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07章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107、第二十九回

    天承八年冬日,一场大雪连降三日,天气骤冷,室外冰封。如今,城里岁数大一点的汲古老人都在屋子里猫着不敢出去。一场大雪,带来无数问题,好在这几年不比从前,凡有个雨雪略大些必然成灾。

    这眼见得户部收入越来越多,城里如今花起前来便也气粗。这大雪一下,上京四尉所便纷纷去上面取了牌子,领了钱到迁丁司调用凹民清理积雪,打扫街道。如今上京的各种活计,如到粪,清理水道,打扫里巷卫生等,都必须从迁丁司调人使用,也不为其他,就是给城外的流民找口饭吃。

    却不想,四尉所带了牌子去调用人口,那边却把活计推倒了下午。

    没办法,今早无人可用,这日一大早的,迁丁司的官老爷去了凹民区张贴告示,说今年冬日碳已到位,着令各家户主取了底簿去迁丁司城外的大仓领木炭米粮。

    说起凹民,就是过去的棚民,天承四年迁丁司的顾大人想出一个好招数,着令各州郡凡有流民者,必须依着规划入住棚民区,领取流民户籍。凹民区的住宅很有趣,是在地上挖八尺来深的凹洞,在地面再修一个四到五尺高的木墙,一上顶就是一处冬暖夏凉的凹窝子。因此,棚民自此有了个新代称,凹民。

    自凹民有衙门管理开始,凹民的日子是越发的好过了。怎么说,那也比过去乞讨,偷窃,卖儿卖女没人管的强百倍。最初挖凹子,一天给干口两顿果腹,后来凹民被各郡各州集中管理起来,开始在大梁上上下下修路,从此凹民便有了营生。

    凡各地人等不拘什么身份,什么职业打凹民修的道路上行走,就要出五十里一次的买路钱。天南海北的人多了去了,五十里十个钱,倒也不贵,不过此举倒是给天下的凹民寻了一个出路。当然,买路钱朝廷是不会直接下发的,这个钱是由迁丁司统一管理调配的。

    如今,凡凹民人家,都有按人头分派的一个底簿,每年领取多少布,领取多少粮食,多少供给这个有规定,凹民也分等,家中有壮劳力的自然得的多,劳力少的孤寡贫幼,只能保证最低的生活标准,饿不死,也冻不死罢了。

    雪降三日,天寒路滑,外地迁丁司的木炭总算是运至大仓,这日一大早,凹民区的甲道十七户的户主路贵子早早的起床,先穿了几层厚衣御寒,临出门的时候他媳妇不放心,又取了家里的棉被叫他裹着出门。

    贵子看看缩在土炕上打滚的几个孩儿,便不忍心,他对他媳妇凌氏道:“给娃们裹了吧,一会子我领了粮食木炭,咱也吃顿饱的。”

    贵子媳妇笑笑,转身从屋里炕上的一个翻砖下取了一个布包出来,一层一层的打开七八层才露了一个硬皮面的本本出来。这个就是所有凹民的命根子,凹民底簿。家里吃喝花用,全要看这个本本说话。路贵子是个能够的,懂点木匠手艺,还识得几个字儿,因此他家住在甲道,每个月也有一等口粮,今年过节许还能有斤半肉分分。

    贵子出门不久,家中便来了人,凌氏是个少言寡语的,因此一见到穿缎子的贵客便吓的发了抖。

    那站在家门口的人,也不是旁人,就是这几日迁丁司从牙行调来的牙婆子,因是官媒,这些牙婆比私媒便体面些,能穿绸,还有月饷拿。

    “这位……贵**姐……我家男人不在家。”凌氏战战兢兢的仰着脑袋招呼人。

    凹子比地面低,因此要仰着头说话。

    今儿上门的这位官媒姓陈,旁人都叫她陈大姑。

    陈大姑捂着嘴巴笑了几声道:“这话说的!我不找你家男人,我就找你!”说完,也不等让,就下了台阶。

    那凹子一年四季不见阳光,有些昏暗,因此陈大姑下了凹子便站着不动。凌氏犹豫半天,还是一咬牙取了家里最后小半截蜡烛点了起来。

    凹子里有了明儿,陈大姑却依旧站着,这家里味儿实在难闻,她拿着帕子捂着鼻子,手里四下散味儿,没法子她这个月要做三十对的份额,每成一对那是足足的一贯媒钱呢。

    凌氏有些不好意思,忙将炕上的零碎丢到一边,将孩崽子们驱赶到角落,拿棉被一捂,也不许他们乱动,怕冲撞了贵人。忙完,凌氏用袖子蹭蹭炕面,还将家里新刷刷舍不得穿的一块新布取出来铺好。陈大姑这才笑笑,坐在炕上与凌氏扯闲话。

    凌氏道:“叫……贵人笑话了。”

    陈大姑道:“有甚笑话的,早几年我家也是棚民,我什么没见过,这里的道道再没有我清楚的了!早些年咱棚民一个十三岁的丫头要卖一贯三百钱,如今价格上去了那正好年岁的,要两贯一百个钱可是不是?”

