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06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天承四年,深秋,乙星日,司命黄道,五行泉中水。

    与户部左适比斗已过三日,顾昭今儿起了个大早,收拾停当后赶去大哥家祭祖。

    每年深秋的乙星日相当于前世的清明节,各家各户都要祭祀祖先,宰杀牲畜献献祭,这里的祭祀不同,祭祀完祖先还要祭祀野鬼?风俗来处无法考,只是都这样。

    卯时二科,顾岩已经带领全家祭祀完毕,今日他们兄弟都是身着公服腰系大带,就连嫂子卢氏都是一身的耀眼的霞帔,头戴云翠。家中子弟如今只要成人的,或多或少今上都有恩泽。职位有高有低,可……就算不是重要之地,但也拿得出手。因此这上上下下除了未成年的,衣衫竟然一水的公务员制服。

    顾岩老迈,拜祭完祖先站起来的时候,顾昭托了他一把,老哥哥回身看看家中子弟,心里不由叹息,如今这满门的富贵皆是小弟弟一手操作,奈何,这辈子只能带着这个秘密过去了。

    轻轻拍拍弟弟的手,兄弟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顾昭今日托了老哥哥一把,忽然发现老哥哥竟然在解脱完心事之后,忽然的有些苍老了,就连那边嫂子卢氏也是两三年间,一头斑白,成了如今阖府上下的老太太。

    “阿弟,一会分了肉食,分了菜汤,你在这边食用吧。”卢氏托着苏氏的手过来邀请顾昭留下。卢氏说的菜汤,那是五种野菜制成,其意义是告诫子孙,不得忘本之用。

    顾昭一笑拒绝:“嫂子,还当老七是小孩子,如今我也有自己的门户,总要回去吃的。”

    卢氏叹息了一下,心里想说一句,你也该成人家了,奈何这话说的多了,每次一提顾昭便躲开,她也不愿意因为这等小事伤了感情。

    这嫂子与小叔子正说的好,不想身边有人忽然插了一嘴:“小叔叔,侄儿……茂甲给您请安。”

    顾昭回身,唬了一跳,自己那个侄儿茂甲,前阵子看他还有个人样子,如今看他穿着一身二等侯的冠服,可身上带着的那股子蔫鹌鹑的气质,那是扑面而来。

    这才几日,他竟苍老了,恩,也是,他母亲的杀伤力是无限的。

    “茂甲呀。”顾昭掂掂衣袖,虚扶了一把,回头找找却不见文氏,只有茂甲与家中两个孩儿到此。身为长辈,也不好冷落他便问了一句:“你媳妇呢?怎么不见她?”

    顾茂甲顿时面目涨红,四下看了眼,深深叹息了一下道:“母亲……我母亲说,家中度日该当节俭,前几日派人叫了她去……去外祖家庙学织布了,文氏身子向来不好,没做半日便病倒了,至今还在床上躺着呢。”

    顾昭轻笑,上下打量他一眼道:“也是,长辈教育,子女若听进去了自是一辈子受用无穷,你是个好的,如今外面提起你都说你孝顺,我这做叔叔的也是……不如你甚多……”

    顾茂甲有些发急,赶紧施礼道:“侄儿怎敢当,七叔,其实侄儿今日……”

    顾茂甲只说了半句话,那边顾岩便喊了一嗓子:“老七!那边车套好了,赶紧回去趁热喝了汤,今日有的忙呢……”

    顾昭知道哥哥不愿意自己沾老四家的腌臜事儿,因此便不再听他诉苦,回身便走了。

    顾茂甲带着孩子,看着这一院人散去,身边无限凄凉,徒留一声悲叹。

    顾昭回到家里,摆了香案按照礼俗又祭祀了一次,这才吃了一块肉,喝了一碗菜汤。又给成家的侍卫,仆奴都放了半天小假着他们回家祭祀,一时间自是满府感恩戴德。

    如今家中无人,阿润那头要比自己声势要大得多,他可有的忙了。今日还有金山那厮献剑。没错,是献的不是卖!

