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11章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111、第二十九回

    顾昭在大仓看了几日热闹,最起先就是兵部的人去,到了后来名声越来越大,搞得六部的主管都来蹭热闹,却也难怪,这个时代,哪里能有这般有趣儿的事情围观呢。

    可怜那些办理喜事儿的喜婆子,不到三日,都累的嗓子嘶哑,不过赏钱却是十足十的。通过这件喜事儿,到有一宗东西就此有了名声,就是那盆菜,凡来的大人们,每天都要食得几碗,耗猪半头!

    本来迁丁司的包子就够有名声了,如今有多了一宗,迁丁司盆菜。赶明儿迁丁司买卖做不下去了,顾昭可以开饭馆子,职业卖包子,卖盆菜,那也是一宗好事业!

    顾昭却不知道,后来,绝户五郡慢慢开始流行起逢年过节,嫁女娶妻都要团团围着吃盆菜的风俗,每次吃盆菜之前,他们还要拜一位面若冠玉的小神仙,最起先这神仙的衣服是很多的,直到后来年代久远,风俗拐弯,那石像身上的衣裳越来越少,最后竟然光了,白嫩嫩的露着下面的雀雀,传说,常摸小神仙的雀雀专治不孕不育,这也是绝户五郡的风俗之一。

    热闹总有看厌倦的时候,总之第三日起顾昭便不再去大仓,只留付季等人在那里看着,反正如何一品二品的大员,没事儿都每天在那里蹭饭吃,也不觉得骚的慌。顾昭自己在家,每日招了苏氏等人在家里给徒儿操办喜事儿。

    因不是大办,便只是自己家知道而已,那白絮家跟主枝早就断了来往,因此那边也没有什么看客搞个集体添妆什么的。顾昭这人虽是个爷们,可是生活经验丰富,因此便悄悄叫苏氏取了钱,给白絮置办三十六台还算拿的出手的,中等人家的嫁妆。

    总归人家姑娘来到自己家,也不能亏着人家是不是,再者如今流行男方家只做一张大床,那么她空着手来了,也怕新妇难为,旁人笑话她j惶不是。

    这日一大早,苏氏早早的将做好的嫁妆单子取来,一进院门便又站在院子里对着哪一眼温泉眼红了一会,前几日她来这院子泡了个舒服的,心里也想着家里要能置办一池子就好了。可惜,整个上京据说是除了几家王府,还有宫里,便只有此处才有了。苏氏一边羡慕,一边进了院子,一进门却看到顾昭正在跟他奶哥新娶的小妾,红枣在商议什么。

    如今红枣是外院的管事婆子,这几日被调来帮着付季打扫新院子。

    红枣一见苏氏进来,忙过去施礼道:“大奶奶辛苦了。”

    苏氏笑道:“哎呦,几日不见,瞧瞧咱家红枣,端是利落……”说罢,她伸手扶住红枣,亲切的上下打量。今日红枣穿着一身粉藕锦缎儿棉袄褂子,内里套着湖色熟罗夹衣,脚下穿着粉红宁绸面儿的绣鞋,脑袋上梳着妇人的盘卷子,上面插着京翠的梅花花簪子十朵,耳环也是一套的。苏氏扶她,一伸手她腕子上还带着紫红色的香珠串子。苏氏笑道:“果然是不同了,瞧那毕梁立,倒是个知疼知热的。”

    红枣脸色涨红,她在卢氏屋里侍奉多年,并不如一般仆妇那般畏惧苏氏,因此也捂着嘴巴笑道:“大太太手里拿着的可是小郎的家资本子,不是我说,大奶奶也算长辈,却不知道给了什么贺礼,若少了,明儿新妇进门可不给你茶吃。”

    苏氏闻言,做出一副恼羞的样子啐她:“呸,小蹄子,别把我往边上带,今儿我忙着呢,赶明儿得空了瞧我怎么修理你。”

    红枣只是笑,笑完,接过苏氏的单子奉给顾昭。顾昭如今倒是懂了些行情,见者嫁妆单子上无非是,金器一套,银器一套,铜器一套,倒也符合付季如今的身份。

    除去绫罗绸缎毛皮不算,中等人家用器有些讲究,就拿铜器来说,要有铜镜,火盆,面盆,手炉,袖炉,吹炉,水壶,各色罐子,大小祭祀礼器铜器,壁灯,灯盏,手照,床勾,还有尿壶等等日用,一件也是不能少的,那是要用一辈子的。付季是个五品官,便只能用三种。

    顾昭挺满意的,便对苏氏说:“侄媳妇,你看,每次我这里忙乱,总是带累你,你那头上上下下人多口杂,事事处处要用你不说,如今快过年了,还要来我这里忙活。改日我一定重谢!”