    凌氏露了一丝怯意,她家是不卖儿女的,因此她看看左右,实在无人帮她说话,便只能道:“是是是是,您是有见识的。”说完,心里却怕这贵人要买自己儿女,凹民虽贱,却也是**民,卖出去可就是奴隶了。

    陈大姑一笑道:“哎,要不是为了活下去,你当我愿意吃这碗饭呢!”话是这般说的,陈大姑依旧骄傲的拍拍腰中的铜牙牌道:“你也泵怕,我是官媒,做的是官家的营生,强拉强拽的那是不入流的人才做的。那等子断子绝孙的买卖,我可来不了……”

    凌氏不识字,也不明白那腰牌代表什么,也不懂这路贵人为何屈尊降贵的来家里坐,她只是喃喃的陪着笑脸,等着贵人吩咐她。因贵人说,不会强拉强拽,她便有些稳妥了。

    陈大姑唠叨了一会,便道:“我是个直性子人,如今来了,便不兜圈子了。你不认识我,我如今在牙行吃饭,人家都叫我陈大姑!”

    凌氏点点头,半天才反应过来,忙福礼道:“大姑好。”

    陈大姑却不还礼,依旧坐在炕上道:“昨日衙门长官传了去,一人发了一本底簿,我呢……手里本有要紧事儿,今年保着十多对儿呢,这年前就三四个黄道吉日,我那有这个闲空!

    可是长官说了,你们这些人,做的便是这等买卖,也是行善积好的事儿。你们给富贵人家做一次媒人家未必记你,那城外多少贫寒的姑娘因为没嫁妆嫁不出去,你们赶紧去整整这才是积善的好事儿呢,是吧?”

    凌氏闻言,脸上一喜,她家如今有两个闺女,大的都十八了,小的也十六了,如今这俩丫头在城门洞给人做缝补买卖,要摸黑才归家。哎,旁人家的闺女哪怕手里有个三五贯都能寻户差不多的人家。可她家不成,一来她家是外来户。二来她家是无根的凹民。三来她家出不起嫁妆。

    这凹民区多少户人家的闺女都是这般耽误了,虽凹民也有相互通婚的,可人家也想娶手里有个一两贯嫁妆的好闺女,她家这般贫寒的,自然就没人来问了。

    凌氏赶紧深深的福下去问道:“却不知道大姑给俺家说的是那家?我家如今您也看到了……我家如今贫寒,并没有嫁妆给闺女。”

    陈大姑一笑:“说的是什么!若你家有嫁妆也没我这一趟,也是你家运气好,碰上圣君了!碰上好年景了!大妹子,如今有这一桩好事儿,我与你分说分说。”

    凌氏陪着笑脸,想捧一碗水,又怕大姑嫌弃不端她家的碗,因此只能喃喃的道:“大姑尽管吩咐。”

    陈大姑一笑,拿着帕子散散面前没有的灰尘道:“这事儿吧,是个好事儿。如今朝上出了新政,我主慈悲!说是今年要从上京几路军中将那老军户都打发回家。虽是打发,人家都是有功勋的,朝廷也不能白用,因此每位军爷爷便发了一百亩上等田。”

    陈大姑说到这里,看看一脸迷茫的凌氏,便笑着接下去道:“那朝中有几位老将军听了,自是欢喜不已,却又担心,你道是担心什么?”

    陈大姑说完,等着凌氏接话。凌氏一个老实人,哪会看这等眉眼高低,因此依旧傻兮兮的站着。

    陈大姑无奈只能自说自话道:“有位顾老将军知道吧?”

    凌氏摇头。

    陈大姑一脸骄傲,仿若那位顾老将军与他家有关系一般的道:“哎呦,这你都不知道?哎呀,他家就住城里的平洲巷子!就那位!你可不知道,哎呦,那可是一门双公六候,城里数一数二的体面老爷,那最是怜贫惜老,好人呢。”

    凌氏忙不颠的回了一串话,她依旧不知道那体面老爷是哪位:“哦,是是是!”

    陈大姑得意洋洋的道:“那老公爷说了,这些兵丁给朝廷卖了那么些年的命,总不能就这般光杆杆的归乡吧?那不是寒人心吗?”

    “是是是是。”

    “圣上就问,那要如何?”

    “是是是是!”

    “老公爷就道,那怎么着也得给那些人成一房媳妇不是。”

    凌氏眼睛一亮,立马抬头问:“她大姑,您说……您是说?”

