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10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今冬如果不是足疾犯了,对顾七爷来说,真是十全十美。无他,几乎每天他家都办喜事,昨儿他奶哥有意思,亲自来求了一房小的。还理直气壮的说为了祖孙繁衍……

    顾昭觉着自己这辈子大概都弄不清古人的思维,他奶哥求的竟然是他嫂子身边的大丫头红枣,也不知道这两人啥时候勾搭上的。

    岁末的最后一月的头一日,顾昭一大早的便安排人抬着自己,去了城外的大仓。今日开始,退役的兵卒正式来此相亲结婚,从相亲,到拜堂,迁丁司端得是一条龙服务,事无巨细都给考虑到了。

    顾昭今日到的很早,一到大仓才发现,这边的人昨夜压根是没睡,那巨大戏台一般的喜棚,喜棚边上一连着八排十六桌的流水席面已经铺开。

    那是十五人一围的大席面,为做这桌子,顾昭没少跟下司马的小吏生气。今日,仪式完毕后,每晚这喜棚还要唱一台大戏庆贺,一直要唱三十日方休。这钱却是今上出的,也是同喜同贺之意。

    自今日起只要成一对,这边就要免费招待男女双方的亲友凭着对牌,来此免费吃喝一顿。迁丁司开张这么久,第一次舍了大本钱的。

    顾昭被迎进大仓一间对外的屋子,今日的婚礼乃是他一手促成,因此只要成对的,便要来这边拜谢一下他的恩德。付季贴心,这屋子里如今家具什么的都用的是新的,屋子正中也不摆放椅子,竟然放了一张软榻。大仓是付季的地盘,怎么折腾自然也随他们。

    “过几日你就要做新郎了,怎么还忙活这些,咱衙门里也不是没人了。”顾昭笑眯眯的调侃徒弟,他看着付季涨红着一张大脸,提着一个铜炉将里面的好碳条一条一条的码放整齐后引着。

    “恩师也是,来着这般早,这冷天拔地的也不怕冻着,您冻着不要紧,就怕有人知道心情不好,又要带累人。”付季一边说,一边指挥人将备好的铜炉抬了三笼进屋,一个个引着,还熏了香。

    他一边忙活,一边偷看顾昭。他师父与那位的事情,家里少数几个人知道。顾昭没瞒着付季,因此,付季也是一直担心不已,如今他要出去了,这几年他总是担心师傅被欺负了,被负了。如今听到恩师调侃自己,有些话便不走脑子的说了出来。

    顾昭被徒弟挤兑了两句后,红头胀脸的坐在那里无法反击。

    “恩师老实,做事儿总要为自己留一线,免得他日后悔……”付季唠叨着。

    顾昭无法回答,心里嫁女儿一般的酸了起来。

    屋子外几声牲口的惨叫解了顾昭的围,顾昭忙转了话题问到:“盆菜可预备好了?”

    如今家里办事儿,谁家办席面都是最少十多道菜式,乡下也是如此的,可是现今不知道要办多少桌席面,少说今日也要有三百多对吧?今日起,这大仓外要日日办这等相亲会,那就是把全上京的厨子拢来,累死也做不够吃的。思来想去,顾昭只好想出上一世故乡那头过年过节常吃的盆菜来应付。

    如今是冬日,材料自然不多,能用得上的就是豆腐,豆芽,萝卜,少量的菜蔬,唯一过硬的就是猪肉了,羊肉太贵那是吃不起的。因此今日那大仓外围足足杀了一百多头猪,只要有客上席,那就是各种好料烩在一起的一大盆色香味俱全的盆菜,外加碗口大的开花大馒头贴补。虽不能带走,可盆菜馒头管饱了吃。

    “老师莫要担心,那后面早就预备妥当了,昨日从凹民处调了二百多名仆妇,光切菜就用了八十名,我刚从后面回来,该切的,该蒸的,该炸的都预备得当了。”李永吉笑嘻嘻的双手捧着个托盘进屋,托盘里冒着热气的放着一小碗盆菜,他进来后又道:“时才总厨叫我品了下味道,恩师也试试咱迁丁司的盆菜,不比包子差!”

