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14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这一年冬日,上京顾家在波浪中起起伏伏,若不是顾昭与他老哥顾岩多处修补挽救,怕是顾府如今好不容易奠定起来的名声就此就毁了。就是顾昭再上杆子写上八本十本的“神书”也无法将一个逼死亲生母亲的家族,从道德泥沼里挖出来,洗干净。

    这年冬日,一匹快马从上京出发一路疾驰的来至大梁西部的央勃关。这位信使乃是四侯府的嘉奖,他带来了一个对顾茂丙说不上是好还是坏的消息。

    央勃关,地处大梁国西边边界,出了央勃关走三百里,便是章凤镇,从这里开始一路西行,就是关外游牧民族世代生活的大草原。

    章凤乃是一个关外小镇,最初这里只有一个三四里大小的自然湖泊,这湖泊也叫章凤湖。最早的时候,草原的野兽每到春天都在章凤湖周边□繁衍。后来,人类踏足这里,每年六七月,草原上的部落就会带着自己的出产在章凤自由交易。时间久了,央勃关的大梁商人便也在这个月份,带着内地出产的咸盐,茶饼,香料,粮食,布匹来此兑换毛皮等游牧民族的出产,如羊皮,牛皮,羊毛,还有骏马……

    自然,这些年关内盘查依旧不紧,也常有那商人走私一些铁器刀具到章凤这边换骏马还有毛皮,他们一年冒一次险,能发一注平民人家吃用好几年的利润。

    其实早些年,铁,盐,铜,糖,茶都是自由贸易的,只是这些年,大梁国君不知道发的哪路疯,竟限制一些物品流通出去,他先是着各地官员调查本地人口,又着西部相关衙门调查了章凤附近上百部落人口后,便做出了对一些特定物品的控制政策。

    世上的人哪里知道,顾昭对人口有种出乎意料的偏执,尤其是他知道如今东部,西部游牧人口与内陆人口达到十比三四之后,顾昭更觉不妥。

    因为边疆战争一旦出现,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形成原因就是人口比例达到一定数量后,那些部落便会因为人口而自动结合,产生阶级,产生更大的利益贪欲,因此内陆将会与边界各民族激发更多的矛盾。人口多,需求就多,草原物产单薄,那些游牧民族自然会将手伸到内陆。

    因此,顾昭一再跟阿润说,必须严格的控制生活必须品的数量,加强国家冶金技术的保密性,培养游牧民族对内陆地区的依赖依从性也。当然,目前顾昭对边疆的事情顾及不到,只能想起一出是一出。

    天承年末,内陆大雪后,接着西域大雪期眼见着也来到了,站在央勃关城墙顶举目四顾,草原远处一片天地白茫茫的刺眼盖目。

    这一日,顾茂丙坐在央勃关的城墙下的小屋内正与一群兵汉吃酒逗趣儿,四年的游荡生活,从上京到甘州到西疆,顾茂丙带着两千亲兵来来去去,居无定所。他是越来越浪荡了,上京贵族子弟的气质已经从他身上完全洗脱,如今身上有的呈现的都是一种新的特性,与其说是特性不若说,他如今是野性难驯,越来越狂放了。

    那是一种合了草原汉子的野性,到处游走中学习会的天辽地广的眼界,如果有机会顾茂丙情愿一辈子都不回上京,只愿此身保有自由,纵马飞奔于大江南北,如今他觉着,这样才算是人过的日子。

    他走出上京,离开战场,很多以前一直纠结的事情如今都不是那么重要了。有时夜深人静,顾茂丙也会思念亲人,思念小叔叔,思念自己很少回去的那个家,甚至偶尔他也会想起自己的母亲,哥哥,还有故去的先父,离家远了,那些悲哀就如发生在别人身上一般越来越淡,如今地位不同心境不同,年纪慢慢长大,竟也不那么恨了。

    吃酒这屋子是城墙下老兵们值班下来混日子,临时搭建的土胚屋,屋内面积不大,靠墙的是一张简陋的板床,床上的铺盖被一张看不出颜色的老羊皮卷着推到角落。几个穿着布甲披着羊皮大袄的兵卒,正围着一炉泥糊的土胚火在留着口水。

    那炉内烧着足够的干马粪,马粪火焰上吊着粗砂锅子,锅子内翻滚着全副的羊肝肺汤,那汤熬得火候十足,如今竟是奶色的,只闻上去就鲜香无比。在马粪火边,被分割好的整羊被分片吊烤着,羊肉表层已经被熏烤的半熟,皮面颜色焦黄,油脂滴滴掉落。