    陈大姑自然知道她想说什么,于是呸了一口道:“你想多了,人家认识你是那路的人?如今这年月都要走关系,走路子,人家顾公爷的弟弟,顾家的七老爷如今不是管着你们这些凹民吗,人家也是送自己哥哥人情,不然谁管你们啊!”

    “是是是是,却不知?”

    “如今,万岁爷下旨,凹民凡有适龄女子愿意嫁军户,朝廷出嫁妆十贯做嫁妆,充做去甘州的路费跟安家银子,那些军爷分的田亩可都在甘州呢,说是十年不加赋,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儿呢,对吧?”

    陈大姑说完,凌氏愣了,她当什么好事儿呢,那甘州可是绝户郡。把闺女嫁那么远,凌氏舍不得啊。

    陈大姑自然知道凌氏怎么想,她站起来,拍拍屁股后的灰尘,笑着不在意的说:“话呢我是带到了,事儿呢,就是这么回子事儿。你家的闺女嫁不嫁**着你们。我可先说好了,上京的地板儿,凭你们这辈子也甭想去里面立一户。凹民就是流民,流民就是流来流去,去哪儿不是住啊!嫁出去的闺女你就完了生恩,嫁出去就不错了!那里还轮得到你嫌弃……哼,那军中的军爷,凭哪一个手里没有三瓜两枣的存货,也就是年纪大了些,可大了那会疼人啊对吧?”

    凌氏陪着笑脸便又是一阵的:“是是是是是是!”

    陈大姑唠叨完,说了日子,安排好事宜,留了凭条便站起来去了,徒留凌氏在家里翻来覆去的牵肠挂肚,待她男人回来,夫妇二人又是一夜的做烙饼,心里实在矛盾的很。

    今年天气过冷,一场大雪未下完,迁丁司的长官,平洲郡公爷顾昭便犯了足疾,歇在家里了。

    顾昭歇在家里,心里也是忙忙乱的静不下来。迁丁司是他一手置办的单位,如今这里依旧是他一家独大,谁的势力也甭搅合进来。前几年迁丁司没有收入倒还好说,自打两年前有了过路费,这一年就是几百万贯的收益,这钱依旧是迁丁司自家自收自支不走户部账,顿时迁丁司就成了香饽饽。一时间那路神佛都想进来捞点油渣儿,亏了顾昭这人是个混子,不然,换了旁人骨头渣子都别想剩下。

    如今各地棚民约有三十六万丁户,这里不指丁而是户。三十六万背后就是庞大的百万的人口。

    百万人口吃穿花用,都要从过路费里走账,这是谈何容易的事情,没办法顾昭便又用了前世的一个办法,就是凭着票据统一发放。你干多少,便赚多少工分,就有多少票据。如此以来,这庞大的流民人口才被顾昭完完整整的保存了下来,死亡率更是逐年下降,如果不是意外,如今去凹民区看个死人也是难事儿。

    四年经营,谁敢小看迁丁司?如今就连朝上的大太傅金山主都道,顾昭,那是个能臣!

    切!

    顾昭才不愿意搭理那老东西,他就是个卖嘴的货色。不过这几年各方面对顾昭却是刮目相看,越来越把他当成一个人物了。也是,凭着谁能将百万流民养起来?顾昭就可以,也不知道他的脑袋是怎么长的。

    外面风雪刮着,郡公府临时办公点内,四个大火炉点着旺火,屋子里算盘声噼里啪啦的响着,今日大仓发粮发碳,顾昭今儿必须将账户走清楚了。走不清楚,他睡不安稳。

    细仔提着食盒一路踩着雪来至外院,他在厢房外跺跺脚上的积雪,掀起门帘进了屋子。屋子里没人看他,大家各忙各的。就连坐在软榻上的七爷都是托着下巴,心却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顾昭心里有事儿,只是歪在炕上闷闷的想了半天。这几日他脚上又疼又痒,因此脾气也不是很好。

    虽如今身下垫着引枕,身上盖着暖被,头发也不收拾齐整了就这么懒散散的歪着,要用什么也不用他的脚走路,可是,好好的怎么又犯了足疾?阿润前天派了人上山去接惠易那老神棍,却不想那老东西如今在外郡修新寺院去了。

    没办法,阿润只能派人快马加鞭的去接那老和尚,凭你修了多大庙宇,如今他家阿昭犯了足疾,你都要放下事儿赶紧回来。

    顾昭一边吃茶,一边与兵部来的几位官吏对人口。他侄儿顾茂昌如今也在,今儿这些事情与他管的留守司有些关系。才将他就到了,见小叔叔一直发呆也不敢打搅因此便陪着笑,坐在一边等着。

    顾茂昌带的留守司乃是试点,这次裁军他那里下来的老弟兄约有四千多人,这些人本该各自归乡,却不想上面有新政策。归乡的军户以往只给良田二十亩,免除赋税五年,给归乡路费一贯。

