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02章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102、第二十九回

    文氏跳了井,顿时整个上京震撼,前阵子上京还在四处传扬顾家七爷那点子糟心事儿,结果高氏回京第一天,就逼的儿媳妇跳井,一时间有人似乎有些恍然大悟了。

    顾昭没料到自己正在洗白当中,这几月他靠着跟老哥借来的人,带的刀笔司的新丁,已经将迁丁司的摊摊打开迈入正轨。一日一月一月的过着,忙起来便觉得过去的很快,转眼着小半年过去,却不想这天一大清早,吏部选好的一干官员却来报到了。

    吏部向是定婴跟胡寂的地盘,前几月从顾昭拿到迁丁司长官的位置,这两位便多少有些意见,嫌弃今上擅作主张,因此便无比默契的拖拖拉拉,就是不委派相关的官吏。一来是压制今上,你自有你的想法,但是规矩在我们这里。二来嘛,这两位压根看不起顾昭,给他吃些绊子也觉得没什么。他们却想不到,顾昭压根跟这几位不在一个档次,因此从头到尾顾昭都没在意过,谁知道派来的那些人背后都站着谁呢,如果可以顾昭宁愿他们都别来方安逸。

    迁丁司是个新衙门,因主官为三品,那么这个衙门就是三品的衙门,难得是此衙门不挂靠在六部任何一个机构门下,属于特殊的独立办公机构,迁丁是个续长的活计,因此,百年内,迁丁司这碗饭还是很好吃的。

    一个衙门,一个长官,左右两位侍郎,下属五位郎中,十位主事。长官是从三品,左右侍郎是从四品,郎中是正五品,一干主事是正六品。更不要说底下三十多位正八品到从九品的小吏了。

    一个满员的机构,上下算下来能有百位大小官僚齐聚,这么肥的一个新衙门,今上说给就给了,谁也没跟谁商议。这一口气从春日一直憋到秋末,马上刑部就要上报刑犯,今上就要勾画人口结案问斩,

    整半年时间,定婴与胡太傅一直等着今上说句软话。

    奈何,今上从不过问,一来二去的,这事儿就挂起来了,如今谁也不好下台。

    当然,他们更愿意顾岩这个老东西在朝上发点脾气,直接跟吏部发难,这样他们也好找个机会吐苦水,捎带损一下顾昭这个纨绔出身的小混混,他何德何能能当一个衙门的主事长官?这句话,文武百官一直憋着,就是不敢问。问今上倒是没甚关系,可顾岩顾国公可是好招惹的?

    大家都没吭气,今上不吭气,委派官员的吏部不吭气,管办公用品的少府不吭气,管俸禄的户部不吭气,都一直憋,硬是憋了半年。然后,户部先沉不住气了,历年官员俸禄发放一直是右侍郎高启贤高大人的事儿。他家与顾家有旧怨,因此管你们如今用了多少人,我看吏部的手续,长官的俸禄我自是不敢扣发,可下面的人,我扣下还用跟你商议?

    因迁丁司一直只有付季这个小官在帮忙,付季便半年没拿俸禄补贴。至于其他人,顾昭是借的借,调用的调用,一半人的俸禄走的是刀笔司的帐,另一半走的是兵部的帐,最后吃亏的算来算去就是郎中付季。

    付季在意吗?他才不在意,他吃穿花用都在师傅家,师傅哪个月高兴了,不给他贴补点?五品官每年约有三百亩良田总和年俸约一千五百贯上下。付季想,只当存着吧,一下子领上一大笔,那也是好事,只要不给发破布烂粮食,那是怎么着都成的。

    如今,迁丁司衙门已在户部开账,除官员俸禄以外,各种补贴每月大概有三百贯上下,本身这个衙门就是专款专用,因此,旁个衙门均不能从迁丁司衙门借账支出。

    如此以来,从开衙至现在,上面一直拨款,下面无支出,打大梁国建国起,就没这般省钱的机构了。刮来刮去的,长官闷不住,便敲打了几句,因此高启贤有些压不住了,他不过想听顾岩或者顾昭跟他说几句软话。却不想,顾家谁也没来,你爱咋地咋地吧。

