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03章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103、第二十九回

    那下头闹了一会,声音越来越低,不知道谁抬头一看,顿时醒悟过来,陛下生气了。于是皆都互相打个眼色息声静气,挨个的都跪下请罪。

    今上生气,便不爱搭理群臣。这是他一贯的态度,一般他生气了,就喝茶,看奏折,你们随便折腾。若是有兴致,朕陪你们一天!都没事儿,那就跟这里闹好了。到想走那时,可由不得你们想不想走了,你就是要站死,也得等着朕处理完了这些事儿!

    顾昭以前常听孙希叨叨庭上这些事儿,如今头一回看到,顿时觉着新鲜,于是笑眯眯抬着头四处打量,他看大家都跪了,他却不跪。凭什么啊!

    群臣再三请罪,从里朝到殿外,齐刷刷跪一地,独留顾昭十分敞亮的抱着玉圭,伸头探脑的四下打量,越看越高兴!顾岩一直看着顾昭咳嗽,越咳声越大,奈何顾昭就是不看他。又不是他把阿润招惹生气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时,顾老七有些不自在,便左右腿互相岔了几下,紧紧臀部,他瞧瞧他老哥,叹息一下,举起玉圭忽然亮了一嗓子道:“启奏陛下,臣有罪,有话说!”

    他这一嗓子,吓了好些人一跳。接着今上居然搭理他了?这就又吓了好些人一跳。

    今上刚掂了墨,一个愣神,墨汁便污了一本奏折。今上无奈,抬起头问话:“顾昭。”

    “臣在。”

    “你有何话说?”

    顾昭面露羞涩,四下看看,稍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回陛下,臣上朝不多,经验少,未及准备。今早吃的乃是粥食,家人嗦,又劝臣用了一盏燕窝去火……”

    天承帝眼角抽搐一下,孙希面无表情的吸吸鼻子。

    顾昭一脸纯真无辜的继续道:“陛下,如今臣紧张……臣需要出去……(那个要如何形容呢?如厕,宽衣?)一下……”

    他话音未落,今上露出一脸厌恶,摆手道:“带他出去!”

    顾岩都愁死了,恨自己以前没多教阿弟上朝的规矩,这下好了,出去要人笑话死了。

    今上话音方落,那厢来了一个小太监,急急的带着顾昭出去了。今上见顾昭出去,便也放下笔,咳嗽几声转身也去了后边,今上也是需要方便的。

    顾昭出了大殿被人带至后厢,饶了好大一段路才自一个小门,进了一间屋,入了一条暗道,转眼来至一间屋里,这屋里本是天承帝休息的地方,如今他一进来,抬眼就看到阿润了。

    顾昭噗哧一乐:“呦,你也憋不住?下来了。”

    阿润一笑,指指后面道:“赶紧去,我叫他们预备一盏参茶你暂且润润,在吃两块点心压压饥。”

    顾昭点头,顺手丢了玉圭,提着袍子快步去了后面,打开马桶双层的盖子,来了个痛快的。他尿完,跑到他面坐在外面的罗汉床上,甩了靴子,端起参茶就一鼓作气喝了下去,喝完道:“站的我脚疼,我就说不上朝,真真受罪来了。”

    阿润叹息,一伸手捞过他的腿,用手帮他捏脚板,一边捏一边埋怨:“我就说,迁丁司不捞好,你不却听。叫你等个三五年,你也不等。可瞧瞧,脾气一上来,如今谁都得罪了!”

    顾昭冷笑,抓起一块点心往嘴巴里添:“我怕他们……屎!当爷泥捏的……呸……非(水)……赶紧……”阿润赶紧倒了水端过去。

    顾昭喝完,冲下喉管子里的点心,捶了几下胸口道:“你捏了脚,再给我倒水臭死了!”

    阿润一笑,也不嫌弃他,继续一边按摩一边宽慰道:“趴下,我给你松散,松散。”

    顾昭立马趴下,阿润撩起黄袍,骑在他屁股上,双手抚住他腰上两块肉,给他按摩起来,一边摸一边道:“一会你去了,也别扛着,犯了众怒可不好。”

    顾昭抬头道:“我怕他们!呸,拼着回家松散,我也不吃这套。一会子你看我掐他们,就他们那个战斗力,那还不够看的!”