    昨日他们三人谈论了半天台词,无外乎是金山之主夜观天象,觉着时辰已到,必须出来了。因阿润福缘深厚,又是天子下凡,因此金山之后愿意出山辅佐今上云云,总之宣传词搞得非常之不错。

    阿润那头也不能白叫人捧一次,自然官位给的很大。胡寂老大人下台后,他的位置一直空着,因此金山主当仁不让立刻被封为太傅,前面还有个前缀,大太傅。

    金山主如今也不白来,他带了二十金山弟子,一起愿为大梁做奉献,自然,前日左适上本乞骸骨,陛下已经准了。正巧了,金山主的大弟子名叫金子午,最擅长的就是术数,如今旁人却也别想这个位置了,阿润大袖子一挥,给了金子午了。

    顾昭坐在家里想了一会,忽然想起一事,竟然闲不住了。他赶紧招呼了细仔为他寻一套普通的衣衫,他要上街体察民情。

    如今顾七爷管上街都叫体察民情,不然某人不许他出门,怕是有危险,有个屁危险!

    顾昭收拾好自己,才刚挪出院子,却不想顾茂昌领着瓜官儿,猪官儿来寻他小叔叔躲清闲,家里今日祭祀,京里至亲都在,因此搞得十分混乱。

    “七爷爷,我来寻你了。”猪官儿生的一张与体型完全不符的巧嘴,见到顾昭就立马儿巴结。倒是站在那边的瓜官儿很沉默,低着头也不看人,也不说话。如今这孩子锦衣玉食,被照顾的白白胖胖,可惜小时受到一场惊吓,话却少得很。

    顾昭看着亲切,立马丢了扇子,抱起侄孙大大的亲了两口,自然瓜官儿也是一视同仁,一边脸蛋赏了他一口。整的小家伙羞羞涩涩,一直举着袖子擦脸,就像被侮辱一般的愤愤的看着顾昭。顾昭看的有趣,就上去又“侮辱”人家好多口。

    “你怎么带他们来了?”顾昭抱着猪官儿问顾茂昌。

    “这小家伙大早上就闹腾找他小爹,谁都哄不住,这不是没法子吗?”顾茂昌摸着瓜官儿的头解释。

    顾昭笑道:“他去城外大庙祭祖,且有的等呢,赶紧的,上街瞧热闹去。今日里坊驱鬼,耍的十分热闹,说是礼部主祭的,今上今年可是出了不少大钱儿去秽呢。”

    顾昭说罢,也不等瓜官儿听他小爹不在哭闹,只一把抓了夹到胳肢窝就小跑着往外面去了。

    瓜官儿哼唧了几声,很快的便被街上的热闹引了心神,顿时将他小爹忘到了九霄云外。

    顾昭与顾茂昌上了家里的辕车,今日辕车要用青骡子拉着,那青骡子健硕,额顶还要带一朵五色绸花儿,车子上也是挂满五色绸去秽。这满大街的五彩缤纷,搞得人十分的兴奋。

    很快的,青骡子拉着辕车到了上京最宽的大街,九连门。因这条大街尽头乃是通天道,一直顺到东门,这一路有九个高阁,因此此路称为九连门。

    叔侄坐了半响车,来至安上门的安上里之后,顾昭与顾茂昌在一家装饰精致的店铺前下了车子。

    今日,安上里两边所有的店面匾额都用红绸遮住了,也不为其它,自古,安上门那是砍人脑袋的地方,乙星日也是秋斩日,今日皇家开刀锋,送鬼入巷。

    安上里道边漆器铺的掌柜王团子,早就候在店门口,这家铺子乃是顾茂昌他媳妇后氏的嫁妆。那王团子见到顾茂昌,便唱了好大的肥喏,巴结万分的前后忙乱,甚至亲自去搬脚踏。

    “给爷爷见礼,我的爷!也是您们运气好,今年这一场都三四年儿没见了,这一路二楼的窗子,可都租出去了。也就是奶奶不爱赚这几个零碎,咱家才没租窗子,那上面都预备好了,他们一来吩咐我们就赶紧收拾了,妥妥地,您一准儿满意!咱这店铺位置是上好的。”王团子乐不颠颠的引着顾昭他们往楼上走。

    这个死胖子,一边走一边还唠叨呢:“这几年也不比从前,从前咱安上门,凭哪年不看两次热闹,那是春日咔嚓一批,秋日咔嚓一批。我想着万岁爷爷如今是隔吃斋的,怕是安上里这个棺材店都要关门了,谁能想呢,这一开门儿就够他们吃三年的,这可是小两百多颗脑袋呢……您听听……两百!”

    顾茂昌一笑道:“怕是他们还要关门了,今年陛下不许留全尸!”