    三碗烈酒下肚,顾茂丙微醺,他这人有一宗好处便是天生酒量奇大,平日几斗烈酒进肚,最多就是浑身发热,其他的便怎么也不怎么,平常人一样。

    今日,顾茂丙穿着一身百蝶穿花细绸面儿的银鼠滚边袄子,足下蹬的是黑面细布撒鞋,他的头上如今并不爱着冠,只爱做游牧民族的打扮,就是将头发披散着分出鬓边几缕,上面穿上五色的珠子点缀。这货虽然在外面喜欢表现出自己是一副铁汉子的样儿,其实骨子里依旧是热爱大红大紫,喜欢穿细腻鲜艳,绣工精致的衣裳。最近这几年回家独自一人时,他倒也去了那哭哭啼啼的臭毛病,只一点!他见不得眼泪。

    就若上月,这街面有一老妇死了孙子,盘膝坐在家门口哭了半响,老妇的亲人还未如何,到把个顾茂丙感染的泪流满面。这边疆女人哭唱功夫一流,只要开哭必然把她出生到一辈子的艰难都以特殊的形式哭唱出来。因此,那顾茂丙一看一听,便露了真相,陪着哭了半天,第二日早起眼睛都肿的睁不开。

    这几年顾茂丙在西疆混的十分好,这边的文官武职,到处都是熟面不说,再加上他手头大方,更是结交了不少部落头领,还混了一个诨号叫“马场小玉龙”。

    烤肉喷香,顾茂丙取了一柄叉子,在羊肉扇上刺了几下,感觉手感顺畅之后,他便道:“来,吃吧,差不多了!”

    那屋中的兵卒早就饿得前心贴后肚,闻言一声欢呼,也不管烫不烫,油不油的就亲自动了手。一时间屋内嘘嘘呵呵的响声不断。

    顾茂丙见大家吃的香,竟比自己吃到了还高兴。他端着一碗奶汤喝了几口,便不再吃,只是端着碗想事儿。

    小屋中的头目叫费勇,今年六十四岁,做了二十五年的城门官,他与顾茂丙结识于三年前,却并不知道顾茂丙的身份,只知道他是上京下来的马场马官,是顾五爷的远方侄儿罢了。

    “环溪(顾茂丙的假名),你今儿怎么这般大方,竟舍得一只整羊便宜我们的独自,你可是想做些私货买卖?”费勇大哥咬了一口羊腿,香香的喝了一口酒下肚,一伸手用袖子摸摸胡子上的油脂,舍得不得浪费就将手放在桌下,给那只拐腿儿的土狗都香香嘴儿。

    那些兵卒一起呼喝道:

    “就是,顾场主,以后再有这般好事儿,好歹再记得兄弟们。“

    “谢了顾场主,你想带什么私货,随你去,咱们是不管的,只要不过分,那是随你啦!哈哈!”

    “来,咱们敬场主一碗,场主可别嫌弃咱家酒糙,咱家可是自己酿的。”

    顾茂丙笑笑,提着酒罐子跟大家碰了几下,倒着酒罐儿喝了几口后,将两条腿儿下作的支在费哥家的桌面上笑道:“乱想什么呢,裹带私货这等买卖,我是不做的!今儿是下雪日,不吃这个羊杂割汤,感觉就不是西疆的日子。”

    费勇大笑,拍着腿儿道:“那确实,到了咱西疆,最美的好食儿就是这全羊了,不过,咱平日哪有这个福分,还是借场主你的光呢。”

    费勇说罢,那下面有个红胡子的兵卒笑道:“顾场主是上京来的,手头宽裕,人家那是吃过人参的,吃个全羊算什么?就你小家子气,刚才我看到你藏羊骨头了,你这老抠是不是准备一会子吃完,娘的你回家还要熬一锅子骨头汤全家大小算开荤了!”

    这红胡子说完,屋子里的人都齐齐的大笑起来,他们正笑的欢却不想那屋外老油毡布的门帘掀起,有人进了屋子,先是跺跺脚面儿的雪,接着操着一口半生不熟的内陆话道:“香死个人喽,各位兵卒老爷好会吃格儿。”

    屋内人抬眼一看,竟然是一个穿着疆外部落蕃袍子的老客,不过素日见到的老客都是四五十岁,很油滑的品像,如今这位却不同的。这人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他头带一顶胡帽,藩袍边儿的毛儿竟是貂的,这人脸色略黑,浓眉大眼,眼神闪亮,鼻骨笔直,竟是个十分英俊的硬朗的人物,如若不是他的颧骨略高,只要穿一身汉人衣裳,将这人往边城一丢绝对看不出他的血统。

    这年月,西疆各族跟边城人的关系还算不错,大家都是一个地儿长大的,这城中常有闺女嫁给部落,当然也有边城人娶部落女的,当然,外嫁的自然是少数!在边城人看来,部落民就是个什么世面也没见过的乡下人而已,只是他们的牛羊还算便宜罢了。