    阿润无奈,手上用了一些力气,顾昭一仰头:“呃……轻些……呃,就那里……”

    孙希在外面听得汗哒哒的,这两位,这时候挑的时辰不对啊……

    大臣们跪在朝上,膝盖疼痛难忍。也有老臣不在意的,就是顾岩这一群了,他们齐齐的便往地上一坐,七嘴八舌的说八卦。顾岩托着下巴想事情,那厢有跟顾岩关系好的,因陛下没喊起,便只能爬着过来道:“老大人啊,您家这宝贝弟弟,真是惯坏了!”

    顾岩大力点头道:“可不是,回去要好好罚他,最起码,也要罚他写十篇大字儿不可!”

    顿时他身边一片惊异,有人脱口道:“就这?”

    顾岩瞪眼:“你待如何?打杀他不成?我阿弟还小,不懂事,阿父去的早。我要欺负他,阿弟便不能活了。十篇大字儿老夫都心疼,最好万岁爷能一会给他撤了,我好引他回家。破劳什子官儿,咱们还不稀罕当呢!”

    跟浑人说什么道理?真是吃饱了多余。一时间,好多人回头都去瞪左适与张图,好好的吃饱了撑的,去招惹他家做什么?跟浑人能玩权利艺术吗?人家压根不懂,你这不是白瞎吗?有病啊!害的大家没得回去,满地爬着陪着受罪。

    左适张图也很苦闷,只好一个去看定婴,一个暗暗气自己恩师胡寂。这叫做什么呢?跟熊瞎子比诗文,真真吃饱了撑的。

    大臣们一股子心气儿莫名的泄了一半儿,此刻,太阳高照,都过了辰时三刻,朝食儿都过了半天了。于是,一些预备了口粮的,便举起袖子,取了干粮咽下几口,捶捶胸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顾昭摇摇摆摆的进了大殿,一进来,笑眯眯的四下看看,很快看到自己老哥,便哧溜跑过去,往地上一坐:“阿兄!”

    顾岩叹息,一伸手给了他个脑嘣子:“你就胡闹吧!”

    顾昭很是委屈的捂着脑袋道:“如何是我胡闹?没闹啊,是他俩人整我!”顾昭说完一回手,毫不客气的指指左适,张图:“就他俩,我跟他们不熟,也不知道是如何了,偏偏做事处处针对我!”

    顿时,这一殿人顿时尴尬了。太他妈傻了!大家玩的不是这路拳法,违规了!你就是背地里捅刀子,那也不能明面说啊?老顾家人有脑子没啊?

    左适与张图大人,脸色涨红,真是无比尴尬,想解释吧,却没办法说。跟傻子吵架,真心掉身份。于是乎只能瞪着眼,表示自己很是清白无辜。

    顾岩哼了一声,也瞪过去,毫不客气的瞪过去!于是,兵部一干大人齐齐的瞪过去!他们瞪了,护帝六星家的夏侯家与后家,也得一起瞪过去!

    这是要开战了吧?左大人胆小,忽然想起前朝因为兵部银子的事儿,顾岩曾把一位大人的门牙打的脱落了,这位可是好些年没打人了。

    众人正在胡思乱想,那殿上响了一个响鞭,顿时,大臣们各归各位。

    依旧是顾昭站着,下面都跪着。今上打后面出来,坐下后四下看看他们不再闹腾,便道:“如今怎么不闹了?”

    下面齐齐跪拜:“臣等不敢!”

    顾昭犹豫了一下,慢慢跪下,在大臣们不敢之后,他声音很敞亮的接了一句:“没臣什么事儿,都是他们闹腾。”

    “哧……”不知道哪位笑了出声。

    天授帝无奈,一伸手道:“都起来吧,来人,给几位老大人搬座位,今日看着时候早呢,不若就打打这官司。”

    没多时,那下面搬了一些座位上来,有两朝身份的老臣便齐齐坐下,心里顺畅了一些。

    “左适,张图……顾昭!”

