的东西一起丢出去。”

    顾茂峰生平常吃小叔叔的憋无数,这般不给脸面也不是第一次,顾茂峰厚着脸皮顿时大叫道:“小叔叔,侄儿也是孝顺您,如何这般对我?”

    顾昭丢下手里的瓜子到地上道:“如何这般对你?哎……这话儿真有趣儿?且不说这是佛像,本行的是慈悲普渡之事,你却用这杀生害命的兽牙雕了佛身送我,如此大凶之物拿来送长辈你作何居心

    再者,我这人平生从不挑拣,你今天就是随意送一筐粗粮吃食我都收下,可偏偏你今天是来孝顺我的?呸,你也好意思说孝顺?

    你这人什么名声你比我清楚,你当我不知道你去岁做的那些腌h事儿?茂甲再不好,他也是老顾家人,你当着外人踩了自家人,这就犯了我的忌讳,不止我,你爹,你其他叔叔们的忌讳你都犯了!你当大家不说话这事儿就过了,你想的美!哎,顾茂峰啊,顾小三儿,你也不看看,现如今家里那个兄弟与你来往!若不是看大兄面子,你以为你能好好的到现在?我老哥哥一辈子清清白白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东西?”

    顾昭越说越觉得有道理,跟这种人有什么好嗦的,想到这他站起来拍拍手掌,也不理顾茂峰如何争辩,便离开了。

    顾昭从老松居出来,坐着软轿一路去了衙门。

    一入衙门口,顾昭便看到下司马的几个工匠正抬着油棚顶子往里走。打头的是一位老者,这老头儿一头白发,身穿粗麻,赤足披发,短衣背后背着一个大大的白底黑匠字儿。

    “呦,老段头,这是新宣车顶子?”顾昭下了软轿,背着手一边说,一边往里走。

    那工匠头目姓段,是下司马的老工奴,前年那会子,顾昭从下司马抽调了五十名辕车匠人来下司马做工,起先这些匠人都是面黄肌瘦,身无四两肉。没过几年,这些人便被迁丁司薄皮大馅儿的包子润养着健壮起来。

    如今给顾昭干活儿,一个月还给七百钱的工钱,逢年过节还给大仓的粮票,油票,肉票,布票等等福利,顾昭此人做事,从不亏下面人,那些匠人得了好处,自然卖力做工。

    老段头一见顾昭,先过来施礼。因他年纪大,顾昭对匠人一向照顾,就免了老段的跪礼。老段咧着一口大黄牙笑笑唱肥喏道:“呦,郡公爷好,您老稀罕,这几日可不见您来转转呢。小人还寻思着,这天气不好,秋风裂脸您就不爱出门呢!”

    顾昭笑着摇头与他一边说,一边往里走。老段不敢与顾昭并行,便半弓着腰,跟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走着。

    顾昭道:“这几日天气不错,我寻思着也没什么事儿,就在家多睡了几日,人那!一到春日就倦倦的。”

    老段笑道:“郡公爷您是富贵人,小人们哪有那个倦倦命,一年四季,风霜雨雪,为了一口吃食,那就是下刀子也得出去!您说是不是?小人活了六十多了,也就是在您这里享了几日清闲福气,去岁过节,也能给孙孙们置办里外两层新的。”

    顾昭并不接话,这些老匠人个个都是一辈子的做工历练,全身的好本事,可惜了,这个年份你手里的活儿就是做的再好,工匠见人低三分。

    他们一路慢行来至后院,这一路,迁丁司早就与以前大不相同,这三层的院子,里里外外上百号人,都在有条不紊的忙活。原本这院子里很是拥挤,后来城外大仓建成,顾昭便把那些说书人,还有刀笔吏们迁移到了城外,那边空气新鲜住宿条件也不错。最最的是,保密性好,大仓,那是顾昭的地盘。

    如今这三处衙门院子,屋子依旧是旧屋,可是却年年粉刷,月月添置东西,里里外外按部就班的安排得当,随谁来看看,也不会觉着比旁的衙门差半分。甚至迁丁司上工,都不用长官看着,大家都很守规矩,很是惜福。如今这时代的人,就是这般淳朴,读书人是,下等官吏更是如此。

    这边平日顾昭也不常来,都是付季在管。可上月,付季媳妇有了,顾昭怜惜徒弟第一次当父亲,便隔三差五自己也来办公,帮着处理一下杂事儿。

    迁丁司的后院旮旯,就是匠人办公的地方,三年前顾昭制定了一个说书人与刀笔吏结对子写书的计划。那说书人都能说会道,可惜大部分不识字,刀笔吏都是科考生出身,多少有些傲气。做刀笔吏还勉强,叫人家出去说书那是万万不能的。