    王团子唬了一跳,想问又不敢问。

    顾茂昌本是个闲不住,没事儿总转悠,又因王掌柜管着他媳妇手里一票的门脸,因此常去家里报账,来来去去的就熟稔了。更加上顾茂昌是个没架子的,对谁都笑眯眯的,王团子倒是敢在他面前叨咕巴结,可主人不说话,他却是不能问的,这是规矩。

    “两位爷爷请,这边都是老建筑,一拾到就便宜。”王团子唠叨完,推开二楼的两面镂花门,顾昭将瓜官儿抱好,回头吩咐王团子:“去寻些好克化的吃食送来,你家若有软垫子也寻两张,天凉了,席上凉,孩子都露着腚呢。”

    王团子不认识顾昭,也不敢问是谁,听到吩咐忙陪着笑脸下楼,没片刻他那伙计送上来两床软褥子铺在席上,王团子亲手端了一托盘吃食放在二楼的高榻子上。

    安上里这边二楼榻子都有讲究,要比旁人家的榻子高两寸,它就是为了开了窗户看热闹特意定制的。有时候顾昭也纳闷,为了看死囚,这都整出花样来了,真是吃饱了饭没事儿做了。

    脱去鞋子,叔侄上了榻子,顾昭将瓜官儿跟猪官儿拘在榻子的一角,细仔搬了凳子坐在一边看着。

    顾茂昌今日话很少,脸上也不若素日那般的嘻嘻哈哈的,他与顾昭上了榻之后,他更是一伸手从怀里取出一个酒葫芦,拔开塞子,对着嘴巴灌了几口后,靠在窗户上往外看。

    顾昭自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不过就是曾经的初恋,今日就要送命了。也是,古代搞的这个诛连还是非常残忍的,虽前阵子顾昭他舅舅水镜先生一再上本,要求废除外嫁女受娘家诛连之罪。今上圣明,便道,由今秋这一案结了之后,从此外嫁女不受娘家株连。

    律法是修改了,奈何阿润终究是不会放过一切对他有威胁的力量。那严金珠更是不能赦免,从娘家来说,从婆家来说她是哪里都没跑。顾昭与她不熟,也没听过她任何的事情。他只知道,自己侄儿喜欢过她。她也抛弃过自己的侄儿,这一点看来,这个女子不值得同情,可按照顾昭现代的衡量办法,死就过了。

    哎!想来在少年的心里,总有一个恰好的年份,会出现披着霞光的女子来给他爱慕吧。

    顾茂昌喝了一会子,忽然低低的道:“小叔叔,我这心里是怎么也不得劲儿。”

    顾昭也叹息道:“律法便是这般,其实谁犯错罚谁去,跟那些无辜的有什么关系呢?”

    顾茂昌一窘,抬脸看看他小叔叔,剩下半句话便咽了,如今他都是做爹的人了,那些儿女情长就是犯了,怕也是没人再来安慰他的。

    孩子的心思总是敏感的,猪官儿看自己爹爹不愉,他左右瞧瞧。有些舍不得的将手里的半拉糕点饼子递出去给他爹道:“爹爹你吃。”这孩子太胖,后氏不许他吃零嘴儿,因此他很珍惜食物。

    以往顾茂昌一定不会去抢他儿子的东西,今日也不知道如何了,他一探腰就着那满是口水的饼子就是一大口。

    猪官儿顿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看看手里的糕饼,又看看他爹,看看他七爷爷,再看看低着头玩响球的瓜官儿,怎么办?接下去要怎么办?没人教他啊?

    顾昭看着侄孙眼里满含着热泪,要哭不哭的样子顿时心都化了,他二话不说的赏了顾茂昌一个大巴掌:“这么大了,还抢娃娃的吃食,不害臊……”

    他没打完呢,猪官儿二话不说反手给了顾昭一锤哭到:“不许打我爹爹!哇……”

    孩子的哭声冲去挂茂昌的哀愁,他抱起孩子对着他的小屁股来了两下训到:“惯坏了你,七爷爷都敢捶!”

    猪官儿更加委屈,哭的房顶都掀了,他这般哭,瓜官儿在那头都是不动声色,都不带抬眼看一下的,该怎么玩就怎么玩,一边玩还把猪官儿的吃食,全部捞到自己面前都占领了。

    这边正哄着孩子,那头也不知道谁忽然喊了一声:“来了!来了!”