    “臣在。”

    今上看了他们三人一眼,便道:“既然事情是你们三个衙门闹的,俱都是公事儿,就都说说吧。”

    “臣遵旨!”这三位回完,相互看看。顾昭很大度的一摆手:“你们是原告,你先说,我听着。”

    左适口才好,张图便先让他。

    于是,左大人当仁不让的便道:“启禀陛下……从来户部拨款,都是凭条说话。申请款项由各部长官签押报账,户部审核之后,再将压条发下,按照事件轻重紧急排队次,方好逐一办理。”说到这里,左适看看顾昭,顾昭很无辜的眨巴下眼睛,看我作甚?

    左适叹息了下继续道:“历朝,历年皆都是这个规矩!年初,陛下着人督办迁丁司起,该衙门之事便在户部挂单,排在甲等三十七位。即是甲等自是重中之重,臣等不敢怠慢,却也得按照位置,迁丁慰银那一笔,将户部今年的头算去用七八,因此户部存帐便有些捉襟见肘。户部如今不宽裕,陛下自是清楚……能六月挤出这些钱,却已是不易。

    却不想,昨日着人拉着款项去迁丁司。顾大人却口不择言,叫差官滚回去……臣,实在不该做如何是好,望陛下圣裁!”

    左适说完,接着张图大人抱着玉圭前行一步道:“陛下,吏部派人,也有章程,自今春多了迁丁司衙门。微臣带着下属,将历年的官员考核档案寻出,一一查检选拔。迁丁之事乃是我朝百年大计,自不敢随意派人,因此按照规矩任选,五次选拔,两次考核,都虚一一排过方能将人员汇集整齐。

    谁知昨日拍冯智大人送官,迁丁司竟然衙门大门都没开,只派了一名小吏站在门口,人都未见的就将人打发回来了。臣不懂,到底是吏部那里不对,竟遭顾大人如此对待。”

    两位大人说完,顾昭依旧笑兹兹的毫不在乎,今上听完也是面无表情,只问顾昭:“可有此事?”

    顾昭举圭回话道:“有!”

    今上问:“你可有解释?”

    顾昭摇头:“回圣上,若只提昨日……昨日之事,是这般样子,臣无话说!”

    今上奇怪了:“哦?昨日之事?难不成还有昨日之前?”

    顾昭点头:“陛下圣明如光辉日月照耀大地,尘世无有半个旮旯角落能逃过您的眼风,陛下您明察秋毫,一听便知臣有冤情,昨日之前事情很多,陛下却要听哪一宗?”

    今上冷笑:“很多?有意思,你且从吏部的事儿讲起吧!”

    顾昭点头,大力的咳嗽一声道:“回陛下,张大人说的没错,选拔也好,考核也好,具是规矩,臣虽不在吏部听用,却也知道这规矩。因此,张大人不给派门房小吏也好,臣亲自家掏钱买米卖菜,给小吏做包子也好……臣自己清扫院落也好,也得守规矩不是。

    可自迁丁司需要听用至今,已过六月,一个人没有,臣也不会抱怨。”说到这里,顾昭忽然一转身,问左适:“不过,劳烦张大人,顾昭却有事想请教。”

    张大人看看今上,今上点头,于是张图道:“顾大人请问。”

    顾昭点点头:“有迁丁司衙门起已有六月整,顾昭可有派人去你吏部要过一次人?”

    张大人摇头:“并无!”

    顾昭一笑:“那就是了,本官从来最是守规矩不过的,不信您问那几位国公爷,那可是都是实在人,我们素日来往多,他们都了解我的,对吧!定大人!”

    宋国公定婴脸色涨红,有些尴尬的一甩袖子道:“胡闹!主君面前,莫要狂荡!”

    顾昭一笑道:“狂荡?定大人,您老论辈分我要称您老哥哥!我说老哥哥,您不仁义啊,若是下官旷荡,您那内侄儿跟一群书生写野书骂我,我早去您门上,门牙我给他撩飞了!”