    付季郁闷,扭脸来了一句:“就你会算计,那里都有你!”说完他站起来转身出去了。

    顾昭大喜,招招手道:“来来,我先美上一碗,还是你贴心。”说罢,他也不讲究一伸手自己接过托盘,取了筷子夹了一筷子肉放进嘴巴里品品味儿,品完点点头道:“嗯……就是这个味儿,你跟他们说,那些肉食不必节省,黑酱要上足,这肉的酱色没上好!一定要来的人都吃好……”顾昭正吩咐呢,却看到李永吉看着付季出去的地方,神情有些失落。

    顾昭笑笑安慰道:“修之莫要理他,这人得了婚前抑郁症呢,没做过新郎,他怕了……哈哈哈……”

    顾昭正笑得欢,没成想付季根本没走远,听到他说不好听的,便又掀开门帘对着里面道:“虽弟子没做过新郎,可如今也要成事儿了。只是师父何时要新郎呢?”

    顾昭顿时瞠目结舌,举着筷子不知道如何反驳,李永吉装木头人,只当自己不存在。

    半天后,顾昭突然大喊了一句:“屁!老子日日做新郎,只是你不知道而已!我懒得跟你吵!哼!”

    门外也来了句:“哼!新娘吧?”

    顾昭郁闷,扭脸跟李永吉道:“修之,真作孽,儿女大了不由人这话自古便有,而今我算是明白了,这都是爹娘无奈的蹉叹啊,哎,这是啥,这是……”

    李永吉讪讪的笑笑,擦了下不存在的汗珠道:“恩师,今日徒儿管着后面,拿油拿面的事儿实在太多,我……不放心我,我还是去盯着吧!”说完,这小子撒丫子跑了。

    被徒弟出卖的顾昭好没意思,只好一边端着碗吃菜,一边叹息儿大不由人。那外厢不接话,顾昭便又寂寞起来,在里面问道:“付季啊,昨儿我侄儿媳妇去白姑娘那边了。白姑娘说你托人带信去说不想大办,她没意见。可……一辈子一次呢,不后悔?”

    门外静了片刻,付季掀帘子进屋,束着手站在那里,犹如谁欠了他几吊钱一般的道:“回恩师,我二人年纪都不小了,再者,我如今在京,亲人只有师傅一家,却也不知道该去请谁。还有……”付季看看顾昭继续道:“迁丁司的衙门紧,我不想因为成婚欠了哪个的人情。”

    这样啊?顾昭点点头。他迁丁司是个倔驴衙门,户部那厢这几年也犯了脾气,管你要不要人,反正我派了人了,就这么着!于是,那中间吊着的小一百多的小吏便可怜了,等同于现代有派遣证,没接收单位那般无奈。虽白拿着俸禄可这也不正常吧?三年一考评呢,没有长官评定,以后可怎么好啊?

    因此,有门路的到处求人换地方,没门路的就每天一大早来迁丁司门口央求,求不动了就买几个饼子,找个地方窝着站在你家门口碍你的眼,上下这一僵持就是整三年。

    顾昭吧嗒一下嘴儿,笑笑:“这批人成婚后,明年开春就迁去甘州,到时候便派李永吉带队,先去做巡查吧,把各地驿站先办起来。他们也清闲了三年,也都该放出去了。如今怕是他们刀山敢上,火海也不惧了,世上凭是哪个衙门,怕是有个门儿就强咱家百倍。”

    付季点点头,正要说什么,却不想门外小吏穿着大红的礼服进来施礼道:“顾大人。”回身又对付季半礼道:“付大人,留守司的爷们们都到了。”