    因此,顾昭便命他们寻了县志,府志,找了里面的传说,野趣,汇集成野书传奇教给说书人,这也就是为了今后为迁丁做前期宣传。

    如今,四年过去,那些说书人已经被调理得当,一个个的都对迁丁司有了归属感,自从苦役过去,现如今他们在迁丁司登记成册,每月拿一石杂粮,八百个养家糊口钱。现下他们肚子里也学了七八本的野趣,传奇,还有一些热闹段子热场的笑话也有几十段儿。

    顾昭回忆起上辈子说书的几种方式,便给他们做了竹板子,大鼓之类的响器,别说,这一来二去的还真的弄出来不少文化味儿。甚至,这些说书人都有了固定的开场曲,结束曲,固定的大本的压箱底儿的传奇段子,这也算是推动了历史文化进程吧。顾昭每每想起,便得意万分。

    老段来至后面,命徒弟将一辆大辕车拉了出来。顾昭坐在下属给他搬的座椅上看老段他们合车。

    这车名“宣车”,是顾昭特意命人给说书人打造的,车身很大,又宽敞,有上下两层,上层放行李器具,下层睡人,最多车内可睡四人。车顶有大抽板,拉开板子,再支起两根棍儿,盖上粗油布罩子,就是个遮阳避雨的小舞台。

    今后国家凡有新的法律,新的农业技术,新的政策,都要以这样的形式宣传下去,这也算是贴心的为人民上门服务了。

    顾昭他想是这般想的,别人看他却是在胡闹。宣传这东西如今大家看不到好处,可对于后世来说,那是不分哪个国家,哪路政党,枪炮厉害不厉害另说,宣传你必定要站在上风。因此,顾昭不管别人怎么议论,反正话语权他是必然要抓到手里的,那些文人的派别他抓不住,文人的追求他也不懂,那些人呢,也未必就觉着顾昭跟他们是一类人。每每说起,甚至有些看不起。

    顾昭才不管这个,他就一条想法,天下农民与庶民的想法这是必然要控制好。书生造反三年不成,农民起义才是天下大乱的根源。当年顾昭说起自己的想法,阿润是最支持的,那家伙是帝王的思维,只一想便立刻明白了好处,他甚至觉着三百说书人太少,三千才是最基本的配置。

    呸,他说的好听,钱呢?

    老段新做的车顶很快被安放整齐,那抽拉板做的十分灵活,机关这东西顾昭不懂,刚才他围着车子转了好几圈,都没发现那东西装在那里,如今人家老段那么一摆弄,推拉之间便瞬间组合成了一个小舞台。顾昭心里佩服,命人赏了十贯钱给老段,可惜人家老爷子不要,却说家里想脱匠籍,这就有些难办了。

    当年其叶匠人发明了纸张,这才一族脱籍,如今老段这车实在是拿不出手,

    老段见顾昭不吭气,心里悲苦,不由得便落泪了,他一辈子苦哈哈的给官家服务,也就是赚个温饱,他废了不要紧,可是世世代代受这般罪,见人低三等,每每想起真是觉着对不起祖宗。

    顾昭叹息了一下,站起来亲手扶起老段道:“老段那!这事儿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事儿,我算什么,一届闲散纨绔而已,我能照顾你到那里去?不过就是钱财上帮衬一下。天下匠人何其多,光上下司马就有四万多人。如今你跟我办差,我帮你全家脱籍,你全家上下百十口子呢!你家出去了,别人家必定不依,到时候问起来便又是一番纠葛,脱籍岂是简单的事情?这样……你再等几年,我想想,想想……”

    顾昭心里闷闷的离开了。很多事情他依旧做不到,也无法改变。他只有一个人如何能对抗全世界。如今便只能等等,等到天下稳定,国家富强了,才能循循渐进的把自己的计划,一条,一条的安排好。到那时就是做不到天下大同,那也要给匠人们一条活路,文化人这东西什么时代都有,可匠作技师,科学技术,才是国家根本。

    顾昭一路来到中院,刚走到院里,却看到顾茂甲的儿子允克,站在自己屋外来回徘徊。一边游走,他还学着大人的悲苦样子,背着手,叹息连连的兜圈子。

    顾昭站住脚道:“允克,今日怎么没去学里?”

    顾允克吓了一跳,回头看到自己叔爷爷后,他先是施礼,站起来后嘴巴张张合合半天儿,终于憋出一句话:“叔爷爷,阿父说,我姑姑要回来了。”

    顾昭点点,这事儿他知道。这些说书人要散出去了,总要有个衙门管,他迁丁司用人,自然要用自己人,瑾瑜家的钱说钱相公那人还是不错的。个性耿直不说,肚子里也有东西,做人也本分。最最的一条,他对瑾瑜那是非常好的。因此顾昭便给他安排了个位置,来迁丁司做主事,那是正六品的官身。

    “这事儿我知道了,怎么,你父亲想接你姑姑家里去??”