    裴勇站起来笑道:“老客好能吃苦,这个时候还要出城呢?好大雪团子呢,老客穷疯了,这样子的天气竟出来混糊口,你不要命喽。”

    这老客笑笑,也不客气的直接坐在火边,取出怀里的一包草纸卷的烟丝包儿递给兵卒,他自己倒是取了一个黑色的粗瓷碗儿,盛了一碗奶汤也不嫌烫的吹吹喝喝的一碗转眼下肚。片刻后,许是身上回暖,他便叹息道:“部落里今年换粮换的晚了些,今年又格外冷,家中的老叔占卜说是今年有雪灾,叫我们出来再换几车粮备着,不然谁愿意受这个罪?那羊群里怀孕的母羊我们都赶了来,哎,一旦雪灾我们也养不住的……”

    这老客一边说话,一边好奇的看着顾茂丙,要知道这样精致的人,在西疆可不多见。

    顾茂丙冲他笑笑道:“可换到了?”

    老客听不懂他半句话,便问:“换到甚了?”

    “自然是粮草。”

    “哦,你们梁人奸诈,涨价了,咱们就不换了。”老客气哼哼的,说完还加了一句:“咱们今冬就是饿死,也不受这个气!”

    顾茂丙自然知道,边城的奸商一见下雪自然会坐地起价,随行就市么,谁也不能说人家不对!只是他看这老客气愤,便有些不忍,于是坐起来将自己的酒罐子递过去道:“你家人口多么?”

    老客张嘴正要回答,却不想外面传来稀溜溜一声脆的,顾茂丙这几年养马养的都快成精了,因此顿时蹦起跑出屋子。

    屋外小雪转成大雪片子正团团落下,边城的本色如今已然被掩去,那城墙边一群牧人赶着三五百只肥羊拥挤在城门避风处取暖,靠在城墙的拴马桩上拴着几匹骏马,其中最显眼的一匹,毛色纯黑,四蹄踏雪,个子竟比普通的骏马高出半头,这马实在漂亮,单看那眼神都神采奕奕的,有着一股样子傲视群马的王像。

    顾茂丙心里爱的不成,走过去想抚摸一下这好马,身边却有人拉住他的胳膊道:“大兄弟,黑风脾气不好,陌生人摸它是要踢的。”

    顾茂丙回头,却看到那老客一只手端着一碗羊汤,一只手拉着自己,脸上还带着一股子说不出来的笑意。

    “可是?马王?”顾茂丙一脸兴奋。

    “黑风自是马里的皇帝,要比马王大!”老客很认真的解释。

    顾茂丙自然知道,名驹这东西都矫情,这玩意儿各有各的脾性,尤其是这种百年难得一见的好马,那更是有灵性的,除了主人,怕是一般人真的难以接近。这老客说话不客气,不过却是好意。

    顾茂丙笑笑点头,他心里爱的不成,因此围着这马儿转了几圈后,从怀里又取出几块绊了甜味儿的面饼子捧道马儿嘴边道:“你闻闻,甜的……”

    那马儿真是成精了,竟然先是用很不屑的眼翻了顾茂丙一白,接着一转头,看别地儿去了。

    “娘的!”顾茂丙骂了一句,那边部落的汉子边齐齐的笑了出来。

    “黑风除了我,谁给的料都不吃的。”那老客得意的哈哈大笑。

    顾茂丙点点头,叹息了一下将面饼丢给老客,接着问他:“这马卖不卖?”

    那边顿时不笑了,有人喊了一句:“你们梁人好无趣,塔塔大哥的黑风自然不卖!就是给一千只羊也不卖!”

    那老客也笑着摇头道:“咱们不卖兄弟!”说罢,抚摸几下黑风的鬃毛叹息道:“我就是死了,也要跟它埋在一起呢!”

    顾茂丙伸出手指道:“两千只羊,十车粮食。”

    那边顿时不笑了,这老客也死死地盯着顾茂丙,十车粮食,若换到了,部落今年就不怕饿死那些老弱了。可……这是黑风啊!

    顾茂丙见他还在犹豫,又伸出一只手指道:“三十车粮食,再加十个铁锅!”

    雪花飘着,大风卷着雪花打旋旋,天气越来越冷,顾茂丙心疼黑风在雪里挨冻,竟一伸手脱去自己的花袄,一伸手盖在了黑风的背上。黑风抖抖身体,将花袄甩在地上,一伸后蹄儿它还踩了几蹄子。顾茂丙并不在意,只是看着黑风笑。

    那老客见顾茂丙真心爱黑风,又想起那三十车粮食,想起部落里的亲族,心里翻江倒海,反反复复的衡量着,竟割裂一般的难受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老客看着顾茂丙道:“你能待亲兄弟一般的待他?”

