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96章 第二十九回

老草吃嫩牛Ctrl+D 收藏本站

    96、第二十九回

    眼前这是一栋三进的衙门院子,它跟别的衙门也没什么不同,来来去去的就是那样,进衙门的通传屋子,候房,未分类房屋,有好些已经塌了顶子!那一进门两排矮门洞的办公点基本一间没跑,间间破败。

    好在后面两院的房屋要结实些,想是以前长官呆的地方,总是要用些好料,如今好好的修修补补还是能住人的。

    如今,这便是顾昭人生的新起点,他未来的新衙门了。

    ,顾昭叉着腿,背着手,站在新衙门正堂的屋檐下,看着头顶的燕子窝,这一排,十多窝燕子呢!这是捅还是不捅呢?就怕细仔一杆儿没整好,燕子窝没下来,屋子给它捅塌了。

    怎么也没想到啊,怎么能破成这个样子呢?外面看着好好的啊?哎!顾昭无奈的在心里长吁短叹,即便是再破他也不能修,修不得!修衙门是个招惹人忌讳的事情,这个尺度不太好把握。可是这屋子眼见着是要住人的,这一次他却是失策了。

    顾昭微微叹息了一下,回头看看院子里,他从家里带来的人,那一个个的干的倒是热火朝天,干得很起劲儿!擦洗柱子的擦洗柱子,拽旧家具的拽家具,拔草的拔草,堵老鼠洞的堵老鼠洞。

    他本就来晚了,却不想他都到了一晌午了,这衙门总该有几个下属来报道吧?可折腾来,折腾去,还是他带着的这几个人,这就分外令人生气了。

    院子里传来几声泼水声,顾昭闻声看去,却是付季脱了外袍,在井里取水。这院子里的一口旧井还算争气,打出来的水也不算浑浊,出个十来挑黄汤之后,那水清凌凌的就被打出来了。

    “付季!”顾昭唤了一声。

    付季抬头笑:“恩师?”

    顾昭关心的说了句:“你身上才好,找把椅子陪我坐坐吧。”

    付季点点头,回身想找坐具,却发现大部分家具已经腐烂。也亏了细仔机灵,出门时就带了榻席,如今听到七爷要坐,就忙过来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先是取了抹布来回擦拭干净,这才铺开榻席,压好四角,请顾昭过去坐。

    顾昭脱了鞋,扯了袍子,露出里衣,盘腿坐下,其实他今日穿的根本不是最合适的服饰,他穿的那身乃是大授,瞧着好看,那是祭祀才穿的呢。他该穿三品散花公服。才是正理。现如今他这得瑟劲儿过了,便蔫了,只觉得人生东很长流水,做官忒他妈的没意思!

    他素日在家混蛋惯了,大家都宠着,见他穿大授却也没人管。那外面看他穿着里三层外三层的还以为今日要开衙祭祀,便也觉得正常。

    细仔见七爷乱丢官服,恐人看到要说,就忙收拾了,找了干净的屋子去里厢挂起来,这官身出门,一举一动都有规矩,因此顾昭大意,他们却是不敢的。

    师徒坐好,付季倒是一副恭顺的样子,很是坐有坐样儿的在那双手安于膝上。他的**却不然,歪歪斜半躺着,靠着一根擦干净的大柱子!只需轻轻一推,那人必定软成一团。

    付季见顾昭不高兴,便坐在一边劝:“恩师莫急,万事万物都有章程,循循渐进才是,如今衙门新开,吏部那边还需过档,长官那头也需要考察资历,多番商议方能选用合适的人才,待下差听用来报,短……那也要等上十来日呢。”

    顾昭恍然大悟,却不愿意说自己不懂。于是他一切都心中有数的点点头道:“并未急,我只担心这衙门塌了。”

    付季一笑:“如今,怕是上面手续就要过完了吧,百工署得了信儿,要派百工监来看工程,测量完毕后,这才可以开工修衙,师傅再等等!”

    哦,是这样啊!顾昭心里愧了,于是越发的放松,干脆半躺着看着燕子窝叨咕:“一会他们来了,告诉他们,莫要惊了这几窝燕子,我瞅着,人家都住得好好的,估计那里面有蛋,那燕儿正孵蛋呢!”

    顾昭话音才落,付季便站起来着履,一边穿一边道:“我瞧着那边恍惚是百工署的到了,师傅不用管他们,我去接待一下就是。”

    于是,顾昭便坐在院子里,瞧着百工署带着十来位工匠,有拿尺子的,有拿算盘的,有拿绘图册子的在院子里来来去去忙乱,那些人也不敢惊动顾昭,只是远远的施了礼,便忙活起来。今儿这外派,是特特安排好的,叫立马来,可不敢为难这头,这位是平洲顾家的霸王,可别赏钱没难到手,挨上一顿拳头就不好了。

    付季来回指派着,并不用别人解说,他就如生来会这些一般的带着那些人安排,没多一会,他们就去至后院测量,一时间细仔他们也都过去帮衬了。

    前院这会子安静下来,只有顾昭一个人坐在席上,他呆坐了一会,忽听外面有人打招道:“是那一位承委吏当差!我们是国史实录院的侯令,来接下典簿了!”