    顿时!满大街出奇的寂静起来,这种不等寻常的寂静吓住了啼哭的孩子。顾昭一伸手捂住猪官儿的眼睛把他抱在怀里拍了几下,脑袋却是扭头看着大街那头。

    九门大街那头,缓缓地来了一队车马,那车马上拉着的都是站笼,站笼里是立着的身着囚衣死囚。这些死囚都是面目麻木,万念俱灰一般的随着车子晃动。那长长的一队,自这头都看不到尾。

    顾茂昌喝了一口酒,嘴巴里带着一丝讥讽道:“小时候,我也常跟爹爹看这份热闹,咱家的孩子都见血见得早。小侄那时候傻,就问爹爹,他们怎么不喊冤呢?”

    顾昭木木的问:“你爹怎么说?”

    顾茂昌嘴巴里不带情绪的回答:“我爹说,安上里的死囚自古都是前一日先去舌头的,因此安上里的死囚不喊冤……”

    顾昭不语,这事儿没办法用现代的角度去解释,他只是一个人,人家这里才是全世界。

    那长长的死囚队缓慢的过着,有的车里立着一人,有的前后立着两人,有的车里只有木笼子,笼子里却锁着四五位女囚。甭管这些人做了什么吧!这种一队一队看不到头的死囚依旧是唬住了满大街的人。囚车所过之处,充满着压抑,阴暗的气氛。

    皇权!这就是皇权!这是顾昭从来没有触摸到的阿润心里那根骨头,那股子无法形容的劲道!阿润平日温温软软,和煦春风一般,他也回避在顾昭面前露出这样的嘴脸。

    这一刻,顾昭想他是看到了,一切对阿润有威胁的,对他不利的,那都是不允许生存的。以前看书,都说什么封建帝王,这个阶级,那个阶级……这就是阶级,你无法想象它拥有的力度有多么强劲……

    顾茂昌没说话,只是细细的在囚车里寻找着什么,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顾昭看到顾茂昌将酒葫芦倒过去,将剩酒倾倒完,然后将葫芦一丢,坐回屋里抱过顾昭手里的猪官儿在怀里哄着:“还气呢?”

    猪官儿又想起自己的委屈,于是开始小声抽泣道:“爹爹坏!”

    瓜官儿忽一抬头,很大人的样子吩咐:“打板几!”

    顾昭失笑,心绪渐稳。

    顾茂昌亲的不成,低头咬住他儿子的胖手含了一下道:“怎么办,爹爹饿了。”

    “娘亲没给你蛋蛋吃?”猪官儿觉得爹爹可怜极了。

    “是!你娘亲说爹爹今儿不乖,不许我吃饭。”顾茂昌继续胡说八道。

    顾昭无奈,只能捂着额头看着外面,这会子那长长的囚车总是过到了尾巴,顾昭运气不好,竟看到了几个少年囚徒,因此心里又是一阵难受起来。这些孩子怕是什么都没做过吧?他正胡思乱想,身后屋门猛的打开,王团子一脸哭丧的走进来,嘴巴干涩的憋出一句:“我来看看爷爷们还要点啥不?”

    顾茂昌摇头:“这会子,能要啥?你自己忙你的去。”

    王团子腿有些抖,却不敢独自在楼下呆着,他是真害怕,往年这都是两三个死囚,如今这是……此刻,当两百条人命跟数字挂钩,他的手指却伸不出去了。

    “那小的……小的就在这里侍奉着,免得一会爷爷们还要大声叫,好费了嗓子,是吧……”

    顾昭笑笑,对着顾茂昌点点头。

    那时间慢慢的过去,道头那边如何行事,如何斩头,如何响鞭,他们这边离得远了,也听不到。只是好久之后,空气里忽然弥漫出一股子压抑不住的血腥气,人血与脂肪味儿混在一起,上京的那份热闹竟是盖都盖不住的四下弥漫开来。

    顾茂昌是上过战场的,他对血腥味儿感觉的不大,可瓜官儿跟猪官儿的鼻子却灵窍,于是猪官儿捂着鼻子对他爹爹道:“爹爹,好臭!”

    顾茂昌强笑道:“小猪放屁了吧?”

