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13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如何处理高氏,这是一个大问题,昨日出事,不到半夜,满京尽知,说什么的都有。因此这一大早的,顾岩便打发人将顾茂甲唤入院中,一见面便给了他两个大耳光。高氏便是再不好,再该死!谁都能动手,却偏偏不该是他的亲生儿子动手。

    顾昭也在这日上午得了消息,他心里一慌便赶紧命人抬了自己去大哥家。顾茂甲该若如何,都无关他的事情,他只是担心连累了瑾瑜,茂丙这边就不好了。

    顾昭一进大哥家正堂,便觉这里气氛异常压抑,堂间安静非常,房内一干晚辈都敛声静气,端端正正的坐在位置上。晚辈们见顾昭进来,赶忙都一一站起施礼。

    顾茂德两口子,顾茂明两口子,顾茂峰两口子,顾茂昌两口子都在,还有顾茂甲家的文氏连同一对儿女允克,柔儿也齐齐坐在后面,母子三人一言不发,神色淡漠。想是与亲爹没什么感情与这些亲戚却更是不亲。

    这些年,各府各房都看不上老四家。自然,顾茂甲这对儿女在生活上得不到大家更多的照顾与关爱,平日族中小姐妹有个茶会,花会也不会去四侯府邀请柔儿过来。一来二去,好好的亲戚,竟然还不如陌生人。

    顾昭坐在软兜里问顾茂德:“你爹呢?”

    顾茂德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于是道:“高老爷来了……”他叹息了下压低声音道:“小叔叔,也是侄儿的错,这几年忙的厉害,若是我稍稍分心一下常常与茂甲说话,那边也不会闯出这般滔天大祸。”

    族长难做,大宗族的族长更是如此,顾茂德如今有错无错,作为家中未来的继位族长,他也必须跟来的家中长辈请罪。顾茂德请完罪,苏氏也是一脸尴尬的在后面请罪道:“也是侄媳没照顾好,若往日……”

    顾昭烦躁的摆摆手道:“家长都在,族长也在,关你们什么事情,再者此事牵连长辈,又与你们何干,你们啊……以后没事了别什么都往身上揽。有些事情,有的能揽,有的……你们揽了他们也未必说你们好呢。”顾昭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有意无意的往顾茂峰那厢看了一眼。

    顿时把个顾茂峰吓得浑身汗毛根根支楞,一股子凉意贴着他的脚后跟往上窜!他心里有鬼,此刻就恨不得将自己藏起来,不过就是一两百贯的事情,如今上京各处怎么传的都不用问就能猜出来。

    昨日,顾侯爷无钱,便去找自己的兄弟接济,借钱不得半夜去找母亲,却不想闯了那个门,听到了不该听的,看到了不该看的!他的那些狐朋狗友,那个是个息事宁人的,如今怕是到处的添油加醋呢!如今搞的事情再也无法收场。也不过是两百贯的救急,生生的血亲竟然这样做事,今后,他顾茂峰怕是跟家里交代不下去了。

    顾昭见茂德两口子为难,还想安慰,却不想卢氏被人扶着从后面出来,她一出来一见顾昭便赶紧过来问了句:“你身上不利落,怎么就过来了?我看今日格外冷,怕是又要下雪!”

    顾昭笑道:“不妨事,这么大的时期,我知道了就得过来。不然老哥哥身边也没个商议的人。”

    卢氏点点头,回身大声吩咐道:“茂德,你派人去茂甲府上帮衬下,派顾槐子他婆娘去,如今你四婶子思虑过重!哎,也难为她,守了那么多年的寡,前些年我就觉得不对劲儿呢。”

    苏氏赶紧迎合道:“还是老太太见识广,我就说……凭着四婶子以前那样子,也不能变得那么快!哎,真真寡妇难为,四叔那么一走,泼天的祸事临门,扛不住也是该着的,只是我们没经历过这些,就往偏了想了,谁能想竟是魔着了,说起这魇症也要分好多种呢!四婶子平日只在屋里呆着,您看我们这也见不到,就耽误了……”