    前几日,更有高氏归家胡闹,逼得媳妇跳井之说,搞来搞去,高家有些里外不是人了。

    这日一大早,吏部派了一位主事亲自带着各种款项去迁丁司衙门下款,说实话,往日此衙门个个都是大爷,上门服务的福利是没有的。如今送钱上门,却是头一遭。

    这位主事姓高,乃是高启贤家的亲戚。派他来,也是为了稳妥考虑,临出门的时候,高侍郎一再吩咐,便是有几句歪话,抱怨,好脾气的认下便是,开了头,却不怕他们以后不求户部。那高主事应了,便带着账册,出了差车。

    高主事坐着辕车一路来至迁丁司,不想到了巷子口,却看到成排的能有三十多辆户部的差车就堵在迁丁司的巷子口。高主事好奇,便下了马车,吩咐了几句后,颠颠的跑到前面看热闹。

    他一路跑到迁丁司衙门口一看不要紧,却看到迁丁司衙门大门紧闭,迁丁司的付郎中笑眯眯的站在衙门口正劝吏部来送官的吏部右侍郎冯智大人道:“好叫冯大人知道,我家长官说了,如今凭那路衙门,哪里来的都回哪里,如今过了日子了,这么多人咱们养不起,迁丁司不要,您们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吏部右侍郎那是正三品的堂堂官身,再加上这可是吏部的官员,自古见官高三等。冯大人那里受过这个气。今儿本不该他来,也是长官说了,你去吧,那顾七不好招惹,如今憋着呢,您家跟定大人家有旧,都是护帝星出身。想来顾七多少要给些面子压下脾气的。

    冯大人一想,算了,去呗!他是公事,放下人就走。谁能想,这顾老七还真不是一般的倔吧头子,说不要,门都不给他进。如今他身后跟着几十的官员,今后都要在长官门下吃饭,因此他们也不敢未入门先跟长官作对,因此都安安静静的等着不敢吱声。

    冯大人很怒,他送官送了能有二十多年了,就没见过这等长官,一开盘就把下属全部踢出去了,上下不齐心,以后他不想干了吗?

    “付季,我不与你废话,你叫顾昭出来,我有话跟他说。”冯大人那是正三品的官身,训斥顾昭也是理所当然。

    可顾昭不出去,那也是理所当然,他乃一品爵位,平洲郡公。

    付季依旧陪着笑脸道:“老大人莫要为难我,我这也是没办法,长官吩咐了,迁丁司如今开衙六月整,一直无有官吏来此报到点差,既他们看不上这个小衙门以后便也不要来了。”

    付季这话一说,今日点报的下属们就得齐齐跪了,没办法,这是官场规矩。上官不满意了,你们就得跪着,管你们是不是必须听吏部的安排。

    冯智气的发抖,有些事儿真不好往明面上说白了,他看顾昭这意思是要撕破脸,得了!他不僵着了,也没他什么事儿,他带着人回去吧!他想到这里,他刚想走,却不想身边付季又问到:“那边可是户部的?”

    高主事听了,忙过来赔笑到:“正是下官,咱们这边可是为了筹措迁丁司的花用废了大力气了!长官昨日刚收到下郡今年头一笔,就赶紧打发小人给送来了,钱就在后头,哎呦,大人那一笔,放了半车多,能有八百贯呢,加上各项杂费能有千贯!大人可要清点?”

    付季这次没笑,他站直了腰对着高主事道:“我家大人昨儿就知道户部今日要来送钱,只是我家大人说了,你们那里来,滚回哪里去!去问问高启贤,户部可是他家开的?他想给那家发损耗,就发哪家?是不是谁家跟他不对付,他就能扣着谁家的损耗俸禄不发,如此看来,这满朝文武当的却都是他高家的佃户不成,花用的也是他家银钱不成?”