    “却没有,爹爹乱说……”

    他们身后,王团子忽然蔫蔫的来了一句:“赃官的血,自然是臭的,吃民血的人,怎么能香了呢……这朗朗晴空的,杀得好!”他自我安慰说罢,这个买卖人扶着墙,慢慢坐在一边的墩子上喃喃的嘀咕:“我还去安吉侯府送过东西呢,那时候一年三十多套时兴的漆器,年年都不带重样儿的,东西不好大奶奶是要退货的,可是却也没少过咱的赏钱……”

    顾昭轻轻摇头,却不愿意再看了,因为楼下的道路中间在过尸车,那曾富贵的男男女女的被随意丢在车上,要拉出上京在一个地儿焚化了,就着一个大坑一起填埋了。

    阿润这次手狠,他没叫活人去洗通天道,却在那头着人修一座庙,那庙无名,身后却有十数个挖好的深坑。自今年起,凡犯官,贪囚,落罪后不得归各自祖坟,不得留存全尸!不得祭祀!挫骨扬灰!掩埋深坑!

    赵淳润在用这样的形式告诉一些人,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慈悲人!

    时间缓慢流动,终于死囚车过去,那街头忽然想起了巨大的音乐锣鼓声,本来昏昏欲睡的瓜官儿跟猪官儿顿时兴奋起来,玩具也不玩了,睡意也没了,纷纷攀在长辈的身上要往外面看。

    王团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念叨着说:“我去准备一斗好酒,三百个钱,今年好好去秽!”

    顾茂昌脸色非常放松的对他吩咐:“给一贯!酒五斗!”

    “好嘞!”王团子应了,颠颠的下了楼。

    安上里街那头,来了一队做鬼神打扮的人,这些人能有百十来位,手里都拿着驱鬼的用具,一边走一边耍。在队伍的两边,上百面大锣鼓敲得人心都豁亮起来。

    不停的有店铺举出好酒往车队的酒斗灌,也有握着大把赏钱的店家,一把一把的将黄橙橙的铜钱往鬼官身上丢,今年死囚太多,大家都是买个安生。待鬼官耍过,店家们这才敢将店面匾额上的红绸去了。

    那些鬼官得了重赏,耍的越发来劲,吆喝声更是不断。

    两个孩子看的兴奋,一直猛拍着小巴掌。

    这番热闹,整整耍了两个时辰,街那头忽然又有人喊了一句:“快去啊!了不得了!金山后裔出山了,金山后裔出山了!在启元宫门口荬金剑呢!!!!!!!快去啊……”

    那金山后裔的名头果然是耍的开的,这几十年的战乱,仿若就跟着这两百死囚去了一般的的,给上京上上下下的打了鸡血。

    顾昭有些茫然,那老头好似还有些力度吗?怎么搞得这满大街的人都对着老天爷下了跪呢?他依着窗户看着跪在街上的王团子。

    那老掌柜,拘着一身肥肉,留着满脸的泪水,对着上天匍匐着跪拜着道谢:“感谢老天……明主!明主啊!总算是安了!安逸了啊!”

    天承四年,深秋,乙星日。

    上京郊外的小山高处,一个乡农打扮的老汉背着一个五六岁的孩童远远的看着那边焚烧尸体的青烟。他们看了一会,老农放下那孩子,指指远处的青烟对那孩子道:“念官儿,给你爹娘亲人磕个头吧!”

    那孩子呆呆的站了半响后,如大人一般将身上的尘埃拂去,慢慢跪下道:“孩儿孟祟给爹娘,给奶奶,给婶娘,给姑姑,姑父,叔叔,哥哥,大姐姐,二姐姐,三姐姐磕头。”

    他磕完,那老农又自怀里取出两串纸钱焚烧了后,便又蹲下对那孩童道:“念官儿,咱走吧。”

    那孩童点点头,趴在老农的背上,也不说话,也不哭,他只是回望上京,眼中充满仇恨。

    天承四年,深秋,乙星日。顾茂峰祭祀完祖先,悄悄来至刑部外堂街巷的一处新宅院,他一推开门便喊道:“娇娇,爷的亲……”

    他话音才落,那里厢出来一个美貌的女娘,穿着一身能窥到内部曲线的驴纱衣,对他伸出嫩白的膀子水葱一般的柔荑招魂儿:“呦,傻子?大白日的,你也敢过来!”

    顾茂峰一声怪笑铺了过去,抱住这娇娇的胳膊小鸡啄米一般的亲到:“这是三千贯。”他又亲她的脖颈,一边啄一边道:“这是两千贯,爷的娇娇,你也忒贵了些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