    顾昭闻听大喜,忙道:“赶紧,把门帘卸下来。”

    于是那下面的人一通忙乱,将四扇门的门帘卸了下来,换了薄纱。

    顾昭探头往外一看,噗哧就乐了,那外面齐齐整整的站了几百位身穿崭新罩甲,胸口双叉捆着大红缎子花的粗鲁汉子。这些人素日粗鲁惯了,今日一大早却被揪起来沐浴净面,顾茂昌怕丢人,还出钱买了上好的头油给他们使。

    这些糙爷们怕是出生后就没这般干净过,因此个个的羞涩不已,不停的拉着胸口的缎子花儿在那里别扭。

    “哈哈……给顾大人贺喜了!”场院那边,一声豁亮的笑声传来,没片刻,李斋,李奇,还有顾茂昌一起也是穿着盛装喜洋洋的进了门,给顾昭贺喜。

    顾昭并未起身,只是拱手道:“同喜同喜,明年初春便是李将军家的喜事儿呢,您今儿也闲,怎么舍得来了?”

    李斋大概被外面的喜庆感染到了,因此笑眯眯的也不等让座便坐在一边的靠椅上,一边烤火一边道:“带那帮混蛋来看看,学学经验,免得明年……”他指指外面又瞧着顾茂昌乐了一下道:“免得慌乱脚软。”

    顾茂昌怒极,也没办法反驳,他只能站起,到外厢台阶上骂:“那谁,那谁……过来过来。”

    那下面过来一位留着花白大胡子的兵卒道:“少将军,你叫小人?”

    顾茂昌上去就是一脚:“昨儿不是叫你剃了胡子吗?生怕人家不知道你四十了?个没出息样子,剃胡子装青春都不懂啊?”

    那大胡子兵卒显然是不愿意的,因此道:“将军,身体发肤……那个,那个……”

    “那个头!赶紧!亏我想到了,来人赶紧给他弄下去,把那墨汁浓浓的给他图图头发,再把这碍眼的枯草给他剃了!赶紧!!!!!!!”

    那边没二话,上来一堆儿拖着这人就出去了。

    “少将军啊!不能剃啊!小的外号美须公啊……”

    顾茂昌看那人出去,也不闲着,就在院子里满地转悠,他帮着兵卒整衣服,捆大花儿,一边整,一边拿手里的皮鞭把儿敲一个属下的头盔道:“叫你!叫你!叫你!借一顶新!盔!能!为难!死你!我看你是开口难,还是娶不到媳妇难!一群龟孙……真不争气!来人啊……出去,看那有新盔,给这家伙借一顶……”

    顾昭与李斋哈哈大笑,李奇站在门口舍不得进来,这等好热闹他要好好看着。

    李斋笑完对顾昭道:“这几日,咱叫人四下收拢了五十多只山羊,如今叫他们牵到后面了,只当给今日之喜添个菜品。”

    顾昭忙谢了,正要说什么,却不想那外面有小吏喜洋洋的飞奔进来道:“报……报!大人,新娘子都来了……”

    “把那碍眼的纱帘给爷取了,爷又不是大姑娘!”

    那一溜长长的驴车队伍,拉着红艳艳端坐的新娘子,队伍望不到边的喜庆。

    今日一大早,凌氏便早早起了,她带着家里的两位姑娘去了凹民区外新建的一个澡堂子里泡了一番。别说,自己家的大丫儿,二丫儿,这一泡却怎么看怎么顺眼儿,都粉面桃花的。

    如今牙行的长官们也舍了钱,请了城里三十多个婆子来给新娘子们绞面,打扮。

    带着两个姑娘排了半个时辰队,绞了脸又各自换上迁丁司统一派发的红袄裙,红绣鞋,亲手将一朵大红绒花儿给姑娘插上。凌氏觉着亏了姑娘,便前几日去城里化了唯一的银丝镯子给两个闺女一人添置了一根银钗子。

    “怎么就嫁了?呜……”凌氏心里酸的不成。

    她男人贵子也不说话,站在门口发木。

    辰时一刻,凹民区第一批三百位新娘便打扮停当,那齐刷刷的一眼看过去是连成片儿的红色,那股子破天的喜意硬是憋回去无数娘亲爹亲的热泪。

    实在是……开古至今在没有的盛大喜事儿了。大家都这样,哭个啥啊?

