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00章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100、第二十九回

    阿润生气了,跑回那头两天没回来住,顾昭觉着挺好的,若不然他真当那家伙是个没火气的泥菩萨。有时候,两人相处,自然也要有些烟火气才是。那家伙心里有事儿,偶尔犯脾气,对他身体也好,要是能招惹他大怒一场,发泄发泄,那才是更好呢-

    顾昭心里盘算着,这几日制造点事端,给赵淳润添点堵,谁叫他一声不吭,去了便不回来了!

    这几日衙门里妥当,顾昭便没上班,便独自坐在家里“自我反省”,如今倒好了,他是里外不是人,老哥招惹不起,阿润也招惹不起,最后索性谁也不理,叫他们自己没意思去。

    这般想好,顾昭便在家里看了半卷闲书,描了两张字帖,吃了一碟油卷子,吃完,背着手在院子里兜了几圈消食,半上午那会子他回到屋内,命人去找顾茂丙。

    细仔领命,没多一会便去曲水小院那厢将顾茂丙请了来。顾茂丙这几月无事,便一直在家歇着写新书。听到小叔叔寻自己,不敢怠慢,便赶紧过来了。

    他来至后院书房,进了门举目一看,却看到自己小叔叔趴在书案前,铺开一张地图正在比着手量着什么,听到门帘响,他抬眼看看顾茂丙,嘴巴轻轻勾了一下。

    顾茂丙看看自己,他换了衣服啊,也没穿着什么过分的,也不知道小叔叔笑什么。他却不知道,在上京能将绿色传出这么鲜艳风格的,也就他了。这浑身上下这一水儿嫩绿,顾昭觉着,再给他加个绿帽子就更加显眼了。

    “站着做什么,赶紧过来,我有事儿安排你。”顾昭招手,叫顾茂丙过去。

    顾茂丙来至书案前,凑去一看,半响后道:“此乃乌康地图,小叔叔如今果然勤奋,在家也不忘办公。”

    顾昭点头道:“你能看出这个,说明这几年也没白领兵。”

    顾茂丙一撇嘴:“真当小侄儿是傻子了,这个还看不出来吗?只是此图却不通旁个,却是郡州官道图,那边的细线是各地私密的粮道图,这图如何到了小叔叔手里?却比兵部的底图更加详细些,有几条路,竟然小侄也未见过。”说完,他趴下继续端详。

    顾昭拍拍手,没多一会,细仔捧着茶盘进来,倒了茶转身出去。

    “你坐,我们细说。”顾昭指指靠窗的位置叫顾茂丙坐下,待他们坐定,顾昭这才道:“如今,怕是要安排你出去忙几年了,兵部的事情,我想叫你暂交了,你看愿意不愿意?自然,此事并非强求,如今你刚升了职,正是好时候,叫你出去难免有些强人所难。”

    顾茂丙端起茶盏喝了几口水,放下茶盏轻轻一笑道:“什么强人所难,别人在意,我偏偏却看不到眼里,小侄志不在此,叔叔是早就知道的。我就恨不得将担子上的事儿交了落个清闲,每日在家调理下我那几个班子才是人间美事呢。

    哎!只是我爹爹的衣钵却总要有个人接才是,若是……大哥争气一些,算了……却不说这个,叔叔若有吩咐,就只管说。”

    顾昭欣慰,便点点头道:“我叫你出去,却也有两个原因,其一是……你娘,要出来了。”

    顾昭话音刚落,顾茂丙刷的一下站起来,张嘴想说什么,却又憋住了,他嘴角抽抽,苦笑道:“却不知道,今上为何……”

    为何?他问这个话就太不孝了,自己的娘亲,他本该行孝于膝下,可是,偏偏的他对自己的娘是半点感情都没有,除了生养他一场,高氏对他,还不如一只狗,这话,却也不是他该抱怨的。

    顾昭摆摆手,对他道:“你且坐下,我与你细说。”

    顾茂丙强忍着慌乱,扶着桌面坐下,一时间脑海里乱作一堆,耳朵边只听见小叔叔道:“自打天承一年起,你哥哥就每每请旨,定要接你母亲出来奉养。这儿子行孝,今上若一直不允也是有违天下大道。可……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他么?”顾昭说到这里,冷笑一声:“他就是想落个好名声,知道今上看在咱家的份上是无论如何不会放你母亲出来的,因此他便隔三差五的找到人多的地方哭上一次,他是里子面子都要了。”

    顾茂丙喃喃的道:“小叔叔的意思是?”

