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05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顾昭与左适比斗完毕,天承帝听罢结果,只是笑笑便道,今日天气已晚,诸位爱卿皆以疲惫,便散了吧。

    今上既不评判也不做出结果,他也不说谁对也不说谁错。此间,虽大臣们心里都很想知道陛下如何做想,奈何,从陛下的脸上看不出一丝半点的端倪,于是不由一时议论纷纷。

    左适左尚书站在那里,由脸自后背都是**辣的难受。他们输了,输的好不凄惨,无论是完成日期,还是处理方式,那都是输的彻彻底底,没半分回转解释的余地。

    散吧!大臣们纷纷自矮塌上起身,眼睛里闪出各种耐人寻味的光芒,所有人都清楚,户部左适的时代如今已经过去了。

    顾昭随着人潮慢慢从启元宫走出,这一路是没有福利的,他必须跟在三品长官们的后面一步一步的往外走。这也是规矩!

    期间,他多次想与老哥搭话,奈何那老东西生气了,就是不爱理他?也罢,这也说明一种态度吗,大不了下次他不去殿上冒傻气就是。他清楚,老哥不愿意他站在风口浪尖受这样的气。他宁愿自己坐在家里一辈子衣食无忧的做个纨绔,也不愿意自己在这里顶峰冒尖的受那路不明物体的摧残。

    “顾大人留步?”身后传来一声招呼。顾昭回头看去,却是庄成秀庄大人。

    顾昭停下脚步,扭脸施礼:“庄大人?”

    庄成秀与云良站在一起,云大人还是一副吃了屎的臭脸,他这人向来耿直,看不上谁就是看不上谁!只要在他心里没社会地位,他才不管你身后有什么,不给你好脸他就不给你了。顾昭不由叹息,说实话,可惜了云良大人那张俊脸。

    这男人的魅力吗,一看长相,二看资历,三看肚子里的累积。云良大人本身很美,又有旁人所没有的生活磨难,外加肚子里着实有不少屎尿之外的积淀,因此这张脸就格外的基督山伯爵。可惜了,如此美貌,偏偏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也许很多小姑娘合胃口,但是顾昭一看便够了,

    云良站住,看看庄成秀,拱手告别,自顾昭身边走过竟然看都不看他一眼,依旧是傲娇无限制。

    庄成秀整理下袖子,将手里半抱着的玉圭放进袖子里,过来温润润的施礼:“顾大人今日真令本官刮目相看。”

    顾昭一笑:“庄大人想的太多了。”

    身边有人经过,一声闷哼,一声不屑的甩袖声,左适大人毫不客气的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了顾昭个没脸。

    顾昭一摊手跟庄成秀叹息到:“哎,左适大人太过计较了,陛下又没说本官赢了,他气个屁啊!”

    庄成秀失笑,却不表达自己的态度,只是道:“虽陛下没有说,可是左大人怕是也不能在位置上呆的稳了,不但左大人,高大人那些人怕是都要挪地方了。宦海沉浮,起起落落若这点眼色没有……”

    庄成秀只说了半句话,一边说一边仔细观察着顾昭的表情,奈何顾昭脸上半点内疚的样子都没有,依旧是一副痞子形态,他看着吏部与户部的官员纷纷从他身边走过,纷纷作出一副很愤慨的样子。其中偶有过分的,顾昭便两只眼睛瞪圆了使劲看的对方没意思。

    诚然,此刻除了庄成秀这样的帝党敢于站在他身边说闲话,他身边三尺之内乃是死地,凡入范围只要露出半点亲切,从此仕途道路被绝杀那只是时间问题。

    顾昭心里有些烦躁,看样子他是不适合这个市场的,在这里他完全不懂得一点点的做官艺术,就若阿润今日玩的帝王艺术一般,这种被排斥在外的感觉真是令人十分的不愉快,因此顾昭扭脸看着下庄成秀道:“庄大人怕是此刻想知道顾昭为何今日要这般行事?”

    庄成秀一拱手笑道:“正是,我是百思不得其解。”

    顾昭恍惚了一下,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好一会子他才扭脸冲庄成秀道:“庄大人是个有心思的,这做官的艺术,做人的艺术……顾昭这点水准儿是压根不值一提。您也甭想那么多了,我这个人吧……”顾昭吧嗒下嘴巴,品品启元宫的空气后扭脸痞兮兮的笑道:“今儿怎么做,有什么目的!咱还真没想那么多。您看到过毒蛇吗?”

    庄秀成一窘问道:“顾大人的意思是?”