    顾昭不动弹,撑着胳膊往外看,前院没人,就他一个。

    那外面又喊:“可有人应差!”

    顾昭吸吸鼻子,四下看看,便答:“无人,门外等着吧!”

    没成想,那外面却颠颠的跑进一人,这人四十来岁,穿着一身半旧不新的书吏盘领杉,头戴四平八稳巾子,一进门瞧着顾昭大款款的坐着,便笑笑过来说:“却不知道,小哥哥如今在此,听得是那里差遣?可分管我这一着?”

    顾昭不懂他说什么,就眨巴下眼睛。

    这小吏倒是个好脾气,就在那里解释:“小人是国史录院的书令,今日长官叫整理出甘州,长洲,青州,埝州,禹州,五洲各地县志,州志,郡志来贵衙等候抄录,却不知道是那位承委接差?”

    顾昭笑笑,下巴点点后院:“等着吧,都那边修屋子呢!”

    这小吏点点头,双手便拢在袖子里,站的稳稳地,脾气好好的一动不动的就站住了。

    顾昭看着他有趣,便道:“过来坐下!”

    小吏摇头:“不敢,正听差,不能坐!”

    顾昭点点头:“哦,规矩?这样啊!”

    小吏点头:“正是。”

    几只燕子打房檐飞过,顾昭看着它们忙乱一会子,便很随意的问小吏:“如今五洲县志都还全换?”

    那小吏摇头:“并不全,前朝不是太有规矩,咱们大梁,各地志录需一年一送,一式两卷,地方留档一卷,送至京内国史录院一卷。前朝不然,则三年一送,有时候五年也未必来一卷。”

    顾昭点点头,这样啊……他便又问:“如今送来的有多少?”

    小吏回答:“不多,三十车,两千六百卷矣。”

    啊,哈哈……三十车,那是大车还是小车呢?顾昭没好意思开口,只能随意的点点头。心里却是扭曲狰狞的,三十车呢,这要看到什么时候去啊!因此事是他挑的头,他便也不好说什么,这到底要怎么看才是合适呢?如今他身边只有付季一个耐用,却不知道,那派来的小吏,副官何时才能到堂听用。

    他二人站坐了约有一个时辰,那后院的人才纷纷出来,一出来便看到顾昭傻乎乎的坐着,院里还有个立着的,付季赶忙过来便问:“可是国史院来的?”

    小吏忙正了下衣冠,施礼道:“回长官,小人正是!”

    付季点点头,便说:“叫他们搬进来吧,后院如今刚收拾了五间空屋,正好放卷!你跟我来先看地方,看哪里不合适,我们改动不迟!”

    那小吏点点头,从怀里取出一个盒子,跟着付季去了后院。

    顾昭不知道他们去做什么,也不好意思问。他却不知道,这小吏今日起要开始陪着这些卷录睡觉,一直到迁丁司这边抄录好,他才能跟着完整的卷录回国史录院。他跟付季去后院是先看屋内有无白蚁虫洞,若有,卷不入库,古人对卷录是非常珍惜的。

    顾昭正在寻思,却不想他哥哥顾岩,溜溜达达的从外面进了院子,一进院子就开始叹息:“哎呀!我就说嘛,好的东西也能给你?瞧瞧这寒碜劲儿……这也是三品的衙门?也就这球样,差哥哥我的兵部衙门,那就不是一星半点啊!”

    顾昭坐在那里失笑:“阿兄院子自是好的,我这里不好,您就甭来踏足,也免得伤了您的贵蹄儿!”

    顾岩才不在乎他弟弟跟他失礼不失礼,他是真高兴啊,小弟弟这混混哒哒的,没成想还有这般造化,这说顶起来,如今便顶起来了,甭管这衙门破不破吧,三品!这就有了!

    顾岩四下看了一遍,伸出手还在窗台上捏捏灰尘,用脚踢踢木头柱子!他巡查一会子,回头安慰下自己小弟弟道:“阿弟莫急,新衙门都这样,这地儿不错,挨着前面近,以后上面叫人了也省着你跑路。只是近有近的坏处,这四处都是一二品的衙门,你这里出入还是要注意动静为好,可不敢像家里一般,想起那一出是哪一出。”

    顾昭一笑,抬起屁股给哥哥露出好大的地方努努嘴道:“坐吧,我这里能有什么动静,人还不全呢,都是咱家人,坐呗!我这里有井没炉子,也就是这条件!”

    顾岩笑笑,脱了履便端坐在弟弟身边,坐好后他难免长吁短叹一番:“这差事吧,还真是个难差,可惜了,如今上京便只有这一个萝卜坑,我前儿想了半宿呢,甭管怎么着吧,你先将就几年,好歹是个从三品的金花儿,过了个村儿就没这个店了。

    明儿起我兵部给你瞅着,至多三五年,哥哥给你挤个坑出来,保准妥妥的正三品,且忍耐些,如今这迁丁却也不是一日两日,你且拖着呗。”

    顾昭不吭气,只坐在一边瞧着他老哥哥笑,拖?拖不起了,再拖,一碰到灾年,那动的可是大梁的根基。

    他老哥哥又问:“今日有几路衙门来门前接差?”