    定婴一辈子都没这般丢人过,他本想压着小的,拿大的!谁承想,这小的就是一块软锦下面包着的一坨屎,按下去没弹起来,却真是飞溅一身臭气。你没办法跟他计较,跟直肠子计较实在太吃亏了。

    顾昭不给定婴争辩的机会,他回身一举圭板道:“禀陛下,昨日吏部是派人来送官,可既然官员到了臣的衙门口想点录。人呢是到了,可臣却不想要了!既臣是迁丁司长官。用谁,不用谁,却也是臣说了算的。吏部选用那位是吏部的规矩,臣管不到吏部的规矩,他们既来迟了,就回自己家吃老米饭吧,我迁丁司不收,这也是我们的规矩!”

    张适脸色一白,一甩袖子训到:“胡闹,真真胡闹,何时有的这个规矩,我怎么不知道?”

    顾昭一笑:“你是吏部的长官,我迁丁司拉屎放屁,还用跟你哔哔!”

    孙希在上面大喊一声:“嘟!无礼妄言!”

    顾昭一吐舌头,不等大臣们参他,立刻跪下拜了下几下,左右轻轻打了自己两巴掌高声道:“臣有罪!臣胡闹!陛下别见怪,臣是个傻子。”哎,可惜他爹娘给他生就这张漂亮的脸,好好的摸样,咋就做起事如此不堪呢?

    今上无奈,一摆手:“起来吧,继续说。”

    顾昭立马站起来,瞅着张大人笑了几声道:“我说,张大人哎!您年纪大了,老迈了!记不得事儿了。

    年初陛下说开迁丁司之时,那下面送选官员不少,可惜愿做主事官的却不多。不为其他,诸位大人都清楚,迁丁一事,好也罢,坏也罢,都是遗臭万年,离人骨肉的事儿。这等事情谁也不爱干,因此迁丁司才从五品衙门一升再升到了三品。这话没错吧?”

    张图面色窘迫,本就是如此,当官都为名声,谁不想万古流芳。迁丁司没人去,干嘛问他?这话好没意思。

    顾昭一笑,继续道:“顾昭不才,也没读过几年书,却知道个简单道理。臣的富贵是陛下给的,臣的银钱是陛下赏的。食君之禄!忠君之事!陛下就是叫臣去咬谁,臣也绝无二话。

    不就是迁丁司吗,遗臭万年又如何?就是这事儿,有什么啊!臣就替我主分忧了!可……可叹趁着一片忠君爱国之心……”顾昭很是伤心地抹抹不存在的泪,那朝上一片翻白眼。他也配称忠君爱国?

    顾昭不管这个,表演完继续道:“谁能想到呢,臣一上位,诸位大臣却忽然不愿意了,不愿意?你们早干什么去了?早点挽袖子上啊!偏偏你们就闭口不言,就是不愿意惹这一身骚!如今我上来了,你们却觉着咱没读过几年书,该难当大任,就不该坐这三品的椅子。

    因此一而再的要求降我迁丁司的品级。诸位大人哎,做人咱就不能这么做,这花招耍的十分没意思,顾某不才,书也没读过几本,字也不认识几个!

    可……大街上杀猪的也不会这般行事吧?这是啥?瘦田没人耕,耕好了一起争!既我不能耕,那谁也别想耕!我呸!真心看不起了!亏了我主圣明,光芒万丈,犹如日月……”

    “顾昭!”今上无奈,打断顾昭,命他好好说话。

    顾昭点头,赶紧跪下再次请罪,左右轻轻打嘴后继续回话道:“回陛下,如今我朝刚稳,天下大,百姓多,饭锅子也多。五郡那么大的地界,没人种田,无人居住,放着多可惜。因此下官便毛遂自荐,上了本子愿意为君解忧。这个骂名,顾昭如今认了!”

    顾昭说话的语速越来越快:“因此事关系大梁百代子孙延续,民生百计,因此下官也在本子里提了,迁丁司乃是特事衙门,自然特事特办,因此,新衙门规矩要按照新办法行事。当日臣上本,那头一条便是,迁丁司衙门规矩自己定,当日诸位老长官与陛下您也是准了的,怎么如今说话竟不算了?”

