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09章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109、第二十九回

    卢氏如今年纪大了,便多了很多习惯。现今她是家里的大宝贝儿,因此便按照宝贝的路线走,家里百事不管,都丢给苏氏去打理,每日清闲了,她就翻翻帖子出去跟老姊妹私会,听戏,偶尔也去郊外的庄子遛弯儿。

    闲的多了,老太太她就开始找些事情熬日子,这城中如今只要有符合身份的热闹,老太太更是一场不落,每次都。近日,她更是多了很多毛病,特喜给人保媒拉纤,数落老头子的不是,追忆苦难岁月,给晚辈找点堵等等之类的老人病,她是一件不落,都有了。

    这几日大雪,老太太窝在家里出不去,人蔫蔫的j惶。苏氏怕她寂寞,难免就带着家里的晚辈儿一起在老人家面前凑趣儿,说些坊间道里的闲话,如今顾铭慧已然十二岁,古代女子自来早熟,因此苏氏便早早的将她带在身边管理家事,教些内宅技能。

    大家姑娘,自有锦衣玉食润养出来的气度,如今顾铭慧虽没有小时候好看,可是在老太太们身边长大,她的气质却是上乘的,因是自己带大,卢氏苏氏自然看着她无一不好。

    顾铭慧举起花绷子,拿着新绣的猫蝶(耄耋之意,长寿)撒娇:“奶奶,这块比上一块要好呗?”

    苏氏抿嘴儿乐道:“哎呀,奶的乖乖什么都好,做什么都像样儿!夜里别熬了,仔细坏了眼。”

    这连着说起来是四代人了,卢氏如今看着一日比一日的大的铭慧,难免又唠叨起早年家里的不易,苏氏难受还得强忍着,一直陪着笑脸,不敢露出半点不耐烦。都齐齐的做出第一次听这些闲话的态度,偶有老太太的痒处,必然发言要问问,哄得老太太十分开心。

    娘几个正说的热闹,不想顾岩却从外面进屋,一进门也不看冲着自己施礼的晚辈,只是背着手直接走到老太太面前道:“老婆子?今儿也奇了,小七请我们过去,说是过去住几日,他那边雪景不错?他以往最烦别人打搅,我觉得不单单是这事儿吧?我问有什么事儿,细仔说不知道。老婆子?你……最近没做什么事儿吧?”

    卢氏很认真的想了一下摇头道:“我能做什么事儿?太爷问的有意思,既小七请,那就一起去呗,如今我也是闷坏了,出去走走也好,我瞧着今儿雪势小了些。我早就想去他家园子住几日,就你小气,不想我去打搅他,小七又不是外人,想是他今年犯了足疾,心里j惶就像找人说闲话呗!”

    顾岩仔细想下,也是这个理儿。于是点点头,对站在一边的苏氏道:“安排一下,别闪着你娘,她这老胳膊老腿儿的……”

    卢氏啐他:“呸!如今家里拄拐棍的可就你一个!”

    顾岩反驳:“你懂个屁,我那是御赐的恩典,老夫就是拿着,我不拄!”

    晚辈这两年常见他们斗嘴,因此便捂着嘴瞧瞧乐了起来。”

    顾铭慧一听要去七爷爷家,心里很是兴奋,家里的女孩子里,七爷爷就跟她最亲,她也是入冬就没见七爷爷了,也是想的不成,她看看自己娘亲焦氏,鼓足勇气对自己太爷爷道:“太爷爷,我能一起去吗?老久没见到七太爷爷了,怪想的。今年七爷爷病了,我也该着去请安的。前几日我还给七太爷做了一双鞋子呢,正巧了,能带去呢。”

    顾岩对家里的**向来是放羊一般的养着,尤其是女娃娃那更是如此,因此曾孙女求着,他便大手一挥道:“每日闷着怪可怜的,你想去就去。”