    高主事脸色一白道:“付大人言重,小人一介低等官吏,这里的事儿小人不清楚。再者,户部有户部的规矩,账上没钱,您就是气死了,咱们也没办法!”

    付季噗哧一笑道:“迁丁司也有迁丁司的规矩,如今衙门开门六月,户部既不发损耗,以后便也不要来了。如今我家大人已写了奏折,要参你们一本。”

    高主事一甩袖子:“你家大人要参便参,却不用跟小人说,小人按规矩办事,您们不要钱,我们自然拉回去,等着派钱的衙门多了去了。倒是付大人,你的俸禄要不要,要不要小人也拉回去!”

    自古,户部的口气就是这么大!

    付季一笑,从袖子里取出一卷奏本道:“那钱儿付季不要!我如今也写了奏折,要参你家长官!你回去跟他说……下官家中六月无米下锅,老祖母如今要饿死了,付季不孝愧对家中长辈,因此这官付季也不想做了,好叫你们知道,付季这人就是胆子硬气些,临死前,下官也想拽几位下台呢。自然,拖人下河这一手,付季惯熟的很,做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高主事脑袋一麻,想起来了,这位主儿就是拽了乌康上下官员下台的那位。过几日,上京要开秋斩,怕是有一两百头颅跟这位有关系呢。想到这里,他尴尬的笑笑,一拱手,惹不起他闪了。

    冯大人叹息了下道:“付季,你一介贫寒,出身不易。如今,你将吏部户部一锅子招惹了。你这孩子,以后前程还要不要了?你万万不敢跟你师傅学,他家何等门第,不当官人家也有历代的前程,百世的富贵,你……”

    冯大人说这话那是好意,这历朝历代,就没那一位敢支着脖子跟吏部户部叫板的官员,凭你是谁!

    付季肃容,将奏折放入袖子,很端正的谢了冯大人,谢完道:“多谢大人指点,只是付季当年不过伶仃流民,险些饿死异乡。不若我家恩师,那有付季今日。”

    冯大人点点头道:“报恩却不是你这般报的,人家自有放浪形骸,游戏人间的资本!你该回去好好劝阻你家大人,还是息事宁人的好些。”

    付季轻轻摇头道:“老大人啊,我家大人不高兴,咱们也是吃不安慰,睡不安慰的。如外面说的那般,付季乃是顾氏门下头号走狗。付季却觉着这话说的不对!付季乃是恩师门下走狗才是!如今恩师将区区放出来,付季不咬死几个,也对不住我恩师救命教导之恩,也对不住走狗这赞誉,您说是吗?”

    冯大人顿时呆了,从古至今,却没人这般自污的,这般坦荡荡的自污称自己是狗,就是帮着主人咬人的,古往今来,这是头一位。

    于是,老大人将付季上下打量了一番,接着噗哧笑了,他道:“顾老七好运气啊!小子,闲了去我那里坐坐,咱爷俩拉扯拉扯,如何?”

    付季赔笑道:“我回去问问恩师跟您有旧怨没,若无我就带着家里的好酒去,不敢欺瞒大人,我**酿酒的手艺一流。”

    冯大人哈哈一乐,转身便走,这里又没他什么事儿,他回去复命就是,这事儿啊,他管不了,谁搅出来的,谁吃进去就是!

    顾昭跟吏部,户部闹腾起来了,这事儿比乌康那事儿要大得多。别看乌康那是几百颗脑袋,抄家多少户。顾昭办的这事儿,却是跟潜规矩叫板,他等于一下子将这朝中响当当的人物招惹了一多半下去。

    这一夜,很多人没睡着,尤其是吏部户部的长官,那更是翻来覆去的不是个滋味,觉着耳根子都是火辣辣的不妥当。

    天晚那会子,平洲郡公家中门外很多人求见,甚至顾岩那边都打发了人叫顾昭过去说话。可顾昭倒好,大门一关,他谁也不见!