    顾昭话音一落,下面乱哄哄的犹如沸水开锅,又议论起来了。

    今上闻言却也一愣,好似想起什么,忙叫孙希去取旧本子来。

    可不是,当日顾昭递本,那上面也批了,头一条那本子里说的就是,迁丁司关系重大,一切章程需要特别处理,条款要新立,衙下人才因关系重大,由衙内自行考核去留。第二条申请的是,因需要随时下去体察民情,迁丁司长官不站朝……当初,今上可是正儿八经的跟大家商议过,也是批了的,谁能想如今在这里等着呢。

    这是圈套吗?许多人暗暗去看顾岩,不料想顾岩也是一脸纳闷,一脸的惊异。也是,他家那群人,做事都舞拳头,却不走脑的。那……?这么一说,人家倒也有些道理了。你吏部派了人,我迁丁司看人不合格,我不要你,也说得过去啊。

    张图脸色一白,顿时气愤道:“也没听说过,那个衙门只有长官的道理,难不成你想一家独大!”

    顾昭一摆手,笑眯眯的伸个剪刀手道:“谁说的,两位!我与付季两人。对了,说到此处,顾昭还想问下左适大人。我说左大人,你扣我迁丁司花用,顾昭自己出钱买面粉包伙食就算了,你扣我官员半年俸禄,这就没道理吧?如今付郎中家中娘亲生娃,祖母病重,都是下官给的钱,这道理说不过去吧?户部难不成你们家开的?你想给谁就给谁,招惹了你们,你就饿死人家老子娘?这事儿不仁义啊?”

    左适面色一红,气哼哼道:“户部钱紧,自然给关要的现出,你迁丁司规矩多,却管不到我户部先把银钱拨给那一位。”他说完一举圭板道:“陛下,臣冤枉,户部账簿,款项流程都有底簿,臣不怕查,只求陛下能给陈一个清白,也免旁人污水泼来,臣无法自辩!”

    左适跪下了,户部一干主官也跪下了。

    今上头疼,抚摸下额角,他是惹不得户部的,这事儿没法子说,因此他看看顾昭,意思是,你说吧……

    顾昭一笑,一伸手从袖子里取出一张很长很长的单子,在空中舞绸子一般的挥舞几下。再卷吧,卷吧,归纳好之后道:“陛下,臣有话说。”

    天承帝一摆手道:“讲!”

    顾昭举起单子,开始在众目睽睽之下念了起来:“天承四年,平洲四十县农税计:两千七百贯……”

    庄成秀今儿一直装聋作哑,定婴一派如何,护帝星一派如何,那都不关他的事儿。这顿热闹,他本看的有滋有味,可听到后来,他倒是心里有些喜欢起顾昭了,敢于众目睽睽之下打吏部巴掌的,开国可就是这一位了。

    不但打了,打的还是火辣辣的。顾昭此举无疑从此将迁丁司牵出官场规则,今后行事那就是他一家独大。虽然迁丁司那个官儿,干不干的都是一身屎尿,可是这事儿吗,做的他妈的太漂亮了。这叫乱拳打死老师傅吧?

    他如今再看看这位贵胄出身,脸嫩岁幼的家伙,庄成秀忽然觉得,不对呀?他家不该出这样的人才啊。好么,这位干什么都算计的通透啊,听听他念得这本户部入账单子,虽说只是平洲一家的明帐,可是户部今年给各地拨出那也是明帐啊。

    若这么算来,你户部上下一百多名官吏每天都在衙上吃饭睡觉放屁不成。你说没钱,如今各衙门用的支出只是小数,光平洲一家入库就足以支付各衙门账单了,这么如今还多压了那么多条子,压了那么多事情没做?这按照顾大人的意思,这就是□裸的渎职了。

    想到这里,庄成秀忽然就觉着,不对啊!那上面那位,今日仿佛很是合作,跟这位颇有些一搭——

    作者有话要说:过年了,先问好。今儿发个大长篇,比上旁人两章了,甜不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