    顾茂丙点点头:“自然,我会供着它,给它配最华贵的鞍子,修最温暖的马棚,喂最好的草料。”

    老客咬咬牙,大眼睛瞪得泛红,犹豫再三终于道:“羊不要,再换二十车粮食,还要盐巴。”

    那边部落的汉子顿时沸腾,有人大喊道:“塔塔大哥,可不能卖啊,就是饿死也不能卖了黑风……”这汉子说了半句话,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塔塔无奈,只能叹息到:“不卖黑风,难不成按照往年规矩,将老阿父他们撵出去吗!”

    那边的牧人不再说话,但是大部分人都是面露悲愤,不敢恨老天爷,如今……他们也不知道该怨恨谁了。

    顾茂丙自然不知道,塔塔的部落崇拜马神,这黑风对于他们部落来说就是神一般的象征。更加上这塔塔跟黑风感情深厚,为了得到它,塔塔曾经在部落神水谭岸边搭了四年的窝棚,跟黑风游斗了整整四年才征服了它,自然这也是塔塔成为部落首领的重要依凭。

    风雪越来越大,塔塔终于卸下自己的鞍子丢到一边,他搂住黑风的脖子,一下一下的抚摸它的鬃毛,他将脸埋在黑风的鬃毛里,忽然低沉的唱起一首歌儿。

    顾茂丙听不懂塔塔在唱什么,他只觉得那歌儿又是心酸,又是苍凉,又是孤寂。

    黑风仿若懂了什么,它看着塔塔一低头咬住他的袍角竟不松口。

    塔塔站在那里,脸上强扯出一丝微笑叹息道:“傻兄弟,跟着塔塔有什么好的,一副好鞍都给不起你,以后你有福气了,那边的客人是个爱马的,真的,咱什么时候骗过你的……”

    黑风很偏执,依旧咬着塔塔的袍角不动,塔塔舍不得对待它,便只能脱去自己的大袄,穿着一身内袄站在寒风里。

    顾茂丙最是个感性的,如今见这人与马,竟如情人一般的拉拉扯扯,他心里顿时也难受了。

    哎呀,算了吧,夺人所好非君子所为。想到这里,顾茂丙便道:“老客……还是算了,你这马儿我带回去,也养不熟的,我那马场最高的栏杆怕是也拴不住它的心。哪一日它找了机会跑出去,一溜烟的寻了你去,那我不是亏死?”

    塔塔一瞪眼,哼了一声道:“客人,我说卖你便算数的,你安心,黑风就是跑回去一千次我也给你送回来。难不成你毁了契约不成?”

    顾茂丙失笑道:“瞧你说的,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咱虽不是草原汉子,也是要守诺的,只是这马如你兄弟一般,如今我夺了你的心头好,以后想起我这心里也别扭不是,不若这样,明年春暖花开,你带它来我的马场,我那里别的没有,漂亮的母马有的是,到那时……”顾茂丙伸出两只手,比出两个大拇指手指对了对,这个手势是配种的意思。

    可惜了,顾茂丙一片好心,那位塔塔却不领情,他在那边一瞪眼道:“你果然反悔了,我就要粮食!今冬就要!”

    顾茂丙无奈,伸出手拍拍额头道:“你这人,真是个傻哈哈,谁说不给你粮食了?给你的,一会子你带人去我的马场,我叫人给你拉二十车,不过……今后五年,你的黑风不许找媳妇儿,若找只许在我的马场找。”

    塔塔一瞪眼:“它要遇到合心的,自己跑出去,我也管不着!”

    顾茂丙叹息道:“管不着就管不着吧,走吧!”

    塔塔一呆:“走吧?”

    顾茂丙郁闷极了,回头一瞪眼骂道:“你这人好没意思!走吧,给你粮食!不要你家兄弟,笨啊!”说完,顾茂丙叹息的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唠叨道:“我真笨,这么傻哈哈的生意我也做,就为配个种,还提前给人家粮食,最傻就是我了,还好意思说人家是傻哈哈,我才是这世上最大的傻哈哈呢……”

    顾茂丙正唠叨着,忽然身后有人拉住他,接着用好大的力气将他的身体扭过来。这塔塔瞪着一对牛眼问顾茂丙道:“有钱人?只要明年草儿吐芽,我带黑风来,你就给我粮食?”

    顾茂丙点点头:“是呀,给你粮食!”

    塔塔又问:“要是你家母马怀不上呢!”

    顾茂丙叹息了一下道:“怀不上也给你粮食。”

    “真的?”

    “真!你到底换不换啊!!!!!!!!!!”顾茂丙第一次见到如此啰嗦的部落民,最后一句他是喊着说的,他话音才落,那塔塔仰天大笑,忽然一伸手抱住顾茂丙的腰,在大雪片里转起了圈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