    顾铭慧一声欢呼,接着捂着嘴巴跟祖母,曾祖母福了一福,低低笑了几声,回身跑了。

    这一家人就如此这般的浩浩荡荡的在大雪天气出了门,转眼着他们来至顾昭家,毕梁立想的周全,家中入门开始的地上都洒了咸盐化雪,如今咸盐可贵,这般奢侈的整上京就顾昭的郡公府这么干,因怕人多嘴,家里也是将咸盐水化开泼雪,力求不显山露水。

    雪化后,毕梁立又指挥人将的道路细细铺了草垫子,因此卢氏一下车便夸奖毕梁立道:“梁立如今越来越会管家了,你比陶若家抢一百倍。”

    毕梁立一笑,亲自上去搀扶顾岩,顾岩却一摆手不让他搀,这个老家伙如今最怕别人说他老迈。

    卢氏,苏氏,焦氏,铭慧,还有顾公爷跟顾茂昌,这群人一进府,将个寂静的郡公府顿时染上了人气儿,这一路走走看看,除了老国公不许人扶,搞得身边人胆战心惊之外,其他人坐在软兜里逛得很尽兴。

    约摸黑那会子,顾昭才在家中的侧房跟哥哥**子会面,晚上用的是鱼肉火锅,大家团团围着,只觉得温馨。

    多日未见老**子,老太太也是唠唠叨叨的说了不少家长,顾昭心里有事又不敢直接问上去,怕老太太没脸。如今看人散了,他便笑笑,先是看看自己老哥,然后才小心的问他**子道:“我恍惚听他们说,**子给付季说了一门亲?”

    卢氏闻言,惊讶的看看小叔子:“呦,这话还没说两日呢,怎么就吹进你的耳朵了?难不成,今儿不是特特的来请**子赏雪的?”

    顾昭顿时讪讪的解释:“那不能!**子想哪里去了,我如今不方便,也出不得门口,这不是想你们了呗。”

    卢氏才不信呢,见顾昭不认,她就逗他,竟说些没用的闲话,只是不提这宗事情,期间顾昭多次看他老哥求救,奈何这老东西,如今已然老迈,一到饭饱,必然瞌睡应景,如今躺在躺椅上竟然打起了呼噜。

    “细仔,去抱一床新被来,不必厚了,省着我哥哥一会子出去风拍了他。”

    卢氏看着细仔的背影,笑笑说:“如今你身边的人也都大了,这细仔**家没有呢?”

    顾昭一愣:“没呢啊?”

    卢氏笑道:“不是**子说你,这就是你不对了,看着你也是个七窍通透的,怎么就不长内里的心眼呢,人家都跟着你这么些年了,如今守在那边宿云院院子里的绵绵,年年,花蕊,花丽,花期都要过了。

    还有这个细仔,新仔。你做主子的不操心,还有你奶哥,一个人孤零零的侍奉你,你也不做主给他找个暖被窝的小娘。长此以往,跟下面分了心你都不知道。”

    可不是这个理儿,都跟着自己多少年了,眼见着都不小了,咳……奶哥的暖被窝,就算了,明日送他十个汤婆子!暖死他!

    卢氏见顾昭听进去了,便笑笑半躺在榻子上继续唠叨:“我知道你怎么想的,阿弟不满意那白氏吧?”

    顾昭脸色一红,可不是怎地!原本他家付季如今也是正五品的官身,要样有样,要前途有前途的,人家二品家嫡出,顾昭都不愿意呢。他着人去打听,如今白家跟白姑娘家并不来往,早年已经分了家的。

    这位白姑娘叫白絮,他爹那会子在下面做过一任六品父母。后来白姑娘的爹娘去世,她在家里跟奶娘度日,只因她家只有一处门面,糊口还是没问题的。因是白家亲戚,却也没有什么旁人来图她家那份薄产。这样人家的姑娘,如何能配得起自己的乖徒儿?