    第二日早朝,几乎所有的御使都上了本子,更有两部主事长官,吏部尚书张图,户部尚书左适一起递了本子参顾昭。

    今上看了那一堆奏折也是愤怒,因此命人去叫顾昭来问话。

    众所周知,迁丁司的司正顾昭那是个不上朝的,搞不懂今上为何要用这等人。因此,那朝上人等着的功夫,都悄悄去看顾家这几位,站在前排的顾岩,站在后面的顾茂德等人。

    奇怪的是,今日顾家人很老实,依旧是带着以往的脾性,不发言,不插嘴,不动声色,随你们看。

    没多久,顾昭来至殿外,天承帝语气有些不好,直接说了一句:“叫进来!”

    殿堂官便叫了一句:“叫进来!”

    那声势大的,顾昭站在殿外都觉着震耳朵,他捏捏耳朵,叹息了一下,举着玉圭口称万岁,迈步入殿,一进来便跪倒在地。膝盖还未着地,那上面忽然迅速的来了一句:“免,起吧!”顾昭心里又叹息,做戏啊!做戏你不会啊!

    顾昭站起来看看上面,又看下左右,便依旧举着玉圭语气恭顺着问道:“不知圣上唤臣何事?”

    顿时,朝上朝下都齐齐的吸了一口凉气,今上唤你还要问何事吗?简直大逆不道!

    顿时有御使出班,齐齐的跪了一地,一脸鸡血的参了顾昭十多项罪责。若成立,够砍他七八次脑袋的了。

    顾昭斜斜的看了那些御使一眼,也不吭气,你们爱说什么说什么,我就这样!

    今上脸色顿时黑下来,看着顾昭道:“顾昭!”

    “臣在。”

    “你可有话说?”

    “却不知我主问的是那一宗?想听臣说什么?”

    顾岩再也没办法装聋作哑了,他大力的咳嗽一声,只好跪下告罪。

    今上无法,命人扶顾岩顾大人起来,顾岩不肯,只是再三请罪,口称万死!。

    “顾昭,你可知今日叫你上朝问话所为何事?”今上无奈,只能转移话题回身问顾昭。

    顾昭举起玉圭回话:“臣……略知道些,不甚详细。”

    今上声音惊讶:“你知道什么?”

    顾昭很坦荡的道:“昨日吏部长官来送下属点差,臣命人将他们撵回去了。后有户部小吏来送衙门损耗,臣便叫他们滚回去了。”

    “嗡…………”那下面顿时乱了套了!!!!

    顿时跪下一多半人,个个义愤填膺,齐齐要参顾昭大不敬之罪,渎职之罪等等,那一时间,还有声泪俱下者,几乎要跟顾昭同归于尽,不死不休!

    太不像话!,怎么敢这样说话呢?以往听说这顾老七是个浑不楞!只想着,再浑不楞能超过他老哥顾岩?如今看来,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顾岩打架骂人,还要抓着一些道理呢,如今这位,那简直就是目中无人,实在太不像话了!

    孙希站出来,喊了一句:“肃静!”

    那下面还在吵吵!

    孙希又道:“肃静!”

    依旧吵吵……

    孙希再喊:“肃静,肃静……”

    那下面还是乱,孙希无奈,扭脸看看天承帝、天承帝不说话,只端起面前的茶盏,举至身前,不紧不慢的喝了起来。喝罢,取了朱笔,取过一边的奏折很认真的批阅起来。今上一边批阅,一边还跟左右吩咐事情,想是要用一些底录,因此便指派的那些小太监动了起来。顿时,这朝上分成三层。

    今上在上面忙公事。

    御使在那边撕心裂肺,义愤填膺。

    顾昭在跟自己哥哥眉来眼去,偶尔瞧瞧阿润的风姿,觉得,恩!从这个角度看来,阿润还真不错看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