    卢氏叹息了下,无奈的摇头道:“赶紧把家里的家医都带去,看看到底如何了,如今竟然病的胡言乱语起来,一直说你们四叔回来了,要寻他去……哎,赶紧给瑾瑜捎信去,叫她回来。她娘现下情况不好,如何救治……我们也隔了房的,若出了事儿,真真没办法跟孩子们交代。”

    文氏与女儿柔儿紧紧相依,抱在一起,神色少魂失魄,看上去竟也似魇着了一般。

    “娘!”允克小声叫了一声娘。

    文氏抬头,一伸手抓住儿子的手,微微冲他摇摇头。

    顾昭看的莫名其妙,见卢氏并不提高氏如何了,便知这里情况有变,于是也不多问只是安慰了众人几句,便着人抬着自己去后面,软兜抬起,卢氏迅速抓住顾昭的手压低声音道:“老七,高氏不能死,为了朝廷的脸面,为了顾家的脸面,为了她高家她也得……活着!”

    顾昭无奈的摇头,摆摆手,西仔便命两个仆奴抬起软兜网后面家庙去了。

    今日天气格外的寒冷,怕是真要落雪,顾昭这一路脑袋里浆糊一般的来到后面,一进族庙边远远的听到顾茂甲的哀哭声:“……如今,侄儿羞愤难当,也是不准备活了!今早侄儿已经准备就此斩断尘缘,只如今可怜我儿女年纪幼小,无人主张,伯伯,侄儿求您,看在阿父的面子上,好歹照顾一下你侄孙……”

    那里面又传来一声甩耳光的声音,顾岩大骂道:“老顾家的男人怎么死都没关系,就没有憋屈死的,你看你的孬样子!”

    顾昭对站在门口陶若摆摆手,陶若掀开门帘对里头喊了一句:“七老爷来了。”

    顾昭被抬入里头,一进里厢他便看到,顾茂德跪在地上,左右脸高肿。又一看他大哥面色铁青的坐在那里,茂德的外爷高老爷也在坐在那头,神色灰败,嘴巴里喃喃自语,只是可怜兮兮的道:“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这个老东西最坏,就只会装可怜,扮无辜!

    “阿兄。”顾昭打了招呼,扶着细仔的手,小心翼翼的挪着步子,坐在了顾岩下手的位置。

    “这事闹的……怎么把你也惊动了?”顾岩怪了弟弟一句,说罢便再也不吭气了。

    高老爷与顾昭早就有仇,因此见到他便也不想做亲戚那些礼节,竟只做看不到的样子。

    顾昭坐下,顾岩烦躁的心绪便稳妥了,他想说什么,顾昭拍拍他的手笑道:“大哥不必说了,此事前因后果我已清楚,只可恨这个孽畜,世上千万条路,他偏偏要走绝道,他也不想这般大祸才闯出来,茂丙,瑾瑜,家中儿女还做不做人了?”

    顾茂甲捂着脸哀哭:“千错万错都是侄儿的错!七叔,如今我已经写好奏本让爵给允克,从今往后我便在家中侍奉老母亲终年,再不管旁事……只求小叔叔看在阿父的面子上,无论如何也救下孩子们的名声,从前如何小叔叔心里有数,那些是非实跟允克他们无半点关系。”

    顾昭深感意外,顾茂甲竟然舍得让爵给允克?