    卢氏不管顾昭如何想的,便在那里自顾自的唠叨起来:“阿弟,国家大事**子不懂,也不敢问。可论起看人,你却不如我。”

    “那是,那是。”顾昭陪着笑回话。

    卢氏道:“咱不说咱家付季从前,就只说这些年,你怜悯他,关照他,当自己家孩子对待。那孩子也有出息,对你也是一心一意的,我知道你的心思,这是当儿子养的。

    如今这儿子到岁数了,总要给他娶亲的。这上京不大,有门槛的你**子我多少知道个内里四六,虽不敢说全然明白,可门第婚,门第婚,自古这门第就**死了,谁家娶谁家,那有规矩!咱家新门,累积也不够百年,依旧算不得世家!”

    顾昭为难,辩白了一句:“却也不是非要给付季找一门世家门第,世家脸面大,咱也不稀去贴。”

    卢氏指指他嗔怪道:“你这人,仿若天生跟世家不对付,这几年你舅舅家对你也还可以,逢年过节总没少你的,你倒好了,拉着硬屎你就是不上门。早年的事儿是早年的事儿,你舅舅这几年,总没亏了你吧?听说乡间的老太太也想见你,你就是不去,这就不对了,老人能喘几年气儿?你到时候可别后悔!”

    顾昭不服,一摊手道:“我回礼了!”

    卢氏骂他:“去登门看长辈了吗?”

    顾昭道:“人家那是做学问的,我一介粗人,也不会说话,去了讨嫌……呵,**子咱不提他家,咱说付季哈。”

    卢氏笑着摇摇头:“给付季找一门富贵点的,高门大户的,那也简单!凭着咱平洲顾的名头也不缺找一门登高望远的。可你想过没?那些人家背后林林总总多少关系,多少亲戚。他们看来,付季着实是高攀了的。”

    顾昭闻言,神色顿时阴郁下来。不管他承不承认,这是个看门第,看出身,看关系的社会。

    卢氏拍着自己老迈的腿唠叨着:“咱家付小郎本寒门出身,又是丁户出息,他刚冒头需要步步稳妥。硬娶了只怕被人觉着是讨了人家便宜。不说旁人,就说咱家吧!铭慧那丫头如何长大的你是清楚的,生下来,两个乳母,四个大丫头,那些个琐碎就不知道多少。

    旁人家,门户就是低一些,那也是娇养着长大。你叫人家大小姐翻身回去跟付季家里去相处,只怕时候久了,要出纠葛。咱也不说人家大小姐家教如何如何的。咱总要防个万一不是?”

    顾昭此刻真心服气了,便点点头道:“却是这个道理。”

    卢氏很高兴,于是语气高昂了些道:“付季没出息了,人家就当付季依附着她们家,求着她们家,你就是吃她家一根菜,那这辈子也是还不完的人情,一根菜能说成一筐,最后变个菜园子,你说小郎可怜不?”

    人情世故就是如此,**子睿智,顾昭点点头。

    卢氏继续道:“若是……付季有出息了,大家闺女凭什么又会嫁你呢?没好处人家看上你什么?凭你乌康村门寒门的出身?才不是呢!他们身后那关系网网眼眼,不知道那条线儿背后拴着的会是什么蚂蚱。

    哦!你说,你媳妇的亲戚求来了,你是管还是不管呢?不管坏了夫妇情分,管了坏了小叔你的大计。这么些年手把手教出来的好徒儿,不是成了给人家养的吗?咱做事儿防万一那是末流手段,烦心事来之前先关了门才是上流,是不是这个道理?”

    顾昭此刻不能下炕,不然必会给他**子施大礼。

    卢氏见小叔子服气了,这才解释她愿意白絮的原因:“阿弟不知,那白絮的娘亲乃是高陀韦氏后裔,虽如今韦氏没落了,哼!凭着现在这些大家,当年在前朝还不若那韦氏一根小指头。如今那些个私塾教课,启蒙老三本,有两本都是人家韦氏编撰的,凭着这一点,你舅舅家那算个什么?