    顾昭举起袖子想模拟一下左大人,如何将袖子甩的无比潇洒,将千言万语化作不屑那般流淌出去,那真是一门难以模仿的肢体行为,他就不会,无奈他只好收起袖子道:“蛇那玩意一点点大,若不是有毒,怕是什么玩意儿都能欺负几下。本官就这样,只要招惹我,我就要咬上一口……我是不会玩你们这一套的……对吧,想当初胡寂那帮二杆子,那个不是上蹿下跳的,我看庄大人如今依旧能说说笑笑与他们站在一起,您那位云大人,就那股子破脾气不是你,怕是浑身都是箭眼子了,您这心里就真就不恨?真就不怨?”

    庄成秀笑而不语。

    顾昭随手拿着玉圭敲敲启元宫的宫墙叹息道:“顾昭原不成人,游手好闲惯了,可……谁要咬了本官,不怕丢人,没了老脸,就尽管放马来,我是没多想,我死不要紧……欺负了我的人,招惹了本官的利益,那就要做好丢人的准备。”顾昭唱曲儿一般的道:“我呀……我是癞蛤蟆落脚面,我弄不死你我恶心死你!”

    顾昭说完,冲着庄成秀乐。

    庄成秀站在那里,呆呆的想了半天,突然一乐道:“这话说的爽气,只是……你若不姓顾,那癞蛤蟆怕是落不到脚面,早就被人一脚踏成肉泥了吧?”

    顾昭不上当,低头笑了下:“人呀,走到哪儿说哪儿的话,如今我不是姓顾吗?您那套……本官玩不了,忒累!你若想知道陛下要做什么,那后面你随意进,你有圣宠不是!”说完扭身就走,十分无礼。

    庄成秀站在那里寻思半天,喃喃的嘀咕道:“艺术?艺术?这个是什么东西?”叨咕完,自笑道:“管他呢,不过……怕是从今以后迁丁司便是顾昭一家之言了……”他说完,转身出了宫门,如今他品级早够,于是他的轿子也抬到了宫门口。庄成秀撩袍上轿,那打帘子的副官轻轻在他耳边道:“陛下进了清修之地,谁也没传。”

    庄成秀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坐下,轿帘落下挡住了他的眉目。

    顾昭离开启元宫并未归家,他如今乘坐的是拱顶辕车,坐进车内后他在车里换了一身交领大袍,换了戴了方巾与早就在车内等候的付季去了上京城郊的棚户区。

    上京棚户区。

    流民是如何集合成的,在浮面上是由一种向心的文化,遭遇灾难后在最底层的农民四处逃亡,以村镇为单位三五十乃至成千上百的族人被裹挟在人潮中,一起茫然向前挪动,这些人有的最后可以回归故乡,有的人也许一辈子便留在了异地。不过他们投身的目标大多就是城镇,可以活下去的城镇。

    如今天下将稳,顾昭认为,于其先动乌康丁民,不若先将各城市外沿的棚民收拢起来先去做屯田客。但是这种屯田并非单一的佃人之田,居人之地。它必须给予一些权利跟福利,给予一些吸引力才能挪动这些棚民。这种挪动必须是你情我愿的,必须是温柔已极的一种循循渐进的方式。过度的政策怕是要引来农民起义,这个结局怕是谁也不想看到的。

    车驾缓缓挪动,在上京以北十五里处停下。细仔蹦下车子,从车后抱来脚踏扶着顾昭下了车,那厢在宫内刚结束一场争斗的李永吉早就等候在这里。如今,棚民区已经划分到了迁丁司衙门下面,李永吉受命成了棚民区的管理小吏。

    “修之,我以为你不来了!”顾昭冲对自己恭敬施礼的李永吉笑笑。

    李永吉的态度很谦卑,低着头道:“职责所在,学生不敢有丝毫怠慢。”说到这里,李永吉乐呵呵的抬头道:“学生……下官今日甚是高兴,因此心劲儿……嘿嘿,那个……此生足矣。”

    也是,这一大巴掌打的户部,吏部火辣辣的,为官一世也算是一份儿经历了。

    顾昭摆摆手,李永吉在前面带路,一边走他们一边闲聊着。

    顾昭奚落他道:“你就不怕盖上本官的印记,以后本官甩袖子了,你这辈子怕是无出头之日了。”

    李永吉一笑:“再坏能坏到那里去,不进迁丁司之前,学生怕是已经落魄到这棚户区了。”