    顾允克本想着别的事儿,一听顾昭这般说,张嘴便道:“我的姑姑!自然回我家,难不成还去伯爷爷家丢人不成?”

    顾昭扑哧一声乐了,他上下打量自己这个侄孙儿,这是青少年到了反抗期吧?反正别人说什么也是不对的。

    就这般,年轻的叔爷爷跟侄孙子就这般僵住了。顾允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是不说话。

    顾昭无奈,只能打个哈气,先开口道:“你……这孩子真不痛快,有什么话赶紧说,难不成我是凶神恶煞?一句不对,就拖你出去打一顿不成?”

    顾允克咬咬下嘴唇,依旧是憋了半天后才低着头,喃喃道:“叔爷爷……这事儿父亲不许孙儿说,可……孙儿想了好久,就如叔爷爷说的,一家人便是一家人,就是内里有什么乱七八糟事儿,也是苍蝇掉到自家锅里,臭也要捂着。对吗?”

    顾昭确定的点头:“没错,就是这话,你父亲那脾气害了他,可是总归他是老顾家人,所以出了事儿,我与你伯爷爷还是得管。”

    顾允克猛的抬头:“叔爷爷……侄孙儿是来说长辈是非的。”

    顾昭顿时一愣,立刻看看左右,站在门口的新仔伶俐,赶紧带了人退了出去。

    顾允克说完这句话,身体里那股子大筋儿便被抽去了。

    迁丁司屋檐下的燕儿又从南边飞了回来,如今正衔着新泥,造着新窝。

    顾昭与侄孙允克盘膝坐在屋檐下都不说话。顾允克坐在那里发了半天的木,顾昭从袖子里取出一把瓜子,继续在院子里磕。他心里怎么想的,顾允克不知道。但是说长辈是非,在这个时代却是大罪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允克开口道:“叔爷爷,我恨他。”

    顾昭淡淡的道:“谁?”

    顾允克仰起头,两行热泪从脸上慢慢流下,那泪水顺着鼻翼一路流到他鼻下的汗毛处,这孩子今年也十四五岁了吧?还有小胡须呢,顾昭有些羡慕,他发育不好,下巴总是光光的,怎么也养不出胡须来。

    “叔爷爷,侄孙就是不忿,您们常说一家人,我们是一家人。可是,我们在外地受罪的时候,娘亲带着我们种地的时候,我们全家饿肚子的时候,就没人觉着我们是一家人。”

    “虽是一家人,可……日子都是自己过的……尊重也是如此。”

    “叔爷爷,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我爹爹,我祖母。”

    “嗯,是不喜欢,不过你叔叔跟姑姑,我却是喜欢的,你就没想过这事为什么?”

    “能为什么,不过是我爹爹老实,没出息呗。”

    “嘿……你这孩子,随你想,你有眼睛可以看,耳朵可以听,有嘴巴去打听,既你这般想,不如你回去好好问问再来说这话。”

    “……叔爷爷……”

    “嗯……”

    “我……侄孙,侄孙……以前跟伯爷爷家的允维一起玩儿。”

    “哦,允维啊,那孩子不来我跟前,年前我到是见过,跟他爹茂峰一般讨厌。”

    顾昭对人的喜欢,那是心里怎么想,嘴巴便怎么说,也没什么忌讳,可他这般说,顾允克的嘴边却悄悄勾起一抹笑。显然,他也是不喜欢顾允维的。

    屋檐下燕子叽叽喳喳的叫着,顾允克终于鼓起勇气仰头说:“叔爷爷,你们常说我们是一家人,有事要好好商议对吗?”

    顾昭确定的点头:“没错儿,是这个话。”

    顾允克道:“去年,允维在学里喝醉了,侄孙背他回家,路上的时候,允维说他家有花不完的钱,他爹……帮着潞王管着铁矿,银矿呢,叔爷爷,说长辈是非是侄孙错了,可是……铁矿,银矿那……那若是真的,这……事儿若翻出来,够得上满门抄斩吧?便是咱家有铁卷丹书,可是……私挖铁矿,可是重罪啊!”

    顾昭浑身发冷,大太阳下打了一个冷战——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求件事儿,我的第一本书,是湖北少儿的王编辑给发的。那一年王编辑特别负责,当然,负责的编辑最爱抽打作者。出书一年受益良多。这次全国选好编辑,牛**很少求人,想来跟亲们求个票,多谢了!鞠躬!

    王编辑真心的是个好编辑的,真的。

    我遗憾的是,我写文至今,编辑无数,晋江的,悦读纪的,可是为什么这些编辑不参加这次活动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