    如此算来,白氏也算是世家门第出身,再说她爹,虽是庶出,可好歹也是眉山白氏出身。如此算来,白絮也是出身大家,也是书香之后。最贵重的是,当年白絮他爹跟白学路白大人有私怨,因此并不来往。如此说来,这姑娘到了咱家必然是一心一意的,娶过来那就是咱的了,若不是为了那点子嫁妆,如今这么好的也不会留给你。她祖母早年间跟我有谊,这些年我也想接她来家里,那姑娘怕白家与咱家有纠葛,因此才不来,多懂事啊……给你好的你还敢埋怨我呢!”

    顾昭听了,心下欢喜,了解一桩心病,于是连连称谢,叔**又在家里唠叨起新仔他们的婚事,聊到最后,顾昭便做主将绵绵给了细仔,年年给了新仔。因花蕊花丽都自南边来,顾昭便做主送她们回南边归乡,嫁给那头的庄子里长家的两个孩儿,那俩人顾昭也见过,都是实在人,日子也错不了。

    他们正说的高兴,那边顾岩却睡了一觉,梦了一番童年了。案子上烛花爆了一下,顾岩猛的坐起,张嘴便喊:“**!**!今儿起晚了,如何不叫我,误了早朝了……赶紧的……”

    卢氏愕然与顾昭对视,接着一起捂嘴笑了起来。

    第二日大早,付季刚从朝上下来,便被顾昭叫到屋子里问话。

    付季与顾昭呆久了,一进门便道:“恩师,如今我城外忙着呢,大仓那边一堆儿事儿,昨儿牙行刚来报牌……”

    顾昭笑着打断他道:“怎么,嫌弃为师的打搅你了?甭叨叨了,有正事呢。”

    付季闻听,赶紧收拢神色,站好了道:“请恩师吩咐。”

    顾昭点点头:“你城边那套宅子如今谁打扫呢?”

    付季回道:“早卖了,四年前那事儿惊得家里不轻,来的时候师傅给我接家里住,我想着那房子空着也空着,正好祖母想修祖坟,我就卖了屋子,把钱捎回去了?怎么?师傅要撵我走?”

    顾昭一乐:“怎?你还要赖在我家一辈子?”

    付季为难的想了下道:“一辈子如何敢,只是如今徒儿手头不宽裕,师傅容我几年,我存够了再买一处屋就是,只是瓜官儿还小呢,如今又在大老爷那边附学……”

    顾昭哼了一声:“快闭嘴吧,等你存够早着呢,我还不知道你,怕是你手里的那几个,都填了老家,给了你祖母了吧?”

    付季正色:“徒儿不能跟在祖祖身前尽孝,花上几个也是应该的。”

    顾昭叹息:“也不是我说你,你家里也不是你一个孙儿,如今你也要成家了,以后花用都给你媳妇管着,你手里的俸禄你怎么花我不管,可我置办给你的产业是给你养家糊口的,这个不能动……”

    付季顿时脸色涨红:“那……哪有媳妇,我如今忙的恨不得多几个□,如何……媳妇,这事儿……恩师……那个……”

    门外传来嗤笑声,接着毕梁立揭开门帘笑嘻嘻的进屋,将一个木盒端到顾昭面前。

    顾昭不去看面红耳赤的付季,只是打开盒子,摸着里面的几张竹契叹息道:“一转眼的……八年了,多快啊,你如今也不小了,我**子那边掂着你,给你说了一门好婚。这事儿我是应下来了,也没问你……”

    付季忙施礼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恩师想如何安排便如何安排,只是却不知道……”他磕磕巴巴的形容到:“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姑娘……啊?”