    苏氏笑道:“小叔叔说重谢这话就重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您如今能说出这般贴心的话,我就什么都足了,前几日我还跟您木头笨侄儿抱怨呢,下辈子有幸,还能托生**,那是高低不嫁长子嫡孙了,实在太累了。”

    顾昭轻笑,将手里的本子递给红枣道:“你去下面再去清点下东西,今晚上夜黑了去找细仔调用几个人,悄悄的抬了到人家白家去,要多警醒些,莫被人看了去,也省的付季她媳妇脸上挂不住。叫那群多嘴的把嘴巴关严实了,谁走了风声,吃板子是小,以后我这家里可没他们的位置!”

    红枣应了福了一福便下去了。

    顾昭见红枣走远,这才问苏氏:“才将你说话半句,剩下的抱怨也吐吐吧,我**子老了,老哥如今也不管事儿,可是委屈侄媳妇了?”

    苏氏叹息了一下,又看下左右也没有外人便道:“小叔叔,我也不瞒您。这事儿要说长,要拉到几年前了,也不过就是家长里短,以往我也不愿意堵您的耳朵,添您的心事儿,哎!您看,这几年家里都还过得安生,只一人,也不知道怎地了,一直跟老爷子置气,话里话外都想分出去过。”

    顾昭眉毛一挑,便问是谁。

    苏氏道:“能有谁,我家老三茂峰!”说完苏氏一脸恶心的样子,她取出帕子烦躁的扇呼两下继续道:“老三这些年,老爷子也没给他安排个什么好位置,都知道他是个钱眼子。那一下看不住,乱收了钱,还不连累满门?可那家伙却不知道在那里弄来的钱儿花,平日里大手大脚不说,还在外面添了两个外室!如今啊,人家是压根看不上府里分派的衣食花用,我听他们说,如今老三在城外也有自己的私产的。”

    顾昭没吭气,只是示意苏氏继续说。

    苏氏打开了话匣子,便继续吐苦水:“老三他发了自是他的事儿,咱们也不嫉妒,可前日倒好,原本他院子里侍奉的,是蔡四有一家,那家子可是本分人,侍奉咱家这都算四代了。那老三也不知道怎么魔魇了,是要死要活的不用人家,哎,可怜呢,老蔡家可是跟老三十多年了,这眼见得过年了,他家上下十几口子被主人厌弃了,这以后可怎么好?”

    苏氏见顾昭面无表情,便又加了一句:“小叔叔,自古嫡庶的事儿,是家家都有,这事儿我也就是厌烦了,跟您唠唠,老太太,老爷子您可别说,免得老人家又气到了。那老蔡家可是咱家从平洲老家带出来的人呢。”

    顾昭点点头,笑笑道:“他闹他的,如今既不想过了,分出去就是,老哥也是,就只会惯孩子!撵他出去活活人,那兔崽子就知道世事艰难了,只是那个时候,他在再想回来却也不由他了。”

    苏氏一乐:“小叔叔您说的简单呢,爹娘活着,可不敢分家,说出去招惹人笑话。您呀,先忙好咱家小郎成婚的事儿,我今儿说这话的意思呢,小郎那厢如今也用着人呢,如今他算咱家的干孙孙,您看……若不然能把老蔡家送至那厢帮衬下成吗?您这府里我是不敢问的,可那白絮,家里就是个老奶妈,到时候总不能叫咱家小郎做什么,手边连用的人都没有吧?这也是没办法了,您知道,如今老蔡在那府里是两面不是人的。咱是知道内情的,知道无关老蔡的事儿,可外人不这般想,这不是大过年逼着人家跳井,绝人活路吗?”