    这两人说着话,脚下的道路便越来越泥泞,后来,面青竟无路可走,迎面空气里的尿骚气,垃圾的臭味越来越浓烈,走到最后,脚底板下的黄泥都成了黑泥。

    顾昭抬起脚看看脚下的黑泥叹息:“他日这些人迁走,此处怕是能归拢出百亩富田,十七八年这里不用积肥也能长出好庄稼。”

    李永吉跟付季相互看看,都没有笑。

    抬眼间,面前是一望无边的薄席子拼凑成的一个王国。举目四顾遍地都是饥肠瘦面,破帽烂衣。那棚中偶有烟火冒出,却不是在熬制粥饭果腹,却是饥民砍了附近山上的树木燃烧着取暖,山木太湿,只能呕出呛人的青烟。

    如今天入秋日,已经有些凉意,过几月便入冬了,有些准备的棚户便会偷了山上的树木,回来烘烤着做些准备。

    可附近的山也是大户的私产,那些苗木多有主人,因此本地居民与流民的矛盾一直在激化着,三不五时的便有械斗血案。这些年来,流民为了生存掘坟盗墓者,伐人树木者,拆人墙屋者,自卖自身者,买卖儿童者,买卖妇女者遍地都是。

    顾昭看了一会,却不想,那边一长排的被破席片卷着的尸体被户民抬了出来,纷纷聚到棚外固定地点焚烧。顾昭不忍睹,扭脸看着别的地方道:“不是前些日子刚拨了钱,如何还有饿死的?”

    付季在一边道:“恩师,饿死只是其一,病死,斗殴而死,失去生志而死的比饿死的其实要多得多。”

    李永吉微微点头,深深的叹息了一下道:“自前朝战乱,光齐琅郡一地流民约有二十万,能最后挣扎活到城边讨口吃食的,怕是如今也没多少,前些年天灾**不断,各地流民却也不止几十万户,迁乌康却不若先迁这些人,给他们一条生路。”

    顾昭微微摇头:“我最初也是这样想,可……这些人,怕是迁不到地方,就死在路上了。”

    顾昭的意思是,这些人的身体素质太差,常年流亡,他们的身体素质已经降到了最低点。

    师徒三人微微叹息了一下,各地流民不少,若先将这些人的体质提高,也需要一两年的时间,这笔钱从哪里来?粮食又从哪里调配这是个大问题,今日下午他们还为五百贯跟户部打的不可开交呢。养活这几十万谈何容易,如今你就是有钱,你也买不到粮食的。

    顾昭背手想了一会道:“明日起,着人先从迁丁司取出一些钱来,在那边山凹避风的地方先从地上挖出深凹子,往下挖……”顾昭想了下,用手估摸了下道:“八尺吧,以前我翻过一本闲书,那书里写着太冷地儿,当地人便在地上打凹子居住,这样冬日来了也能少冻死几个,那屋顶就找些结实点的木板子上顶,板子上堆积茅草御寒,棚民自有棚民的法子,能帮一些是一些吧。”

    付季眼睛一亮,确实!这个法子可用,如今冬日棚民过冬怕是要少冻死不少了。

    李永吉有些愁:“恩师,却不知……明日衙门里去那里取钱,如今我们跟户部闹得那般僵硬……”

    顾昭一笑:“没事儿,本官先垫着,也花不得多少……无非就是工具钱,人工就从棚民里挑选,一日一轮班,工时别多了,如今我看他们也干不动,一日就挖两个时辰,两顿都要有干的。”

    付季轻轻摇头,并不赞许顾昭的办法,做官就没有自己贴钱的道理。

    顾昭却不以为然,他安慰两位学生道:“再等几日,等左适那厮下去,自然有人送钱来,这工程早干一日,少死几个人,总要给他们找些事儿干,省的一日到晚的进城上山的搅和的四邻不安……百姓活不下去,做这破官儿也没甚意思!”

    顾昭安排完,在棚区转了一会,直到那前方根本无路可走,无奈他只能退到路边高处,看了很久很久,一直到日降月升他才回到车内慢慢往城里去了。

    阿润回到家里,顾昭不在,孙希来报说顾昭去了棚户区。阿润点点头,却着人准备梳洗用具,准备饭食。

    晚间,顾昭才回到府里,他一进门便看到自己的老哥哥守在家里候着他,顾昭见到他哥哥,也不若平日那般活泼,他话也十分少,心情也不好,只是蔫蔫的服软,哀求道:“阿兄,今日小弟心情不好,若你想骂,待明日我去你府上随你教训好吗?”

    顾岩一肚子的火气顿然消于无形,伸出手摸摸顾昭的额头,觉着不烫便去训斥付季等人:“今日在朝上还是欢蹦乱跳的,得谁咬谁!怎么转眼就成了这个样子?可是谁招惹他了?上车前我看到庄成秀那厮叫住你们主子,可是给他气受了?”