    顾昭不理他,只管在那里安排:“这几张竹契,是我这几年给你置办的,你有卖屋子贴补的前科,如今这契约我便不给你了,我给你媳妇。”

    付季依旧磕磕巴巴的在那里唠叨:“却不知道,那姑娘……贤淑不?是哪家的小姐……那个……恩师?”

    顾昭道:“我**子那边包了家里的针织,这木活就给咱府上包了吧,一会子你大仓忙完,去匠人那边看看,如今家里存的也不少零碎,足够你用了……”

    “是,恩师,那姑娘,芳龄……”

    “我也舍不得你住远了,也巧了,咱府上北面巷里正好有位礼部的陈大人致仕故乡了。他四品致仕,如今家里也是三进三出的大院子,还有个小花园,空地儿也不少,你慢慢置办去吧,我今早叫细仔叫人打扫那头去了。你一会子下了大仓过去看看,该上漆水的上漆水,该添置的找你毕叔去支钱,一辈子就这一次呢,别帮师傅省了……”

    顾昭唠唠叨叨的说了半天,最后说到自己伤心不已,他不愿意被人看到自己的样子,于是一甩袖子,打发了他们出去。

    付季懵懂懂的出了门,半天后才仰天长啸:“恩师!徒儿到底娶的是谁啊!!!!!!!!!!!!!!!!!!!!!!!!!”

    这一日,城中休国里的白絮姑娘正在家里打扫。前几日,国公府的老奶奶给她拉了一门亲,原本以为一生孤苦无望的白絮姑娘,被好大的馅饼儿砸的头晕。对方年岁与自己相当,最难得是,人家如今是迁丁司正五品的官身老爷。这门好婚如何就能留给自己了?

    白絮坐在家里,取出她娘留给她的嫁妆盒子,翻来翻去便是那几只卖不出去的粗钗环。这几年家道难为,为了糊口家里也是捉襟见肘一日不如一日了。她若寻门平常百姓,凭着家里这一院房子门脸倒也好嫁。

    可是,好歹她也是眉山白氏之后,这个人是丢不起的啊。

    如今得了先人余泽,终身有靠了,白絮心里又是欣喜又是惶恐。欣喜的是,这门好姻缘便是祖屋那边的嫡出姐妹也未必能有。惶恐的却是,如今她无钱弄一套好嫁妆,若嫁过去怕夫君嫌弃。

    白絮正想着心事,那院门却被人拍着乒乒作响,她抹抹眼泪,站起来站在院里问谁?

    那外面却道:“姑娘,是我回来了。”

    那门外的是白絮她奶娘童氏,这些年老太太也没少帮着白絮。她家儿女齐全,老太太硬是仁义,一直不离不弃的。

    白絮打开门,看看她奶娘挎着的菜篮子,那里面只放着一根儿卖相不甚好看的大罗卜。

    “奶娘今日早就出去,如何才回来,我还担心你遇到事儿了呢,这会子做都坐不住了。”白絮接过菜篮子道。

    童氏进了院子,先进厨房取了葫芦瓢,大冬日饮了一肚子冷水,抹抹嘴儿后进了白絮的屋子,一脸喜滋滋的道:“姑娘猜我今日去哪里了?”

    白絮摇头。

    童氏伸出手怜惜的摸摸白絮的脸叹息道:“我家姑娘啊,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又生得好模样,怎么就命不好?以前老婆子也怨恨天道不公,如今看来却是冤屈天爷爷了,明日我去庙里要大大烧一柱高香!他给姑娘预备了好的呢!”

    白絮羞红了脸,嗔怪道:“奶娘说什么呢!”

    童氏一拍大腿道:“姑娘,今儿老婆子咬了咬牙,花了十个钱雇了驴车出城去了,你猜我去哪里了?”

    白絮摇头。

    童氏很是得意的说:“我大仓了!去看你女婿去了,哈哈……咱家女婿,真生就的一副好摸样,前拥后围的……哎比你咱家老爷当年可威风多了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