    三百位新娘按照腰上挂着的号牌,齐齐的又被送上驴车,那驴车也是披红挂彩的看着喜庆,一车六位新娘再往车上一座,凡见了的人,就没有不乐的。多可乐啊,新娘都出门了,还不知道嫁的是那一个。

    凌氏眼睛很快花了,她也没办法从几百个红新娘里找到自己的闺女,只能抹抹眼泪跟丈夫一起招呼了邻居,跟在驴车后面往大仓走。

    今儿难得的晴朗天,雪停了,日头出了,又是一年到头最贵重,最难得的吉日。那祭祀老爷说了,便有哪个不妥当,这么大的喜色,也能将那些不幸泼了去。

    大仓离凹民区就三里地,平日这路也是熟惯的,可是今儿走上去,这么就分外的不同呢?不少人的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他们不会整理,如果会整理的话,这种感觉就叫神圣。一辈子,也许下下辈子,他们都不会忘记今天,打前朝起,流民四处飘摇,无根无落,只有在天承年间,皇帝老爷才把他们放在心里呢。

    凌氏双手合十,一直祈祷着,嘴巴里一直念着佛,求着神,千万千万给姑娘成一个好人家,找个脾气好的军爷,爱惜他一辈子。

    很快的,大队伍到了大仓喜台那厢,如今,那边唢呐锣鼓早就响的通天!那城里没事儿的,如今也都跑出来看热闹,里外三层的在那边跳着脚看着,若不是兵部早就安排了巡兵拦着,那城里出来的人能把这里淹没了。

    新娘们一起下了车。兵卒新郎们此刻已经手脚无措,都傻哈哈一般的拼命看,他们鼓足了眼里力只盼着自己运气好,能找一个贤惠的婆娘,样子丑点没啥,好生养贤惠就成!努努力,总要成就一辈子的好日月的。奈何,那大红的盖头实在大,硬是盖住了脖子,新娘们连手指都束在袖子里,真是的,连皮儿都窥不到是白还是黑!

    很快的,有礼官祭祀了上天,念了贺文,赞扬了皇帝老爷。

    接着,这批人便齐齐的分成一组十个的上了台子,今日主动权不在新郎手里,只在新娘手里,新娘手里有一朵红花儿,若喜欢了,便将红花儿送给新郎这事儿就成了。

    那万一有个面相好的,被好几位看上的,这就要争了,新娘要自己说自己的本事,比如会种田,绣花,抽纱,织布什么的。这时候新郎才有权利自己挑。

    第一批上台的人总有些羞涩,那血海里滚出来的老爷们竟有走成顺拐的,没看好路摔倒的。

    台下看热闹的,也不分大小,哈哈的就笑成了一片,好不容易这群爷们站好了,那牙行里的喜婆子便笑眯眯的站上来介绍,这位是谁,年纪多大了,在那里服役,老家在哪,家里几口人,在甘州那里分的田地等等。

    因是末等兵卒,条件都差不多,能娶上媳妇的早就成家了,也不必等到这时候来这个丑。

    喜婆子念完,便一个一个的如贩卖人口的一般将这些兵卒带到新娘面前,叫他伸开胳膊转两圈,然后夸几句。浓眉大眼啊,孔武有力啊!英俊潇洒啊!憨厚老实啊……

    本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儿,可男人羞起来那太可怕了,这帮人犹如上刑场的一半,一个个的低着头,伸开胳膊转了几圈。