    如今新政策是,若是去甘州,就给良田一百亩还送媳妇一个,嫁妆银子十贯,充作安家费用跟路费。这是大好事儿啊!多仁义啊!给朝廷服役,朝廷还给良田,还给你娶媳妇,打开天辟地也没遇过这般好事呢。因此,四千退役兵丁,如今有三千来位老光棍在那里等消息呢。

    顾茂昌见自己小叔叔一直不理他,终于憋不住了,他搓着手笑着道:“小叔叔,你如今也理我一理呗!你看,到底有人报名没?我这心里吧七上八下的,老兄弟们也跟着我混了七八年了,如今话都说出去了,他们自是愿意的,回家去甘州真无所谓,成家立业在那里不是呆着,只不过这媳妇儿能来吗?”

    顾昭一笑,一伸手接过细仔递过来的药碗,捏着鼻子灌下去汤药,又连吃了两口清水才憋回去那股子难稳的味道,放下水碗后顾昭才道:“你慌什么,那城外嫁不出去的姑娘多了去了,去年付季还跟我唠叨,凹民家的老姑娘如今二十三四都蹲家里呢,说起来,这些男人真没见识!自己有本事自己赚个家当出来,瞅着媳妇那几贯嫁妆做什么?”

    顾茂昌陪着笑脸,忙道:“那是,那是,可二十三四也太大了些吧,谁不愿意要个含珠待放十五六岁的?”

    顾昭闻言,大大的翻个白眼:“他们手里有钱,自去娶来,如今聘礼最少也得十贯吧?我不嫌弃你们家老军户三十五六岁老光棍一个,你们还嫌弃起我家凹民了?爱娶不娶!你爹可掂着多日了!还有,昨儿李斋私下里还想撬你的墙角呢。如今谁不得跟老弟兄交代,偏偏你家要求多?”

    顾茂昌一拍案几骂道:“李斋算什么东西,也来咱家撬墙角?那……嘿嘿,小叔叔,咱家是亲戚,你是我亲叔叔,这胳膊肘儿也得拐自己家不是?”

    顾昭鼻子里哼了一声,语气低了点道:“别说我不关照你,这一批我可叫牙行瞅的都是不满二十的……这事儿,别出去说。”

    顾茂昌闻言大喜,也不废话了,也不墨迹了,他站起来四下看看,咳嗽了一声,撒丫子就跑,他一路跑至郡公府外,他家门下的老弟兄便齐齐的将他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问起来:“少将军,怎么样了?”

    “少将军,七老爷怎么话说的??”

    “少将军,我这里都是粗汉,三十多岁了,也不挑拣,能先排前面吗,年前成婚,年前也能带着老家兜一圈再去甘州……少将军……”

    顾茂昌很是牛气的一招手,扬扬下巴道:“你们也不看是谁出马,我小叔叔跟我又不是外人,得了,家里都好好呆着,这几日将那体面的衣裳做一身,胡子刮刮,再去城里的汤子好好泡泡老泥!过几日可是**相看,别磕碜巴拉的出去丢了爷的人!”

    随着顾茂昌话音一落,他周边自是一阵欢呼,这些人正喊的热闹,却不想那路口又来了两位爷,打头的这位正是奉天大将军李斋与征北大将军李奇二人。

    顾茂昌一摆手,手下人立马闭了嘴。

    “李将军,今儿真是巧了?怎么舍得登我七叔的大门?”顾茂昌心里得意,难免露了一些小人得志的态度。

    今儿也奇了,常与他掐架的李奇竟没吭气,只是憋着一张臭脸在那里忍着。

    李斋下了马与顾茂昌双双见礼之后,便问:“说是顾大人犯了足疾,我那里往年军士也有冻脚的,说来也巧了,今年刚配了药膏,我也尽下同僚之谊,你我两家都不是外人,我就来看望一下。”

    伸手还不打笑脸人呢,顾茂昌便也没乘胜追击,只是打个哈哈,带着人呼啦啦的一涌而去。

    “大哥,他是什么东西,也值当你赔笑脸?”李奇不服,在一边叨叨。

    李斋却不以为然,轻笑道:“哎!万万没想到呢,他家也能出这样一位。若知道前几年也不与他家争吵,不过就是口嘴儿的便宜。不是我说你,老顾家如今是得意了,没办法啊,手下老弟兄也跟了多年了,我倒不担心顾老七蒙我,那上面圣上还看着呢。你以为我看他?我是担心都督府这些残疾的老兄弟,怎么着,咱也得给他们找个下落不是?”

    李奇点点头,道:“还是哥哥看的明白,也罢,从此我见到顾老四我躲着走,他就是吐到我脸上,我等着它自干,这样总成了吧?”

    李斋一笑,拍拍自己兄弟的肩膀点点头。兄弟拉巴完闲话,这才递了帖子求见顾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