    付季摇头道:“老公爷不知,如今城外棚区也归了迁丁司了,恩师刚才去体察民情来着……”

    顾岩闻言,呆了一下,那外面是个怎么情况他自是知道的,怕是如今弟弟受了惊了。也是,他这般的锦衣玉食长大的,如何见过那种人间地狱。

    “可是见到死气了?”顾岩关心的问。

    付季点头回话:“才将过去,便见抬出十多具来,也真是巧了,那会子竟是挡都挡不住的。”

    顾岩闻听,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吩咐道:“赶紧扶下去,去我府里将家医寻来,给他把个脉,吃些收惊的汤药。”说到这里他还不放心,转身拉住顾昭的手拍拍道:“阿弟,哥哥我是血海里冲出来的,身上胆气壮些,不若今晚哥哥陪你住?你莫怕,咱顾家人都是天生的大胆……”

    顾昭失笑,赶紧解释:“阿兄想到哪里去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如今我管着那厢,自然是要好好做事的,只是为官一时,看到困苦无法援手,心里只觉无奈,我去睡一觉就好。”

    顾岩听了自不敢再为难弟弟,赶紧打发了人扶顾昭下去,他自回家去安排家里便是。

    顾昭来到后面,先将去了厢房将身上的衣裳脱去,洗了个药澡,他身上脱去的衣衫不洁,自有孙希打发了人下去焚烧,因阿润是天子,身边必须洁净,因此,顾昭出来身上还熏了去秽的熏香,他这才能来到阿润面前,接受安慰。

    “太罗嗦了!”顾昭有些不满,趴在阿润的怀里唠叨了几句。

    阿润叹息,抱着他安慰了一会,此刻他已然后悔不该将迁丁司这么难的事情交给顾昭了。可他心知,阿昭脾气最倔,不给他怕是要没完没了,谁也别想安生。

    这二人正在各自烦躁,不想那边屋顶却有人轻轻哼着讥讽道:“这样简单地事情,也值当你们这般愁?”

    顾昭无奈,翻翻白眼自阿润怀里挣脱出来,一撩门帘对屋顶骂:“老东西!好好的路你不走,好歹你也是一代金山之主,神马素质!日日蹲我家屋顶?”

    金山主自然不懂什么是神马素质,他只是嘿嘿一乐,自屋顶跳下来道:“我有一剂良药,作价五百金,你买还是不买?”

    顾昭哼了一声:“不买!咱打个赌吧!”

    金山主撇嘴:“老夫戒赌了!”

    这两人说着说着又要掐,阿润忙亲自打开门帘道:“老山主可用晚饭了?”

    金山主摸摸肚子,他今日早早的爬到屋顶看热闹,肚子里早就饿了,因此也不客气的道:“没用呢,这不是闻到你家饭香了。”

    阿润一笑:“快请进。”

    于是这三人一起进了屋子,那边孙希早就着人添了碗筷,三人都不是太讲究的人,于是便都拾起食器吃了起来。

    金山主塞了两碗饭,灌了一大碗汤水之后才举手抹下下巴道:“陛下如今怕是正想着要用什么人道户部吧?我看左适那厮明日怕是要上本请辞,也是!那家伙管着户部也两朝了,如今怕是没脸再带着。”

    顾昭撇嘴:“人家比你年轻多了,人家没过百岁呢!你说城外丁棚民,怎么搅和到户部了?”说罢,夹了一块鸡肉到阿润碗里。

    阿润点点头:“老山主觉着,如今户部的空缺换何人妥当些?”

    金山主想了一下,想卖个关子,但是身边一直有人一脸不屑,于是他便气哼哼的道:“陛下心里怕是早有人选了吧?”

    阿润看着埋头塞饭的顾昭,心里想,却不想金山后裔也是一代人杰,如今却偏偏落到阿昭手里,被他百般修理有苦难言,哎……也不知道是上辈子那里欠到他了。

    “人选很多,只是有理财之能的人却少,那上面牵扯甚大,一动便不知道动了那路根基,如今……朕……我也是,心里颇为忐忑,一时间也不知道把何人压在那上头能稳住局面。”

    “老夫觉着,换陛下的人不妥,换旁人更不妥,如今有几个人选却不知道陛下想不想用?”金山主还是没忍住,又开始卖关子。顾昭在那边喝汤喝的稀溜溜,稀溜溜的。

    阿润失笑,伸出手自桌子下面握住顾昭的手,轻轻冲他摇摇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