    顾茂甲舍得让爵,高老爷却是不愿意的,如今高家跟四府联系紧密,随表面上不屑一顾,但是根骨上讲却也是涨了顾氏姻亲的势头。

    虽说这次真的把顾茂甲招惹急眼了,可是好歹这个侄儿还算跟那边亲厚,他身边的两个妾也是高家人。若是侯爷换人做,怕是高府与侯府今后便再也不走这门亲戚了。那允克,平日冷言冷语,最是个刻薄的,怕是不好糊弄。

    高老爷鼓鼓勇气,使劲儿在老脸上揪出一丝长辈的慈悲表情,终于还是继续劝道:“茂甲,你娘是个糊涂的,如今她疯魔了,做事自然糊涂。你们亲亲的母子两人,如何就闹成这般样子?你且不要再哭了,安心,这一次我接她回去,一定再不许她来烦你。

    至于让爵什么,此事关系重大,你年纪才多大,那朝上八十还有舍不得下去的,如何就显出你来了?你素日孝顺的很,那些闲话不必搭理就是!让爵一事关系重大,你……你可要……需再三考虑一下,你也没经历过什么事情,如今一时发热迷了心窍,今后后悔可就没了退路了。”

    顾昭轻轻的笑出声,并不理高老爷心里如何作想,他只是问顾茂甲道:“你考虑清楚了?”

    顾茂甲确定的点点头:“侄儿想清楚了,让爵!如今母亲已经被我接回府中奉养,她一阵儿清醒,一阵儿明白的,搁在外头侄儿也不放心。昨夜,侄儿去的时候,母亲那样子真真吓坏了侄儿,她一会子说是我爹爹,一会子又说父亲骑着马要带她走呢!家里如今也准备好了,大高氏小高氏也闲着,与母亲也不是外人,她们是亲亲的姑侄关系,以后就叫她们贴身侍奉,如此侄儿也放心的。”

    高老爷猛的站起来,有些气急败坏的走到顾茂甲面前,指着他大骂:“你这个忤逆不孝的东西,你……你真是不分里外人,不知道谁为你好,我告诉你,你有这张皮大家还看重你些,若没有,以后谁认识你?我早告诉你了……”

    “来人,送客!这位高老爷要回去了。”顾昭忽然来了一句,别人不好意思,他却是完全没顾忌的,这老东西最阴,四哥家里的悲剧处处有他的影子,一旦有什么事情,这老东西最会装无辜,拌清高。

    陶若进屋,躬身对高老爷道:“高老太爷,您请吧!”

    高老爷大怒,等着顾岩发话,只可惜人家兄弟上下一条心,这里也不是四侯府。他弟弟既然这般说了,顾岩就会全力支持,因此顾岩也是一脸淡淡,看也不看他。

    高老爷又羞又怒的站起来,甩了袖子转身就走,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道:“茂德,我是你外爷,你娘的亲生父亲,我就是亏了谁,也不会亏了自己人的,你再好好想想,切莫做出终身懊悔之事。”说罢,高老爷离开了这边。

    那头人影消失,顾昭对着门口大声吩咐道:“都给我长点心,记住这张脸,今后,我顾家的大门还是不接待这等恶客了。”

    那门外传来一声闷哼,接着有人大喊道:“不好了,高太爷晕了!”

    顾岩想出去,顾昭却一把拉住他的手冲他摇摇头后扭脸对外面喊了一句:“去!将高太爷抬到客房好好照顾着,取府里的帖子去宫里,今日有多少值班的御医都统统寻了来,都给高老爷盘盘脉,将脉案抄个几十份找那人多的地界贴贴!看看有些人是心肠坏了,还是要死了,若要死了,赶紧给人家抬回去!省得死咱家里说不清呢!再者,死外面也不吉利啊!”

    那外面安静没多久,陶若小跑着进来道:“老爷,七老爷,高太爷自己站起来走了。”

    陶若说完,顾茂甲又气又愧的低下头,再不想说别的了。

    顾昭看着自己这个没出息的侄儿,心里也膈应,却不能不管,他挂着瑾瑜,惦念着茂丙,不看谁的面子也要看死去的那张四哥面子。

    心里纠结的想了好半天,顾昭才叹息道:“也罢,你起来了吧!你家的事儿,我也不说你对,也不说你错,只是这种伤人一千自损八百的笨办法以后再也别用了,你既然如今知道错了,以后有事儿,只管跟你茂德哥哥商议就是。”