    顾昭闻言点点头道:“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只是……可靠吗?他家如今有几口人,刁钻的我可不用。”

    苏氏拍拍手辩解道:“哎呦!小叔叔,若是老蔡家油滑些,不守规矩跟老三贴心些,也不会有今日,这一家上下十五六口子人,可都是老实人呢!就是太老实了,只认规矩,一家笨嘴拙舌的不会讨好。不这样,我才懒得管呢,娇红姨娘那厢,那就是……”

    顾昭与苏氏商议了半天,总算将付小郎那厢的里里外外处理完事儿,真是养儿不易,亏了自己还没有。想到这里,顾昭又想起,今冬特别冷,也不知道元秀在外面如何了,虽说今年是他最后一年在外面,可是该准备的总要给他准备齐全了,那孩子在宫里也没个母妃,也没有外家,世上除了自己跟阿润,便再无人心疼他。

    想到这里,顾昭又是一通瞎指挥,好在家里人都知道元秀的习惯,喜欢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这些年早就到了季节不用吩咐就准备的完全,顾昭这等想起一出是一出的劲儿,大家早就习惯了,如今他随便灵光一闪,那边便把单子赶紧奉上也省的他嗦。顾昭看着单子,心里有些不好意思。

    他看着自己奶哥那张笃定的,没有表情的脸不免有些讪讪的,他便伸出手搓搓鼻子道:“嘿,这几日奶哥忙坏了吧?”

    毕梁立深深地叹息了一下,微微摇头,转身接过单子出门了。

    这日夜里,顾昭坐在家里看今日迁丁司的报录,这几日花钱花的爽气,却都是顾昭一日日精打细算抠下来的的,每日八十多只大肥猪供应着,怕是凹民都吃的满肚子流油了。

    顾昭正在盘算,外厢却有人道:“阿昭,今晚一起出去吧。”

    顾昭一愣,忽然想起一事,便问站在身边的细仔:“今儿是什么星?”

    细仔想了下,自一边的抽屉里取出日引册子翻了一下道:“爷,今日是鬼金羊,青龙日。”

    顾昭低声笑笑,装作继续看册子的样子道:“你下去吧,今日无事了。”

    细仔点点头,收了引册子,转身出门。

    隔了半响,窗外有人带着笑意说:“不出去?”

    顾昭在屋内道:“哎呀,哪里有这个闲空,每日里忙死了,都是个能吃的,我存些小金库也不易啊,转眼的,每日上千贯的花用,地主家也没余粮呢,待我好好盘算一下……”

    他话音未落,却不想阿润穿着一身粗布衫,从外面打开帘子进屋。进了屋子里自己去了里厢翻出两件大毛的衣衫一件自己穿了,一件给顾昭披好,临出门的时候还给顾昭捂了个紫貂毛帽子,整好后,阿润一伸手,将顾昭捞在手里,感觉份量比前些日子压手了,心里顿时满意,决定明日闲了,好好赏一下下头。

    废话,什么都不干,每天不是躺着,就是半躺着,不胖才怪。

    冬日夜风,呼呼的怪响,顾昭被帽子扣的严实,并不觉得冷,只觉得耳边都是风声。他能感觉到自己进了轿,这一路都被楼的紧紧的。阿润不说话,只是与他一直相依着。

    去年也是这个时候,这样的路,转眼儿都走了八年了,年年都要走这一回,凭这世上有千百种讲究,风俗,一年到头,却也只有今日是他与阿润的节日。

    终于那平稳的轿子停了,阿润先下了轿子,接着半弯着背对着顾昭。顾昭将帽子往上托了下,看着法元寺这条上山的阶梯,心里不由又是喜欢,又是心疼,于是劝阻道:“喂,老胳膊老腿的,别闪了你,今年开始叫别人抬我吧,也不碍着什么。”

    阿润低着头笑道:“你废话那么多,快上来。”

    顾昭无奈,只能探出身子,伏在阿润的背上。

    这一路,阿润就如前些年一般,走的不紧不慢,走了没多一会,他的汗便留了下来,顾昭从袖子里取出帕子帮他擦擦,见他一心一意的爬山,便自己趴在阿润的背上唠叨。

    “你走你的,也别回我,我就是自己唠叨,你听着就是。”

    “嗯!”