    顾昭点头:“没错,今上岂是个吃亏得,你哥哥既然要当孝子,那就叫他当,再加上这几年你外家不是也一直闹吗。说咱顾家欺人太甚,这装可怜这股筋子你大哥倒是跟你外家一模一样,学了个十足。怕是,下个月,高氏就要出来了,如此大家便都如了意了。”

    顾茂丙叹息了下,站起来打理下衣冠,正要赔礼。顾昭却摆手:“你莫担心,我不在意这些,名声这事儿,看多了就看透了,总归都是虚头的玩意儿。说到底……那是谁的腰杆直谁有理的,你带了这么些年的兵,想必也悟到了。”

    顾茂丙点点头,没有说话。

    顾昭看顾茂丙还稳得住,便安心了许多,他笑着道:“这其二却是我的私心了,你娘出来,咱老顾家**老顾家的规矩,如今她想回来,我们却万万不能不允!

    因此,今上是叫她回自己娘家清修,她既出来,总归也是你生身之母,因此……我便有个想法,这上京,你就暂且不要呆了,你府里那头不若便叫我帮你管着吧。我这里的人,倒也不必给你哥哥他们面子,你存几个不容易,也别……被糟蹋了去。茂丙……你去武康吧,找你五伯伯……一来,把马场的事情督办好,二来嘛……”

    顾昭站了起来,来至案前,指着乌康到绝户郡这一条线道:“明年起,从乌康至甘州,长洲,迁丁司要修一条道,你过来看……”

    顾茂丙过去,眼睛顺着顾昭比出的一条线看过去,心里便明白了:“叔叔的意思,是命小侄先带人将这一条路的路况探一探?”

    顾昭心下大慰,点点头:“你长大了。”

    顾茂丙噗哧一笑,看着小叔叔那张故作老成的脸,无奈的摇头道:“是,小侄大了,小叔尽管吩咐。”

    顾昭无奈,只能自我唾弃的翻翻白眼,又指着地图一路念过去道:“甘州,长洲这一路多有山地,旧城,荒村……过去这边也有官道,可惜年久失修,又多年无人踏足,怕是早就破败。可虽是破败,今后迁丁却必然要走那边,因此,每五十里你要帮我标记出一处有水源的地方,今后我有用处。”

    顾茂丙低着头,用手指比比,点点头道:“这有何难,以前官道两边多有驿站,我去寻旧址勘察一番就是。”

    顾昭点点头:“此事,还需保密,你过几日怕是要领的是兵部寻流寇的旨意,就当你是能者多劳了。那绝户五郡,虽然名上称绝户,但是各地各方,命大幸存的也有几户人家,这两年,你便带着人,沿着旧官道,将地勘测一下,将有丁户的地方做个统计……”

    这叔侄二人在书房谈了一上午,眼见得晌午将至,顾昭要留顾茂丙用饭,顾茂丙心里有事,却是再也吃不下了。于是便推说要整理行装就此辞别而去。

    顾昭站在门口,双手拢在袖子里,发自内心的对这个小侄儿同情,却又爱莫能助,孝道大于天,如今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高氏回来之前,将顾茂丙远远打发离开上京这个是非之地。他正心绪烦乱,却不想,假山那边有人问他:“想什么呢?”

    顾昭也不去看人,便笑着还是瞧着前面道:“呦,舍得回来了?”

    阿润吃了一憋,脸色涨红,一甩袖子转身进了屋子.一边走,一边道:“我方才听他们说,有人这几日每日熬到半宿,也不好好安歇,夜里更是翻来覆去打烙饼,却不知因何缘由?”

    顾昭一伸手撩开帘子,很假的恭请这人进门后,语气尖酸刻薄的讥讽道:“可不是,吃都吃不好,身边少个人我就睡不得了,想你了呗。”

    阿润猛的止住脚步,顾昭一下撞上他的背,顿时眼泪都酸出来了。

    捂着鼻子顾昭恼怒道:“哎?干嘛啊!想撞死我吗?”

    阿润回身抱住他,有些气恼的说:“你去听书就好了,想我作甚?”

    “嘿!你这人好没意思,明知道我无辜,却偏偏跟我生这个闲气。”

    阿润还是抱着顾昭,半天后才低声道:“我没发脾气,皇后……上吊了。”

    顾昭顿时头皮发麻,半天后才喃喃的问到:“……她死了?”