    顾茂甲站起来,躬身答道:“是,侄儿今后再也不会出来了,我跟母亲就在家中后面的小院子呆着,这次,侄儿一定不再给家里,弟弟妹妹添麻烦了。”

    顾岩微微摇头道:“你既这么说,要让爵便让吧,只可怜允克学业未成,如今就要担着一家大小的活路,却着实是可怜了。”

    顾茂甲苦笑道:“再难,还难的过瑾瑜,难的过茂丙?茂甲以往糊涂,如今我母亲存了这些年家资,如今就是什么都不做,也是富富裕裕的生活。侄儿如今想明白了,心里只是惭愧的不成,今后就是死了,也没脸面去见父亲。”

    顾昭也不知该用何种态度与自己这位侄儿相处,只能唤他过来对他道:“年后你弟弟妹妹回来,一家人有商有量才是过日子,我知道如今你想开了,不过男人大丈夫,其实没什么乐趣,无外乎就是撑起一片天空,叫孩子老婆妥帖的过日子。”

    顾茂甲心里惭愧,只能深深施礼。

    顾昭见他万念俱灰,心里也不舒服,自己四哥这几个孩子个个有问题,他也不能谁都照看到,如今顾茂甲豁出去了,他也不愿意这孩子这辈子便这般过,因此便又说:“既然如今决定允克袭爵,无有实职也不妥当,你只有他一个儿子可靠,明日我叫付季给他报个从五品的知事郎,就挂在我的迁丁司,他本人依旧去国子学上课就好,也不必去我那里点卯,但是每月都要去我那里学习几日,学些正经的东西才是。”

    顾茂甲自然晓得迁丁司的差事有多好,过几年迁丁若妥当,必然升级飞快,而且迁丁司如今考核都是顾昭一手操办,完全不必过吏部的那道评定手续。

    “如此,便多谢小叔叔了,侄儿如今羞愧难当,实在……”顾茂甲声音哽咽,已然说不下去。

    顾昭无法,只能拍拍他肩膀问他:“那你母亲?你当如何安排?”

    顾茂甲神色更是灰败,半天后喃喃道:“她是我的母亲,也是瑾瑜跟茂丙的母亲,该当如何,我们……还是一起商议吧。”

    顾昭点点头,这侄儿依旧是个没主意的,他还是放开手打发他离开了。

    那外厢也不知道如何了,似是老天爷心有所感,竟纷纷扬扬的飘起雪花来。顾昭与顾岩兄弟二人各有心事,不由得心中酸楚,相对无言。

    顾岩背着手站在门口半天,忽然回身对顾昭说了一句:“阿弟,你说,老四是不是怪我呢,怪我没有好好照顾他的妻儿老小,如今那边竟过的这般不堪,哎,我这心里啊,实在是难受的很呢。”

    顾昭想说,这个世界谁也不欠谁的,可是这话如何能在这个年份说出来?他只能强撑着笑对老哥哥道:“大哥多虑了,日子都是自己过的,如今谁也怨不得谁。”

    顾岩仰脸看着天空,半天后才喃喃的说:“世上,竟有亲子想逼死母亲的事情,偏偏这事儿竟出在咱家,今后死了,列祖列宗问我,你说我该如何回话,怕是阿父知道,早一拐敲死我了。”

    顾昭无言,只是坐在椅子上发呆。

    这一日晚间,阿润处理完前朝事情,回到家中见顾昭神色不愉,他早已得知消息,已经知道事情来龙去脉,知道阿昭不开心,便笑笑过去调侃他道:“我当是什么事情,不就是点子家长里短,如何就将你难成这般模样了?”