    顾昭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也不管身边是谁,只能强忍着伸手打了好几下,一会子他觉着手感不对,一扭头却是李大都督笑眯眯的看着顾昭,顾昭脸色一红,忙道:“来人,奉茶!”这才将尴尬化去。

    第一批总是最难,那喜婆子喊了半天,声音犹如鸭店老鸨子在卖小官儿一般:

    “姑娘们!虽说都想看看下面的,可条件都差不多,那万一下面没好的,到了这地儿可不兴后悔的,姑娘的花儿也别藏了,你看这小伙子多好,看这身材,啊哈哈……以后可有福气了,牛都不用买,百亩地算什么?那就是眨巴眼的功夫!你们呀,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啧啧,赶紧啊……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了……”

    喜婆子喊了半响,终于,新娘那边有人动了一下,有一位新娘手指颤抖的从人群里丢出一朵红花儿,硬是砸到新郎脑袋上。

    “哎呀,大喜大喜!赶紧的,去请出来啊!”喜婆子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只要开张了,就不怕没以后的买卖,她是乐颠颠的从一边揪出一个大红绸子,一头给了新郎,又走到新娘队伍里拉出这位好姑娘,将绸花儿塞在姑娘手里再看看腰上的牌子道:

    “这就成事儿了啊!赶紧带走,赶紧走!那边拜堂去!甲队三十号姑娘齐大妞家来了吗?来了吗?齐大妞家的!”

    人群里有人喊了一声来了,接着一对满脸震惊的爹娘,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家姑娘竟然这么大胆,也是,二十三四了,再不嫁结成仇怨了。

    喜婆子促成了一对,赶紧着请下一位上来。今儿三百个呢,她们十个喜婆子要轮着上。

    新人下台,又有新的喜婆子带着这一对新人,先拿牌子领了黄澄澄的十贯嫁妆,新娘父母还能得一贯离娘肉钱算作聘礼。这一贯是人家顾茂昌自己出的,都是他帐下的弟兄,长官吗,多少也要给个意思啥的么。

    哎,这就是意外之喜了。

    拜堂的台子就在顾昭屋子前,那喜婆子带着新人来这边拜祭了天地,拜祭父母,再拜谢长官顾昭。顾昭高兴,也是每对新人赏了一贯钱,这也是意外之喜,不过他却是要收买人心的。今后,迁丁民那边有多少新政要施行,到时候就要靠这些人了。别小看这些卒兵,到了下面,都会安排里长职称,这也是第一批人必然要用顾家军的原由。

    随着羊皮鼓风囊呼呼吹着大灶作响,那齐大妞家的亲戚邻居便上了席,竟满满坐了三桌子人。一声清脆铜锣敲过,一大盆子热乎乎,油汪汪发着沁人香气的盆菜连同五斤黄酒就上了席。

    李元吉端起酒碗先来庆贺了第一碗酒道:“恭喜二位,佳偶天成,今日亲友尽管吃,吃完只管要,盆菜馒头管够呢!”

    齐大妞如今已经揭了盖头,新郎姓王,名曰三蛋。王三蛋一看自己家新娘,虽不是美人,却也端端正正的长的齐整,就是瘦了点,没事儿,带回去好肉好面的养几日,明年抱儿子那是没问题的。

    齐大妞看看王三蛋,想必是心里满意的,虽说大了一轮,可是,看这身形一准儿是个能干的,可不要像她老子那般没出息,给家里混顿饱的都困难,如今家里还是凹民丙等呢。

    王三蛋如今也去了刚才的羞涩,看到媳妇心里已然喜得不成了,他墨迹半天,想说点啥,却没编不出半句好听的,他只能傻乎乎的挠挠后脖颈,从怀里取了一个足足的银镯子出来,套在他媳妇胳膊上道:“你……你带着吧,以后过好了,给你打金的。”

    他媳妇顿时哭的眼泪汪汪的,王三蛋看的真他妈的招人疼。媳妇就是好,嫩嫩的……花一样。

    “那,女婿……咱,咱吃呗?”