    阿润摇头:“没……”

    顾昭一软,险些摔倒,阿润忙抱紧他,半天后才道:“她留书求我,放过胡氏满门。”

    顾昭也不动,也不劝,这事儿他还真不好插话,私心的来讲,皇后,皇后家,皇后的两位皇子的事情,他是都不想参与进去。

    两人相处,都有个底线,就拿阿润来说,他也从不过问顾昭家里的私事,就像比起顾茂德,他更喜欢顾茂昌袭爵一般,他不相信顾茂德那股子肉劲儿能对他的**方向把握的清楚。要选助手,他还是愿意用顾茂昌。

    “那……你这几日?”顾昭喃喃的问。

    阿润无奈叹息道:“我命人请了皇后的娘白氏进宫……这几日,便在宫里住。”

    顾昭点点头,却也担心,万一皇后那头走漏了消息,他害怕阿润刚稳定的天下,如今却又要乱起来了。

    “你也不必担心,她吊的太狠,如今还不能说话呢。我命人也看的紧……无妨的,只是你在家里,我怕你又受不住脾气,每日瞎胡闹……听书什么……。”

    顾昭无奈,只能拍拍他脑袋叹息,这个没安全感的孩子哟。

    上京启元宫朝华殿内,一股子浓浓的药汤味儿在殿内盘旋,宫内的内宦宫女都一个个的如履薄冰,蹑手蹑脚的在院里行事,生怕一个咳嗽声儿大了,引来灭顶之灾。

    皇后的母亲白氏瞅着女儿睡着,便悄悄的来至殿外,坐在一边宫女抬来的布垫上默默淌泪。这宫殿大的没边,却死了一般的寂静。

    几只燕子来回在屋檐下的鸟巢里衔着虫儿忙乱,白氏擦擦眼泪,回头看看身后那富丽堂皇的宫殿,金碧辉煌的颜色却也盖不住那一屋子的凄凉。她是真心疼。自己的女儿,她是最清楚的,孩子这是委屈大了啊。

    她三十上有的她,这孩子一出世,院子里的牡丹花就都开了。那时候是个人就说这孩子是个不凡的。那时候老爷也是喜欢的,便给她起名叫婉卿,当时白氏的娘家妈还说呢,卿这个字儿不好,太大了,那时候老爷却笑道,我胡寂的女儿,自然可以称为卿卿。

    白氏傻了一辈子,一直到女儿长大,她才懂了,所谓卿卿却不是爱称,老爷他是真的有心思的。卿卿长到八岁,老爷便常给她做小儿打扮,带她去东宫,那时候先帝与卿卿感情就好,一直以师兄妹相称。

    白氏也觉不妥,可她个妇道人家能说什么呢,她眼睁睁的看着先帝娶皇后时女儿哭的肝肠寸断,又眼睁睁的看着女儿依旧私下跟先帝书信来往,老爷也不许她管,她便不能管。她寻思着,皇帝爷,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呢,名份儿低点也没什么,就是闺女委屈点。

    可谁能想到呢,先帝一登基,翻身老爷就把卿卿嫁给今上天承帝了。

    外面人,谁不羡慕她白氏,当今皇后之母,头戴二十四片翠羽的富贵!想到这里,白氏回头看看朝华殿,叹息了一下,这都是拿闺女的一辈子换的,她……不敢不要,身后一大家子呢。

    “外祖母。”泗水王赵元芮端着一碗汤药,站在院里轻声跟老太太打招呼。

    白氏恍惚了一下抬头,看到是外孙,便忙着站起来道:“殿下来了。”

    泗水王点点头:“外祖母年纪大了,也不是外人,万不可多礼,您坐着吧,母后可醒着?”

    白氏摇头:“闹了一会,又睡下了。”

    泗水王看看药碗叹息了一下道:“如此,便命他们从新煎一剂,一会儿母后醒了刚好用。”他说完,把放着药碗的托盘递给身后的太监,转身也不顾什么仪态的却陪着老太太在台阶上坐下来了。

    老太太慈爱的看看他问到:“你弟弟呢?”

    泗水王笑了下:“大早上就去碧落山给母后祈福了。”

    白氏安慰的点点头:“二殿下仁孝。”说完,脸上一红赶紧补了一句:“殿下也仁孝。”

    泗水王嘴巴向来笨拙,也没潞王那么会逗趣儿,他在外面就是个木讷名声,因此听老太太补救,却不以为然道:“皇弟自然是孝顺的……”他正说着,不经意却看到白氏手腕有几道抓痕,便一惊问到:“这是如何了,可是她们没伺候好?”