    “明年,元秀就回来了,我的意思是,按照金山惯例,金山主是要做储君老师的,怕是到那时候大家都能看出一二,你的事儿我却不想管,可元秀漂泊多年,孩子回来,也要安稳几日,不若你就叫,元项,元芮一起跟着上吧,老金那老东西,自然知道该教什么,不该教什么。”

    阿润没说话,只是走着。

    顾昭继续道:“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这话别人说,你肯定生气,可是老太后当年逼着你发了毒誓,不许你害他们性命,你既答应了,就守着信,明年我奶哥就要回南方了,南地海军还是要早早开始有个章程,该办了。”

    “恩。”

    “阿润,你心里别不舒服,天地大了,你若不想见,待到你跟我一起老迈了,我自有安排,那海疆很大,随意找个岛屿,叫他们去做岛主吧,那地儿也有部落,他们也算有封地,如此也算是全了你的誓言,以后下去,咱们也有脸见你娘亲。”

    “……阿昭,惠易大师说,我去的是佛道,这几年……”阿润停下,将顾昭往肩膀上颠颠,继续一边走,一边道:“我怕见不到大兄,阿父,还有阿母了,你跟我去那条道吗?”

    说到这里,阿润停下脚步,安静的等回答。

    顾昭笑嘻嘻的说:“都知道答案了还问我,对我来说哪里不一样,自然是你在哪,我在哪,前辈子就注定的,下辈子我也不准备放过你的。”

    阿润满足了,便继续往上山走,这一回步伐却轻了很多。

    这两人走走说说,终于来至山顶,他们先去了他们认识的那个小院子,阿润歇了一会,便又背着顾昭去了后山的崖边。

    今年,那边梅花又开了,那里如今是皇家御园,那一抹艳色却只有顾昭跟阿润能看,可这些年来,阿润跟顾昭却都没有去那边呆过,他们永远都是坐在这边的大石头上,看着那厢,回忆自己生活的点点滴滴。

    寒风吹着,这两人却不觉得冷,只是手跟手握在一起,都仰着脸,看着那边的景色。

    “阿润,你把对面的山送给我吧。”顾昭忽然开口。

    阿润从怀里取出一个酒葫芦,葫芦里是他自己酿制的梅花酒,今年顾昭犯了足疾,忌酒,因此便没得喝。

    “你要那里做什么,那么小,我把平洲给你吧,过几年你再收养个族中子嗣,以后世世代代也好有个供奉。”

    顾昭轻笑,人死灯灭,哪里知道会去何处呢,不过此刻缠绵,他便只点点头道:“我有我的地方,待过上几十年,你把天下给了元秀,就跟我走吧,咱二人到处去看看!你答应的!”

    阿润呆了一下,笑着点点头:“好,跟你走。”

    这一晚,阿润空腹灌了不少梅花酒,回家之后借酒装疯,难免难缠了些,顾昭怜悯他背着自己不容易,也就如了他得意,随他折腾了几回。

    第二日起身,阿润见到闯祸,难免早早起来,借着国事这种俗烂的理由,早早的他就闪了。

    只可怜,顾昭起身后,身上竟无处不是酸困,就若昨日他是背着阿润上山一般的难受。

    取了两个茶包,顾昭敷了一个时辰的眼睛,才能强撑着见人,好在他有足疾,来回都有人抬着。

    这日一大早,城中休国里白家,早早的就上了红灯,挂了喜联。辰时三刻,白家出来几位打扮的利落的奴仆纷纷抬着筐子跟在一位老妇的身后,那老妇今日打扮的富贵体面,一路笑呵呵的敲开邻居的大门,只说家中小姐今日成亲,因此派发喜饼。

    两包马粪纸包好的城中溢香园的上等点心,还有一布包南方的椰子软糖,就这样体面的被送到隔壁邻里之间。按照规矩,原本是新郎家走聘礼那日派发喜饼,如今出嫁才派发,邻居心下纳闷,却实心实意的恭贺。那白家姑娘,爹娘先后去世,守孝到今日,也算不容易,凭着那个人也不能笑话人家,不然真就是黑心黑肺了。