    顾昭想了下道:“只有百工监跟国史书院的小吏来了。”

    顾岩点点头道:“才将看到他们的差车了,好些呢,堵了半条街,你找国史书院作甚?”

    顾昭不想说,便笑道:“总要塞些东西入院,不然看着空荡荡的。”

    他老哥哥一笑,忽然竟有些得意了。他年龄大了,许是嘴巴经常苦,于是就从袖子里取出两个橘子跟弟弟一人一个掰橘子吃,一边吃,一边道:“昨儿定婴那厮,见了我气的眼睛通红!嘿嘿,叫王八蛋们争,争呀!嘿嘿,争来争去的,还不是咱这不争的美了……嘿嘿!

    以后你也教教茂德,你这次咋就又聪明了呢?你瞧你大侄儿那个没出息,每天起五更的忙活,到头来,上面还是三个长官,个个的能管着他,他还不如茂昌呢。”

    顾昭一撇嘴:“茂德挺好的,你甭有事儿没事儿的给孩子添乱,你那点玩意儿还不够人家胡寂,定婴垫鞋底子呢,倒是你家茂峰,我前几日恍惚听他们说,他跟老庙那边的走的近了些,好似还去……”说到这里,顾昭坐起来看看四周道:“还常去潞王那边坐下!”

    顾岩脸色一变,顺手将橘子皮丢到地上:“那不是……潞王那边开花会,下了帖子给府里,我不爱去,就叫他去了一次,结果那王八蛋,如今就搭上了,张嘴胡太傅,闭嘴潞王殿下,那傻子愿意出风头就给他去,我老了,说不动他了!”

    顾岩说完,对外面喊了一句:“都抬上来……”他话音才落,那头门外面,便涌进一群人,有抬柜子的,抬书架的,抬案子的,抬椅子的,总之零零碎碎什么家具都有。

    这些人,哗啦啦的来来去去跑了十多趟,方把院子里塞满。最夸张的是,最后还有人抬了四张素腰云纹的榻床进来。

    这些家具,只一看便知道都是一水新的老杨木家具,不是多精贵,可是件件都大气结实。

    顾昭一见便有些啼笑皆非,他对他老哥哥道:“阿兄操的是乏心,这衙门要什么器物,自有上面调配,你自己花这个钱做什么?”

    顾岩嘿嘿一乐,对着弟弟道:“傻老七,你这就不懂了吧,你且有的学呢,官道官道,那里不是道儿,这里面有朋故讲究呢!

    你等着调配?等着你吧!修房子这事儿那是明面的,百工监做事儿你没我通窍,明年也轮不到你的,如今下司马工匠署那边,等家具的单子能有五丈高,各各都是急活儿,那厢归着胡寂那边的人把着,他能让你如意?切!”

    顾岩说罢,从袖子里取出一张纸契来铺在席子上道:“你晚上签个借据给兵部,着人送到你茂昌侄儿那边,这家具是咱们兵部头年做的,我那边放着也是放着,待你这边置办好了,管甚材质,给我对上树数目就成。”

    哦,这样啊,顾昭顿觉贴心,便收了借据放进里衣的袖笼里。

    他哥哥看顾昭这里要啥没啥,顿时觉着弟弟被欺负的不轻,不过他也没当着人训斥,便只暗暗记着,准备私下寻人去探听,到底是那路鳖孙跟他顾家过不去的。如今看来,老七聪明是聪明,如今个头冒的太大,怨恨也接了不少,过几日,怕是家里要办几场茶会,请下旧僚好歹给弟弟撑下面子才是。

    想到这里,顾岩拍拍手站起来道“得了,你呆着吧,过几日你收拾好了,哥哥再来看,缺什么也不必找上官,你找人拿着条子去兵部找你侄儿,叫他给你预备着,我倒要看看是谁扣着人,扣着东西不给发呢,当咱家好欺负呢,真吃粪汤儿找死没地方!”

    顾岩说完,也不打招呼,转身出了院子。他一出门,便直着嗓子对下面的人喊:“去,把顾茂峰那个孽畜给我喊回来!”

    那下面道:“回国公爷,三爷在潞王府听戏呢,不敢去,喊不得!”

    顾岩顿时一口老血憋在肚子里了,他摆摆手,语调尽量不冒烟的道:“去,整条麻袋,去潞王府门口守着,那孽畜出来,给我套上头,直接拢回来……妈的,几辈子老脸丢尽了,怎么生出这么个咸蛋儿玩意儿……”

    他正骂着,他弟弟在后面趿拉着鞋子追出来喊:“阿兄且等等。”

    顾岩赶紧变脸,一背手,抬头装出看衙门门脸的样子道:“阿弟啊,你这门帘破旧啊,忒寒酸,恩!要我看,嗯……还得上几遍老漆水才是!”
  • 背景:                 
  • 字号:   默认