    顾昭叹息连连,将伤脚挂在面前的软枕上道:“我最不擅长这个,从前我亲缘薄短,也慕过旁人家一到过节,合家团团圆圆的坐在一起吃饭说笑。我只说此生怕是就这般了,可没成想哥哥心里惦记我,接了我来,这一来认识你……认识了他们,可……竟个个的都不省心,成天的给我找麻烦。”

    阿润无言,也不解释,便只是抱着他拍了一会后见他精神赖赖的,便在他耳边说:“这几日,我叫庄成秀去查查高家,他家表面上看来倒还算老实,只是他家长子前几年在吏部帮忙,做过两任推官,庄卿说,似乎那家伙没少赚过水钱,若真有此事,我便打发他家远远地去了,以后也省得碍你的眼。这几年他家没少暗地里害你,要不是看在你哥哥的面上,我能叫他们如意到今天!”

    阿润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异常狰狞,只是他如今抱着顾昭,顾昭没看到罢了。

    往日,顾昭也不愿意把自己家的事情说与阿润听,更是不愿意麻烦他,可今日,顾昭很难得的没开口。

    其实,家长里短最是难断,谁能说清个里翻外波浪的呢?不过若是说高氏的了魇症,这事儿大家却是都信得,这些年高氏做的事情哪一件是正常人能做的出来的,没成想竟是疯了!

    年前,顾茂甲终于辞了官将爵位让给长子,让爵那日,高氏的两个庶出弟弟来闹过,说顾茂甲的娘亲曾跟娘家借过钱。甚至他们手里都有契约。

    如今顾茂甲手中最不缺钱财,高氏手里放着侯府两代心血积蓄,如今随瑾瑜顾茂丙都未归家,也没有从共产里分出他们该得的那一份,但是用上一些却是可以的。

    因此,顾茂甲也没客气,立马找了相熟的官员做了中人,将母亲“欠的”四千贯二话不说的给清了。

    高家人一直觉得顾茂甲是个爱财的,其实还真真看错了他,他爱财不过是因为手边没有。如今他手里有了钱,便再也不会露出那等小态来。

    两位舅舅拿了钱,开始别别扭扭说些其他的,说良心话他们不过就是想上门拿捏人而已,只是没想到顾茂甲却会这般痛快。难不成他们以为高氏是个爱钱的,顾茂甲也就必然要爱钱不成?

    他们说了好多好话,顾茂甲只是嗯嗯啊啊的应付。这一日待他们一到家,侯府那边却派人送回来两个人,大王氏,小王氏顾茂甲是一个也不想要了。

    高家!如今就如顾茂甲心里伤口上的驱虫,他看着恶心,恶心别人更加恶心的却是自己,两个妾而已,送回去便送回去了,也不必给谁面子。

    人送回去,高家那边又是一顿闹腾,两个大小王氏都寻死腻活,高老爷更是将两个混蛋打了一顿,傍晚的时候那边又将两个妾给顾茂甲送回去了,一起回来的还有五千贯钱。

    可惜,顾茂甲如今觉着府里干干净净,他觉着,真是这天气也是晴的,虽然依旧有雪。气儿也是长的,虽然他身无爵位子女不亲。至于那些枝枝蔓蔓,他是再也不想要了。因此,这侯府的大门便再也没给他外家开。

    又是两日冬雪,转眼的,年前节令到来,这一日茗慧在家里办了个赏雪的小宴会,前几日她小叔叔上山猎了一头好大的棕熊回家,一头熊四个熊掌,两只孝敬了顾老爷,两只送到了小叔叔家。他自己竟是一只没留。

    顾老爷心疼曾孙女,便悄悄分了小孙女一只给她的宴会加个菜。

    后来,也不知道苏氏在哪里听说了,便找到孙女道,往年你请客从不喊你小姑姑柔儿,虽她比你大一辈儿,可是也没差几岁,不若今年你请请她,给她介绍一些朋友。

    茗慧听了,自然依从,于是便写了喷香的帖子,送到了四爷爷府上,却不想那边很快的回了信,柔儿拒绝来这边,只是托人送来一匹她亲手织的锦布。

    这一下,顿时把小姑娘弄得怪没意思了。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做妈妈好辛苦,宾馆这个电脑慢的要死,老的要死!白天我要陪着闺女报名,考试,到处站队,还要稳定孩子情绪,因此耽误更新,还望大家担待一二,鞠躬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