    邻居们急急忙忙的在家里翻找了一些贺礼,这休国里并没有哪一户是富裕人家,因此也不过就是送几尺尺头,好的便奉上几百钱贺仪。他们捧着东西到达白家,却不想,那边站在门口的一个自称蔡管家的老人道,主人吩咐了,这些年没少得到邻居的惠及,礼是无论如何不敢收的,因家中长辈都不在了,这席面就不摆了,还望邻里体谅则个。

    几百钱那也是个钱,多数邻居得知不必贺仪,自然也是愿意的,因此便收了东西,站在白家门口看热闹。

    巳时三刻,上京最大牙行体面的媒婆,便坐着轿子来至白家门口,这位媒婆一下轿子,邻居便觉不凡,因为这媒婆穿着的是紫色的缎子背子,头戴小金冠,身后有人打了一把凉伞给她遮头。腰下还缀着金鸳鸯花式的牙牌。

    了不得了,这可是命妇牙婆,正经八百的官家上等媒婆。难不成,白家姑娘,竟然嫁了那位老官做填房不成,哎,可怜了,入门做后妈。话是这么说,却也了不得了,算是大造化吧,以后见了白家姑娘要称奶奶了。

    邻居自然议论纷纷,正说的热闹,那牙婆一声吩咐,后面便有穿着喜服的小奴儿,捧着凤冠霞帔,一溜儿四盘子恭恭敬敬的捧着下了辕车。

    打头的这盘是一顶金牡丹十二翠羽冠子,第二盘是红玛瑙珠箍儿,第三盘是圆领福海祥云袍子,第四盘是八宝如意缨络袄裙上还有一条玉带。这可是正经八百的五品宜人的霞帔。

    那媒婆子进门不久,便有穿着体面的乐队,在门口开始吹吹打打,一时间这新婚的气氛便烘托了起来。没过多久,那屋内便出来几个小奴,捧着干果,一串儿十九钱的吉利钱儿在门口大把的洒了起来。平日有撒喜钱的,都走三六九,这一串十九钱端是排场的很。

    顿时,这里巷内热闹起来,小娃儿们一哄而上,争争抢抢满地捡了起来。

    转眼的时辰已到,街口那厢更是热闹,新郎官儿骑着一匹健硕的红枣马,在几位品貌上等,一身贵气的哥儿拥捧之下来到白家门口。

    哎呀,真真想不到,瞧这个新郎官只有二十许上下年岁,端是长的唇红齿白,清秀俊美一等一的好摸样。但见他头戴乌沙,纱帽边左右插着两朵金花儿,身着圆领大红五品吉服,腰带五品玉带,带下坠两挂价值百贯的小授坠儿。就这摸样,就这份排场,打有开国里这是头一份儿。

    付季下马,冲着左右邻人施礼后,便径直进入白家院落。白絮家早就无亲无故,如今便也没人来拦着他。如此,这些人一路畅通无阻,走的好不惬意,搞得他身后的顾茂昌真真是嫉妒不已,他娶亲若打仗,老后家那是百般为难,整的他半条命都没了!哎,真是同人不同命。

    转眼儿的吉时已到,新娘的嫁妆便先出了门,不去说邻居有多羡慕,这巷子内竟然还藏着这么一户富贵人家,若早知道早就下手了,何至于等到今天,只是不知道却便宜了这一位呢。瞧这嫁妆,四品也嫁得了!这位是谁啊?端是好命,瞧瞧这是娶了个金妞儿归家呢,不说那一套金,一套银,就说那满满十台绫罗绸缎怕是这辈子都穿不完呢。

    白絮穿着凤冠霞帔,想哭却不敢哭,她拜别了父母,心里顿感百种滋味各自涌上心头,她哭不出来,泪水早就干涸,因此只是出门的时候呜呜了几声,接着被抬上花轿,这一路她耳边只听着热闹的吹打,却感前路茫然,心下忐忑。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到了男方家门口。有人抱着一面镜子出门,在她面前倒着走,她按照规矩跟着镜子进了院子,忽有人在她耳边忽来了一句:“娘子,你莫怕,跟着我便是。”接着,有人往白絮的手里塞进一根红绸,那一刹,白絮稳妥了,便一步一个脚印的被人拉着向前动了起来。

    “阿父,阿姆,女儿知道怎么走了……往前走,跟着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