    白氏老脸一红,忙吧手藏在袖口里道:“无事,你母后这几日昏昏沉沉,话也说不得,她吃的都是安神的药,许是眼力不济,因此将我当成了旁人。”

    她能说……她出门时老爷一再吩咐,叫她跟皇后求一门好婚,将家里的大孙女定给泗水王吗?才将她看到女儿可算清醒点,便赶紧悄悄提了,谁能想女儿顿时急了,说不出话,叫的嘶嘶的渗人,顺手还挠了她几把,若不是旁边人拉着,怕是还要抓她个满脸花呢。

    “难为外祖母了……”泗水王叹息了一下,命人去取膏药来。

    白氏见今日团团围着的那些宫人不在身边,便胆子略大了些,说起家里的闲话,言中对自己的大孙女自然是锦上添花,夸了又夸,可惜,泗水王有心事,她的话却没听进去几句。

    祖孙说得半响闲话,那朝华殿外便跑进一位小太监过来低声道:“殿下,万岁爷清修完了,去水泽殿了。”

    泗水王点点头,站起来整理下衣冠,跟老太太又说了几句,这才起身出了朝华殿,一路来至水泽殿外,求见父皇。

    今日阿润与顾昭和好,顾昭也没为难阿润,还安慰了他几句,因此赵淳润有些烦乱的心便稳了下来。他来至前面,才将坐定,却听到外面泗水王求见,顿时心情又不好了:“他来作甚?”

    孙希陪着笑解劝:“万岁爷,那边皇后还躺着呢,还是见见吧。”

    赵淳润想了下,点点头道:“叫进来。”说完,却取了朱笔,慢慢批改起赵元秀的作业来。

    泗水王赵元芮进了水泽殿,撩袍拜倒,他拜完,上面却不叫起,他就只能跪着。也不知道跪了多久,天承帝这才淡淡的头都没抬的问:“你母亲如何了?”却依旧不叫起。

    赵元芮眼泪顿时流了出来,他跪着回道:“母后……还与昨日一般,只在梦里喊叫,服了药也不顶用。”

    今上抬眼看了他一眼,低头继续写画着什么,一边写一边问:“哦?她喊什么?”

    赵元芮忍着泪,半天后才道:“禀……父皇,母后伤的狠了,谁也听不真。”

    “嗯,如此,便再去太医局,叫周炳他们过去请脉,会诊就是,朕不是太医,怕是帮不到你,你来朕这里哭也是没用的。”

    泗水王嘴巴颤抖了几下,心里挣扎半天后,猛趴在地上哀求道:“父皇,一日三十卷经太多了,求……父皇……”

    天承帝轻轻放下朱笔,换了一本折子翻看起来:“求朕?朕从未罚过你母后,甚至朕……都与她未说过一句重话,这些你都不知吗?”

    是呀,自从父皇登基,别说重话,话都与母后没说过半句,可……如今众目睽睽,赵元芮能指责父皇说,只因为当日母后糊涂,对您无情,您便如今慢慢折磨她吗?他虽皇长子,可父皇至今不立储君,如今帝后不和,他又不若阿善会做人,一时间,心内千头万绪,赵元芮笨嘴拙舌,心里苦的难以言喻,最后只能喃喃的道:“求父皇……三十卷,太多了……儿臣愿替……”

    他话音未落,天承帝却站起来冷笑了几声道:“朕说了,朕从未罚过她!来人,叉出去!”

    今上话落,便有门边的两个侍卫进来将赵元芮一路往外拖,赵元芮犯了牛脾气,抓着门槛只是哀求:“父皇,求您看看母后吧,三十卷太多了……太多了,求您了……父皇,求您看看母后吧……三十卷太多了……父皇……”

    赵元芮的哀求声越来越远,天承帝站在那里也不知道想什么,最后他对孙希道:“去!将皇后屋内所有的笔墨,一切有字的的东西都收了,今后不许她抄经,也不许她看到一个文字,旁人也不要与她说一个字,今日她上吊威胁朕,既如此,便彻底叫她清闲着静养吧……如此,他们便如意了。”

    孙希小心翼翼的应了,却不安排,依旧一边站着侍奉。

    赵淳润站在那里发了好久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小声说道:“这个脾气,到像极了他,依旧是个说话不走脑的种子……”

    孙希一哆嗦,将自己缩的更小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