    齐老汉看着自己家小子都咽着口水,这都多少年没见肉了!齐老汉也忍不住了,逃荒十多年了,就没见过这顿足的,那盆子里油汪汪的块块红肉,比看女婿还吸引人。

    “吃!吃!”王三蛋高兴,端起酒碗跟老丈人碰了一下,才想说点啥,可惜那边的人早就按耐不住,一时间筷子齐飞,便什么都顾不得了。

    王三蛋心疼媳妇,他在军营里混吃惯了,就一伸手拿了空碗,去后厨央求大厨给他媳妇弄碗全红的肉块。

    齐大妞捧着碗又哭了一顿。

    不提王三蛋如何娶妻,如何陪着丈人家吃席,却说喜棚那头,有了第一对儿,就有第二对儿,最后三五个新娘泼了脸面,求个脸嫩丈夫却也是有的。

    那些凹民从早上家里出来,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如今眼见着一对儿,一对儿的姑娘就这般嫁出去了,都是贫寒人家,谁也不嫌弃谁。那甘州虽远,可是,姑娘去了,姑爷子手里还能有百来亩良田,因此对那地方却多少也有个期盼了。

    正笑得前倒后仰的,人群里有人却道:“昨日进城,听城里的大人们说,如今凹民若想去甘州开田,开出十亩,给两亩地呢?如今妹子嫁到甘州,我们家想法子也去吧,那位大人说,明年起,凹民去甘州垦田,路上吃住都有迁丁司的驿站老爷管呢,不要钱的,去了还给发农具,地方随便挑……。”

    “真的?”

    “那不能有假,是迁丁司的厨子老爷说的。”

    呦,这人一提,凹民们竟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

    总是这喜气冲去了绝户郡的畏惧之心,若真是去了甘州,受上几年,家里能有三五亩良田,便也是一条出路了。再怎么也比住这地窝子好吧?

    那边七嘴八舌的议论,李斋这边便也入了耳朵。不由得,李斋又是佩服了,瞧瞧,前朝迁丁那是天怒人怨,乌康人听到迁丁那是吓得肝胆俱裂。这顾老七想的好法子,只出一点点代价,如今人家竟是心甘情愿的愿意去了。

    想到这里,李斋便扭头对顾昭道:“顾大人深谋远虑啊,李某心下佩服。”

    顾昭一笑:“那里就值得佩服了,绝户五郡,如今不过动一个甘州,顾某不才,本事小的很,四年润养如今方刚刚开局,哎,瞧着情形,陛下若真能掌握五郡,怕是还需七八年的功夫啊,慢慢来吧,这头一脚总算是迈出去了!待明年……新书出来……”

    付季在一年咳嗽,顾昭忙闭了嘴。

    “新书?”李斋好奇。

    顾昭讪讪的笑着道:“没事,没事,李将军继续看热闹吧。”

    却说那凌氏一家,站在台下站的脚都软了,他家三个儿子,因为馋那厢的肉块,都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左邻右舍的也是一个劲儿的咽口水,实在是太香了……这都快晌午了,早上起来,一口水米没打牙呢。

    贵子心疼儿子,于是指着台上的一个兵卒对剩下的几十位新娘喊了一句:“大丫儿啊,二丫儿啊,赶紧的,这个就不错,样子是丑点,个子还成。赶紧!赶紧!你弟弟要哭死哩……”

    那台下顿时一片笑声,那台上那个面丑的也是面红耳赤,人们笑完,那新娘队伍里,忙跑出一个新娘,将花儿丢了出去。

    贵子满意的点点头,便问:“乖妮儿,你是哪个?”

    台上脆生生的来了一句:“爹,是俺哩,二丫儿,俺也饿了!”

    哈哈……那笑声顿时滚成一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